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悍兵柔情(2)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2 8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悍兵柔情(2)


离开医院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杜超带着欧阳虎钻进了路边的一个麦当劳快餐店。

欧阳虎第一次吃这种洋快餐,在他看来,这玩意儿吃一顿至少得花一个月的工资,那是富人消费的地方。原来在驻地的那个城市他也几到过,但一直没敢进去。

杜超说要请客,这小子幸福得有点眩晕,甩了甩脑袋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种地方你也敢进去?你小子可真是有钱的主儿!”

这小子一惊一乍,他要是知道杜超是高干子弟,说不定下巴都能掉下来。

杜超哭笑不得:“我就知道你小子没吃过,这也就是个快餐,有钱的人不屑进这种地方。中国人趋之若鹜,也就是图个新鲜、赶个时髦,我就不觉得这玩意儿有什么好吃!”

“那咱就换地儿,找个面馆或者北京小吃啥的,可劲儿造,我请你!”欧阳虎说道。

杜超笑道:“得了吧,再难吃,咱也要进去走走。美帝的东西咱们也得尝尝,不定以后还有机会跟老美打交道,得适应人家的文化。这叫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什么乱七八糟的!就吃个洋面包夹几片洋葱,整这么多狗屁理论。咱们当年不就是用三八步枪把人家飞机给撸了下来?又把他们赶出了三八线?”欧阳虎说道。

杜超大笑:“那是汉堡包,没文化多看点儿书!”

杜超一气买了四个汉堡、十个鸡翅,一袋薯条外加两大瓶可乐,自个儿留下了一个汉堡,四个鸡翅和一瓶可乐,余下的一古脑儿全推给了欧阳虎:“这些全归你,不够吃,我再去买!”

“花了多少钱?”欧阳虎嘴里塞满汉堡问杜超。

“不到一百块!”

“他妈的,美帝太黑了!这点儿东西,最多值三十块钱!”欧阳虎一边诅咒,一边继续往嘴里塞着汉堡。

“注意形象,一口一口吃!你从小习武的是吧?”杜超一边慢条斯理地吸着可乐,一边问道。

欧阳虎拿起第二个汉堡,想了想又放下来,抹抹嘴巴说道:“我爷爷是南拳的传人,到我爸那里基本就废了,我是跟我叔学了点儿皮毛。我叔身高一米九,体重二百八,在我们那没人近得了他身。”

“江猛也是从小习武,可惜你们没机会交手。你不一定是他对手。”杜超有点神伤。

欧阳虎来了劲:“套路上咱不讲,我是天生神力,从小在我们村子里别人就管我叫李元霸。你那兄弟,我能把他举起来扔到屋顶上去,肯定不是我对手!”

“别吹!”杜超鼻子哼了一声。

“真的!”欧阳虎忙不迭地解释道:“我上初中二年级那会儿,村子里有户人家杀猪。那猪养了一年多,三百多斤,七八个汉子愣是按不住它。老子冲上去,照准那猪的脑门就是一拳,结果再捅刀子的时候,这猪连哼都不带哼一声!”

“吹,狠命吹!”

欧阳虎撇撇嘴,继续说道:“有一年我探亲回家,在火车站打车,那车门死活都开不了。结果我一急,照着车门就是一脚踹了过去,门就打开了,向里开的!”

杜超大笑:“看来你这牛皮的功夫也是祖传的!”

“那司机一看车门折到了里面,不干了,非得要我赔钱。我那时候有个屁钱啊,一个月津贴才不到四十块。我就说,哥们你先送我回家,回了家我才有钱赔你,我一个当兵的,会哄你老百姓吗?那司机就让我坐上了车。”

“后来呢?”杜超听得津津有味。

“后来车子进了我们村,我看见我叔挑着一担柴禾,就下车冲着他喊:‘叔,你过来一下!’我叔放下柴禾,抽出扁担,就往这边过来。这司机被我叔吓倒了,还以为他要来砸车,吓得一踩油门,玩了命儿的往后倒车。老子跟在他后面追,要付他车费,他也不敢停。”欧阳虎绘声绘色,手舞足蹈。

杜超笑得下气不接上气:“一窝土匪!知道你小子嘴巴好使,没发现你这牛皮已经吹得登峰造极!”

“文工团本来要调我去当相声演员,我们支队长死活不干!”欧阳虎顺杆往上爬,接着问道:“你小子坦白交待,是不是去见你马子?”

杜超故作沉思状,磨磨蹭蹭了半天,才说道:“有那么一点儿意思,这次我只想去看看她工作的地方,先踩好点。下次就一个人单溜,带上你太不方便了。”

欧阳虎骂道:“他妈的一嘴仁义道德,背地里尽干这些鸡鸣狗盗的事!”

杜超四下张望,俯过身子小声狠狠道:“嘴里积点德,咱们都是军人,公众场合要注意言行、注意群众影响!”

“得了吧!穿着便装谁知道你是个当兵的?”欧阳虎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她是个记者,原来在XXX报,现在在解放军文艺学院读研究生。”杜超说道。

“我……”欧阳虎惊叫失声,差点儿就爆了粗口:“这么牛啊?研究生读出来起码也得是个营职干部了吧?你小子这排长还没干上,就抱了个营级的老婆,不是在说梦话吧?”

“嘿嘿!”杜超笑道:“还没到那个地步,现在也只是郎有情妾有意,尚在考察阶段。而且,她毕业了应该是个文职,走在一起咱不丢人。”

“走吧!我得好好瞅瞅,给你把把关。我怎么感觉这像个童话呢?你小子可不要被人骗了。”欧阳虎卷起两个汉堡和四只鸡翅,说什么也不想再吃了,说是带回去给兄弟们尝尝鲜。

杜超说:“这几个不够分的,你那些兄弟还不抢着打架?”

“没事,我会跟他们说,这是二区队请的客,下次还会有!你婆娘这么厉害,结婚的时候就在麦当劳摆酒席吧。”欧阳虎笑嘻嘻地说道。

“白眼狼!就知道贫。”杜超笑骂。

出发前,杜超刻意研究过线路,可两个人东蹿西蹿,还是走了不少冤枉路。找到解放军文艺学院门口时,已经到了下午四点钟,距离队长规定的归队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了。

两个人站在显得有点冷清的学院门口,杜超说道:“咱走吧?”

“这就走了?来一次,怎么也得把人给找上嘛。你小子不会是诳我吧?”欧阳虎显得有点郁闷。

“找到地儿就行了,再说了,我还不知道她在哪个班呢,这么大个学院上哪找人去?”

“这还不好办?让哨兵给你找去啊!“欧阳虎说完欲上前去,跨出一步又扭过头来说道:“我说你小子到底靠不靠谱啊?是不是他妈的单相思?这要是人家压根就对你没意思,你跑过来骚扰人家,错误可就大了!”

“生死事小,名节事大!我能拿这事开玩笑吗?”杜超拉住欧阳虎说道:“今天就这么着吧,就是找到人,回去也晚了。”

欧阳虎大眼一瞪:“你是怕回去迟到啊?古有霸王一怒为红颜,连命和国家都可以不要,咱们犯点小错误算什么?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原则上的错误,回去跟队长讲清楚了,最多交份检讨。”

杜超有点儿小感动:“你小子真愿意为了我受处分?”

“那可不?咱们是革命的战友,为了你的理想和幸福、为了看到这个传说中的美女研究生,再大的代价也值了!”欧阳虎正义凛然。

“好,那你就陪我守在这里,看看哥们儿今天的运气如何。”杜超决定豁出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