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十

sipingtai 收藏 6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URL] 十 根据个方面的情报分析,徐英杰此时已经感觉到对手要玩花样了,这正是徐英杰他们需要的。因为对手如果不动,就很难形成致命的漏洞。现在要是在敌对势力后方搞动作,是不合时宜的。这样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要是一个把握不好就将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所以引其入瓮是最为妥帖的,那样自己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根据个方面的情报分析,徐英杰此时已经感觉到对手要玩花样了,这正是徐英杰他们需要的。因为对手如果不动,就很难形成致命的漏洞。现在要是在敌对势力后方搞动作,是不合时宜的。这样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要是一个把握不好就将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所以引其入瓮是最为妥帖的,那样自己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这也是迄今为止最为安全的做掉对手的方法。根据内线发过来的情报显示,东南YXY地区的反政府势力,并不是相当强大的,他们现在几乎是各自为战。虽然有着统一的BY背景,但是在利益面前,各个武装之间还是以自身的利益作为第一位的,所以他们之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摩擦,甚至是不可调节的利益矛盾。现在他们需要的是为共同的目标而聚拢,而到了一定的阶段,他们将为利益而四分五裂。这就是反政府武装不足为虑的地方,现在只要是控制了大面,其他的问题就好说了。现在需要的是在这里设置一个大圈套,借助此次机会,彻底干掉这股强劲的对手。三人从各个角度进行了一番分析,最后一致认为此计可行。所以一致同意马上进行全面布置,一个大陷阱马上就要成型了。只要是殷梓郴一伙,设计与自己缠斗,那么其必然会不自觉的掉进早已为其设置的陷阱。

约翰.斯米尔和本尼.艾迪逊以及殷梓郴,早就注意到了,在东南YXY地区活跃着的很多支规模较大的反政府武装,以及很多部族武装,有些武装相当凶悍,也有着相当的基础,人员素质也是相当不错的。只不过各支武装之间却也是矛盾重重,之间的恩怨情仇,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三人想这些武装如果能为自己所用,那将是一直不可忽视的力量。所以拉拢和控制这几支武装力量,成了三人共同的愿望,虽说这中间最终目的不见得一直,但是能够一致赞同却也是难得的。经过三人的一番努力,这些武装都联系上了。并以提供装备,提供资金,负责训练等等作为诱饵,以收买这些武装为自己所用。并且允诺一旦推翻政府,将是高官厚禄,或者是承认其独立位置。趁着内乱拉起武装进行割据的,有哪个不是为着自身的利益而进行的呢,所以这些武装都是一丘之貉,在利益面前很少有能经受诱惑的。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这几支武装表示愿意为他们效力。看着约翰.斯米尔拿回来的清单,奔尼.艾迪逊相当的高兴。他知道一旦事成,那就意味着,自己的控制范围在无形中扩大,同时意味着对手的控制范围在无形中缩小,那么意味着自己将是头功。而殷梓郴经过一段是时间的奔忙,在忙乱中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但是一单清净了下来,马上就感到了事情好像那里不对,甚至有一种危险的讯号存在。但是具体是什么,来自于何方他却说不清楚。

看到殷梓郴阴晴不定的脸色,约翰.斯米尔克有些心惊胆战的,他知道,殷梓郴每回这种表情,都不会有好的事情发生,不过据情报显示,现在的局面又绝对有利于自己这方面,约翰斯米尔克此时虽然也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他更说不清楚了,他疑惑的看着殷梓郴问道:“殷梓郴先生!您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奔尼.艾迪逊看了一眼殷梓郴,他对殷梓郴的表情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并没有在意,所以他说:“殷梓郴先生好像是多虑了,这能有什么问题呢?现在要是还在疑神疑鬼的,那么什么事情都不要做了,现在咱们需要抓紧,时间是不等人的。”

殷梓郴并没有回答俩人的问题,而是坐在一边开始闭目养神。其实他现在的头脑,正在飞快的运转着。大量的信息正在通过他的大脑,分析着。他知道战争本身就是一种不定式,战争是不会按照自身的计划安排进行的,中间的变数之大有时是会出乎参与者想像的,战争就是一种冒险,也是一种赌博,而且是一种豪赌,中间存在着太多的不可预知的因素。战争双方无时无刻的都在算计着对方,你算计别人的时候,别人同样也在虎视眈眈的在算计着你。当你给别人下套的时候,有可能反被别人的更大的圈套套住。这是一种辩证的关系,这也是Z国军队优于其它国家军队的主要原因。而这些是自己身边的这些西方人难以理解的,也不是这些人能够作到的。既然自己有这种危险的直觉存在,那么这种感觉就一定有出处,而自己就一定的特别注意,防止到时候后悔莫极。现在既然奔尼.艾迪逊已经被目前的成就弄昏了头脑,肯定不会轻易相信自己没有证据的感觉,也不会轻易放弃已经到手的巨大的成果。这样一来很有可能被对手所乘,这也是对手希望的。现在自己必须想办法找出威胁所在,然后予以化解。只有这样才可以保证自己,以及自己的手下免遭灭顶之灾。

奔尼.艾迪逊此时的心情,可以用急迫来形容。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急迫,应该是特别急迫。现在整体形势实在不容乐观,长期的胶着状态,实在不容他们再拖了。那样最终倒霉的将是自己,要是为此整个行动以失败告终,那么自己将有可能被当作替罪羊,用以承担中间的一切责任。所以现在奔尼。艾迪逊这种全然不顾的做法,让人感到太过冒险。这点就连约翰.斯米尔克也有点担心,更不用说是殷梓郴了。但是约翰.斯米尔克感觉,奔尼.艾迪逊的做法,还是利大于弊的。起码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若那些以联络到的叛军,反政府组织武装不能长期将他们搁置。那样会造成相互间的不信任,从而影响到全面的计划实施。不过反过来说,殷梓郴所说也必有其道理。这个人一贯谨慎,对于事情的判断也是相当准确。对于他的建议,也是不能不听的。这倒是让约翰.斯米尔左右为难,他决定问问殷梓郴,看看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约翰.斯米尔克问:“殷梓郴先生!我知道您的直觉一直是非常准确的,也非常及时。在我接触的几当子事情里,几乎次次应验。您这次的到底是觉得那里有问题?或者说,那里有什么不妥吗?”

殷梓郴缓缓的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说:“我感觉到了一种信号,这是一种强烈的危险信号,而且也是一种危险临近了的感觉。具体出自于什么地方,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没有找到,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咱们的对手肯定已经出动了,并且现在就有可能,在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点,张网等着我们呢。”

奔尼.艾迪逊有些不满的脱口说道:“没有证据的想像,是不足为凭的。要是都凭想像作战,那么输的肯定是我们自己。还是现实点吧!好了!其他的就不多说了,马上准备行动,不能再等了,我们没有时间等下去了。”

看到奔尼.艾迪逊已经下定了决心,约翰.斯米尔克虽然感觉事情不对,但也只能如此了。不过约翰斯米尔克,还是有些不甘心,因为他知道,少了殷梓郴的那种直觉,对于自己不是好事,当初自己要是相信殷梓郴的这种直觉,劳斯也不会全军覆没。而自己也不会就此沦为二流角色,完全代替了劳斯的角色,去与对手面对面的打交道了。

而殷梓郴则是在一阵阴冷的微笑之后,再也不愿意睁开他那微闭着的双眼了。现在殷梓郴知道自己既然无法控制目前的局面,那么只能任其发展了,但是自己不能因为本尼艾迪逊的一厢情愿,而将自己置于危险当中,现在必须想办法分离开来。这样起码能够保证,自己和自己的手下的生命安全。

看到殷梓郴的这种表情,尽管约翰斯米尔克,心里有着怎样不祥的征兆,尽管有着诸多的疑问,但是面对殷梓郴的这种表情,他知道现在说什么,殷梓郴都不会作出应答了。约翰斯米尔克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此时的心中,对本尼艾迪逊充满了一种不满,更是一种无奈。

而本尼艾迪逊现在看到殷梓郴的表情,感觉是一种无聊。他心中一直有着一种对东方人的鄙视。在他看来,东方人总是在故弄玄虚,也总是在弄着无中生有的事情。面对木请的大好局面,如果还是瞻前顾后的,很可能在短时间内将这种大好局面丧失掉。他想,要不是现在需要殷梓郴这类人为自己卖命,自己早就一脚将其踢开了。妈的!这个老东西,整天阴沉着一张臭脸,好像谁欠他什么似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