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猛原创:我是蚂蚁与别人做官!

可猛 收藏 0 17
导读:前序   本来这两个话题很难扯到一起,现在被我生生扯来,但是又觉得两者有少许相似,现在扯来,以污大家慧眼!   别人说在书堆里走,我总认为是爬,一爬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是蚂蚁(其实有人写文章称呼小民为蚁民),因为看到“贪污”两个字的时候就会发现它无限大,看到书上的官的时候就看到天下的官,看到了天下贪污着的官,同里无所作为的官,不会作为的官,乱作为的官,别有用心作为的官!当看到书本上的“奸”的时候马上就能想到天下男人管不住自己的玩意,总之眼里厌恶的东西,厌恶的事情,厌恶的文字会被无限的夸大,而且自己要

前序


本来这两个话题很难扯到一起,现在被我生生扯来,但是又觉得两者有少许相似,现在扯来,以污大家慧眼!


别人说在书堆里走,我总认为是爬,一爬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是蚂蚁(其实有人写文章称呼小民为蚁民),因为看到“贪污”两个字的时候就会发现它无限大,看到书上的官的时候就看到天下的官,看到了天下贪污着的官,同里无所作为的官,不会作为的官,乱作为的官,别有用心作为的官!当看到书本上的“奸”的时候马上就能想到天下男人管不住自己的玩意,总之眼里厌恶的东西,厌恶的事情,厌恶的文字会被无限的夸大,而且自己要出来真的很不容易,想当年鲁迅还不是被“吃人”二字包围吗?看来都是蚂蚁太小的缘故,而且眼睛更小!


其实做官可能大概也是如此吧,不管小小小村主任,支书,还是小小乡长,小县长(芝麻官),大市长……还是大部门大领导,小部门小领导,部门处室科室的主任科长,即使那些政府里坐着的职员,很多时候大概都有这样的习惯,以蚂蚁的眼睛看自己的“官”,把这个所谓的官帽无限放大,仿佛每个人中央都有人一样,即使不是中央至少要是部里,视乎只有这样的时候才能独显自己的官位一样。如果说有人出门坐车,不管大小那也得有专车啊,车的档次当然要高,否则是有情绪的;如果说讲话有人打伞,而且必须是美美女打伞才能告诉别人的身份一样;如果要视察检查工作,那也要前呼后拥的,小官员更喜欢这样,小乡长不是闲排场不够而愤然离开吗?所以有高官就说了,让官员离开,百姓过来!


官员的生活都被自己看大的官帽带动起来,大凡什么样级别的官都有什么级别的待遇,现在习惯的是小级别总是喜欢稍大级别的,稍大级别的有喜欢大级别的,一级高一级,有点像古代要谋反的臣子一样,没有谋反之前就喜欢以“朕”称呼,吃饭要叫“用膳”。所以古人讲上梁不正下梁歪,大概也有这种层层道理!不过讲蚂蚁与做官,人一旦当了官,眼睛就会变成蚂蚁的眼睛,看自己的官帽,和像天一样大;看上级的官帽那比天还要大;为了自己的官帽变得更大,拍须遛马,阿谀奉承,一切苟且之事都能做的出,做的成,什么人民利益,群众民生却都像眼睛一样小了,而自己的官,名利都变得大起来!可恶!


我不喜欢做蚂蚁,想跳出厌恶的圈子,官员做了蚂蚁,看见的都是大大的“官”,希望我们都不要做蚂蚁,我期盼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