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失踪的将军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六点,留在营地内的德国士兵们开始三三两两的走出营房,由于几乎所有的军官们都已被派往塌方路段抢修,所以这些士兵们倒是可以过一个不用跑操的悠闲清晨。

豪勒河的岸边,贝克和汉森肩上扛着冲锋枪,一边漫无边际的巡逻,一边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嘲笑着对方。

“有人说自己准备当面质问施特莱纳将军,可是当统帅阁下真的出现在他眼前时,这个人却差点被吓得尿了裤子。”汉森讥讽道。

“胡说!”贝克面红耳赤道:“我那是担心统帅阁下的身体,所以才没忍心去质问他,哪像你,见了统帅阁下连个屁都不敢放!”

汉森愤愤不平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要不是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我完全可以向迪克特上校控告你在背后攻击统帅阁下的恶劣行径……”

“嘘!”贝克慌忙一把捂住了汉森的嘴,“小声点,别让人听见!”

汉森使劲掰开贝克的手,“你要是害怕别人听见你的危险言论,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什么也别说!”

“是……是……”贝克赔着笑脸道:“汉森,我们可是一起参军的同乡,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我吗?我这个人就是爱吹吹牛皮,统帅阁下是个好人,我怎么可能去攻击他呢?”

“呵,你对他的态度变得还真快,”汉森酸溜溜的说,“我记得几个钟头前你还大言不惭的指责他剥夺我们的给养,怎么一会儿的功夫,你就满嘴恭维,该不会是怕我去告密吧?”

“不,不,我可不是这个意思,”贝克很认真的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和他这么近距离接触过,过去我只知道他是个威严的人,但是今天一见面,我发现他并不像画像里那样让人难以接近,相反,他对我们很关心,宁肯自己穿上一身囚服,也不愿意让我们挨冻,对于这样的人,我当然要送上我的赞扬。”

“是啊,我也这么认为,他的确是个好人。”汉森接着说,“对了,你看到统帅阁下身边的那个东方人了吗,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个人肯定就是在雅利安城里被传得神乎其神的那个神医。”

“我想也是,”贝克说,“他和统帅阁下的关系还真不一般,就冲统帅阁下亲自背着他走路这一点,我就可以看出来。”

“喂,你听说过吗,这位医生其实是个囚犯,而且在刚来到雅利安城的时候,不但动手打过布劳恩上尉,而且还敢痛骂霍夫曼总理!”

“上帝啊!他的胆子可真大!”贝克心惊胆战道:“和布劳恩上尉打架也就算了,可是他居然敢痛骂霍夫曼总理!上帝啊,只有疯子才会做出这种不要命的事情来!”

“嘿嘿,不过这个疯子的运气还真是好,听说我们的统帅阁下很欣赏他,不但给了他自由,还任命他担任自己的保健医生,这等好事发生在他身上,真是让人羡慕啊。”

“是啊,要是我也能像他一样,天天守在统帅阁下身边那该有多好啊。”贝克感叹的说。

“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汉森没好气的说,“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一个汉堡的小兵居然妄想混进统帅府,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到了,还不笑掉大牙。”

“喂!我为什么不能这样说?”贝克颇为不满的说,“其实我这个人还是很有才干的,打个比方说,要是我当上了帝国总理,肯定比霍夫曼总理干的还要好!”

“啊!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说出这样的话你不感到羞耻吗?”汉森的语气非常刻薄。

“我才不会感到羞耻呢,”贝克厚着脸皮说,“我这个人对自己非常有信心,如果霍夫曼总理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会对他说,嗨,老兄,我们换个位置吧,我去当总理,你来扛枪巡逻……”

“你要是能当上总理,可别忘了拉我一把啊,最好给我弄个党卫队领袖之类的美差干干。”汉森笑嘻嘻的附和道。

“没问题,”贝克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我们一言为定!”

“哈哈……”汉森忍不住捧腹大笑,“你说要是霍夫曼总理听到我们的对话,他会怎么回答呢?”

“你们的主意非常好,但是我现在需要有人把我拉上去!”两个人脚下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回答!

贝克愕然的看着汉森,两个人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恐,他们心里想:“上帝啊!今天不会这么倒霉吧?”

但是很显然,上帝今天的心情不算很好,所以没过多久,可怜的贝克与汉森就明白自己的运气有多差!

马克西米利安·冯·霍夫曼——这位第三帝国的新任总理领着一群汗流浃背的士兵,焦急的站在河堤下面,用一种非常恼火的眼神看着他们!

“贝克!你这头蠢猪!”汉森带着哭腔说,“我要被你害死了!”

贝克没有回答同伴的指责,他已经被吓傻了。

“你们没有听见我的话吗?”霍夫曼根本没心思理会这两个士兵无聊的言论,“还不赶快把我们拉上去!”

“是……是……”贝克与汉森哭丧着脸,弯下腰把霍夫曼和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一个个拉上河堤。

霍夫曼刚一爬上河堤,就心急火燎的问道:“快说!你们两个见到统帅阁下没有?”

汉森哆嗦着说:“见到了……他几个钟头前背着一个东方人……来到了营地……”

“仁慈的上帝啊!”霍夫曼原本恼怒的脸庞上突然充斥着压抑不住的狂喜,悬了很久的心在这一刻终于放了下来!

“快!马上带我去见他!”他不顾刚才那一路急行军的劳累,拔腿飞快的走向翁特林根营地。

由于不知道霍夫曼是否会处罚他们,贝克与汉森心惊胆战的跑在了霍夫曼前面, 他们谁也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可是身上却不停的冒着冷汗。

转眼之间,一群人就来到了位于翁特林根营地中央的那栋二层小楼,汉森用手指向一楼的军官值班室,“总理阁下,统帅阁下就在那里面休息,和他一起来的那个东方人在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

霍夫曼不等汉森把话说完,就大步流星的冲向军官值班室,他猛地推开门,激动的喊道:“我的统帅,您……”

一抹惊讶出现在他眼中,军官值班室里空无一人,行军床上的被子被随意堆放在床角。他急忙上前一摸,床是凉的,这说明原先在这里休息的人已经离开了很长时间。

“这是怎么回事?统帅阁下去了什么地方?”短短的一瞬间,霍夫曼就再次变得气势汹汹。

一个士兵慌手慌脚的跑进军官值班室,眼前的一切顿时让他目瞪口呆。

“报告总理阁下,”士兵惶恐的说,“统帅阁下刚才还在里面休息,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没了人影呢?”

“你们的指挥官在哪里?赶快把他叫过来见我!”霍夫曼急得直跺脚。

“迪克特上校已经奉命去清理路障了,短时间内还赶不回来。”士兵说。

顾不上多说什么,霍夫曼急匆匆的跑出室外,对手下大吼道:“马上在营地里开始搜索,一定要找到统帅阁下。”

“是!”罗森巴赫、路德维希以及弗莱舍尔分别领着一群士兵跑向不同的方向。

不一会儿的功夫,三队人马就回到霍夫曼面前,但是他们谁也没有发现施特莱纳的踪迹。

“该死的!”霍夫曼急得在原地转了几圈之后,突然像是如梦方醒似般转身跑向二楼。

“咣当!”他不顾一切的撞开了房门!

“谁!”正在熟睡中的齐楚雄被吓了一大跳,他猛地坐起身,却意外的看到霍夫曼出现在自己眼前。

“您怎么来了?”他惊讶的问道。

“快说!统帅阁下去了什么地方?”霍夫曼厉声问道。

齐楚雄糊涂了,“我不知道啊。”

“你们两个不是在一起吗?”

“我们是在一起,”齐楚雄纳闷的说,“可是几个小时前他就离开了,怎么,难道他出什么事情了吗?”

霍夫曼盯着齐楚雄的脸看了半天,发现他不像是在说谎。

“齐,统帅阁下临走时都和您说了些什么?”

“他叮嘱我要好好休息。”

“就说了这些吗?”

“是啊。”

“您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霍夫曼问道:“为什么要穿囚服呢?”

“哦,是这样的,”齐楚雄说,“将军把我从水里面救了上来,结果我们的衣服都湿透了,于是在来到营地之后,我们就换上了囚犯的衣服……”

“您是说统帅阁下也穿着一件囚服?”霍夫曼吃惊的问道。

“是啊,”齐楚雄点了点头,“这里没有多余的衣物,所以我们两个只好换上囚服……”

“我明白了!”齐楚雄话音未落,霍夫曼就扭头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整个营地里顿时回荡着他的怒吼!

“快!都去给我找!统帅阁下很可能是被我们的士兵当成囚犯抓走了!”

“天哪!”齐楚雄吃惊的望着霍夫曼那副失态的举动,心里想:“将军怎么了?难道他失踪了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