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听起来就暴力一样,给人血淋淋的感觉,但是如今之教育如果没有革命的之勇气,没有革命之胆量,没有革命之雄心,要想让教育独秀与改革大潮之中,要想让钱老的问题:培养杰出人才!的理想和诉求得到解决我看是难于上青天!


革命通常都是打着自由的旗号,教育革命同样也必须走教育自由的道路,而教育的这种自由道路是否通畅,是否是高速大道,必须让干涉教育发展的权力机制退出教育,即使有领导也必须是战略和整体规划,而不能事无巨细,都能看到权力的魔影。现在教育之所以踌躇不前,学术之所以丑闻不断,学校腐败之所以难以根除,教育问题扎堆出现,根本上是社会世俗权力在教育界蔓延,并且把教育异化为权力的傀儡和努力!学术搞的在精不如一个处长,科研搞的再好不如一个科长!一个老教授说,我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去行政楼,他讨厌楼房吗,不是,他讨厌楼房里的权力蛀虫!高校的这种权力表现要比我们想象的疯狂,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院长,在检查学校工作的时候居然有个处长给打伞,几个副院长也有打伞的奴隶!这是尊重吗,不是,这是对权力的极端崇拜,不久后,有院长腐败问题被判刑(盖楼房受贿)。这对于一个小学院而言不算大事,但是他忽视了教育的本质,他是育人,而不是育权力的奴隶!同时高校知识分子很难说没有被权力异化,没有被金钱异化,职称的崇拜就是一个例子,教授的名号听起来当然响,于是为了教授这个职称尔虞我诈,为了教授这个职称勾心斗角,越是接近权力者当然越容易得到,就像有人说的一当官,什么教授,什么学术都会有的!我无意责备追求教授的人,我憎恨借助权力而跳到学术脖子上拉屎拉尿的人!这必须通过对现在包围着高校教育的既得利益者进行一次革命,而这种革命如何进行,必须拿学术说话,而要让学术说话就必须给与学术自由,而要有学术自由,干涉学术的权力机制要想办法远离学术!


基础教育是杰出人才培养的前提,没有好的基础教育,其他一切都是免谈!而基础教育也是被名利笼罩下的基础教育,无论从他的教育过程还是教育起点,我们始终能看到名利的影子,始终能看到权力不作为,胡作为,乱作为的现实。不作为,基础教育的教师(城市好一些吧),一个南方相对发达的地区,代课教师的数量也是惊人的(不是所有的代课教师素质不好,但是有相当多的确实很难说过去),财政没有钱,不能给那么多编制,说这话的时候说实话我打死都不信,政府的楼房是越改越豪华,小车越卖越高档,腐败的官员一拿就是百万计!而需要正规编制下的很多名额说的难听一点又被许多接近权力圈的人拿去,而本身素质(只说文化素质)又不敢苟同!基础教育是基石,这是谁都清楚的问题,学生的自由精神,独立精神,批判精神都要从这里开始,可惜,权力压制下的教师以及相当具有奴性的教师又怎么能培养出(我的骨子也有奴性,我害怕权力,并且对于权力决定的事情我也是无力去纠正和无力去反对)。基础教育的革命从那里来,又走向那里呢?


即使教育权力不能退出教育,那握有教育权力者就必须有思想上的革命,可惜在权力崇拜下的我们要想让握有教育权力者的思想有革命的变化,难,难,难!而教育者观念的革命性变化,不能说说而已,没有这些具体的教育者观念的革命性变化,教育进步和发展也是一个字,难!可惜现在的我们一方面希望权力退出,又希望借助权力推进教育,靠单纯的教育想推动教育的发展目前看来还是,难,难,难!但是即使三难也必须有所作为,有所革命才行!


教育没有一场深刻的革命,杰出人才培养就是一句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