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淮安3名初中生被醉酒驾驶越野车撞死

功勋100 收藏 2 142

东方网11月3日消息:“经血检,42岁的驾驶员杜军血液中酒精含量为88毫克/100毫升,属于醉酒驾车,我们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公正、公平地处理此事……”昨天上午11时28分,当淮安市楚州区朱桥镇周庄村徐长荣、苏文美等人,从事故处理民警口中获此消息时,再次流下眼泪。10月31日傍晚5时40分左右,四个孩子从朱桥镇上一浴室洗完澡结伴回家途中,突然被一辆越野车从后方撞倒,16岁的苏广泽与15岁的徐洋当场死亡,17岁的张义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年龄最小的14岁的苏锐仍在抢救治疗中,目前基本稳定。


嘭嘭两声 三名初中生命丧越野车


“就在这里,真的很惨,三个小孩我都认识,他们被撞后尸体所躺位置相距30几米。”11月1日晚上8时许,记者前往朱桥镇采访,事故发生后的第一目击者、小卖部老板张某介绍说。


据张某介绍,10月31日傍晚5点40分左右,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小卖部生意也不是太好,就在他准备关门回家时,突然听到“嘭嘭”两声,接着就是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他告诉记者,当时只见小卖部西边路南躺着一男孩,东边路南也躺着一男孩,与其相隔不到两米处还躺着一个男孩。一辆仍未熄火但没有亮灯的越野车则停在马路北边,但车上没有任何人。于是他赶紧打着电筒分别跑到这三个孩子跟前,发现躺在小卖部西边的男孩苏广泽已经死亡,躺在东边的徐洋也已死亡,唯独张义仍有呼吸,头还在微动。三个小孩脚上的鞋都撞没了。而此时雨越下越大,眼见张义头部一直在流血,他赶紧跑回小卖部找来一块塑料布盖在他身上。可惜的是,张义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当时并未注意到还有一个小孩。后据了解,苏锐是被家人送到医院的。他告诉记者,事故发生的当天晚上,三个死者家人撕心裂肺的哭声让整个村庄的村民几乎没合眼。


满嘴酒气 谎称自己是车主不是司机


据目击者张某介绍,当后来围观群众越来越多时,一满身酒气的陌生人出现在事故现场。他是谁?面对老百姓与死者家属的质问,该男子承认那辆越野车是他的,他喝酒了,但车子是没有喝酒的驾驶员开的。愤怒的群众要求他打电话让驾驶员赶到现场。该男子尽管也掏出手机装模作样地拨打一番,但始终不见驾驶员到来。


据了解,该男子名叫杜军。他见负责处理事故的民警与朱桥派出所民警先后赶到,准备再次逃离现场,后被围观群众堵住。在现场任凭民警怎么询问,该男子始终不承认自己就是驾驶员,而且拒绝配合警方对其调查,民警只得将其带至派出所继续询问。因怀疑杜军有酒后驾车的嫌疑,民警遂对其采取强制抽血检测其体内的酒精含量,直到当晚8时许,他才承认自己是肇事车辆的驾驶人,次日凌晨3时,杜军因交通肇事被警方刑拘。


闯红灯加违停 肇事工程师中午就喝高了


昨天上午在停车场,记者见到了肇事车辆:牌照为苏HBU790双环越野车,前挡风玻璃半边差不多被撞碎,上面还有一个大洞,直径为49厘米,并且从碎裂的玻璃缝隙中提取了数根头发。从车内名片盒内,记者找到一张杜军本人的名片,上面写有“志圣科技(广州)有限公司苏中地区经销部工程师”字样。据楚州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室主任朱士能介绍,昨天上午杜军血检结果显示,他属于醉酒驾车,应负事故全责。警方同时已安排人员到杜军家让他们尽快先拿出10万元来做死者家人的安抚工作。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警告诉记者,从事故发生时间以及杜军的血检结果来看,杜军应该是中午喝的酒。他同时告诉记者,该车在事故发生前还有一起闯红灯,两起违停行为。


阴阳相隔 一句“爸,我先走了”却成真


“在浴室,儿子与我说句‘爸,我先走了’,这原本是最平常的一句话,没想到却成为真的了。”面对记者的采访,死者苏广泽的父亲苏文美始终不能接受他唯一的儿子已与他阴阳相隔的事实。


据苏文美介绍,当天下午4点多钟,儿子与另外三个孩子一起去洗澡,随后他自己也到浴室洗澡。在浴室泡澡时,他让四个孩子先擦背。当他洗好澡上来时,儿子苏广泽对他说了句:“爸,我先走了。”不久他就听到一个擦背工说,听说路边有几个孩子被车撞死了。他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只穿一条裤衩就跑向路边。只见儿子头朝西面朝南蜷缩在路边,头脑壳被掀开。顿时他就昏倒在地。


在死者徐洋的家里,他的父亲徐长荣说,当他在医院走廊看到儿子尚有体温的尸体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时,他休克了3分钟,当他醒来时,他发疯似地问医生他的外甥张义在哪里?医生一句抢救无效死亡,让他再次休克。记者昨天上午从警方了解到,徐长荣的姐姐(死者张义的母亲)因为接受不了儿子的突然离去致精神失常,正在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