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六集 封口 第26集 封口 八、因言获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占东东继续按抗日班序列一个个连队点着名:

“成义连——”丽丽也一个跨步上前立正脆声喊着“到!”

“刘阳连——”刘翔和刘海儿同声应答立正。

“强子连——”“到!”美英细小却勇敢的声音。

“曹羽连——”小曼东北人的豪气应声,接着赵继忠也应了一声:“副连长赵俊凯报到!”

“大郅连——”郅县长早就在听侯上前一步喝声“到!”

“正文连——”丹妮上前立正还敬了个礼“正文连在!”

“二柱连——”慧儿标准的身材标准的立正“到!”

“隋涛连——”隋静上前标准的列车长敬礼“到!”宁远也立正回答“副连长宁海强到!”

“聂排长连——”聂云龙、聂云飞兄弟俩异口同声上前报到。

占东东听着抗日班的十一个连都齐了,头也不抬继续喊道:

“长杰连——”任磊迟疑了下也上前喝了一声“到!”微颤的声音里掩饰不住兴奋和感动。

“侦察分队——”东光和权子、潘小梦同时上前齐声喝着“到!”

“谭营长在吗?”谭英上前:“谭营长在此!”

“彭连长在吗?”彭玲带着少校军医的干练答道“彭雪飞机枪连在!”

“单队长在吗?”单良喊道:“县大队前来报到!”

“袁伯在吗?”袁乡长最后答到:“袁伯永在!”

占东东环视挺立在眼前的抗日班后辈,改用英语下令:“据袁伯通报和二民情报网证实,美军援华第十四航空队飞行员大卫中尉飞机受伤迫降,现被日军松山大佐的特种兵部队包围,我们抗日班11个连全体出动,在新四军谭营长、彭连长和单队长的配合下,解救大卫,并帮助被松山关押的武男少佐及受伤的山本等人的伤兵车平安回国,立即出发!”众人齐刷刷一个立正,轰然而诺:“坚决完成任务!”洞里激起一阵阵回音,嗡嗡作响。

麦克和拓哉早被这番点名气势震撼,听到这里两人不由得鼓起掌来,樱子则被占东东的“任务”中顾及着爷爷而感动,含着泪花全程摄下了这段让人热血沸腾的动人场景。

******************************************************************************


冰雪聪明的静蕾出门就笑着捶打着莎拉,因为她只有儿子没有女儿,而且儿子远在双河学校,哪来的幼儿园和食物中毒。旁边树下闪出的刘阳自得地笑着,无疑这是他的主意了。刘阳知道如果是彪哥亲自下的命令一定非同小可,马上和莎拉连夜出动寻找静蕾,辗转了一上午才找到这里,做出了改变静蕾命运的“智闯考场”行动。

这天是6月3日,各地政府还在引蛇出洞,鼓励大批的知识分子向共产党提出批评意见,这几天达到了高潮,遂使更多人遭受到“请君入瓮”的命运。

事态果然让小宝和占彪们猜中了,旱地里一声惊雷,几天后的6月8日,中共中央突然发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人民日报》也发表了《这是为什么?》的社论。要求各省市级机关、高等学校和各级党报都要积极地、狠狠地反击右派分子的进攻。一时间,形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引蛇出洞”的“阳谋”以后,共产党向知识分子发起了“铲除毒草”的大反攻。“牛鬼蛇神只有让它们出笼,才好歼灭他们,毒草只有让它们出土,才便于锄掉。”此时,那些发表言论的知识分子皆呼上当,再夹紧尾巴来不及了。凡是对党提出意见的知识反子一律坚决打击,轰轰烈烈的反右派斗争毫不留情地把他们打倒,消灭了当时中国知识界的一代精英人士。

当时的中国大约有500万所谓的知识分子。1979年摘帽平反时的右派数字共有552877人,这55万多右派占当时500万知识分子的11%,可惜只有10万人活到了平反昭雪的时侯。而当年打成右派的远不止这55万人。在反右运动后期,中共决定在小学教师和乡镇干部中已经划为右派的改划为地主或者坏分子,这些人的数量大约就有50万人。再加上一大批“反社会主义分子”,反右运动在55万右派分子之外至少使180万人成了“人民的敌人”。还有一说是解密1958年5月3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内部通报:定为右派分子的人数是三百一十七万八千四百七十人,这里右派的范围已超出知识分子的范畴了。

这样一大批忠贞的中共党员、有才能的知识分子、有长期合作历史的民主党派朋友、政治上富有热情的青年统统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实在是中华民族的灾难。反右运动使共产党丧失了一大批优秀干部,社会上丧失了一大批优秀知识分子。更大的损失是在全党全国范围内破坏了实事求是、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助长了一种谨小慎微、明哲保身的庸人哲学和谄媚事上、相互提防的劣根恶习,形成了后来一连串政治运动灾难的人性基础。

这一大批右派被定性为敌我矛盾,与“地富反坏”并列,成了黑五类“地富反坏右”。他们被逮捕判刑劳改,开除党籍公职,管制控制使用,身心无不受到严重伤害。这批社会的精英最宝贵的年华都在社会最底层消耗掉了,平反时只能是“枯木逢春”了。更让人心酸的是还包括人数更庞大的右派亲属和后代,他们成了“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受到几十年株连。

1958年5月反右运动结束了。正当占彪们庆幸抗日班官兵成功躲过这场政治劫难的时候,没有传达“封口令”的三德和隋涛处却传来不好的消息,他们那里有十三人被评为右派。

这十几人的意见在现在来看还是很有“质量”的。

三德部下一个转业到地方的舰政委根据家乡的情况,批评农业合作化“冒进了”,“如果合作化慢一些,规模小一些,增产就会多些”,“如果允许农民退社,百分之五十的农民都会退出”。

隋涛处一位跑建材的主任说“三反运动只反了贪污浪费,没有反官僚主义,只有两反,没有三反”,“三反运动是以官僚主义来反贪污浪费。”

三德的一名部下建议“应该检查过去三反、五反和肃反工作中的偏差,并鼓励受委屈的人士申诉,要为这批冤假错案平反。”

如果说这些人的“鸣放”是直接“攻击”了共产党,而隋涛九豹中的赵本水被评为右派就显得很可笑了。赵本水从朝鲜归国后调到铁道兵工程学院当教员,因有次上课讲到隧道时用纽约地铁举了个例子,被揭发为什么不用莫斯科地铁举例子有反苏情绪而被评为右派分子。学生们过去称他为“思索者”,现在改叫为“歪脖老右”——赵本水的脖子正巧是往右歪的。

这次规模浩大的反右运动与其它历次运动区别最大的地方,主要不是因为右派们干了什么,而是因为他们说了什么写了什么。大部份右派都属于这类“因言获罪”的右派。他们的言论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静蕾和抗日班人员因占彪的“封口令”没有“因言获罪”,实在是侥幸得很,当时在“党天下”上划挑的同事都被打成了右派。事后多年静蕾仍为当时的惊险而心有余悸,如果她当时在答卷上划了挑,就没有机会建成那座廊桥了。

小峰和强子、二柱子场长又出去接人了,这回除了把赵本水13人接来,还接来了四川省送来的65名反革命和120名右派。

占彪又发愁了,但他不是愁劳改犯多了,而是愁接着反右又来了个运动——大跃进!就在庆幸抗日班躲过反右运动的五月,中共中央又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又是一个全民总动员。接着,全国农村大刮“浮夸风”,以兵团作战的方式,开始了砸锅卖铁全民大炼钢铁和人民公社化的高潮。占彪看到外面的形势,下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命令——封闭双河农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