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相隔一甲子 老兵又过鸭绿江感慨良多(图)

沧海一笑HA 收藏 3 553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4_25292_10225292.jpg[/img] 10月28日,丹东鸭绿江断桥上,老兵重温当年“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豪迈感觉 记者 黄平 摄 商报讯 5名志愿军老兵完成了在朝鲜对英烈的祭拜,已经顺利回国,以下是他们在朝鲜3天的行程。 10月28日,“祭英团”乘火车抵达平壤市。 10月29日,“祭英团”第一站,是到位于平安南道的桧仓郡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祭拜了安葬在那里的包括毛岸英在内的1


阴阳相隔一甲子 老兵又过鸭绿江感慨良多(图)

10月28日,丹东鸭绿江断桥上,老兵重温当年“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豪迈感觉 记者 黄平 摄


商报讯 5名志愿军老兵完成了在朝鲜对英烈的祭拜,已经顺利回国,以下是他们在朝鲜3天的行程。

10月28日,“祭英团”乘火车抵达平壤市。


10月29日,“祭英团”第一站,是到位于平安南道的桧仓郡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祭拜了安葬在那里的包括毛岸英在内的134名烈士,向朝善还在墓群中意外发现了巫溪籍战士李道门的墓。第二站,参观了该陵园附近的志愿军司令部旧址。


10月30日,“祭英团”来到第三站、位于开城的板门店参观。当天下午,“祭英团”返回平壤,开始第四站行程,他们在中朝友谊纪念塔前献了花,当晚在平壤受到中国驻朝鲜大使馆的热情接待,次日乘火车回国。


五老兵桥上追忆入朝第一天


10月28日,5名前往朝鲜祭奠英烈的老兵,来到鸭绿江断桥边凭吊先烈。他们深情抚摸昔日那曾熟悉的铁桥,遥望对岸那片曾经峥嵘的热土,并在桥上列队,边走边唱志愿军战歌,重温当年那炮火纷飞的岁月,还各自向记者讲述了当年跨过鸭绿江的真实经历。当年的宣传队员徐彦波领头唱起了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大家好像又回到了当年。几位老兵不约而同向记者讲述了入朝第一天的经历。


防空哨沿途预警 送苏军顾问到志司


从观看文艺演出的礼堂直接开赴朝鲜战场,这样的跨度让王新善对于1951年11月10日有着特殊的记忆。


作为俄语翻译,王新善和另外两名翻译一周前就一直在北京待命,不久,包括五名将军在内的苏军顾问团抵京,王被安排给一位炮兵中将作翻译,他们几名翻译连同由公安部指派的五名保卫人员将护送当年的苏联顾问赶赴桧仓志司总部。


他到旧货市场去买了一只二手皮箱,装上简单的行装,和其他人员一起从北京赶赴沈阳,准备入朝。当晚,高岗接见了苏联顾问一行,并安排苏联顾问及中方人员观看文艺演出。由于入朝时间紧迫,他们一行人没看完演出便中途离场,甚至没有顾得上和前排观看演出的高岗告别。他们连夜坐火车赶到安东(现称丹东),然后分乘五辆美式吉普和一辆中卡,再加上一辆运送设备的大卡,向新义州方向开赴。一路上敌机肆虐,由于汽车行驶时的引擎声可能影响驾驶员辨听敌机的轰鸣,志愿军在沿线每隔一公里左右,就设置了一个防空哨,哨兵一听到敌机飞来,就会鸣枪示警,路上军车也就立即熄灯行驶。连绵不断的防空哨就像古时的烽火台一样,以此起彼伏的枪声为沿途的车队报警“护航”。


王和苏联炮兵中将同乘一辆吉普车,王坐在低矮的后排座上,身材高大的他只能蜷曲双腿,忍受着吉普车的剧烈颠簸。最难忍受的还是迎面而来的刺骨寒风——为了防止挡风玻璃的反光招来敌机轰炸,吉普车拆卸了前挡风玻璃,不仅如此,为了便于遭到轰炸时迅速跳车逃生,吉普车连顶篷也拆了。


几位苏联将军尽管都经历过二战的洗礼,但对美军的空袭,却甚为忌惮,不时要求停车隐蔽,原本只需要几个小时的路程,足足折腾了一天半才到达目的地,气得带队的志司办公室主任徐介藩禁不住用俄语大骂。好在总算安全抵达了目的地。王新善介绍说,1952年夏天,一架美军战机被击落,被俘的美军飞行员对志愿军的防空体系大为好奇:“你们有雷达吗?”志愿军战士诙谐地回答说:“我们没有雷达,但我们有‘人达’。”所谓“人达”指的就是我们的防空哨。


躲避轰炸八小时 爬出弹坑差点掉队


李可是瞒着父母走上朝鲜战场的。


1950年9月,16岁的李可还在南川一所私立学校读初三,秋季开学后他发现,学校里已经住满了解放军,很快,部队要招收学生兵的消息让李可异常兴奋,他报名参加了以数理化为主要内容的文化考试。


入伍第二天,他将自己读书的行李留在学校宿舍,背着背包就跟着部队向重庆开赴。远在乡村的父亲隐约听到风声,追赶而来,但最终没赶上,没能将揣在怀中的两块麦粑递到儿子手中。


李可所在的炮兵第九团乘“寿丰轮”到了长沙,再坐“闷罐”火车到邢台,学测量计算、摆弄炮兵方向盘、用炮对镜观测弹着点……练兵数月,李可终于觉得可以把自己称为“炮兵”了。当部队开赴安东时,李可已经猜到自己的部队将入朝。1951年3月的一个傍晚,部队接到命令渡过鸭绿江。过江后的急行军将他们拉到了清川江,天亮时部队驻扎休息,这时四架一组的美军飞机呼啸而来,先扫射再轰炸。


部队迅速疏散隐蔽。李可向着山坡狂奔,一口气跑出二十分钟找到一个一人多深的弹坑,连忙跳进去,耳边还响着班长刚才的命令“要隐蔽好,别让敌机发现”。


觉得自己还没有“隐蔽好”的李可,又跳出洞找到大捆树枝,遮盖得几乎透不进光亮,这才放心。轰炸一直间断持续着,李可在弹坑里猫了八九个小时,滴水未沾,他不知道其他战友早已归队。直到傍晚时分,部队快要出发时,班长才将李可找到,劈头盖脸一顿训斥:“飞机飞得那么高,你挡那么多树枝干什么,害得大家到处找你!”


在后来几个月的战斗中,李可迅速变为一名沉着的老兵,遇到敌机空袭也不再紧张,他也学会了像老兵那样把美军轰炸机形象地戏称为“油桃子”,语气之中满是轻蔑。


人牵马尾过浮桥 抢运迫击炮过江


“我是从浮桥上牵着马尾过江的,我们山炮营总共近百马匹,有点像个牲口队。”肖先炳笑呵呵地说,但随之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他还记得1951年3月25日是个阴天,傍晚,部队在宽甸驻地接到入朝命令。他们从宽甸行军一个小时到达渡江的浮桥,浮桥是工兵用木板、船只等临时搭设的。


虽然已经时值3月,江面还结着薄冰,肖和战友们身上都背着三十公斤的负重,包括十字镐、炮兵专用方向等工具,还有半个月的粮食。为了最大限度地减轻负重,战士们棉衣下半截部都抠光了棉花,被子更是掏光了棉花只剩两层布单。


肖所在的山炮营,装备的主要是120迫击炮。出发前,每门迫击炮都作了分拆,由三匹骡马分别驮运,高大的洋马有一人多高,为了防止马掉进江中,肖先炳和战友们都用手拉着马尾。


当时与肖一起于1949年12月同时在重庆入伍的老乡韩干也走在队列中,肖特别向记者提到这个战友,入朝前,他们曾一起写下了“抗美援朝,不怕牺牲”、“保家卫国,愿献生命”的誓言。由于是同乡,两人关系很好,但肖痛心的是,老乡韩干在后来的一次战斗中,双腿被炸断最终牺牲。


天快亮时,部队宿营。这时肖先炳已经汗湿全身,冷风一吹,冷得难受。战士们用包谷秆铺在地上,三四个人挤在一起相互取暖,但大家都冷得睡不着,尤其是睡在边上的战士更是瑟瑟发抖。


那个晚上,肖先炳想到了家人,入朝前的几个月,他所在的部队曾在重庆的天星桥驻扎,当时父亲和哥哥曾从偏远的老家赶到驻地来找他,三个人在一个小照相馆照了一张全家福,次日父亲和哥哥就赶回老家了,而肖先炳还没来得及取到相片,部队就离开重庆了。“要是我牺牲了,给家人连张照片都留不下。”肖先炳对记者说。


扮成朝鲜人民军 星夜赴前线应战


徐彦波为自己作为第一批入朝的战士而骄傲不已。“1950年10月19日!”他挥动着双手,好像要比划出那个令人激动的日子。


他回忆说,入朝前一周,他所在的部队在安东三道沟驻扎,除了学习和训练之外,就在房东家里制作干粮(烙饼、炒炒面)。当时安东已经实施灯火管制,敌机一来,警报骤响,全城一片黑暗。一些老百姓在窗户上贴上纸条,以防止玻璃震裂。在三道沟,部队换了装,大家都换上了类似于朝鲜人民军军服的服装,他至今还记得那种均匀缝缀着竖线的棉军衣。


徐彦波当时是宣传队员,军装很气派,笔挺的马裤上有一道醒目的红色装饰线条。为了保密,当时营以上的干部服装比较特别,他们统一着战士服,军服上取掉了军衔。


这些军服都是国内生产的,但为了保密,军服上“中国人民解放军××被服厂”的布标也取掉了。由于每人配发的毛巾印有“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中文字样,为了不暴露目标,毛巾上的这一小块也剪掉了。


当夜,部队一路行军进入朝鲜境内,几天后,便与美一师以及李承晚的一个师相继遭遇。


列车遮窗赴前线 细数车轮声过大桥


向朝善对跨过鸭绿江的具体日子已经记不清了,同样记不清的还有鸭绿江当晚的模样,因为他们是坐在布帘遮窗的列车中入朝的。


好在向朝善对鸭绿江并不陌生,过江前的一个多星期,他所在的部队就驻扎在安东。学习训练之余,他习惯到江边来散步,他的副连长刘贵在江边指着断桥表达着愤怒:“看,帝国主义把战火烧到我们的家门口了!”


过江的那个夜晚,向朝善的胸中也燃烧着愤怒。


列车行驶在断桥边的另一座大桥上,车轮密集地撞击着桥上的铁轨,几分钟后,这声音变得疏朗,凭声音,他知道部队已经进入了朝鲜的境内。


向和战友们挤睡在铺着谷草的通铺车厢里,当时他还是一名普通的战士,听班长说,战士们全部上车后,车厢外面还要贴封条。列车驶过新义州,车窗上的布帘才被拉开,但外面什么也看不见,直到骤然响起的飞机扫射和投弹打破黑暗。幸运的是,刚好有一个隧洞可供列车躲避空袭


短暂的空袭之后,列车前行,但几小时后,密集的轰炸将铁轨炸断,部队便进入附近的山林隐蔽。一天之后,工兵完成铁轨抢修,但列车前行2小时后,又遇到断轨。如此几经辗转才到达桧仓志愿军司令部。


本版稿件均由记者 马联 黄平 采写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