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73载同日离世 二老约定要走一起走

88岁老汉与100岁妻子同日离世,儿子说,相差16小时,不知妈妈追不追得上


88岁的周建文前日凌晨去世,16小时后,老伴周廖氏也随他而去,当天,刚好是她100岁的生日。


安仁镇仍然如往常一样热闹。灵堂里,二老的合影摆了出来。当年照相的时候,周老汉就像往常一样发号施令:“照相了,坐好。”子女们记得那天爱美的老太太特别高兴,“老头子,好好给我打扮打扮。”


73年 她一直是他手心里的宝


前日凌晨3时许,88岁的周建文与世长辞。16小时后,老伴周廖氏在睡梦中离开人世,那天是她100岁的生日。昨日上午,灵堂摆在安仁镇一条古街的路旁。一位老汉看着遗像对周的儿子说,原来是你家的老人啊,他都80多岁了还天天骑三轮车载着老伴。悲伤的灵堂里夹杂着一点点热闹,按当地人的说法,这是喜丧。


“听外婆讲,她以前是地主家的小姐呢。”外孙女燕子回忆,二老于1936年结婚,当时周家是安仁镇上的富农家庭。外婆是地主家的女儿,每日坐在门槛上绣花,身穿小袄,头戴银钗。周建文的哥哥看中了廖的容貌和才艺,于是回家和弟弟提起。周家找了媒人,27岁的外婆就嫁给了15岁的外公。风风雨雨,相濡以沫,两人携手走过了73年。


在燕子的记忆里,外婆外公感情一直特别好。年老之后,他们始终不接受儿女们雇佣的保姆,“外公说,他自己会照顾外婆。”外婆大户人家出身,难免有点大小姐脾气,直到老了也如此。一次,外婆嫌茶凉了,就嘟起嘴:“你还不给我倒?”当时茶壶就在外婆旁边,于是外公让外婆自己动手。谁知,老太太颤巍巍地把茶壶一推,愤愤然地躺在床上,连饭都不起来吃。燕子说到这里就笑了起来,“后来,外公跑到街上买了猪肝儿,和在饭里,一口口喂外婆,这才消气。”


周建文67岁的大女儿也想起了件趣事:“老太太以为自己这些年都没吃肉,其实天天都在吃,所以总是胖胖的。”大女儿回忆,老太太总是不爱吃肉,如果给她肉,她一定要嚷嚷。所以,周老汉就把肉剁成细细的肉馅,然后一点点和在饭里面。老太太眼睛看不见,于是稀里糊涂地吃了,还经常说饭好吃。


二老的子女一边笑着回忆,一边把二老的照片拿出来,那是二老唯一的一张合照,其余的照片在搬家途中失散。照片里,两位老人一脸幸福,周老汉挺直了腰板,年近百岁的周廖氏的头发只白了几根。外孙女说,外婆去世的时候脸上的皮肤摸起来仍然很光滑,像孩子一样。大儿子接过话:“那是老爸照顾得好。”


骑辆三轮车 到哪儿都载着老伴


他们结婚73年,始终忠于彼此。开初几年,周家曾经一度为没有儿子而犯愁,因为周廖氏生的四个都是女儿。周家开始给周建文施加压力,让他赶紧娶一房年轻的媳妇,好让周家的香火更加旺盛,但是周建文始终不同意。后来,周廖氏连续生了3个儿子。


上世纪60年代,全家将近10口人,每天却只有一大锅稀粥。周建文每天都要承担起分发食物的任务,他总是给妻子和孩子捞下面的米粥,而盛给自己的都是米汤。一次,大女儿得了胃病,但医药费却没有着落。周建文就带着周廖氏和几个儿子编竹筐,然后拿到集市上找人收,一个只能卖7分钱。特殊时期,怕被扣上“资产阶级”的帽子,周建文凌晨偷偷起床赶路,一个人沿着河边走到集市,都已经天亮了……


到了上世纪80年代,老两口每天各自推一个小车上街卖花椒。等到老太太不能走了,周建文就买了一辆三轮车,每天带着老太太出去转悠。“你妈不能在家里闷着。”这是周建文最常说的一句话。不下雨的时候,安仁镇的街道上总会有两人的身影。周老汉在街边和老头们打牌,老太太就默默坐在三轮车里,听着大家都出了什么牌,偶尔听明白了也从三轮车探出头来,对着周老汉喊:“你打得真烂。”


20年前已约定:要走一起走


“我们一定要一起走,你妈妈死了,我也就不能活了,她是我的命。”20年前,周老汉在子孙面前这样宣誓。直到前两日,老汉感觉自己可能不行了,于是白天去医院,晚上必定回来躺在老伴是身边絮叨,他说的话,只有老太太能听明白,不时点头。周老汉将自己攒的1万2千元装在一个布包里绑在老太太腰上。11月1日,老太太特别高兴,因为次日就是她100岁的生日。“老头子,你要给我好好打扮打扮。”不过,当日下午周老汉的肺病又犯了,被家人抬走的时候,老汉把戒指取下来放在桌子上面,“戒指给大女,镯子给小女……”次日凌晨3时,老汉因为心率衰竭去世。


儿女们回到家里,才发现老太太也陷入昏迷,手里握着装钱的布包……“爸爸一定和妈妈都交代好了,至于说了什么,我们永远不知道。”晚上7时过,老太太停止了呼吸。


灵堂里,气氛有欢喜有悲伤。儿女们哭了,儿子说:“两个人去世前后只差16个小时,不知道妈妈追不追得上。”女儿说:“能,因为她在爸爸的三轮车上。”


成都商报记者 黄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