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 第二卷 抗日战争 第七十六章 惨烈的厮杀

水晶之蓝 收藏 7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55旅二团番号改为一三六团,刘山战场临时提职副旅长兼任团长,并号令铜安镇内的另一个两千多兵力的国军团,他召集来国军团团长、本镇镇长和自己手下营级以上的军官,商议对策。

刘山见大家坐定,直接开门见山,

“军情危急,我们各位就不必再施礼客气了,大战在即,镇长,你接下来要做的是把镇子上所有的民众都疏散出去,我们要准备大打,这里不能再留平民了!”

镇长:“刘副旅长,我们有多少转移的时间呢?”

刘山语气刻不容缓,

“现在就做,记住,一人不留,全部疏散出去!我派部队协助你,争取明早之前把所有老百姓都迁出去!”

镇长点点头即刻站起来,

“刘副旅长,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办!”

说罢匆匆离开……

刘山目送镇长,对在座军官下令,

“我一三六团四千余人分成兵分四支,一营二营三营分别驻守铜安镇东、北、南三个方向,余下兵力驻守镇内机动支援。”

说罢他转向国军团团长,

“李团长,贵团两千余人就负责镇子西面方向,怎么样?”

相比于另外三个方向的各一个营的兵力,这个团的压力已经太小了,那个李团长起立领命。

刘山挥手让他坐下,对各军事指挥官说,

“日军此次来势汹汹,部队要避其锋芒,挫其锐气,我们对日军实施层层阻击消耗战术,各部队尽量把阵地延伸到外面去,铜安镇历史上就是军事重镇,这里已有坚固城墙可作抵御。我们需要做的是占据四周地形之利,待镇里居民撤干净后,迅速封死所有的道路,炸断所有的桥梁,准备与日军血战!”

说完他站起来,对在座的军官说,

“身为党国军人,抗战卫国,我等义无反顾,虽然凭我数千之众难以救国救民于水火,但上阵杀敌我等责无旁贷!此次作战,各位兄弟做好最坏打算!我们要誓死守住阵地,人在阵地在!决死不退!”

话刚说完,底下一三六团的几位营长哗地全部一同站起,齐齐立誓,

“是!人在阵地在!我等决死不退!对日本人杀出我55旅的威风!”

……

三万多中路日军进击铜安镇的时候,沿途国军小部队不断予以袭扰,或多或少总算为铜安镇守军的布防赢得了难得的时间……

铜安镇里,数千居民络绎不绝搬运着东西离开家园,大家相互搀扶拖家带口,在守军官兵的帮助下疏散到外面去,没有旅长陆云川的监督,部队官兵自觉恪守军纪,分文不取秋毫无犯,刘山特意警示另一部国军团的官兵:若有胆敢索取民众钱财或趁火打劫者,一律就地处死!

之后守军官兵对居民住所展开拉网式排查,逐屋逐房搜索,又先后发现数十个就是宁死也不愿离开自己家园的乡亲,经镇长和团长刘山的苦苦劝导,最终他们一个个配合着全部跟随镇长转移开,一些民众表示要和守军一道留下来,也被刘山坚决拒掉。

一座座日军必经之路的桥梁炸断,一道道路段被封锁堆起机枪掩体,一排排密密麻麻的路障拦阻在交通岔口,所有日本人可能路经的阵地都经过精心构置,甚至一颗颗地雷也被埋入空旷的地面,封死了所有关键的地方……

一三六团官兵犹如作茧自缚,他们根本没想着自己撤出去,他们更不会放日本人钻进来,部队严阵以待,就等日本人前来进攻。

日本人逼近铜安镇,中路日军指挥官按预定计划,让最前面的日军先头部队尝试与对面国军部队交火,一探铜安镇防卫虚实。

前方阵地发现敌情,消息传到镇内指挥所,刘山下令,

“必须打退日本人的进攻!这仅仅是第一战!”

近千余名日军企图偷袭一三六团前沿一个加强连的防御阵地,但被士兵们发现,于是报告方位呼叫后方炮兵,十几发炮弹呼啸飞来落在日军里面炸开,偷袭企图败露的日军转而展开强攻,人数占弱的一三六团士兵们沉着应战,充分发挥手中的火力,毫不费力将日本人攻击打退下去……

气急败坏的日本人继而展开疯狂冲锋,每二十多日本兵组成一个突击小组排成密集阵型轮番向国军阵地发起冲击,三百多国军士兵毫无畏惧,精准的火力射击纷纷撂下冲击的日军,猛烈的弹雨嗖嗖着穿透了狂叫的日本兵,没多久,阵地前面陈尸数百,没占到便宜的日本人终于败了回去。

获悉对面守军情况的日军指挥官看着眼前的作战地图,两只戴着手套的手放上去,作出一个包抄合拢的动作,

“围上它!找出中国军队薄弱一点,冲进去消灭掉他们!我们必须占领这个地方!越快越好!”

于是三万多日本人展开兵力由两翼迂回到铜安镇一周,望远镜里,日军的兵力调动都被城墙上的刘山清清楚楚看在眼里,身边团参谋长说,

“团座,日本人要四面围攻了,我们准备应战吧!”

刘山放下望远镜,面色平静,

“参谋长,你说我们还能回去见旅长吗?”

参谋长也是曾经一路败退到这里的军官,他明白团长的意思,此刻,他缓缓说,

“那看我们要怎么回去了!”

一旁的副团长说,

“团座!我们已经退了那么多次,这次就是全都打光在这里,我们也决不再后退一步!我们不会给旅座抹黑的!”

“不!我一三六团官兵的败退那是以前的事情,自从你们编入我55旅,你们的战功早已为你们洗刷了往日的耻辱也赢来了我们今天的王牌劲旅的称号!你我都已是旅座的生死兄弟,彼此早已不分内外!”

参谋长肃然,

“若不是蒙受旅座教导,我等现在仍背负怯战溃退的罪名!55旅对我们兄弟有再造之恩,我们定以死相报团座旅座!今天,我们就是死,也定拿出军人的骨气和尊严!团座就下命令吧!”

刘山恻然,

“好!我们兄弟一场同生共死!今天就跟日本人决死一战!下令前沿部队,阵地决不能落在日本人手里,要跟日本人争夺阵地寸土不让,决不能让日军压缩我们的空间!”

……

作战命令传达下去,前线阵地上处处摩拳擦掌,所有的弹药箱被一一打开,一枚枚手榴弹拉出导火索,一串串弹链被接入重机枪,人人准备拼死一战。

正面的日军重新组织兵力猛扑过来,日军的炮兵同时开始轰击,一时间呼啸而来的炮弹在一三六团守军阵地上四处炸开,此时日军航空兵战机飞来助攻,能量强劲的航空炸弹投在国军最外围的前沿阵地上,给守军带来了巨大的伤亡,但官兵们依然拼死抵抗,坚持着打退了日本人一次又一次的强攻……

与此同时,包抄的日军完成了对铜安镇的合围,日军随后从四面向城镇中心发起围攻,但各路均遭到守军的顽强抵抗。

各处前沿阵地展开了预料中的反复拉锯,阵地失而复得屡屡易手,一次次失去又一次次被官兵们重新夺回来……

在又一次猛烈的轰击后,伤亡惨重的守军阵地上终于没有了动静,中国守军似乎伤亡殆尽,日本人抓住机会再次发起密集冲锋。

就在接近阵地时,侥幸在炮火里生存下来终于打光了弹药的55旅士兵们手持炸弹跃出阵地冲向日军人群……

轰轰……

这片阵地终于安静了下来,付出巨大死伤的日本人踏上这块阵地的时候,却发现中国守军那些负重伤无力再战的士兵已经杀身成仁……

这是日本人攻陷的第一处阵地,前面,还有更多这样的阵地在等着他们,阵地上的官兵悉数战死被后面守军看在眼里,士兵们默不作声,把所有的哀痛化作能量压在心底,瞄视着前方。

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将是一个个强劲的对手,铁了心一定要拿下这座的军事重镇的日军指挥官凶狠地拔出军刀下令日军继续猛攻……

战区后方司令部,得知日军企图的作战室迅速调整作战部署,增援铜安镇的国军部队放缓下来,所有的预备队全部调上来形成一道包围圈要将这股突进来的日军围歼在国军控制的区域里。

战区向铜安镇守军发出指令,

“坚守阵地!不惜一切代价吸引住日军!没有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放弃阵地突围!”

后方派出中国空军战机前往空中掩护支援,趁着日军的包围圈尚未压缩,第一批也是最后一批的弹药物资投进铜安镇,为减轻守军的作战压力,中美联合空军的战斗机与日军在天上厮杀展开了制空权的争夺……

铜安镇周围战火四起,整个天地间都炮声隆隆枪响不断,兵力占绝对优势的日本人四面开花,逐步压缩国军防御阵地,各处外围阵地都是经过反复争夺直至守军官兵全部战死才最后丢失,布置在外围的那些一三六团士兵们殊死作战无一后撤……

嗤嗤嗤……

一处日本人付出巨大死伤仍久攻不下的阵地上响起一声声轻微的爆响,随之一团团烟雾弥漫开来,是毒气!

放下心来的日本人戴着防毒过滤器端着枪冲上来,迷雾中在他们寻找目标清理守军的时候,静悄悄的阵地突然吼起来的重机枪轻机枪冲锋枪一齐扫射着子弹突突着覆盖了这些日军,一百多个国军官兵戴着配发的防毒面罩依然死死钉在阵地上!

恼怒的日本人继续投放毒气,他们成倍增加了毒气的使用剂量和释放时间,然后派上更多的日本兵趁机冲上去……

一时间阵地上浓烟顿起,几米远的距离内都难以分辨敌我,一三六团团长刘山在城墙上看到远处冒起的毒雾,大惊失色,

“那些士兵怎么回事!他们不要命了吗!坚守阵地有这么坚守的吗!”

联系前方的电话线都已被日本人的炮火炸断,刘山就是下达撤退命令也已经传达不到毒雾中的士兵那里,因为随着更多日本人涌了上来,打完枪里子弹的士兵随即端起刺刀冲上去拼命!

在毒气里的近战厮杀注定是残酷而且两败俱伤,守军官兵扑上去拿刺刀就捅,不多久到处都是几个人抱在一块摸爬滚打的嚎叫场景,纠缠在一起的一三六团士兵不断扯去日本人的防毒过滤器,自己同时也被更多的日本兵按住,于是一发发自杀式手榴弹被拉响爆炸开来,一时毒雾里爆炸的火光使得本就浓密的烟雾更腾高数米……

最终日本人赶紧退了出来,简易的防毒工具在浓密的毒雾里面难以支撑过长的时间,很久很久毒气终于散去的时候,阵地上已是狼藉一片,守军官兵也已经全部阵亡,日本人又向铜安镇推进了一步!

……

中路日军围住铜安镇猛烈进攻,四周意图围歼这股日军的国军部队源源不断被调集靠拢过来,国军的调动给日本人事先布下的两翼日军带来作战契机,于是左右两路的日军又向国军后方包抄过来,一时间偌大的战场上真的是敌我混乱交织重叠,到底是谁在包围谁、谁要围歼谁,态势错综复杂,到底哪一方能主导战场的主动权,就看谁的战术企图早一步完成。

张维兴孤注一掷,

“让一线国军给我死死顶住那两路日本人的包抄!实在不行就层层阻滞拖延时间,内线所有的部队全力压上去,压缩日本人,围住它!干掉它!”

而处在这个方圆上百里的巨大漩涡中心的铜安镇,守军则在经受着巨大的摧残和考验!已经连续打了三天三夜,日军攻势不减,他们已占领了城墙外围的所有阵地,接下来就待攻城。

外围阵地上的所有官兵,在他们没有接到撤退命令的情况下全部战死在了自己的岗位,不断发生因受重伤无力再战的官兵拔枪自杀的场景,所有弹药耗尽的时候,不能上去拼死一搏的受伤士兵们纷纷抽刀杀身成仁,不愿活下来做日本人的俘虏……

这股中路日军也得到了上级指挥官的强劲施压,

“尽快解决铜安镇方向战事,节省出兵力顶住四面中国军队的围攻,吸引住他们!争取里应外合一举摧毁掉支那军!”

于是准备攻城的日军四面同时发起猛冲,密集的炮火一时在镇里面四处炸开,一栋栋房屋被炸毁,一间间民房在轰炸中化成废墟,被逼进镇里的守军准备死守城墙,战区电话打过来,问守军官兵还能坚持多久,头顶上一声声不断的震响和轰鸣,刘山扯着嗓门嘶喊,

“司令!我们伤亡太大了!弹药快打光了!给我们点补充吧!我们无路可退,我部官兵决意战至最后一人!也定会死守阵地!”

巨大的声音通过电话传来,在这边寂静的战区司令部显得格外刺耳,在场的长官深受震撼,透过这个电话筒他们已经可以想象那里战场搏杀的惨烈,毕竟守军人数单薄,难抵众敌……

张维兴缓缓放下电话,痛惜地说,

“王牌?什么是王牌!今天诸位同仁就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王牌吧!仗打到这种程度还能再打,打了几天几夜死伤大半的他们还能继续坚持!在我们几百万的国军部队里,有几支部队能做到这一步!别以为有委座宠着精良武器供着高额军饷养着就可以号称所谓的王牌精锐!”

作战室里的将军们肃然,张维兴下令,

“让空军空投弹药物资,赶快补给他们!”

一个少将站过来说,

“主任,我们不能再投了,当前情况下,我们的物资已经很难再投到铜安镇里面去,弄不好我们反倒会补充了日本人!”

张维兴想想,随后果断地说,

“那就命令空军给我使劲轰炸日军后方物资站和兵力补给线!我们的部队得不到补充,他们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接着他让参谋军官向前线下达命令,

“催促作战部队,赶快给我压上去!我答应我的学生要还给他一个完整无缺的部队,现在我用他的部队做诱饵,我至少要给他留点垫底的种子作个交代!”

军官们于是赶紧回归岗位各司其职,作战室再度高速运转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