军 心 如 铁 第二章 四、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1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URL] 四 刘二牛刚进屋就看见杜超坐在床上跷着二郎腿正和雷霆窃窃私语。他原本就看着杜超不顺眼,这会儿看到杜超把铺盖又挪到了雷霆的一边,看到自己进来还满不在乎地抖着两条腿,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站在门口一声厉吼:“杜超!谁让你动床铺了?” “到!”杜超赶紧从床上蹦了下来,变戏法似的从口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


刘二牛刚进屋就看见杜超坐在床上跷着二郎腿正和雷霆窃窃私语。他原本就看着杜超不顺眼,这会儿看到杜超把铺盖又挪到了雷霆的一边,看到自己进来还满不在乎地抖着两条腿,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站在门口一声厉吼:“杜超!谁让你动床铺了?”

“到!”杜超赶紧从床上蹦了下来,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硬盒的中华烟就要打开。

刘二牛皱了皱眉头:“不要拆了,这么好的烟我抽着心痛!”

杜超有点尴尬,手上拿着烟不知如何是好。

刘二牛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缓和了一下语气,指着雷霆问杜超:“你们俩早就认识?”

杜超正要开口,站在一旁的江猛讨好地指着杜超和雷霆抢先回答:“我们三个都是同班同学,还有一个赵子军,刚刚搬走的那个,分到了二班。”

杜超脸都气绿了,又不便发作,站在那里极不自在。

“早知道你们仨是穿一条裤子的,就不该让你们到一个班来。”刘二牛语气有点懊悔。

杜超说道:“报告班长,我们三个人在学校关系很一般,上火车才知道都来这里当兵了。”

刘二牛表情怪怪地上下左右地打量了一下兄弟三个,然后盯着杜超说:“人生多么奇妙啊!好戏都让我看见了。”

杜超笑嘻嘻地不停点着头。

刘二牛没理杜超,突然话锋一转:“真应该听二排长(注:二排长就是那个接兵的上士,一个服役五年即将提干的老兵)的话,把你们几个都分开!”

杜超愣了一下,迅速转身爬上床一古脑儿地卷起自己的铺盖丢回到自己原来的床上,然后又蹦下床:“报告班长,我再也不挪床铺了,留下我们三个吧,我们打从第一眼看到您,就铁下心来要跟着您学本事!”

“小嘴儿挺甜啊?你不想去当特种兵吗?为了兄弟到了这里,委屈你了吧?”刘二牛不为所动。

杜超两腿有点发软,心想:这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看来以后讲话得老实一点儿了。

刘二牛:“集合!”

全班九个人挤在床铺间狭小的过道里,你推我,我推你。

“真笨啊,不会站成竖队吗?”刘二牛一脸痛苦的表情。

九个人东倒西歪地站成了两列。

刘二牛:“床位全部打乱,杜超睡我旁边。今天下午和晚上自由活动,吃完饭中队另有安排。”

身怀祖传绝技的赵子军,很快就露脸了。这天吃过晚饭,全中队集合时,中队长从一百一十多号人中挑出了七十多个头发不符合要求的,然后隆重介绍了理发师赵子军同志,安排他和三个新兵班长一起给七十多个人理发。

理发的场地安排在中队前的操场上,七十多个人站成了四列。中队长的宣传显然没有起到广告应有的效应,赵子军这边只有十来个人站着,江猛排在第一个。对赵子军的手艺,他心里其实也没底,只是为了要支持好朋友,才硬着头皮站在第一的。其他的新兵全部站到了三个新兵班长的那边。

结果不到十分钟,站在三个班长那边的新兵几乎全部跑到了赵子军的这边。中队要求都剃成平头,可那也是有讲究的。三个新兵班长虽然有过给战友理发的经验,但毕竟是半瓶子醋,根本没有什么技巧可言。上来一个新兵,抄起工具就“咔嚓咔嚓”一顿猛推,头发是短了,可那发型真的是惨不忍睹。头型不规则的新兵,三分钟下来头上的沟沟渠渠坑坑洼洼清晰可见,才理了两个人,那边就乱成了一团,有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的,有抱头哀号作痛苦状的……

赵子军这边则不同,他是慢工出细活,手上的工具也齐全。那边平均三分钟理完一个头,他这里至少要十来分钟,理完了还把人家身上的细发拾掇得干干净净。几个排长看到新兵们“头可断,发型不能乱”的决心,都没辙了,后来干脆让那三个班长过来给赵子军打下手,顺便观摩一下大师的手艺。

这天晚上,赵子军在三个助手的协助下,花了五个多小时才完工,司务长亲自下厨给赵子军做了一碗加鸡蛋加火腿肠的面条来慰劳他。

雷霆和杜超都没有理发,雷霆一直都是小平头,而在家里理了个秃瓢的杜超是无发可理。

雷霆利用这难得的时间绞尽脑汁地在给杜菲写信,杜超在补觉,这个男人已经激动得几十个小时没有睡觉了。

“等我起来,把信给我,我要审查一下!”杜超冷不丁地翻了个身,提醒着坐在那里已经思考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下笔的雷霆。

雷霆苦笑了一下,杜超这句话提醒了他该如何往下写,其实脑子里堆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甜言蜜语一个都用不上,也不能用,还不如平铺直叙,讲这几天的经历与感受。

杜菲那天给哥哥打完电话后,就开始后悔,整个晚上都失眠了,第二天的演讲比赛根本就不在状态,她是黑着眼圈打着哈欠上台的,本来已经背得滚瓜烂熟的稿子,上了台就忘记了如何起头,最后只好尴尬地从口袋里掏出演讲稿,毫无感情色彩地照本宣科。下了台后,杜菲不顾班主任正黑着脸,跑过来口头请了个假就逃也似的离开了阶梯教室。

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哥哥和雷霆两点钟就要上火车,这里离天江将近两百多公里。杜菲来不及细想,跑出学校大门赶紧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天江而去。

杜菲终究还是没有赶上,如果早五分钟,她就可以跟哥哥和雷霆讲上几句话了。她不知道自己这么疯狂到底是为了哥哥还是为了雷霆?杜菲追着列车跑了足足有两百米,然后一屁股坐在站台上开始低声痛哭……

这天晚上,杜菲回家费尽周折在二叔那里要来了雷霆部队的番号,她已经等不及雷霆给她写信了。杜菲封好信封,想了想在收信人雷霆的后面又加上了哥哥的名字,她没有去考虑这封信如果真是哥哥第一个收到了,自己该如何解释那里面的内容。

这封信最终还是到了雷霆的手中。信是江猛在支队收发室里的一个角落里无意中看到的,不过,那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了,那时候,雷霆和杜超已经挂上了列兵的军衔。

雷霆正写得兴起,一本薄薄的信纸已经用去了一半,杜超显然是站在他身后已经很久了,实在忍不住才说道:“行了吧?你以为写小说啊?”

雷霆吓得赶紧把一本信纸全塞在了床铺下面。杜超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掀起垫被抢过那本信纸说道:“他妈的还躲着我?快让我审查一下!”

“这样不合适吧?”雷霆站起来就要抢。

“不行!我得看一下,当着我的面跟我妹妹眉来眼去,反了都!”杜超不依不饶。

雷霆有点火了,扔下笔坐在床上不理会杜超。

杜超却笑嘻嘻地不以为然,飞快地翻了一下雷霆的杰作,然后丢给雷霆:“文乎文乎地真没劲,又臭又长,婆婆妈妈的全是废话!还杜菲同志呢?挺浓厚的革命情谊嘛,杜菲同志收到信不吐血才怪!”

雷霆没好气地回应:“杜超,跟你妹交往你是答应过的,你管我跟她说什么,以后你少管我的事!”

“牛啊牛!翅膀硬了是吧……”杜超话没说完,刘二牛刚好走了进来,问杜超:“你小子在讲我什么坏话?”

杜超很是郁闷,赶紧解释:“没,没啊!我在教雷霆怎么写信,他不听我劝。”

被杜超一搅和,雷霆已经没有兴致再往下写了,拿回信纸扯下那两个多小时的成果,撕得粉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