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之绺子抗日 正文 第九章 伪军搜山

绺子 收藏 14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是这样的,大哥,你是知道,我运货都是走马帮的,也是托大,没雇上震天虎的人马保护,这不,经过二龙山时被胡子给劫了,我怀疑是二龙山的那群胡子惹的事,因此,求大哥派兵去二龙山一趟,也不要伤了和气……”潘友根凑近潘年庆的耳朵旁,悄声说道。

“嗯,行,这群胡子不整整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山里老虎了!”潘年庆听得直点头,连声称妙。

“刘先生,你也跟着大哥,做做参谋!”

“刘某明白!”刘丰一副谦卑小人像。

日落黄昏,天际晚霞如带,照的大地白茫茫一片之中又带着红晕之色,而胡龙所据神龙寨亦以炊烟袅袅,准备晚饭了。

“团长,你说我们有那么多钱,还怕啥,弟兄们好久没碰女人了,闷得慌,都想去逛窑子了!”王克说道。

“别提女人,他妈的都给我警惕点……”胡龙此刻也有点神志不清,喝了几碗酒,多多少少犯糊涂。

“团长,你怕啥,那……潘家人,会上俺寨子来,要是来,俺不把那群王八揍趴下了,俺就把下面那根把柄剁下来,送你煮酒喝!”“哈哈,你娘的喝醉说傻话呢,难不成你想成娘娘腔的公公!”胡龙坐在炕上,和王克碰了一杯。

“公公……公公是啥鸟东西……俺才不是公公……”王克说着说着,眼前渐渐模糊,似乎有无数个星星在不停地转动,眼皮再也支不住,昏昏沉沉,本能的躺了下去。

“兄弟兄弟。”胡龙推搡着王克的身子,但是王克却丝毫不见反应,不多时,便已鼾声四起,连着胡龙也受此感染,像禽流感一般,仰头便睡,嘴里还哼着:“舒服,好舒服,是什么枕垫,软软的,好舒服啊!”竟然是王克的肚子无私奉献,成了胡龙的枕头,而王克不受影响,只是鼾声断断续续,呼吸微感困难。

“弟兄们,火速行军,先去看他马厩!”潘年庆带领五百多个伪军,火速前行着,转眼离神龙寨很近了。

“咦,怎么没个放哨的!”潘年庆大惊。他不知道,胡龙为了庆祝,连放哨的也给撤了,却是害了自己。

“刘先生,胡龙此举不会是唱出空城计吧,或者他早就算准了我们此行!”“潘爷太多虑了,谅他胡龙一个小小的土匪,能有什么计策,只管进去,马厩那边由马帮管事的去认辨,你我去里面找胡龙谈谈!”“先生说的是,是我多虑了,弟兄们,行动!”潘年庆一挥枪,闯进神龙寨。

“团长,不好了,一群胡子闯进来了!”天幕漆黑,这位胡子却是醒来前去小解,模模糊糊中看到一片火光,还有荷枪实弹的一群人马,还以为是另一伙土匪吞并来了。

“什么!”胡龙瞬间惊醒,酒意去了半分。而众人被胡龙这一惊,也从睡梦中醒来。“有多少人!”“俺也不大清楚,火光中似乎来的人很多。”“弟兄们,都起来,麻烦来了!”醒来的人叫醒未醒的人,示意寨里有危险了。

“大家别慌,拿上枪,出去见识见识。”众人正欲出去,只听外面一阵哈哈大笑声:“胡老弟,老哥向你献礼来了!”一个大腹便便,一身军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旁边一干全副武装的伪军随之而入。

“阁下是谁!”胡龙虽不认识来者何人,但是知道,这伙人是专门找麻烦来的。

“哈哈,胡老弟,一月未见,就不认识我啦!宾镇自卫队队长潘年庆,总认识吧!”这中年男子正是潘年庆,献礼这招却是由刘丰所教,好让对方以为自己是来结交英雄好汉的,而报上名号是震吓对方,有炫耀之意。

“来人,给胡老弟送上礼物!”一个伪军将礼包放置桌上。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潘年庆脸上笑着,心里暗打主意:“哼,等查出来,你们这群胡子还想活吗。”土匪毕竟是土匪,胡龙也只是刚刚穿越,威信还未完全树立,众人之中有些意志不坚定分子开始动摇起来。

“团长,收下吧!”有人劝道。

“哦,原来是潘兄,所赠礼物怎可不收,我在这里谢过了!”胡龙收下礼物,心下暗道:“难道劫商一事,已被他知晓!”

正想着,刘丰抱拳开口道:“胡掌柜,我家老爷马帮被劫,所有人等无一幸免,俱都身亡,所有财物全被劫空,不知胡兄你知不知道此事!”

“果然是为此事,看来,乱石坡埋的尸体被人发现了。”胡龙心里暗惊,脸上依然平静,说道:“哦,会有此事,不知死了多少人,失了多少财物!”

“妈的,还敢跟老子装蒜!”潘年庆心下暗骂,却不会明着说出来。

“死了二十三人,损失财物无以计量。”刘丰狡猾如狐,神色沉着。

“可惜了,但我山寨却并不知道此事,对此,我只能深表遗憾了!”胡龙眼神黯然,似为马帮的人默哀。大伙儿都忍不住偷笑:“明明是己方杀了对方的人,这团长还表演的那么认真。”

“哦,原来胡兄并不知情,那可否让我搜下山寨,以示清白。”饶是刘丰定力极好,此时也不由得动怒:,暗道:“哼,胡龙,死到临头还敢卖弄口舌之利!”

“不行,俺们寨子凭啥让你们搜!”二牛莽汉性子爆发,怒问道。

“呵呵,这位大兄弟问得好,凭啥让我们搜,凭啥,凭你山寨有杀人的嫌疑,凭老子我是皇军手下的红人。”潘年庆忍不住大怒。

“二牛,别发你那牛脾气,潘长官说的对,搜就搜,有啥好怕,但是如果潘长官您搜不出什么证据,我恐怕对弟兄们难做交代啊!”这话说的极好,既说你潘年庆要搜便搜,若是没搜着,我底下的这帮弟兄可不是好惹的,到时候,出了什么乱子,我胡龙可就没办法了。

“胡龙,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潘长官,我可没说别的啊,全凭您的意思吩咐,搜不搜,悉听尊便。不要以为,胡龙是个没头脑的汉子,劫来之物,已全部藏好,所以他才那么放心。

“搜!”潘年庆一声令下,伪军搜了起来。而马厩那边,马帮的马夫也已经前去辨认,胡龙不知,一场血战正向他靠近,危险即将来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