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赌博成为官员腐败温床 新赌城瞄准中国

zhlzhyi 收藏 0 43
导读:围“赌”中国   西起印度果阿,南及新加坡,东至韩国济州岛,北达俄罗斯,从赤道到亚寒带,从印度洋到太平洋,总有一些地方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在这些地方,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色盅、轮盘、骨牌、扑克、老虎机昼夜不眠,无数筹码在等着赌客们兑换……   这个“赌域”的核心,是禁赌的中国。   “好赌”,曾几何时已成为中国人在海外的一个形象注脚。2005年由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提供的一项数据显示,每年中国内地通过境外赌博、网络赌博及地下六合彩等各种渠道流失到境外的赌博资金超过6000亿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围“赌”中国


西起印度果阿,南及新加坡,东至韩国济州岛,北达俄罗斯,从赤道到亚寒带,从印度洋到太平洋,总有一些地方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在这些地方,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色盅、轮盘、骨牌、扑克、老虎机昼夜不眠,无数筹码在等着赌客们兑换……


这个“赌域”的核心,是禁赌的中国。


“好赌”,曾几何时已成为中国人在海外的一个形象注脚。2005年由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提供的一项数据显示,每年中国内地通过境外赌博、网络赌博及地下六合彩等各种渠道流失到境外的赌博资金超过6000亿元。


境外赌博亦成为中国官员腐败的温床,张宗海、马向东、李为民、李树彪、蔡豪文、伍星葵、黄平方……这些赌场庄家眼中的“大陆豪客”,往往将一个市、县数月甚至半年的财政收入在一夜间挥霍殆尽,以民生之资换取一时贪欢。涉赌贪官屡现,以至于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第二巡视组组长祁培文做出结论:“参与境外赌博的干部100%有问题。”


警钟响起。


2003年,公安部向中国边境周边7省区公安厅发出通知,开展“利剑行动”,全力清剿边境一线的赌博犯罪;2004年,由公安部、中组部、中宣部等17个部委参与的,新中国成立以来力度最大、范围最广、参与部门最多的一次打击赌博集中行动正式开展;2006年,公安部会同中央纪委共同确立了13个治理出境赌博工作联系点;今年6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再次倡议:中国希望同有关国家共同加强边境管理,整治边境赌博活动,严惩违法人员。


但未来几年内,新、蒙、俄等国又将有大型赌场建成开业。一张张崭新的赌桌,考验着中国禁赌的决心。


如果不出意外,通过三、四年,一座被称为“赌博特区”、有“东方拉斯维加斯”之称的豪华赌城,将在俄罗斯边境城市海参崴诞生;而这里,距离中国边境口岸东宁市只有160公里。


俄边境新“赌城”吸引了谁?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绥芬河、符拉迪沃斯托克报道


今年9月下旬,俄罗斯正式批准在海参崴设立俄第一家大型赌场。


海参崴地处中俄边境地区,是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首府,多年来,其经济发展一直比较缓慢。中俄口岸恢复通商以来,这里也是中国人最多的远东城市之一。


10月中旬,《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中俄边境地区采访期间,不少居住在当地的中国人认为,“俄在海参崴建赌场, 就是冲着中国人来的。” “教父”之死


“一切只因赌场太赚钱了”


近段时间,俄罗斯国内显得有些不太平。7月1日,俄罗斯新《赌博法》开始实施以来,国内几乎所有赌场被强行关闭。这一举措,直接导致俄边境旅游业收入下滑,同时,俄黑手党的利益也因此遭受重创——在俄罗斯,赌场基本控制在黑手党手中。


根据新《赌博法》,俄罗斯将允许4个边境地区建立大型赌场,这再次刺激了黑手党的神经,巨大利益的诱惑,令黑手党各派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7月29日,莫斯科时间19点15分,俄黑手党教父级人物、“盗匪帮”领袖伊万科夫,在莫斯科北部的一家泰式咖啡馆门前,腹部连中三枪倒在血泊中,后不治身亡。


警方现场勘查结果证实,射杀伊万科夫的狙击步枪子弹,来自70米外的马路对面,共发射3颗子弹,全部命中。事发当时,有目击者看见一辆黑色轿车匆匆驶离现场。对于伊万科夫的死因,各方众说纷纭,但经初步调查,警方认为伊万科夫的死,与黑手党各派争夺赌场经营权有关。


据俄罗斯《报纸报》披露,一直身居国外的伊万科夫本来已经淡出了黑手党的日常事务,最近回国是为了调解俄罗斯两大黑帮之间的赌场地盘纠纷。据报称,奥尼安尼和乌索扬两大黑帮都想独霸4个边疆区的赌场,而伊万科夫偏向乌索扬一方。


“伊万科夫的死是一个信号,黑手党各派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一切只因赌场太赚钱了。”10月21日,在俄边境城市海参崴,一个当地俄罗斯人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赌博特区是个世纪工程


当地报纸认为,这里的客人将主要是“好赌的中国人”


俄罗斯新《赌博法》规定,俄境内只有滨海边疆区、阿尔泰边疆区、加里宁格勒州以及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和罗斯托夫州交界的地带可以开设赌场,其余地区不得开设赌场。


今年9月,普京签署法令,批准在海参崴设立一家大型赌场。当时,由于此消息来自境外媒体,其消息的真实性一度受到国内媒体质疑。


10月初,该消息最终得到确认,国内媒体纷纷对此进行了报道。


10月21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赶赴海参崴,对赌场规划及建设情况进行调查走访。据了解,该赌场具体位置在海参崴东北50多公里的小城阿尔焦姆,距离海参崴机场23公里,距离中国边境的东宁口岸160公里左右。阿尔焦姆是一个依靠煤矿兴起的小城,人口约10万。


滨海边疆区政府宣布,整个赌博特区占地620公顷,将建成3到5个“世界级”娱乐中心,其中包括 7000个酒店房间、5000部老虎机和1200张赌桌。餐厅、电影院、购物中心、健身中心等一应俱全。整个项目投资可能达到130亿卢布,约合4亿美元。


在海参崴采访期间,一些当地的俄罗斯人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选择将赌场安排在边境地区,俄政府有自己的打算。这些地区无论是人口数量还是经济总量在俄罗斯国内都属于“落后者”。普京政府希望借此将国外赌博业的资金吸引来,拉动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四个赌博特区中,有两个是在中俄边境地区。


当地报纸《符拉迪沃斯托克每日新闻》认为,来“赌博特区”的客人将主要是“好赌的中国人”,因为“在中国国内,赌博不太受欢迎”。


10月21日晚,在海参崴一家餐厅里,经中国移民引见,记者同几个俄罗斯当地人进行了交谈。关于海参崴将建赌城,一个叫阿里奥沙的青年认为这是好事,“‘远东拉斯维加斯’,这不好吗?这会使海参崴名利双收。”其他俄罗斯人也都对海参崴新的城市形象充满期待。“这样,周边国家的人都就来这里消费,酒店、饭店、游轮、夜总会、赌场都会挣很多钱,我们的经济会越来越好。”一个俄罗斯青年说,“中国人会是赌博特区的主要顾客。”


大多数俄国人似乎都在期待“赌博特区”的诞生,但也有人对此并不乐观。中学体育教师沃伦斯基就表达了自己的“担忧”:“黑手党操控赌场的话,社会治安就会依然糟糕,还有更重要的,中国是禁止赌博的,中国政府也不允许本国公民,尤其官员出境赌博,难道赌场建起来了,中国人就会畅通无阻地跑来送钱?”


记者在海参崴了解到,滨海边疆区行政长官谢尔盖·达尔金曾在当地电视节目中表示,赌博特区将是一个“世纪工程”,预计工期将达3-4年,其所有工程项目均对外招标, 欢迎外国投资者参与建设和经营。 曾经“红火”的边境赌博


“艳舞和赌博,这是海参崴吸引外国人的两大法宝”


“之所以中国人被认为有可能是‘赌博特区’的主流客户群,这与此前中俄边境赌博的红火有关。”10月19日,通过电话,绥芬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但俄罗斯人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他们根据前些年大量中国人跑去海参崴赌博的事实,来断定新赌场建好后,同样会有大量中国人光顾。他们不了解,中国政府禁止公民出境赌博的措施有多严格,决心和力度有多大。”


在中国边境城市绥芬河,几乎每一个曾去过海参崴的人,脑海里都“保存”着与赌博有关的记忆。


“艳舞和赌博,这是海参崴吸引外国人的两大法宝。”提起海参崴赌场,从事导游职业多年、长期往返中俄边境的导游老王告诉记者,“在海参崴,很多赌场的招牌都是中俄双文的。为了方便中国人参赌,一些赌场还为中国赌客提供专门服务,如提供免费的中国食品,午夜还为中国客人煮饺子和馄饨。有的赌场还增加了中国麻将,在单独的房间里,四个中国人坐在一起打麻将,那场面,和在国内一摸一样,赌客不用换筹码,直接用人民币结账,而且赌注比较大,每场输赢都在十万元以上。”


作为导游,老王偶尔也充当赌徒和赌场之间的“皮条客”,每拉来一个客人,老王就会得到赌场给的好处费。“好处费有时候多,有时候少,一般是拉来一个客人给500卢布,折合人民币也就一百多块钱。”老王告诉记者。


多年从事边境贸易的绥芬河商人李二东,是闯荡中俄边境多年的老江湖了。中国的绥芬河,俄国的海参崴,都有他经营的商铺。而他的另一个生财之道,是介绍中国赌客去海参崴参赌,然后收取提成。


李二东的妻子叫达莎, 白俄罗斯人,家住海参崴。达莎曾经是海参崴一家赌场的“庄荷”(赌台发牌者),5年的赌场工作经历,达莎算得上是中国边境赌博兴衰的见证者。


“我老婆在赌场上班,所以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赌场情况了。”李二东告诉记者。边境赌博红火的时候,海参崴任何一个赌场,都有大量中国人在赌博,从老虎机,台式机,到转盘,21点……处处生意兴隆。“大体上,有两种中国人来赌博。一种是游客,属于对赌场比较好奇的那种,这些人一般都是小赌,而且回国后不会再来;一种是职业赌,这些人出手大方,赌资足,下注狠。”李二东告诉记者,以前,赌场结算方式是美元,2005年开始,赌场可以直接用人民币结算。为了方便中国赌客,一些赌场甚至安装了ATM机,以方便输光了的赌客随时提款。


“自从中国政府禁止边境口岸办理私人护照等措施出台以后,中国赌客一下就少了不少。原先生意好的时候,我老婆每月能挣1000至2000美元,后来,降到了500美元。现在,赌场被关停,她也‘下岗’了。”李二东说。


忽然沉寂的海参崴


“关闭旧赌场,就是为了新赌城”


10月22日傍晚,记者来到海参崴市中心的一条大街上,只见行人寥寥,沉寂异常。海边的海鲜大排档,大多数的餐位都空闲着,往日中国游客与当地居民推杯换盏的场面,再也看不见了。


“并不是所有赌场都关闭了,但是一般人是进不去那些赌场的。”在海参崴大酒店旁边的一家餐厅里,李二东用俄语同餐厅老板交谈着,随后翻译给记者听,“刚才捷列夫(餐厅老板)跟我说,表面上,赌场都关掉了,但其实有些赌场还在偷偷经营。”


记者来到海参崴大酒店,在这里,从前生意兴隆的酒店赌场已经人去楼空,见记者进来,本来坐在廊椅上的俄罗斯保安,迅速站起来,警惕地审视着闯进来的不速之客。看见李二东,保安又坐了回去,并和李二东打了招呼。记者让李二东问他,赌场是否还营业。保安严肃地摇了摇头,算是回答。


在海参崴海滨的一个小山坡上,坐落着一家四星级酒店——现代酒店。李二东告诉记者,这家酒店里曾经有海参崴最高级的赌场:现代赌场。而如今,这家设在地下楼层的赌场同样关门停业。李二东和酒店接待员聊了一会儿,随后告诉记者,赌场转移到楼上去了,没有以前面积大,但是一般人是进不去的,来这里都是有身份的老主顾,算得上是“VIP专赌区”。“能想办法进去开开眼吗?”记者问,李二东说:“我没有办法,再说,你不要命啦。”


李二东告诉记者,赌场没有被关闭以前,海参崴大约共有30家赌场,这些赌场基本由黑手党操控和管理。


“我的大舅哥告诉我,从春天莫斯科最大的赌场关闭到现在,海参崴的赌场都不敢在明面上经营了。一些关掉了,还有一些转入地下。”李二东告诉记者,他妻子的哥哥在滨海边疆区政府工作,消息比较灵通。“我舅哥说,关闭旧赌场,就是为了在海参崴修建一个新赌城。现在的冷清,是为了以后的热闹。” 中国赌客转移?


“看着吧,等海参崴赌城建好了,他们还会再回来的”


10月19日,绥芬河市外商贸局一位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从2008年开始,两国的边境旅游就出现了‘出冷进热’的现象。”该工作人员透露,尽管绥芬河的民贸市场依旧火爆,来绥芬河旅游购物的俄罗斯人数也稳中有升,但是,截至今年10月,中国游客出境游的人数,却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不少。


该工作人员认为,尽管有各种原因导致中国游客不再热衷于赴俄旅游,但是,出国人数的较少,与中国加大了打击境外赌博、惩治官员、公务员出国参赌的力度有关,同时,与俄罗斯方面关闭了边境城市所有赌场亦有直接关系。


10月19日,在口岸城市东宁,一家旅游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据东宁口岸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所有从东宁出境去俄罗斯旅游的中国游客,加起来不到1000人,而在2007年,出境游客数量是38000人。


“前几年,边境旅游红火的时候,东宁共有旅游公司13家,如今只有4家活了下来,包括我们公司在内的这4家旅游公司,目前的主营业务也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国内地和台湾地区。现在,去俄罗斯的人太少了,很长时间没有组团出去了。就是偶尔有外地人想去俄罗斯,也由于凑不齐人数失望而归。”该负责人说。


常年往返中俄两国的导游王小姐则向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对境外赌博打击力度很大,加上俄罗斯政府关闭了边境赌场, 一些中国赌客不敢再去了,就是去了,俄罗斯也没有地方赌了。”


当日,记者通过关系,认识了一个长期往返中俄边境的资深赌客江某。2005年至2007年,每逢周末,江某都要去海参崴赌钱,三年下来,他一共输了300万。“一年100万,唉,不知道是不是还有翻本的机会。”江某告诉记者,以前,东三省有很多专业赌客去海参崴赌博,也有不少南方的企业老板和官员,专门跑来绥芬河,从这里出境去俄罗斯的海参崴等地,也是去赌博的。现在,他所知道的东宁和绥芬河一些大赌客,由于俄罗斯关闭了边境赌场,全都转去他处。


“那一年,中朝边境的英皇赌场被关闭,赌客们都转移到海参崴来了,现在,海参崴赌场关了,赌家们又都跑了,看着吧,等海参崴赌城建好了,他们还会再回来的。” 出境赌博的贪官们


李为民


原广东省东莞樟木头镇镇长,挪用上亿公款,数次前往境外赌博,共输掉约九千余万元。


李树彪


原湖南省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挪用住房公积金1.2亿元赴境外豪赌。


蔡豪文


原吉林省延边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2004年挪用公款350余万元,先后27次到朝鲜“英皇娱乐中心”参与赌博,将公款挥霍一空。


伍星葵


原广东省云浮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2004年曾乘游船在香港附近公海豪赌一夜,输赢达数十万。


黄平方


原肇庆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1997年至2006年间多次前往境外赌博。


张宗海


原重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曾动用公款两亿多元人民币参与境外赌博,输掉1亿多元。


马向东


原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两年半时间赴境外狂赌17次,曾3天输掉上千万元。 中国周边国家赌业现状


韩国


2006年初,韩国政府举行国务会议通过了《观光振兴法》修订案,决定所有市、道的特一级酒店和国际会议设施,都可以开办外国人专用赌场。韩国的外国人专用赌场共有十余家,集中在济州、汉城、釜山、仁川等地,以中国游客熟知的济州岛最多。有报道称,近年来,在韩国各大赌场,中国游客都呈上升趋势。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唯一一家合法赌场所在地是位于云顶高原的云顶娱乐城。据称,云顶娱乐城在房价上对中国人的优惠最多,还会根据中国的假期和中国游客的需要安排促销活动。


新加坡


2005年,已禁赌40年的新加坡政府通过兴建赌场法案,两座内设大型赌场的世界级度假村“滨海湾金沙”和“圣淘沙名胜世界”被允许修建,预计在今年年内建成,2010年开业。


朝鲜


朝鲜全国唯一的赌场“英皇娱乐酒店”位于毗邻中国吉林省延边的朝鲜罗津先锋经济贸易特区,只向外国人开放,曾一度红火。2005年拆除赌具,以酒店形式经营。


蒙古


2006年,蒙古政府与一家美国公司签署了建立扎门乌德国际自由贸易区的协议,协议规定将在这一中蒙边境城市开设一个有赌场、宾馆、会议中心、购物中心和其它金融机构的娱乐综合体以及一个现代化机场。


越南


中越边境最著名的赌场是位于芒街市的“利来国际博彩俱乐部”,毗邻广西东兴,1998年开业,据说其第一年利润就达1.6亿元人民币。该赌场严禁越南本国人进入。越南第一家赌场“涂江赌场”赌客也大多为中国游客。此外,在越南沿中国边境的广宁、谅山、老街及河江等地也有赌场设立,一些沿海地区还出现了“渔船赌场”。


缅甸


从1990年代开始,一批或公开或地下的赌庄在中缅边界兴起,多为中国人或海外华人投资经营,至本世纪初已颇具规模,最高时有上百家,并出现一系列针对中国赌客的绑架、人身伤害事件。近年来经中国警方的禁赌行动后数量锐减,但一些地下赌场又开始以网络赌博等新方式吸引中国赌客。


老挝


据外媒报道,与中国云南省接壤的老挝北部边境磨丁地区近年来出现一座大型赌场,赌场的停车场里停放着中国牌照的奔驰、宝马等高档车。赌场内的流通货币为人民币,而美元、泰铢等货币则必须进行兑换。


柬埔寨


柬埔寨政府于1997年前后批准外资投资经营赌场业,至2007年有合法赌场24家。柬政府明确规定,只允许外国人进入赌场,柬埔寨人一律禁止进入参加赌博。据报道,目前已有柬埔寨赌场酒店在港股上市。


印度


印度是禁赌国家。2000年开始,西南沿海度假胜地果阿被允许开设离岸赌船。印度曾在2006年宣布在果阿开设十个赌船,以打造“印度拉斯维加斯”。


菲律宾


菲律宾赌博合法,国营的菲律宾娱乐博彩公司负责经营全国赌场,是政府主要资金来源之一。菲律宾还是亚洲第一个对国外私营企业发放网络博彩牌照的国家,很多跨国赌博网站都开设在菲律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