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再续前缘

k55555998 收藏 4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管它是福是祸,要紧的是现在。

心爱佳人杨诗雁,现在就在自己怀中。

钱图强双手紧紧抱着杨诗雁的腰,狂吻起来。

强烈的情欲,在两人体内猛烈地燃烧。

钱图强抱起杨诗雁走到床边,杨诗雁挣扎着,说:“不行,不行。”

钱图强把她轻轻放平在床上,伏在她身上,问:“为什么?”

杨诗雁笑,说:“我还没有想好。我们今天累了,睡觉吧。”

这觉能睡得安稳吗?钱图强搂抱着杨诗雁。得运气才能平息自己的烘烘烈火。

杨诗雁依偎在钱图强怀中,半睡半醒,喃喃地说:“强哥,还记得我们的初吻吗?”

“那还能忘得了。”

“你说过,你这辈子,只爱我一个。”

钱图强笑,说:“你也说过,只爱我一个。”

杨诗雁说:“我真的只是爱你一个。现在也是。”

钱图强笑,说:“我现在也只是爱你一个。”

“我们就这样,静静地躺着,真好。强哥,我好喜欢你的怀抱,踏实有力。”

“我也喜欢你的怀抱,温暖如春。

两人就这样说着情话,半睡半醒。钱图强搂抱着心爱的女人,找到了初恋时纯真无邪的感觉,心情平静,慢慢睡着了。

醒过来时,体内精力充沛,钱图强紧紧拥抱杨诗雁狂吻起来。

杨诗雁不再拒绝了。

这个让自己心碎的男人,现在总算真真实实地体验到了他的坚强有力。

船在黑暗的海上静静地航行,突然风声一紧,下起暴雨来。

钱图强积聚已久的情欲,淋漓尽致地宣泄在心爱之人身上,如狂风暴雨。

一刹那,风停雨静。钱图强紧紧抱着杨诗雁,激动地哭了起来。

杨诗雁也紧紧抱着钱图强,泪水如泉涌了出来。

杨诗雁抚摸着钱图强脸上的泪水,轻声说:“你怎么了?”

钱图强还在激动地抽泣,说:“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想你想得好苦!”

杨诗雁轻轻吻着钱图强的脸,如醉如痴。

钱图强喃喃地说:“我现在总算明白了,跟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才是最舒服的。”

爱情的最高境界是什么?灵和肉的完美结合。

光有灵,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会让身体受苦;光有肉,纯粹的生理快感,离动物的交配相近,离真正的爱情太远。

两个心心相印的健康男女,在闪电般的那一瞬间,才能体验到爱情的最高境界。那是空灵的世界。天地间一片详和,宁静,无我,无忧,无虑,无道德。什么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两人起来,到船头甲板上看日出。钱图强站在杨诗雁的背后,搂抱着她的纤纤细腰,头贴着她的细长脖子,嗅着她的乌黑秀发。杨诗雁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迎接滚滚红日。海风轻轻吹拂,她的秀发和长裙飘飘。

红日映照出满天朝霞。海鸥在自由飞翔。天地一片宁静详和。

两人沉醉了。沉醉于美丽的大自然,沉醉于灵肉合一的热恋。

这一刻,什么都不要去想。头脑不再需要,只需要心灵。

打开心灵,让自己的世界充满爱。

纷争的世界太喧嚣,太烦恼,太功利,太危险,太痛苦;此刻,只有两个恋人的世界,不再有纷争的世界。

诺大的天地,仿佛只有两个人。

许久,许久,一个热带小海岛出现在眼前。

越来越近,岛上婆婆的椰子树,婀娜多姿,迎风摇摆,仿佛在挥手欢迎客人的到来。

钱图强感觉像是到了自己的荒岛,心情非常激动,抓着护栏,仰头呼啸。

杨诗雁抱着钱图强的腰,问:“怎么这样兴奋?”

钱图强说:“荒岛。我想起了荒岛。”

杨诗雁嫣然一笑,说:“你现在有了我,还在想你的荒岛?”

钱图强说:“怎么能不想。荒岛上面有我亲手建立的国家,上面还有许多我的朋友,我的子民。我想,若这条船,按这个方向一直开过去,会到达荒岛的。”

杨诗雁问:“你回去荒岛,会不会带我一起去?”

钱图强大笑,说:“你肯跟我去吗?”

杨诗雁深情地说:“天涯海角,我都跟你去。”

钱图强抱起杨诗雁,大笑,说:“好啊。我带你去。荒岛非常漂亮,你不会后悔的。”

游船停在海岸边,若愿意上岛去游玩的旅客可以坐小船上岸。钱图强和杨诗雁要观察船上情形,便不上岸。两人如一般热恋中的情人,在船上四处闲逛。游船宠大,电影院、酒吧、商店、赌场、健身室,应有尽有。船顶上,还有露天游泳池。

从游泳池,可以看清楚游船老板的办公室。

钱图强很想游泳,可一想自己全身毛发,只好作罢。两人拿着报纸,躺在游泳池旁边的躺椅上,边看报纸边观察老板办公室的动静。

任逍遥盯梢这个老板,知道他正好在这条船上。钱图强的计划是等船快回到香港时,把老板抓住,换回杨诗雁的老公和高利贷借据。

两人刚才闲逛了一圈,清楚船上的保安是外松内紧,装有许多摄像头。老板的办公室兼卧室保安严密,游客不得接近。

钱图强仔细观察,思考行动要采取的路线。杨诗雁说老板的办公室应该会装有电子警备系统,这种系统一到晚上睡觉后会开启,有人行动,系统一旦发现,会自动发出警报,比一般的保安人员还厉害。

这是很为头疼的问题。

晚上行动,会被警报系统发现;白天行动,会被保安发现。

晚上好,还是白天好?

钱图强思索了一天,迟迟无法决定,只好等任逍遥来会合之后再商量。他和任逍遥约好,在船返航之后,任逍遥再现身与他会合。

按行程安排,游船要在小岛边上等候上岸游玩的旅客一夜,第二天上午再返航。晚上,钱图强和杨诗雁不敢再去赌钱,便去电影院看电影。正巧,放的是香港版的《色戒》。

汤唯扮演的女主角王佳芝色诱梁朝伟扮演的汪伪特务头子易默成,准备实施暗杀行动。王佳芝假戏真作,爱上了易默成,最后时刻向易默成暴露了暗杀行动;行动失败,王佳芝最终被送上了刑场。

这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故事,加上有暴露的情色表演,很是吸引目球。票房多多银子。

钱图强想起色诱自己的秋子,看得津津有味,不时发出会心的微笑。

杨诗雁头靠着钱图强的肩膀,享受着甜蜜的两人时光。

这样的时光,来得太晚,可遇不可求。

看完电影,回到房间,钱图强忍不住,便给杨诗雁讲了秋子色诱自己的故事。

杨诗雁听得津津有味;钱图强洋洋得意。

杨诗雁突然在他胸口擂了一拳,说:“没有想到,你还这样坏。”

“我怎么坏啦?”

“居然这样骗人家姑娘,还不坏。”

“喂,搞错没有。是她自己送上门来,而且是要来杀我的。我不过占了一点小便宜。”

“你们男人,就是爱吃豆腐。”

“我就最爱吃你这块豆腐。”

“不给你吃。哎哟,你又使坏。”

房间里面,燃起浓浓战火,哨烟弥漫。

第二天,游船返航。钱图强把房间窗玻璃打开,躺在房间看电视,等待任逍遥前来与自己的会合。任逍遥一直在盯梢游船老板,打探对方动静,见船返航,便飞进了房间。

抱着钱图强躺在床上的杨诗雁,看到任逍遥飞了进来,赶紧起身。

任逍遥笑,说:“别不好意思。你就当我是一只小鸟好了。”

杨诗雁笑,说:“你这么会说话,我心里头总觉得你是一个人。”

钱图强还是懒洋洋躺着,说:“他比人厉害多了。老兄,想好行动方案没有?”

任逍遥说:“我都仔细看过了,从前面很难进去;看来,只好从后面的窗口进去。”

钱图强笑,说:“世间之人,惹上任逍遥,还能没有难。”

任逍遥懒散地躺到枕头上,说:“若不是因为你,我都懒得去理世间这等事情。常言道,蛇有蛇道。他们放高利贷的,也是一种生存方式。”

杨诗雁见任逍遥躺下,也斜依偎在钱图强怀里。

三人自在地享受休闲时光。

午夜,钱图强留杨诗雁在房间,自己和任逍遥来到露天游泳池边,观察老板办公室的动静,准备采取行动。

满天的星星在眨眼。触景生情。钱图强想起荒岛上的生活;想起与春子躺在星空下数星星。

今夜,牛郎织女星别样地亮。

牛郎织女是一年一度一相逢。自己与春子,已经分离一年多了,音讯全无。自己留给春子的地址,早已换了名;而自己也把春子的电话号码丢掉了。

春子现在到底是什么想法?人是会改变的。爱英雄的艳子就是一个例子。春子真的会苦苦等待与自己重逢的时刻吗?

杨诗雁就等不及自己回来,早早嫁了人,现在,却说要跟自己回去荒岛。若这些女孩子都愿意跟来荒岛,自己岂不成韦小宝了?

成韦小宝有什么不好?只要她们心甘情愿。

现在要紧的,还是先得把这游船老板控制住,逼他交出杨诗雁的老公还有高利贷的借据,同时还得好好教训他,让他牢牢记住,惹上我钱图强,是要付出代价的。

任逍遥轻声说:“他们睡下了。我们行动吧。”

钱图强看看四周没有人,趴到身形变大的任逍遥背上。

任逍遥振翅飞起,向船外飞去,绕着回到游船老板卧室靠海的窗户外。

钱图强抓着窗沿,爬在窗上,掏出早准备好的切割玻璃的切刀,用暗劲切断玻璃,爬进房间。房间是人生活的地方,不会装有杨诗雁所讲的警报系统。警报系统装在过道上,办公室里,甚至办公室和卧室顶上。没有一只鸟驮着人,人无法靠近卧室的窗口。可钱图强偏偏有一只鸟。

房间没有灯,但钱图强可以看得很清楚,没有人。这么晚了,游船老板怎么会还没有睡觉?还是睡在办公室?两者是相连的套房。

钱图强轻轻地打开一点门缝,想看看办公室的情形。黑暗的办公室突然亮起灯。钱图强看到的情形,让他大惊失色。

办公室里面,十多个打手,荷枪实弹,严阵以待;杨诗雁口被贴上胶带,身上绑着炸药,被一个打手押着。游船老板得意洋洋地靠在宽大的椅子上抽雪茄;面目凶狠丑陋,长得极像一只生活在水中吃鱼的恶鱼绿淝。

老板冲钱图强喊:“你进来。我们好好聊聊。”

钱图强想了想,举起双手,慢慢走了出来。

许多枪口对准他。杨诗雁说不了话,泪眼汪汪。

游船老板说:“赵宝强啊赵宝强,你以为光凭一身武功,就可以斗得过我吗?若是这样,早轮不到你来这里了。”

钱图强苦笑,说:“还是你厉害。”

游船老板哈哈大笑,说:“你可不要乱来。遥控器在我手上,只要我轻轻一按,你的美人儿马上就会变成碎片。”

钱图强说:“你赢了。你想怎么办?”

游船老板脸一沉,喝道:“来人,先把他给我绑上。”两个打手冲了上来,把钱图强踢跪在地上,拿绳子把他五花大绑。

游船老板起身走到杨诗雁身边,伸手把她胶带撕开。杨诗雁狠狠地向他啐了一口。

游船老板一记耳光甩过去,骂道:“臭娘们,小心我让兄弟们轮奸你。”

钱图强说:“老板,我们在你手里,要杀要剐,任你一句话。请你不要污辱人。”

游船老板走了过来,在钱图强身上狠狠地踢了两脚,狠狠地说:“臭小子,凭你也敢教训我。你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拨出枪来,顶着钱图强的头。

杨诗雁喊:“慢着。你若杀了他,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游船老板转头,说:“偷男人的臭婊子,连你老公的命你也不救了吗?”

杨诗雁说:“你若想拿到钱,就不要杀他。钱是我老公欠的,但房子现在都在我名下。没有我签名卖出,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游船老板大笑,说:“还是小白脸吃香啊。张老板的命握在我手里,你也不舍得卖房子来换他,现在,倒是愿意卖房子来换自己的情人。好好,我成全你。只要你乖乖拿来二亿元,我就放他走。至于你那个没用的老公,随你处置。”

杨诗雁说:“你不用这样挖苦我。我老公害我成这样,难道我还不能再找一个自己爱的人吗?”

游船老板说:“有道理。张夫人,那就看你的诚意啦。什么时候把钱拿来,我什么时候放人。把炸弹解下来,绑到这个小白脸身上。”

有一个打手解下杨诗雁身上的炸药,向钱图强走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