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飞将军 正文 第十八章 全真观老道长下山救徒

13519614509 收藏 8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size][/URL] 华山分东、西、南、北、中共是五峰,而且各有名号,分别是南峰叫作落雁峰,东峰朝阳峰,西峰莲花峰,中峰玉女峰,北峰云台峰……   全真观自古以来名气很大,它所处的位置就在北峰。这一日陈老道长正在观中闭目打坐,忽然间有一头野猪窜进观来,老道急呼人去阻止,却是南柯一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


华山分东、西、南、北、中共是五峰,而且各有名号,分别是南峰叫作落雁峰,东峰朝阳峰,西峰莲花峰,中峰玉女峰,北峰云台峰……


全真观自古以来名气很大,它所处的位置就在北峰。这一日陈老道长正在观中闭目打坐,忽然间有一头野猪窜进观来,老道急呼人去阻止,却是南柯一梦。陈公感到蹊跷,遂打一卦,命相正中徒儿刘继尧,老道再一合计,原来是徒儿有难,爱到猪的攻击,这阵正在阴阳两界盘旋哩,稍有延搁,必有生命之忧。老道长不敢怠慢,匆匆收拾一下,急急下山而去,一直寻到紫竹岭,刚刚到朱家大门时,小继尧恰恰中箭扑倒。


老道长将徒儿揽入怀中,一口咬断箭杆,伤口上敷了些膏药之类,这才回身朝朱兆生嗔道:


“你这小施主好没道理,心肠怎凭地歹毒?他一个小小娃儿,和你无冤无仇,即便有些不到之处,说他两句打他两下也就罢了,焉何对他下如此黑手?倘若坏了他的性命,你不觉心虚理亏吗?”


朱兆生什么人物,怎能把个其貌不扬、老态龙钟的老道人放在眼里?鼻子里哼了一哼,恶狠狠道:


“我正想问你呢!你一个出家人不守本份,不在寺庙里修身养性,诵经念道,惹得什么红尘、管得什么闲事呀!你就不怕你们师尊怪罪下来,罚你面壁十天半月的,够你牛鼻子老东西喝一壶的!”


老道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想天下竟然有此无道的年轻人,日久天长,让他成了气候,怕不又是一个大大的无赖!有其子必有其父,把儿子宠成这般模样,老子也脱不了干系。遂说:


“不和你这个不谙人事的小儿争辩了,叫你家大人出来!”


“什么什么?我是小儿?你这个瞎了眼的老畜牲,本少爷念你一把年纪,本不想和你一般见识,故让你一步。谁知你倚老卖老,登鼻子上脸,跑到爷爷的二亩三分地里撒野来了!”


说着,朱兆生不由分说,上前一把扯住老道的道衣道袍,双臂抵住老道前胸,欲要将他放翻在地。


老道乃是何许人物,岂能让一个黄毛小子随便可以捉弄得了的?遂暗施神功,站稳底盘,任凭朱兆生使出吃奶之力,竟如蚍蜉撼树一般。朱兆生啃吃了半天,头上大汗淋漓,因用力过猛,屁股上还撕了一道口子。正在此时,院内走出两人,一个是朱小儿的老爹朱友弼,另一个是一位鹤发童颜的仙长。


朱友弼舐犊情深,见儿子和一位老道撕扯,也不问个是非曲直,开口就朝老道斥道:


“这位道长,好好一个出家人,你不守本份,竟在这里欺侮小孩,成何体统?”


陈道正要回话,后面那位仙长一见,顿时大惊失色,打个稽首,毕恭毕敬地叫道:


“啊呀,原来是陈老仙翁大驾光临,小可未曾远迎,万望恕罪!”


陈老道长冷目一瞧,言道:“登徒子,你不在少华山上修道,到此何干?”


那个叫登徒子的汗颜道:“不瞒陈老仙翁,小道乃是云游四方路过此地,顺便化碗粥饭,不料朱施主乐善好施,又捐银两又管饭食,故而在贵宝庄延搁了片刻。”


朱友弼见他家的上宾竟然如此对门外老道说话,知道是遇上真人了,他是老江湖,又是场面上的人,啥样人没见过,啥样事没经过?来得快也变得快,急忙双手合十,一躬到地,甜言蜜语大献殷勤,道:


“朱某有眼不识泰山,老仙翁大驾光临寒舍,乃是我三生有幸,敝庄篷荜生辉。还望老仙翁不吝赐教,请到舍下一叙。”


陈道尊不屑地言道:“你儿不分青红皂白,无端打伤我的徒儿,我来急救徒儿上山,他又揪住我不放,朱庄主真真是教子有方啊!”


朱友弼立刻脸红过耳,怒冲冲过去,觑定朱兆生就掴了一耳刮子,骂道:


“瞎了眼的狗东西,老仙长也是你能惹得起的?快过来给师尊下跪磕头赔罪道歉!”


朱小兆生不服,一手捂定脸颊,两只缝缝眼里冒出凶光,一边嚷嚷叫道:


“老杂毛,你敢打我?我要和你拚命!我叔公曾是梁太祖,按说我也是金枝玉叶,凭什么给他磕头?”


“反了反了,小畜牲连爹爹也不认了!好好好,看我今天不活剥了你的皮!”


“登徒子”还要过来和老道长搭讪,老道不买帐,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尚不知徒儿伤轻伤重,是死是活,没工夫和你们扯闲淡,走了!”


说罢,老道车转身,飘飘然,带着徒儿扬长而去。


朱友弼打儿子本是做假像的,见老道去远,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扔给朱兆生,吩咐他找地方去玩耍,然后低声问“登徒子”说:


“道兄,方才那人是谁?”


“登徒子”顿时变脸变色道:“此人便是天下闻名的牛鼻子活神仙陈抟老道,他如今已活了一百多岁,按理说我都应该叫他祖师爷哩!他就在前面不远的华山,你们同县为民,难道朱施主就没听说过此人?”


朱友弼解释说:“师父你知道我来此庄不久,陈抟的名字听是听过,不过可是头回见面。”


登徒子摇摇头,叹口气,道:“可惜了,可惜了!”


“道兄可惜什么?”朱友弼不解。


“你如把此人招致麾下,何愁大事不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