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悍兵柔情(1)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URL] 悍兵柔情(1) 密集的强化训练告一段落后,少校同志龙颜大悦,大手一挥,预提军官们终于有了两天休养生息的时机。 原则上,这两天,学员们是不准随意外出的,但特殊情况除外。杜超早就跟欧阳虎商量好了,一旦有机会,就要结对请假外出。英难惜英雄,欧阳虎不只一次地听杜超说过他的兄弟江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悍兵柔情(1)

密集的强化训练告一段落后,少校同志龙颜大悦,大手一挥,预提军官们终于有了两天休养生息的时机。

原则上,这两天,学员们是不准随意外出的,但特殊情况除外。杜超早就跟欧阳虎商量好了,一旦有机会,就要结对请假外出。英难惜英雄,欧阳虎不只一次地听杜超说过他的兄弟江猛,早就想去看看这个未曾谋面的战友。这次的机会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

两哥们一商量,杜超先单枪匹马打头阵。

少校正在俱乐部跟另两个区队长“斗地主”斗得兴起。杜超兴冲冲地推门而入:“报告!队长,我想请假外出。”

少校头也不抬:“不是讲得很清楚了吗?哪也不准去!”

杜超:“我有特殊情况,原来的一个战友在总医院住院,我想去看下他!”

“不行!”少校斩钉截铁地回应,然后低头出牌,最后甩了一张大王想脱牌,结果挨了四区队区队长的炸,气得扭过头来对站在一旁打算软磨硬缠的杜超说道:“看到他有四条五也不提醒我,还想出去,门儿都没有!”

杜超哭笑不得:“我说的都是真的,他原来是我的班长,两年前重伤住院。”

少校不为所动。

“要不您打电话给我们副大队长或者教导员,他们可以向您证实。对了,他们俩也是在这里毕业的!”杜超讨好道。

“马阿姨啊?”少校说完突然放声大笑,良久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好多年没见罗,听说还是光棍一条?”

“原来你们认识啊?”杜超心想,这家伙真能沉得住气,这么长时间来只字未提他认识自己的领导。

“岂止认识。我这颗豁掉的门牙就是拜他当年所赐,太狠了!他还说等他妹妹长大了就让我做他的妹婿,结果一毕业,就人间蒸发了。”少校笑呵呵地说道。

杜超笑逐颜开:“我那个受伤的战友也是他的爱将,队长您行行好吧,我保证晚点名前归队!”

“行了,下不为例。”少校终于开恩了。

杜超小心翼翼地说道:“欧阳虎让我帮他请个假,他想跟我一道去。”

“他跟你那战友什么关系?你俩小子一起出门我不放心!”

“报告队长,您放心,我和杜超穿便装,去完医院就回来。我早想见识见识他那个英雄战友,您不是经常给我们讲英雄事迹吗?现在一个活生生的英雄就在眼前。”欧阳虎左等右等不见杜超回来复命,跟了过来,刚进门就接上了少校的话。

少校没搭理欧阳虎,问杜超:“你那战友怎么个情况?”

“他叫江猛,两年前为解救人质,奋不顾身地扑向了一个身绑炸药的歹徒,被对方刺中了脑干。到现在还神智不清!”杜超说道。

“哦,我听说过。别给我惹事,晚饭前必须归队!”少校抓了手好牌,又甩出一个大王,对另外两个区队长说道:“下次放你俩出去。”

杜超刻意穿了件大红的线衣,这是妹妹亲手给他织的,雷霆也有一件。欧阳虎换好衣服溜到三区队,从区队长的柜子里摸出了一瓶定型发乳,玩了命地往头上喷。

部队有时跟社会一样,什么神人都有。三区队长是北京本地人,家里条件好,从小养成了个臭毛病,甭管训练多苦多累多脏,啥时从你身边经过,都能嗅到他身上的香味。这小子还有个习惯,每天晚上洗完澡都要涂点儿男士养肤霜,再喷点发乳,然后摸出个小镜子坐在床上摆出各种撩人的姿态,熄灯前再跑去洗手间洗得干干净净。可这小子一点也不娘娘腔,军政素质呱呱叫,人也特诚实,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就是那臭美的毛病让人受不了,没少挨队长和队友们揶揄。

杜超撞见欧阳虎劈头就问道:“这味儿这么熟悉,你小子是不是偷抹了三区的发乳?”

欧阳虎笑嘻嘻地说道:“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得弄光鲜点儿!”

“他妈的,看我兄弟,又不是去相亲,整得香喷喷的,有狐臭啊?”杜超没好气地骂道。

“听说总院的小护士多如牛毛,不能白去一趟。咱现在是预提军官,得提前准备着,说不定真能碰到个一见钟情的,往后,这个人的事就不用部队操心了!”欧阳虎一本正经。

杜超讥讽道:“早就应该看出来你小子图谋不轨了!这排长还没当上,就一肚子花花肠子,我看你这生活作风迟早得出问题!”

“行了,别叽叽歪歪,赶紧地!”欧阳虎摆了杜超一拳,撒开丫子就往外跑。

周末的北京城,车水马龙,所有进京的通道都充斥着车流和人流。杜超和欧阳虎被堵在进入市区的三环线外,二十分钟后,两个人先后跳下了一动不动的中巴车。

一天的时间半天要浪费在路上,他们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了,这里离总院大约还有十多分钟的车程,以他们的素质,如果一路飞奔,要不了半小时就能赶到。

江猛的病情仍然不见有明显的好转,但已经趋于稳定,不再动不动就陷入昏迷,每天醒来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纹丝不动。这个强悍的大兵整整在病床上躺了八百多个日日夜夜。

杜超的情绪也很稳定,两年过去了,心情已经平静了很多。一边耐心地一匙一匙给兄弟喂着稀饭,一边唠叨着部队里的事,没有一点悲伤。他甚至有点羡慕江猛,躺在这里什么烦恼都没有,无忧无虑、无欲无求。任凭寒来暑往,风吹雨打,都不为所动,活在一个永远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里,一个很单纯的世界,一个不需要去思想的世界;他只有一种颜色,一种永远不会变换的颜色。

欧阳虎买来了一束鲜艳的百合,插在床头的花瓶里,然后坐在一旁默默地翻看着四兄弟的相册。

杜超曾经跟他讲过好多次兄弟四人的故事,那时他无法感同身受。来见江猛,内心深处也是觉得有那么点好奇,他不是不相信有如此深厚的兄弟情,而是不太相信这种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探访的这两个多小时里,欧阳虎很少说话,他发现杜超进了病房以后,就变得非常地安静,轻声细语地在跟自己的兄弟说着话,全身心地投入。

欧阳虎被这种气氛感染了,一种很温馨、很神圣的气氛。这种宁静的气氛让他不忍心去打破,更有几分不舍。

“走吧。”杜超给已经沉睡的江猛掖了掖被子,起身轻声对坐在一旁的欧阳虎说道。

“再坐一会吧,好久没这么安静过了。”欧阳虎依依不舍。

“下次吧。”杜超一点也不奇怪欧阳虎的反应,说道:“我还想去见一位故人,可能不会见面,但我想去看看她工作的地方。”

欧阳虎走出病房轻轻地关上门,说道:“你小子有事瞒着我?”

“没有啊!哪能呢?”杜超表情有点儿不自然。

“好小子,自个儿穿了件大红的衣服,还不让我喷点儿发乳,原来他妈的是怕我暄宾夺主!老实交待,到底怎么个情况?”欧阳虎坏坏地笑道。

“如果运气好,等会你就能看到了。记得管好自己的嘴巴,要是敢说出去,我掐死你!”杜超咬牙切齿地警告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