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飞虎,1915年生于江西省永新县人;曾用名龙钟秀,1928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三军团第八军第七团排长、连政治指导员,红三军团保卫局侦察科科员,红一方面军保卫局科长等职,参加了赣州、南雄水口、乐安宜黄等战役战斗和中央革命根据地历次反“围剿”作战,1934年10月参加中央红军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驻太原、南京、武汉办事处副官、科员、科长等职。1938年11月至1940年任八路军桂林办事处交通运输科科长。后任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科长。1945年4月至6月作为大后方代表团成员参加中共七大。

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共重庆谈判代表团总务处主任,行政处处长,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处行政秘书。1946年5月任中共中央南京局(对外称中共代表团南京办事处)行政处处长。1947年3月毛泽东等撤离延安后,任中央纵队(直属队司令部)第一大队大队长。后任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第二十八师第八十二团副政治委员、政治委员。1949年6月至9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二十八军第八十二师副政治委员,参加莱芜、孟良崮、淮海、渡江、上海、漳厦等战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0年1月任华北军区第十兵团第二十八军第八十四师代政治委员,5月任政治委员。1953年1月至1954年10月任军副政治委员。1956年8月至1970年12月任福建军区后勤部部长、党委副书记。1968年11月至1982年10月任福建军区党委常务委员。1969年11月至1980年12月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1970年7月至1973年12月兼任福州军区二一四工程指挥部指挥(政治委员)。1980年12月至1982年10月任福州军区副政治委员,后任福州军区顾问,著有《西北高原帅旗飘》等。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龙飞虎同志是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候补代表。

1999年7月1日因病逝世。


屡受表彰的侦察员


龙飞虎6岁丧父,母亲改嫁,孤苦伶仃,7岁就给人家放牛、干活,忍饥挨饿,在苦难中度过了童年。

1927年,不满13岁的龙飞虎,跟随兄长(党支书)参加了革命活动,担任儿童团团长。1928年参加农民暴动队,被编入西南特委连队,配合红军参加了龙源口战斗,并加入了中国共青团。战斗结束后,他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上了井冈山,被分配在红四军三十二团当通讯兵,1929年10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0年夏,龙飞虎随军转战于赣南、闽南地区,先后任红三军团八军六师七团尖兵班长、排长、连指导员。龙飞虎在战斗中不怕牺牲,英勇顽强,机智灵活。他率领侦察员男扮女装夺取敌人城堡;他曾扮作炊事员两个月,侦破机枪连连长叛变案而立功;他在中央苏区第三次反“围剿”战斗中孤身一人俘获逃敌十余人,受到了政委彭雪枫的嘉奖;他在任红三军团政治保卫局侦察员执行任务时,腿部中弹负伤,独自在山中爬行了五天五夜,靠野菜、野果、甚至在夜里爬到老乡的猪食缸中捞泔水充饥,以无比坚强的毅力克服难以想象的痛苦,终于返回部队,胜利完成了侦察任务,受到军团长彭德怀的表彰;他在任通讯排长时,当发现师长郭炳生叛变时,果敢地跟随师政委彭雪枫与之斗争,革命立场十分坚定。1934年10月,红军长征时,龙飞虎任红一方面军三军团政治保卫局便衣队长,遵义会议后任红一方面军保卫局侦察科长,率领侦察分队,不畏艰险始终走在长征部队的前面,为党中央的正确决策提供了可靠情报。

1935年10月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他被选入红军大学第一期二班学习,任学员党支书。


一只摧不垮的老虎


1936年12月12日,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爆发,龙飞虎奉命担任周恩来的副官,主要负责周恩来的安全警卫工作。在险象环生的复杂情况面前,他紧随周恩来左右,与敌人斗智斗勇,以高度的责任感和警惕性做好警卫工作,保证了周恩来在西安谋求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中的安全。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龙飞虎先后担任十八集团军驻太原、南京、武汉、桂林、重庆办事处副官、科长、中共代表团总务主任、副秘书长兼行政处长等职。1938年10月22日,日军已三面包围武汉。龙飞虎随李克农率领的中央长江局和“三办”、《新华日报》社最后一批人员乘租来的“新升隆”号江轮向重庆撤退。10月23日上午9时船到湖北嘉渔县燕子窝停靠江边躲飞机时,遭日寇飞机轰炸沉没。他率两个警卫班被迫跳水,在长江中飘游了近7个小时,登岸后随即昏迷,被群众救起。1939年,他任八路军桂林办事处交通科长,在周恩来、叶剑英、李克农的指挥下,他和其他同志一起到香港、越南等地,转运由宋庆龄和海外侨胞募捐支援八路军的救护物资、药品、汽油、无线电器材等重要物资,历尽七个多月的艰险,将全部物资安全运到了西安、延安。

1939年12月间,龙飞虎被周恩来指派到重庆,对外身份是周恩来的中校警卫副官、十八集团军驻重庆办事处交通科长,对内是南方局保卫科长,负责周恩来及办事处的安全。当时周恩来住在曾家岩一幢小楼??周公馆里(曾家岩五十号),里外都有国民党特务机关布下的特务,周恩来的行动受到特务们的严密监视,只要周恩来一走出曾家岩五十号,特务们立即尾随盯梢。迫于政治上的压力,特务们不敢公开绑架中共代表团人员,但经常绑架与中共代表团有接触的地下党同志和爱国人士。龙飞虎为了保卫周恩来的安全,审慎地观察、分析“周公馆”所处的环境,与有关人员一起研究制定了一个详细、周密的警卫工作方案。他每天都要细致、缜密地布置好当日的保卫事宜,本人则形影不离地跟在周恩来身边,周恩来一身浩然正气,龙飞虎威风凛凛,目光炯炯,给特务们极大的威慑。周恩来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周恩来不休息,龙飞虎是不会合眼的,因为他是“周公馆”的“馆长”,是党的分支部书记、行政负责人、学委会负责人。那时来“周公馆”的人员繁多,不同职业的各界人士都有,其中也有乔装的国民党特务。龙飞虎凭着敏锐的眼力和职业警觉,大都能识别,或者毫不客气地挡驾,或者特别加以提防。

在跟随毛泽东转战陕北的一年零五天的日子里,龙飞虎精心保卫着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和中央机关的安全,忠心耿耿地工作,为保证中央领导同志指挥解放战争的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功绩。


“老虎”坦诚、勇敢、可靠、正直


1948年5月,龙飞虎响应党中央“支援前线”的号召,主动要求,经组织批准奔赴解放战争第一线。临行前,毛泽东与他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谈话。毛泽东说:“老虎,你要求去前线,好啊!全国即将解放,我们需要大批干部,前线部队正是用人之际,我同意。”“你人很聪明,为人忠勇正直,胆大心细,到部队后要戒骄戒躁,要和部队的同志打成一片。”龙飞虎听着毛主席语重心长的谈话,默默点头,想到就要离开毛主席了,心里充满了依依不舍的情感。

为了保护爱国人士和地下党员免遭不测,周恩来每次外出都要研究行车路线,龙飞虎每次都采用声东击西的办法,七拐八弯地把特务甩掉,把周恩来送到指定地点。

1949年起义的原国民党保密局中将局长沈醉在他的回忆录中曾披露了军统特务监视龙飞虎的有关文件,并对龙飞虎这个名字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1941年1月初,“皖南事变”刚发生,龙飞虎奉命护送载有40余名干部的三辆大卡车从延安赴重庆,途经陕西宝鸡时,遭到国民党蓄意阻挠,不准车辆和人员通行。他临危不惧,据理与宝鸡市国民党当局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经过七天交涉,终于迫使敌人放行,保证了这些同志安全抵达重庆,受到党中央的嘉奖。周恩来在办事处的党支部大会上表扬龙飞虎:“对敌斗争,坚持原则,针锋相对 ,有理有节,有胆有识。”次年在办事处整风时,对他作出了“立场坚定,对敌斗争坚决,顽强勇敢”的鉴定。龙飞虎跟随周恩来在重庆的八年时间里,始终如一地把警卫工作安排得细致、周密,他领导的副官组的工作受到党中央的嘉奖。周恩来曾拍着龙飞虎的肩膀说:“真像一只摧不垮的老虎。”此后“老虎”的绰号就在领导和同志们之间叫开了。毛泽东、朱德、邓小平、杨尚昆、王震、叶剑英、皮定均等老首长、老战友都叫他“老虎”。

1945年8月,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期间,由龙飞虎和毛泽东的秘书陈龙具体负责毛泽东在整个谈判过程中的保卫工作。龙飞虎深知这一任务的重大,它关系到中国的命运和前途,出不得半点差错。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制定出一份详细的警卫工作方案,经周恩来审阅修改,付诸实施。毛泽东到重庆后,先是被安排在桂园住,后来入住红岩村,龙飞虎和其他警卫人员做了认真分工。在桂园的两天内,他和陈龙及警卫人员齐吉树在毛泽东房间里警卫。在毛泽东重庆谈判的40多天里,龙飞虎夜以继日,不知疲倦,高度警惕,组织做好毛泽东及整个代表团的保卫工作。毛泽东在离开重庆返延安前夕,夸警卫人员是“二龙一虎”,即陈龙、颜天龙、龙飞虎。他们的工作给毛泽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周恩来特别对毛泽东介绍:“老虎坦诚、勇敢、可靠、正直。”


随毛泽东转战陕北


1947年3月,国民党军队胡宗南部进攻延安,龙飞虎被毛泽东指名,中央社会部任命,调任毛泽东行政秘书兼中央纵队(即昆仑纵队)一大队长、党委书记,指挥400多人的警卫部队,直接担负毛主席的安全警卫工作。

性格坦诚、正直、活泼、爽朗的龙飞虎很适应毛泽东的脾气。他到毛泽东身边不久,毛泽东就和同志们一起叫他“老虎”,毛泽东向来对身边的工作人员态度亲切、随和,有时还会开个玩笑,说句笑话。一次毛泽东在屋外吃面条,龙飞虎在附近安排警卫工作,陕北高原雨量少,地上尘土又黄又细,警卫人员来回走动,扬了起来。毛泽东笑着说:“老虎啊,是不是给我的面条撒胡椒粉啊?”毛泽东的话引来了大家一片笑声。

毛泽东知识渊博,语言极富哲理和想象力,他常和中央首长谈古论今,讨论各种问题。龙飞虎在毛泽东身边工作,潜移默化,受益匪浅。在他心中,毛泽东是党的伟大领袖和导师。为了领袖的安全,有时他也会对领袖提意见。那是1947年3月,胡宗南大举进攻延安,党中央决定撤出延安。13日,毛泽东居住的院子外,枪炮声震得山摇地动;敌机轰鸣,烟雾使室内一片昏暗,但毛泽东神色泰然地在地图上画他的调兵行军路线。卫士们请毛泽东赶快离开,毛泽东却若无其事地笑着说:“不要紧,没有什么了不起,无非投上一点钢铁,正好打两把锄头开荒。我要最后一个撤离延安。”龙飞虎知道情况后,就直言无忌地向毛泽东提意见:“主席,炮弹没长眼睛,你不顾个人安危,我们要顾,要对你的安全负责。在危险、关键的时候,你要听警卫人员的。”毛泽东一见他那着急、认真的样子,呵呵笑了:“好!好!听你们的,听你们的。”后来龙飞虎还特别严肃地向跟随毛泽东的警卫李银桥、阎长林交代:“关键时刻,必须不顾主席脾气,强行采取保护措施,抬也要把他抬走!”

龙飞虎离开中央机关,奔赴前线,先后担任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团政委、师副政委,率部攻济南、战淮海,率先突破长江天堑,参加了解放睢杞、济南、上海、福州、平潭等重大战役。解放后,参加和指挥了闽北剿匪战役、炮击金门、反击蒋帮“反攻大陆”的紧急备战。他在任职期间,还成功地筹建了毛泽东、周恩来亲自批准的我国核潜艇生产基地,为我军现代化建设,为福建的海防建设,呕心沥血,作出了积极贡献。

在“文革”期间,龙飞虎受到林彪、“四人帮”的迫害,1969年被迫进入“福州军区清队学习班”,受到“审查”。后在周恩来的亲自过问下,他同受审的200多位师职以上干部才幸免于难,得以“解放”,恢复工作。

不幸的是,龙飞虎在晚年受病魔折磨,卧床不起五年之久。但他以唯物主义态度对待疾病,保持革命乐观主义,走完了人生的最后旅程。他不愧为党和人民的优秀儿子,斜陂村的村民们为此而骄傲、自豪!


魂归故里


这是一个有着二百多户人家的龙、吴、尹姓杂居的村子。村委会尹主任领我沿着新修的水泥路去找龙飞虎的侄子龙先辉。不巧,他上横居赶圩去了。于是我们先去拜谒在后面的矮山上修建的龙飞虎将军坟墓,它已被县里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远远望去,花岗岩石碑上刻着“龙飞虎将军墓”六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旁边竖着一块介绍龙飞虎生平事迹的花岗岩石碑。

那是前年的一天,县电视台播音员播放了一则晚间新闻:龙飞虎将军的两个儿子护送龙飞虎骨灰从福州回永新斜陂故里安葬。县里有关领导都参加了安葬仪式并讲了话。安葬仪式气氛十分悲壮。当时,参加安葬仪式的老少流着泪说:水宝啊,你15岁离开故乡,为革命事业远走四方,虽曾两次回家看望乡亲们(一次是民族危亡的抗战时,一次是人民翻身作主的解放后),可那毕竟是短暂的,这次你是永远的回到了土生土长的故乡了;水宝哥啊,你就给晚辈讲讲自己紧跟毛泽东、周恩来干革命的一生吧;水宝爷爷啊,你就常给我们讲讲壮怀激烈的战斗故事吧;水宝叔啊,你就给我们当个参谋,规划一下如何建设美好幸福的新农村吧!

龙飞虎魂归故里,墓育后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少将中一只摧不垮的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