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北京奇遇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2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URL] 北京奇遇 赵子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一份只上了半天班的工作,上班的地点就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给他工作的也是个老兵,一个退役后在北京厮混了两年,仍然食不裹腹的老兵。 几乎转遍了半个北京城的赵子军,在美美地吃了八个天津“狗不理”灌汤包子后,打着饱嗝,怀着无比悲壮的心情,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北京奇遇

赵子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一份只上了半天班的工作,上班的地点就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给他工作的也是个老兵,一个退役后在北京厮混了两年,仍然食不裹腹的老兵。

几乎转遍了半个北京城的赵子军,在美美地吃了八个天津“狗不理”灌汤包子后,打着饱嗝,怀着无比悲壮的心情,晃晃悠悠地再次走向了天安门广场。这是他下意识地想寻找一丝心灵的藉慰,更是想找寻一种力量、一种足够支撑他顽强地生活下去的力量。

也许,离开北京,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上衣的口袋里还有三十块钱,这是去老部队的路费。他不想去打扰自己的兄弟江猛,更没有颜面去找北京的另一个熟人,那个曾经让他魂荦梦牵,无数个夜里辗转难眠的女神。她已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虽然她本来就不承认跟他有过关系。

通往长安街的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上,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一个手拿小卡片的年轻人执着地追随着一个体态肥硕的中年人,企图说服他收下。

一路东张西望的赵子军迎面撞上了这个年轻人,然后顺手接过了他递来的一张卡片。

年轻人紧追几步,终于将一张卡片塞进了胖子的挎包里,回头看见了站在那里痴痴翻看卡片的赵子军。

“兄弟,是想去长城啊?还是去北戴河?”年轻人凑上来,一脸热情地问道。

赵子军不置可否,作深思状。

年轻人一看有戏,拉着赵子军闪到了街边:“那上面只有咱北京的十多个景点,不一定有您想去的地儿。没关系,不光咱北京,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咱中国的飞机能飞到的地儿,我都能给您安排!北京咱有专车,其他地儿,机票、酒店一条龙服务,包您满意!”

赵子军被这小子忽悠得哭笑不得,憋了半天说道:“哥们,你看我这一身打扮,像是出来旅游的吗?这么着吧,哥们这里还有三十块钱,你把我送到拉斯维加斯去得了!”

年轻人“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还真不错,飞机上有人管饭!到了人老美那儿,肯得基、麦当劳随便吃,完了还得给您免费送回来。你要记得顺手给哥们捎两洋妞回来!”

赵子军扶着这哥们笑得浑身发抖,像跳迪斯科。

“当兵的吧?”年轻人问道。

赵子军笑着点点头。

“哪个部分的?”年轻人继续问道。

“武警内卫,离北京不远。”

“哪年兵?”

“九五的!”

“来北京找事吧?”

“嗯!”

“找着了吗?”

“没!十多天了,没人爱搭理我!”

“这就对了,算你小子撞到了组织!”年轻人一把搂住赵子军,亲热地说道:“我北空的,九三年兵,算是你班长了。跟着我混吧?以后叫我老范,范儿的范!”

“班长好!”赵子军有点儿不情不愿。

“走,跟哥们一起吃饭去!”老范一边往口袋里揣着右手的那叠卡片,一边拖着赵子军就要往胡同里钻。

“不……不了!我刚吃了几个包子,这会儿肚子还是饱的!”赵子军对老范的热情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少废话。我老范可不是个随便的人,陪我进餐的,那得要有身份!再说了,哥们我也好多天没吃顿好的了,今天终于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老范拉住赵子军不撒手。

盛情难却,恭敬不如从命。

赵子军半真半假地笑道:“那我可真要去罗?丑话说在先,哥们这口袋只有到拉斯维加斯的机票钱了,整没了,我就得去天安门城楼上喝西北风了!”

“废他妈话,哥们请你的!”老范听出了这哥们的担忧。

胡同口的兰州牛肉拉面馆,老范撩开门帘叫道:“小二,一盘新疆大盘鸡、一盘手抓羊肉、两碟羊肉饺子、两碗牛肉拉面再加一瓶二锅头!”

歪戴白帽的小服务员吭吭哧哧半天,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们这是清真店,不卖酒。”

“走,换地儿!”老范转身要走。

“班长,咱们改天再喝吧?我喜欢吃饺子,别地方不一定有!”赵子军最怕喝酒,赶紧拉住老范说道。

“成!那就改天喝。”老范坐下来指着墙上的菜谱说道:“看看,还喜欢吃啥?可劲儿点,别怕伤着我!”

赵子军忙不迭地说道:“够了够了!你点了那么多,都吃不完了,我不要拉面了,有饺子就成。”

“行了,别他妈叽叽歪歪。那个谁,再给我们上碗羊肉汤,大碗的!”

赵子军虽然从一开始就不反感老范,但对于他过于热情的表现,还是有戒备之心。等到两个老兵坐下来,推心置腹地一聊,赵子军彻底地被面前这个看起来并不比自己大的老班长给迷住了。

老范旁若无人地埋首呼咻呼咻地吃完了一大碗热腾腾的牛肉拉面后,抬起头来盯着坐在那里傻乎乎地看着自己的赵子军说道:“傻了啊?都是他妈的当过兵的,用得着这么斯文吗?”

赵子军笑了笑,夹起一只饺子送进了嘴里。

“是不是觉得哥们挺惨?”老范拔拉着大盘鸡,笑道。

“没,我比你更惨,半个月都没吃过饺子了!”赵子军说完,又问道:“北空多好啊?为啥要退伍?”

老范像似被赵子军触到了痛处,放下筷子,沉静了半天,才缓缓说道:“说来话长了!我老爷子到现在还以为我在部队里呐!”

“跟你一样,哥们也当了四年兵,还是个代理排长,正准备转士官了,老头子出事了。我家在秦皇岛,老头是国营企业里的副处级干部。企业改制,结果揪出了一加强班的蛀虫,从上到下一撸到底。我爸管财务,脱不了干系,判了三年,算是最轻的了。老头真没贪什么,我哥我嫂子我家五口人全挤在一个不到六十平的老房子里。后来政府在我家搜出了一张古画,听说价值数十万,是老头的一个同学送的,不幸的是,这个同学就是他工厂里的供应商,这么着……”

老范说到这里,停了停,突然笑道:“其实不能怪我爸,我们团长和政委都跟我打了包票,说老头这事不会影响到我。可他妈的祸不单行,当年我在一所中专给学生军训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小女生,我们除了通通信外,也没怎么着。这女孩家里困难,半道上缀学回了老家,这中间足足有两年没联系。谁知道,后来她又跑到北京来找我,我就托战友给她在酒店找了份服务员的工作。没想到这丫头是逃婚出来的,家里人追到了北京找到了她,完了她那个神经病的哥哥跑到部队里又吵又闹,说老子拐骗良家妇女,把她妹妹的肚子搞大了!”

赵子军安慰道:“这都是命啊!”

“什么他妈命?老子就不信这个!我们连长说带那丫头去医院检查,我说不用了,不给部队抹黑,咱退伍!”

“后悔不?”

“后悔个鸟!大男人能屈能伸,再说了,老子的确喜欢那丫头。要是留在部队,估计这辈子也甭想说服她那个脑子进水了的哥哥!”

“后来呢?那姑娘现在还在北京吗?”

“嫁他妈人了!孩子就快打酱油了。她后来自己跑到医院去做了检查,把处女证明寄到了部队,也算他妈有良心,还了老子的清白!”

“那你为什么呆在这儿不挪窝?退伍两年了还干这事?”

“老家是不能回了,都在看我笑话。这活儿轻松,虽然饥一顿饱一顿的,但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很有趣!”

赵子军望着老范,阴森森地说道:“不仅仅因为这个原因吧?”

“你小子不愧是当公务员出身的,机灵!”老范说完再度陷入了沉思,良久才微红着眼睛说道:“你说这世上会不会真有一种爱情叫作忠贞不渝?”

赵子军非常坚定地点点头,说道:“因为她?”

“她本来就在这附近卖早点,男人出车祸死了,留了个遗腹子。我找过她两回,最后一次睡了她,早上起来的时候,人不见了。我在北京找了三个月,又去了她老家。家里人说她还在北京,中间回来过一次,把孩子也带走了……”

老范吸了吸鼻子,扭头冲着正在捏面团的师傅叫道:“老板,老子喝口酒不行啊?还想不想老子照顾你生意了?”

老板拍了拍手上的面粉,走过来说道:“你要真想喝,自己出去买。如要不喝的话,这盘手抓羊肉算我送你的!”

赵子军起身按住要站起来出去买酒的老范:“老范,范哥,还是算了吧。等咱发达了,好好的喝,去后海那里包下一个酒吧想怎么喝就怎么喝!”

“好!那算你欠我的!我可记住你的话了。”老范说完一挥手:“这些不开心的事,以后咱们慢慢唠。要不要跟我干,咱兄弟一起发财!”

“干什么?塞这种小卡片?你不是混了两年都养不活自己吗?”

“当然不是干这个了,这玩意儿其实是个坑人的活,这两年被我黑了不少人。选择这个,是因为有大把的时间找我的老婆。现在碰到你了,老子也不再寂寞了,想好了,搞不到钱怎么养活自己的女人?”

“那你想干什么?”赵子军来了精神。

“三环那边你去转过吧?有什么感觉没?”老范神秘兮兮地问道。

“转过,全是工地,到处在造房子!”赵子军说道。

“对头!兄弟你真聪明,知道我接下来想说什么!咱俩这默契,要是成不了事,天理难容啊!”

赵子军一头雾水,惊愕地看着老范。

老范不紧不慢地一口气喝了半大碗羊肉汤,才抹了抹嘴巴,眯起眼睛说道:“首都大兴土木,现在是三环,以后还有四环、五环、七环八环!这就是我们的机会。我从小就有建筑上的天份,可以说是百年难遇的奇才!上中专的时候,学得也是建筑装璜。咱连队的猪圈、狗窝什么的,都是我码出来的,装修得比老子现在住的地方还豪华。我退伍后的那半年就是在工地扛活的,也帮装修队打过下手,知道这些人都是土八路加游击队。是人不是人,都会拉上几个人,整一套工具,对外称某某装修公司,到处揽活。那活儿干得糙啊,房间里还没粉好墙,客厅里的天花板就掉下来了。可人家的活还是干不完,数钱数到手抽筋!”

老范吹得嘴角翻唾沫,赵子军也听得津津有味。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只是他跑了那么多地方,没注意这些东西。

“人没问题,我们那的泥水工、瓦工、木工、油漆工,多得很,每个村子都有靠这吃饭的人,活干得也细。一个电话打回去,能给你招一加强排来!关键是……”赵子军欲言又止。

“关键没钱是吧?这个你不用担心,兄弟这两年虽然啥逑没混到,还经常饿肚子,但我还是存了两千多块。原来打算跟那女的结婚,现在不想了,两千块还不够买块床板的,等咱有了二十万再娶她!这两千块,咱们先买点儿工具,装装样子,实在不行就先干中介。凭咱俩这三寸不烂之舌,还愁找不到活干?一转手,钱就来了,滚他个半年,该置办的全置办了,再去拉队伍,甩开膀子好好干一场!”老范信心满满地说道。

赵子军虽然心里没底,对这个也没什么概念,但他已经无可救药地被这个亦正亦邪,相识还不到两个小时的家伙给撩拔得激情澎湃。

“得了。”老范左手摸出一百块钱拍在桌上,右手掏出那一叠卡片扬了扬说道:“哥们儿,咱们得站好最后一班岗。今天下午你协助我把这叠卡片全发罗,明天陪着我去结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