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整个棉兰外海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景象,黑压压的运输船只布满了整个了海滩,一波接着一波的两栖登陆艇冲向滩头,泛水上岸的车辆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沙滩,如同蚁群样的中国士兵铺撒在并不宽阔的水迹滩头,就像是洒满沙地的芝麻粒样。

猎猎飞扬在海风中的八一军旗趾高气扬着的在风中噼里啪啦作响,似乎在骄傲的漠视一切样,却又似乎是在想要证明着什么样,至少那鲜红之色此时是刺痛了多少印尼人的眼睛。

从冲锋舟上跳下来,涉着及膝的海水走向滩头的85师师长-刘天年在一群参谋、干事们的簇拥下,以一种胜利者、征服者的姿态来到了苏门答腊。

“报告师长,254团正在向两翼发展,巩固阵地。”身后的通讯兵背着的电台里传来了呼叫声。作为首批上岸的部队,254团担负着巩固滩头的作战任务。

“抓紧时间抽出两个营的兵力立即直趋班达亚齐。”刘天年抓过送话器,命令道。

“命令部队,抓紧时间巩固,工兵营建立滩头,快快快~”忙碌着的军官们吼声到。

成群的士兵背着作战背囊,提着枪在军官们粗野的吼声中,匆匆从冲向远处,低垂下来的夜幕渐渐铺满了天地,笼罩住了整个天空,掩盖起了一切。

“抓紧时间,快~”各种各样的口令声此起彼伏,忙碌着的师直属工兵营开始用折叠铁板、速干混凝土在滩头上构筑人工海港,滚装船运来的大批钢管、脚手架可以让工程部队在极短的时间内建立起一个颇为壮观的人工港,彻底的完成对这片沙滩的基本建设。

高高竖起的照明灯和舰艇上的探照灯将整个海滩照亮得格外通明,穿着亮银反光背心的信号员们吹着哨子,挥舞着手中的红色荧光棒,引导着一辆辆闪着车灯的装甲车辆从机械化登陆艇打开的首门跳板处驶出,隆隆的沿着刚刚筑就起的通道驶向远处。

“注意展开,注意展开,不要乱,不要乱~”忙碌着的调度员有条不紊的安排着部队逐次展开自己的位置,如此庞大规模的登陆上岸最重要的就是秩序,任何一丝的差错都会让人头攒动、车辆拥挤的滩头陷入阻滞状态的,所以调度员的职责是最重要的。

“1营,抓紧时间向班达亚齐方向挺进,无论如何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投入作战。”

“2营,注意警戒先达方向,随时准备阻击敌之来援部队。”

“253团留置在棉兰城内的警戒部队联系上没有,3营在完成登陆之后立即替换下253团的同志们,同时以一部往伦登方向攻击前进,扫清这条线上的任何抵抗。”

“让师直属炮兵一旦登陆上岸立即展开在棉兰以东方向。随时提供炮火掩护。”

在海滩上的临时战斗指挥所,刘天年有条不紊的下达着一条条命令,而海面上,那些任由海浪拍打着舰身的运输舰、登陆舰正被夜幕掩盖在黑暗之中,无数的官兵从舰身两侧方向的梯网上蚁附而下,换乘登陆艇、冲锋舟上岸。两栖登陆舰、船坞登陆舰打开的尾舱处,一艘艘装载着车辆、物资的机械化登陆艇缓缓驶出坞舱。

天空中,反潜直升机盘旋在夜幕中,闪着红绿色的夜航灯缓缓转悠着,更高的夜空,不时地有一架架战斗机呼啸掠过,这是担任航空掩护的海航机群。整个马六甲海峡此时已经完全的被控制在中国军队的手中,任何的敌对行为都将遭到最为猛烈的打击。

搭载着直升机的海军特种部队的官兵们戴着夜视仪,持枪警戒在航道的上空,海面上,一艘艘机动艇破开层层的黝黑海水,穿着救生服端枪警戒的特战队员们警惕的注视着那一艘艘行驶在这条世界上最繁忙的、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狭窄水道上的船只。

显然战争的原因使得马六甲海峡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昔的繁荣,一些商船、货轮都改走别的路线,譬如泰国境内开凿的克拉海峡,或者从苏门答腊以南绕行,以至于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船只至少比以往少了三分之一。不过就便是如此,海军特战部队的官兵们仍然不敢放松一丝的警惕,毕竟现在的情况太是复杂了。要是激进的印尼宗教分子、马来西亚的所谓‘马来人’利用小艇实施一次自杀性的突袭,那么损失代价可就大了。

这种担心并不是没有缘故的,2000年10月,美国海军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 DDG-67科尔号在也门被自杀式小艇搞成的那种惨样可是谁也不会忘记的。

这样的警戒环境下,大批的登陆部队开始源源不断的登陆上岸,从而在极短的时间之内,254团的两个营及师直属工兵营、炮兵一个连便被投送到了棉兰海滩。继而使得苏门答腊的作战形势似乎骤然之间便是发生了改变。这一点是印尼人和印度军队所根本没有想到的。

如此庞大的兵力投送,如此快速的机动投送,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只是一种力量的显示一样,就如同是健美场上一样,赤膊着上身露出突兀着的一块块肌肉,以此来显示出自己的力量。而现在,中国军队在苏门答腊的远程力量投送,似乎也正是如此一般,以一种力量来显示出自己的强悍,从而达到心理上压迫力,从而使得墙头草样摇摆不定的新加坡人做出根本决定。这一点就是威慑的力量,从根本点上使得自己首先占据着气势上的压迫面。

“为什么不去轰炸那些中国人的运输船队?”印度空军防空第1中队的阿布舍克上尉神经质的大吼大叫着,显然他认为在如此这样的环境下,不出动空军狠狠打击中国人简直是在浪费时机。不趁此机会给予中国人的运输舰队以狠狠地沉重打击,还待何时?

然而令阿布舍克上尉愤怒的是,新加坡人却似乎没有这个打算,他们显然并不想趁这个机会狠狠的打击一下中国人,这些该死的新加坡人只想着坐观而待,想着保存实力,这些该死的。阿布舍克上尉愤怒了,他难以忍受自己这样的被无视,甚至是被抛弃的感觉。

新加坡军队再次作出了可耻的背叛,他们背叛了同盟,他们甚至强行约束了所有印度军人,要求他们不得擅自出动,如果违反新加坡军队的命令和法律,私自从新加坡本土出动飞机攻击中国舰队,那么新加坡共和国武装部队将有权将其击落。

这样的命令简直是让包括阿布舍克上尉在内的多数印度飞官都愤怒了,这简直是一种背叛行为,一种无耻的背叛行为。这个可耻的弹丸小国,又一次摇摆了他们的政治立场,阿布舍克上尉等人的愤怒简直是无可遏制了,他们跑到樟宜国际机场的新加坡空军管制中心,用粗野的怒骂表示着他们的愤怒,但这种愚蠢而徒劳的行为所换来的只是新加坡人的冷眼而已。

更是让阿布舍克上尉等人愤怒的是,也许是他们的抗议激怒了新加坡人,那些该死的新加坡人竟然出动了军队对印度飞官临时住宿的地点进行了‘警卫’。哼哼,什么警卫,还不就是软禁、看押,这些软弱的政治摇摆者,哪里对他们有利,他们就投向哪里。

不过虽然愤怒,但阿布舍克上尉他们也知道,这种愤怒是根本没有办法可以去改变的,这就是该死的政治,所有人都只是政治的牺牲品。但愿神会惩罚这些该死的新加坡人。

阿布舍克上尉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看着这边的童普拉纳夫-维拉,哼,亏你还是印度裔,真是胆小的老鼠,真是懦夫,冷眼看了看呆立着的童普拉纳夫-维拉,阿布舍克上尉轻蔑的扭头走开。这个印度飞官的眼里,童普拉纳夫-维拉已经背叛了他的‘根本’。

冷冷地走开的阿布舍克上尉那拖曳的身影在灯火下摇晃着渐渐远去,看着那远处的身影,童普拉纳夫-维拉无言而对,他只能呆呆的傻站着,根本无法去做出什么。因为童普拉纳夫知道的确新加坡共和国在此时保持所谓的‘中立’姿态是多么的令盟友们失望。甚至这种失望亦存在于童普拉纳夫这些非华裔的军人们的心中。

然而军人毕竟永远都是需要服从命令的,这一点童普拉纳夫-维拉并不是不清楚,毕竟此时作为宣誓忠诚于新加坡共和国的少数族裔国民,童普拉纳夫也很清楚有一个词语叫做理性。

当棉兰外海布满着中国军队的运输舰只的时候,当新加坡人此时保持冷眼而观的时候,在苏门答腊,夜幕下的战火却是开始了疯狂的燃烧。

-轰-的一声,一发炮弹陨落而下,炸起一团火光,紧接着几声巨大的爆炸声接连而起,铺天盖地的炮火将整个战场都炸得面目全非,腾起一道道烟柱,接连直上云天,火光染红了夜幕,黑暗中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显然这次第340陆军独立旅是拿出了拼命的架势,要不然也不会发起如此疯狂的炮击。成群的炮弹都被丢砸在了海堤一线,似乎印度人想要用钢铁彻底将这个迟滞了自己两天的海堤彻底的从地球上抹平,至少此时他们的确是这样在做。

炮弹爆炸的巨响声中,萧扬窝在散兵坑内,百无聊寂的抽着烟,现在他就等着敌人的进攻开始了。一切都早就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印军的突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