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二卷 翱翔蓝天 第百七十五章 兵临城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赵俊的特种大队到处找鬼子的麻烦,巢县的“神鹰”独立师师部也在忙碌着。

“师长,这是军委会发来的有蒋委员长亲笔的命令,命令我们封锁和县附近长江沿岸所有可能的渡口码头,防止新四军渡江。”胡云峰递给陈际帆一份电文纸。

陈际帆连看都没看就丢在一边,反过来问道:“光复淮南、蚌埠的作战计划拟定好了没有?”

“已经全部完成,您想过过目吧!”

“算了,你就拣重要的说说。”

“是!此次作战的目标是歼灭盘踞在淮南、蚌埠间的日军第3师团29旅团全部和原驻地鬼子7000余人和皖北绥靖军约万余人。敌人的兵力分布是:凤阳驻有一个步兵大队约1000人和绥靖军2000人,淮南驻有鬼子第34联队约3000人,绥靖军约3000人,煤矿自卫军1000余人,蚌埠驻有鬼子第18联队大部2000余人和绥靖军3000余人,寿县有鬼子一个不满编制的大队,有700余人。其余凤台、怀远鬼子都有驻军,但不多,最多一个中队不到。”

陈际帆知道对面是鬼子一个完全建制的步兵旅团,所以火力情况也就不用问了,剩下的就是自己这边的情况。

“我们这边参加攻击的部队是独立第二旅全部,兵力9000余人;独立三旅三团、团、炮营,工兵营,兵力6000余人,师直属特务团、独立团、教导团、炮团、辎重团,兵力9000余人加上特种大队,全部共25000余人,兵力上我们两倍于敌,如果将伪军战斗力折算的话,恐怕三倍余敌。”

“部队训练、弹药情况怎么样?”陈际帆继续问。

“所有新兵已经接受了近一个月的训练,个人技术方面,除了刺杀外,投弹和射击没有什么问题,新兵们士气很高,思想教育不错。至于战术,攻坚作战还不行,一般的修工事、步炮协同等还是可以的。”

“好了,把具体的作战部署给我看看,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给军委会发电,我们要在今年冬天对日寇发动攻势,目标是收复淮南、蚌埠、凤台、凤阳、寿县、怀远等县城。请军委会协调周边友军予以配合!”


重庆黄山别墅,蒋介石官邸。

“神鹰”独立师的电报就摆在蒋介石面前的桌上,下面正襟危坐的有:军政部长、参谋总长何应钦,政治部部长陈诚,参谋副总长、军训部长白崇禧,侍从室第一处主任贺耀组、第二处主任陈布雷和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副局长戴笠等六位核心人物。

“你们都说说,陈际帆这个计划是真的呢,还是搪塞军委会啊。”老蒋没有收到陈际帆关于让他防堵新四军的回电,心里很不高兴。

“雨农老弟,你的消息灵通,还是你先说说,‘神鹰’最近的动向如何。”白崇禧对戴笠笑着说。

戴笠尴尬地看看老蒋,像是在请示。

“说吧,这份计划胃口不小,他们该有所准备才是。”老蒋点头示意戴笠可讲。

“是!校长,各位将军,据我们潜伏在巢县、定远等地的特工侦察,‘神鹰’独立师的确在进行大规模调兵,除独立一旅主力未动,师主力全部都动起来了,此外,粮食、民工等后勤部门也在忙碌中。”

“他们如此大规模的调动难道不怕日军知晓?”侍从室主任贺耀祖插话道,言外之意连你都知道,日本人会不晓得?

“是的,他们这次的确一反常态,不过从规模来看不像是作伪。”戴笠回答。

“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到底是坐不住啊,算了,随他们去吧,人家现在兵强马壮,已经不用看咱们的脸色了。”老蒋酸溜溜的。

陈诚眼看老蒋脸色不善,赶紧安慰道:“校长不必挂怀,这支部队在政治上还是很单纯的,除了和日本人打仗,他们对其他都没有兴趣。”

“陈部长此言差矣,”何应钦立刻表示反对,凡是陈诚拥护他就反对,“陈际帆在地盘上开荒安置难民,大搞卫生运动,鼓励工商业,兴办教育……,能做到这些,我们还能把他和一个武夫联系起来吗?我看,他们不是政治幼稚,而是有野心。”

“都喜欢做曹操,就是没有做曾国藩的。”老蒋自言自语道,然后问白崇禧:“健生,军事上你在行,你也说说吧!”

“是!委员长,刚刚辞修和敬之兄讲的都有些道理,未雨绸缪这并不错,但说到他们有野心,这有点杞人忧天了,且不谈他们有无这个实力,如果是有野心的话,他们应该最大限度保存实力,我算过,如果‘神鹰’不去打那些和日本人血拼的恶仗,以他们的训练水平和装备,现在至少应该有七八万正规军和游击队,不要忘了,游击战他们也很在行,而且这些部队都是精锐。但是诸位也看到了,‘神鹰’独立师似乎就是鬼子的克星,只要稍稍喘口气就会找日本人的不自在,所以我以为,今天的议题应该转向军事上来。”白崇禧的话句句在理。

其实老蒋根本不相信区区几万人的‘神鹰’会做什么曹操,他只是对这匹桀骜不驯的“鹰”感到不舒服而已,不管怎样,人家的确是在和日本人血拼,在光复失地,比旁边的新四军强。

“接着说!”

“是!我们需要做的,是如何利用这次机会收复失地。淮南是日本人的煤炭基地,战事一开,徐州的日军定会不顾一切南下增援,我判断安庆、桐城、枞阳庐江等地的日军也会蠢蠢欲动以牵制‘神鹰’的行动,这样一来,可令五战区从大别山出击,相机收复失地。三战区也可……”

“三战区的事先不讨论,新四军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三战区不能拿来和日本人拼!”老蒋打断道。

“是!其实就是一句话,‘神鹰’独立师出兵,对我们的抗战大局是有好处的,就看我们如何利用了。”白崇禧接着道。

“军事上的事,敬之和你去办就好了,你们说说,以后我该如何对待这支‘鹰’啊。”老蒋将话题转了方向。

半天没说话的陈布雷干咳了两声,缓缓说道:“从他们在军事、民生方面的表现看,这支部队决不能小视了,能打仗、能练兵的军人我们有,但能够切切实实地关注民生的军队还找不到,我以为从现在起要加大对这支部队的控制,决不能让共产党有可趁之机,或者说决不能让他们受到共产党的蛊惑。”

“共产党要能蛊惑的话早就动手了,用不着等到今天,委员长,其实我们也不必过多担忧,只要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拥护您的领导,只要他们还在和日本人作战,我们就应该支持,至于他们和共产党,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任何通共、亲共的动作,不但要支持,还要把皖东地区树成一个抗日的典范,这对争取国际援助,争取民心都是有帮助的。”侍从室第一处主任贺耀祖也不甘示弱。

老蒋的官邸里七嘴八舌,最后终于还是认可了“神鹰”独立师的作战计划,尽管他们所有人都觉得十分冒险。

就在蒋委员长还在和他的幕僚们东拉西扯的时候,在安徽,“神鹰”独立师已经完成了队伍的集结。

1940年10月25日,“神鹰”独立师再一次向日军发起进攻,独立第二旅主力和师属炮团沿公路出定远直接向淮南外围九龙岗矿区进发,第三旅两个团和炮营等部队从定远直接北上攻击凤阳县城,师直属的三个团作为总预备队向蚌埠、淮南之间猛插,切断两地之间的联系。

10月25日当天,独立二旅主力攻克九龙岗矿区、洛河镇、三和乡等外围据点。同日,独立第三旅在钟鼎城旅长指挥下,连克定远至蚌埠公路上的黄泥铺、总铺等据点,前锋抵达凤阳城下。师直属独立团、特务团和教导团从定远出发后,切断了蚌埠至长丰铁路。

10月26日,独立二旅完成对淮南的包围,除谢家集以外淮南外围全部被攻克,同日师直属三个团在连克刘府、上窑等据点后,到达淮河南岸,至此全部切断蚌埠和淮南之间的联系。

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部得到情报后大惊,急令驻徐州地区的华北方面军21师团南下增援,又令驻安庆的独立混成14旅团、驻枞阳的116师团一部调集兵力朝庐江进军。又命令驻芜湖、安庆、南京的飞行师团立刻起飞,对淮南战场施行战场支援。

一时间,长江以北安徽大地上战云密布,波诡云谲。

日军调动的情报源源不断地送到陈际帆的指挥部,陈际帆并不为所动,小日本在中国的兵力捉襟见肘,就是靠着兵力的机动才得以勉强维持,自己出动两万多人,如果还拿不下小小的淮南,那还混什么混?

他严肃地对参谋长下达命令:“命令各攻击部队,一定要以最猛、最狠的攻击火力打击敌人,时间就是一切!另外告诉宋关虎,庐江就交给独立一旅了,出了什么岔子我拿他是问!”

“神鹰”独立师向日寇发起攻击的消息同时也被共产党情报人员获悉,山东、苏北的八路军、新四军也闻到了当地日军的动向。固镇附近活动的新四军第一、二纵队破坏了宿县至固镇之间的铁路约十几公里,苏北新四军和八路军趁机对日伪据点发起攻击。

国民党第五战区也不甘示弱,第二十一集团军主力从霍山南下威胁岳西,第三十三集团军(张自忠的部队)也趁机在鄂中地区发起局部进攻。

整个华中地区,中日双方开始打得如火如荼。

陈际帆顾不上别人的事,对他而言,只有以最快的速度占领淮南,才能够腾出更多的机动兵力沿铁路进攻蚌埠。

1940年10月26日下午五点,陈际帆长舒一口气,拿起电话,向参战各部队下达了总攻击命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