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匪红玉传 正文 第五章 惩恶霸 江湖英名(1)

赵家明 收藏 2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size][/URL] 第五章 惩恶霸 江湖扬名(1) 红玉一下山,轻轻松松就为九龙山寨挣得大洋两千,长枪两支,众匪喜出望外,佩服得五体投地,不得不刮目相看。 金丝猴一问,穿山甲未等红玉回答,就对夜猫子说:“兄弟问得好,大哥我也不明究里。二弟你呢?” 夜猫子连连摇头:“那么多围观的人都不知道,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


第五章 惩恶霸 江湖扬名(1)

红玉一下山,轻轻松松就为九龙山寨挣得大洋两千,长枪两支,众匪喜出望外,佩服得五体投地,不得不刮目相看。

金丝猴一问,穿山甲未等红玉回答,就对夜猫子说:“二弟问得好,大哥我也不明究里。二弟,你说说看,有何高见?”

夜猫子连连摇头:“那么多围观的人都被骗子蒙了,大哥也是不知,更不说小弟我了!”

狗熊一贯自作聪明:“这有何难?那不是和尚脑壳上的虱子,骗子明摆着想诈钱财呗!”

夜猫子哈哈一笑:“一语道破天机,五弟不愧也是九龙英‘熊’!” 夜猫子故意加重拖长这个“熊”字,狗熊人长得懵戳戳的,才得了这个外号。

众人跟着也哈哈大笑,狗熊却显得很不自在。

红玉就打圆场:“五哥说得也不错,骗子的意图就是诈钱。”狗熊听了,才稍稍恢复了常态,红玉接着说:“骗子的骗术不难被识破,先前我看猫狗抢食,猫狗吃得不少,人都毒死了,猫狗仍活崩乱跳,而猫狗与骗子同吃一食,此疑一,但畜牲与人不能相提并论,仅此不足为凭;医生与骗子窃窃私语,我猜他们互相认识,早有预谋,甚至为一伙,此疑二;那女人哭哭啼啼却不见一滴眼泪,干嚎一阵,哭像似乎就是装出来的,模样就是潘金莲哭武大郎,此疑三;我把手放在棺材边,暗中用力推了一下,棺材与我父亲的相比,一模一样,却感到骗子的棺材太轻,此大疑,就此四点,故尔我断定棺材里无人,于是我就挥剑挑棺,果然如此!”

丝丝入扣,环环相连,红玉说得一二三四,众匪听完,连连称赞,穿山甲说:“有理有据,大小姐真是神算,王某算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小姐九龙山当家作主,实属众望所归!”说罢,环顾左右,意思不言而喻,你们该服了吧,还是我让贤英明!,

九龙山另一股匪首朱威,闻听此事,率众前来道贺。

九龙山土匪说起来真是可怜,三股人马总共仅仅五支枪,穿山甲股就有三支,实力为最强一股,现在加上红玉自带的短枪和从警察手里夺来的两支长枪,一共已有六支,这还不算没入伙的李振业,实力骤增,朱威一听说,自觉形秽,望尘莫及,顿有归附之意,又恐其众不愿,于是就对其部众说:“各位弟兄,承蒙大家抬举,率大家同甘共苦,虽努力拼杀,然弟兄们还是未得富裕,实感惭愧,今日见大小姐乃一代帼国英雄,名震江湖,我愿归并麾下,以图展发,不知弟兄们意下如何?”

九龙山三股人马都是小部,势单力薄,合之壮大实力,这等好事,有何不可。朱威手下土匪,区区几个人成不了气候,领头大哥开了口,谁敢反对。

“早闻朱大哥乃英雄豪杰,这样恐怕委屈了朱大哥,不可不可!”红玉听明朱威来意,却偏偏推辞。

朱威见红玉婉拒,面带失望之色:“红大小姐嫌朱某人少枪少?”

“哪里的话,我看朱大哥顶天立地之相,应该是大将之材!”红玉哈哈一笑,话锋一转,“不过,聚沙成塔,两股人马合二为一,确实可以兵强马壮,朱大哥有心来投,我却之不恭了!”红玉原来是欲擒故纵。

朱威来投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刚才红玉说自己顶天立地,大将之材,感到受之有愧,上山几年了,自己手下人马未增,枪炮未添,都快要散伙了,才下决心来投红玉。

穿山甲虽然一介莽夫,这会却能领会红玉话中含意,对朱威说:“我也是上顶苍天下立大地,美女英雄来了,我自愧不如,情愿让位!朱老弟,你聪明人!”

朱威憨态一笑,对手下说:“大小姐的意思是同意弟兄们入伙了,快谢谢大小姐!”

“谢谢大小姐!”朱威手下齐声说道。

“大小姐,我有句话要对弟兄们讲!”朱威对红玉说,“不知能不能说?”

“有屁就放,别婆婆妈妈的罗嗦!”红玉还没说话,这穿山甲抢先说道。

“弟兄们愿归并九龙山寨的留下,不愿者我发给盘缠,让他们回家做个良民。”朱威说。

“好!没问题!”红玉说。

这些土匪无非是因报仇雪恨而杀人放火逼上山;从小孤苦伶仃无所依靠而上山;好吃懒做贪图享受而上山;忙时务农忙闲时寻求刺激而上山,诸如此类,所以朱威话一说完,就有两个土匪要求回家,朱威立即发给盘缠:“钱财拿走,刀枪留下,但不得泄漏山上秘密!兄弟情谊仍在,今后有什么事,尽管上山找大哥我!”

朱威部共六人,现在走了两人,其余四人归并了红玉的九龙山寨,红玉命朱威部仍回其原地九龙山响水沟驻扎。

数日后,两股人马举杯同饮共庆合伙之事。

红玉闻听野猪部下劫得一农夫女儿上山,献与朱威欲作压寨夫人。

酒喝到尽兴处,红玉举起酒杯:“朱威并入,九龙山寨如虎添翼。各位弟兄当齐心协力,壮我九龙山声威!红玉敬各位弟兄一杯!”说罢,一饮而尽,红玉接着又说,“古有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之国破家败,我九龙山寨侠名在外,也应有九龙山寨山规。”

红玉话音刚落,穿山甲就说:“我现在就宣布九龙山寨山规,弟兄须牢记遵守,不愿受其束缚者退伙离山不究,犯者必罚!”

这九龙山规不多,仅仅四条,事前早草拟好了,不容争辩:

1、 劫富、劫官、劫差;不劫贫弱妇幼、不劫乡亲近邻、不劫婚丧嫁娶;

2、 所劫钱物八成归公,二成按功论赏;

3、 泄密者杀无赦;

4、 调戏妇女者罚,奸淫妇女者杀。

区区四条,简明扼要。本来原九龙山规第一条中有“劫商”一项,被红玉杠掉了,第四条也是红玉所加,显然这中间包含了红玉的个人情感,不过也合乎情理。

朱威听完,马上就说:“大小姐,既然归并,理当服从,前几日弟兄们狗胆,用葫芦煮了玉米面,糊涂得很,一时昏了头,掳得一陆姓女子上山,此女誓死不从,还在响水沟,朱某即刻遣人去放,今天甘愿受罚,任凭处置!”

“掳人在前,山规在后,回去放人就罢,下不为例!”红玉不是生搬教条的人,男欢女爱,人之常情,接着又说:“不过,如若两厢情愿,情投意合,也是人之常情,也不是不可!”

众匪听得,不由心花怒放,个个都在想:漂亮的大小姐,你做我的老婆该多美!

山规新颁,众人跪于关圣帝君像前盟誓遵守勿犯。

野猪朱威部既归并九龙山寨,则就不称舵爷,兄弟们称之大哥,穿山甲也称大哥,两股人马还是各归本地,但商议钱粮共济,有事同举。

一晃多日过去,野猪觉得自己还无所作为,一个见面礼都没有送给大小姐,很想在美女当家的面前挣个表现,就问:“大小姐,弟兄们许久没做买卖,手痒得很,什么时候攻打王成昌?”

红玉要攻打王成昌的打算,野猪是知道的,不想红玉却答道:“各位弟兄,王成昌家虽是大富人家,家财万贯,但我们到崇庆县城已探得其父子二人乐施好善,修路筑桥,城西崇阳桥就是其捐资修建,有恩于百姓,我九龙山寨侠匪名声在外,劫之有毁我众弟兄名号!”

穿山甲说:“大小姐之言就是不劫?”

红玉反问:“依你之意如何?”

穿山甲说:“王家乐施好善不假,但满仓钱粮,也是汲取百姓血汗,实乃不义之财,劫他一回如拔九牛之一毛,也不为过,做得好,可以保得我山寨一两年钱粮无忧!”

红玉见二人有此劫意,就说:“既然二位大哥有意要取,但我们不要伤他家人性命!”

穿山甲见红玉无心劫此一票,但她还是说了“但我们不要伤他家人性命”,就是同意了,趁此顺水推舟:“大小姐这次不必亲自出马,就等王某等人好消息!”

第二天,穿山甲、野猪等几人精神抖擞就下了山,傍晚回来时却个个垂头丧气,色狼还挂了彩。钱财没有抢到分毫,但也不是一无所获,掳得王家幼童一名,也算没有犯匪忌空手而归,可据幼童勒索其钱财。

红玉一见到幼童,就想起了弟弟洪彪,不由心生怜悯:“两位大哥,还记得九龙山规第一条是什么?”红玉是山寨大当家,穿山甲、野猪是众匪小头目,红玉还是习惯叫他俩大哥。

穿山甲背得滚瓜烂熟:“劫富、劫官、劫差;不劫贫弱妇幼、不劫乡亲近邻、不劫婚丧嫁娶!”

红玉说:“大哥真是好记性,山寨规矩是弟兄们自己订的,二位大哥应当带头遵守,可是……”

穿山甲说,“王某是用葫芦煮玉米面,糊涂得昏了头,坏了规矩,与各位弟兄无关,理当代过受罚!”穿山甲昨日从野猪嘴里才学到的话正好用上。

红玉说:“各位弟兄是盟过誓的,有令必行,令行必止,违者必罚。不过山规初定,名位弟兄可能记不住,今天暂且罚打水打扫卫生一天以示训诫,如若再犯必然重罚!”红玉钢中有柔,柔中有钢,死规矩中游刃有余,不失做当家的大家风范。

二人点头称是,穿山甲便和一匪携幼童回家不再表述。

积善成德,王成昌父子二人逃过一劫。

九龙山两股人马合归一处,人增马添枪加,红玉决不会按兵不动,第一桩买卖又会从哪里下手呢?

“夏朝兴!”穿山甲说,“大小姐,我周大哥被害于此贼,早在我们的记账簿上挂帐一笔,现在我们兵强马壮,有大小姐当家作主,似穆桂英挂帅,灭他如宰一头肥猪,我们该和他清帐了!”穿山甲说的周大哥就是原九龙山寨舵爷,红玉是知道的。

众人接着历数夏朝兴凶恶,红玉听完大家陈词,就说:“好,这贼可恶,欺压百姓,与狗官无异,就绑他的肥猪(“绑肥猪”乃蜀州土语,意为“绑架富人”)!”

红玉说干就干,准备几日,率众直奔夏家而去。九龙山到夏家有百十里路程,半路已过,众人来到一个村庄小店,红玉叫大家下马打尖(“打尖”乃本地土语,意为“暂且吃点东西充饥”),休息休息,也磨磨时间,等天黑再走。

众人坐定,菜还未上得桌来,夜猫子就说:“你们听,好像有人在哭!”这时已近傍晚时分,四周还算安静,大家停住言语,仔细一听,有妇人呜呜的哭泣声,这声音就从店外的人家传来。

穿山甲叫来店家,面带怒色:“店家,我最听不得哭声,准又是两口子吵架,快去叫她停了,别扫我等雅兴!”

店家赶紧说:“长官息怒,这可不好办,不是两口子吵架。”

穿山甲就说:“大小姐,那我们干脆另找一处,前面不远处就有个店。”穿山甲从前来过这个地方,这村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作“凉水村”。

红玉说:“我听那声音哭得声声悲切,却又没有其他人的声音,店家,请问那家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店家叹了一声:“唉,造孽呀造孽,惹不起,不能说不能说!”



店家为何不能说,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