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当选总统刺激美极右民兵组织对抗政府!!

据《环球》杂志报道 美国总统奥巴马执政后,本想团结自由、保守两派,共同应对国家面临的各种挑战。然而,在民主党政权推行“新政”尤其是医改的过程中,由于许多矛盾难以调和,这两大阵营的对立日益尖锐。


在此背景之下,极右势力获得了运作空间,右翼媒体十分活跃,右翼团体集会此起彼伏。更为严重的是,深寂了近十年的、带有暴力性质的极右民兵组织在全国各地死灰复燃,其中他们的反政府、反纳税、反移民和种族主义倾向日益严重。


极右民兵组织死灰复燃


总部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的南方贫困法律中心在今年8月出版了一份报告,《第二次浪潮:民兵运动卷土重来》。报告中说,极右民兵组织正处于“10至12年来最为显著的增长期”。


“对他们来说,现在所缺的只是一个火花,而制造恐怖和暴力只是时间问题。”报告援引一位执法人员的话说。


美国极右民兵组织的暴力活动曾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达到高潮。以导致168人死亡的1995年俄克拉荷马城联邦大楼爆炸案为标志,这些组织在其后几年中不断制造袭击事件。但随着代表共和党右翼势力的小布什在2001年入主白宫,这些组织失去了主要矛头——联邦政府,并逐渐销声匿迹。然而,时隔8年之后,由于民主党重新执政,加之美国产生了历史上的首位非洲裔总统,更加刺激了具有强烈白人至上主义倾向的极右势力的神经,极右民兵组织也再次沉渣泛起。


据南方贫困法律中心统计,美国极右民兵团体的数量从2000年的602个增加了到目前的926个,而且越来越活跃。


该中心长期研究右翼激进运动的分析师奇普·贝尔莱特认为,极右民兵组织死灰复燃的一个原因是阴谋论的重新泛滥。“在美国目前的政治环境中,充斥着看似荒唐但却有影响力的阴谋论、似是而非的说法和妖魔化的目标……这种社会氛围可能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暴力。”


另一个原因则是极右民兵组织信奉的意识形态受到右翼媒体和政客的认同和追捧。比如,拥有大约250万名固定观众的福克斯电视台著名评论员格伦·贝克,在节目中公开地将奥巴马比作“法西斯”“纳粹分子”和“马克思主义者”。他还重新拾起上世纪90年代极右民兵组织的一种阴谋论,宣称奥巴马政府正在全国秘密建立集中营。今年早些时候,得克萨斯州州长、极右共和党人里克·佩里暗示,该州将来可能会宣布独立。而共和党女众议员米歇尔·巴赫曼则称,她担心奥巴马计划设立集中营“改造”青年人。


此外,金融危机和失业上升滋长了美国社会的不满情绪,使得极右民兵组织更有市场。今年4月,美国政府的一份内部报告就警告说,极右组织可能会利用经济下行和奥巴马执政招兵买马,使得“有能力进行暴力攻击的恐怖团伙和个人重新涌现”。


再者,互联网的普及也使得极右组织得以更为方便地传播极右意识形态和武器制造技术。


美国反政府运动的当代变种


美国学者对当代极右民兵组织的定义是:信奉反政府和阴谋论的正式或非正式的右翼极端主义准军事团伙。它与美国独立革命时期的民兵既有历史渊源,又不能混为一谈。


1993年,发生在得克萨斯州韦科的“大卫教派”武力对抗联邦执法人员并被镇压的事件,是当代极右民兵运动产生的标志性事件。所谓“民兵运动”从此兴起。自1995年春,这些组织已遍布几乎美国每一个州。从那时起,美国不断发生民兵组织制造的暴力袭击事件,也不断有民兵组织成员因非法拥有武器等罪名被捕。1995年发生的俄克拉荷马城联邦大楼爆炸案,使所谓“民兵运动”进入高潮。尽管到本世纪初极右民兵组织已经衰落,但在中西部地区,这些组织一直保持活动,并继续导致若干执法问题。


“民兵运动”实际上是美国反政府运动的当代变种,美国历史上更为悠久的反政府运动还包括公民主权运动和抗税运动。由于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的影响,加之影视作品、媒体和政客经常使用这一名词,“民兵运动”在美国已家喻户晓。


极右民兵组织的起源可追溯到二战之前。美国极右势力长期与准军事团体有密切关系,早在二战前,美国右翼团体如“银衫法西斯军团”和“***阵线”等就曾在美国各地游行。冷战时期,又出现了“加州流浪者”和“民兵”等准军事组织。到了上世纪80年代,生存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组成了多个准军事集团,包括“***爱国者防御联盟”“得州应急后备军”和“白人爱国者党”等等。


美国当代的极右民兵运动一方面继承了右翼势力准军事化的传统,另一方面也接受了“临时保安队”等反政府团体的理念。这些反政府团体出台了一种阴谋论,认为美国的合法政府已经被阴谋家颠覆,而被一个非法的暴虐政府所取代。这种理论认为,人民有权力和责任“夺回政权”,如有必要也可通过暴力方式。极右民兵组织领导人自称,这类组织应基本符合三个条件:与国民警卫队有相等的法律定位;不受政府控制;有权反抗政府“暴政”。


“誓言守护者”


美国当代的极右兵民组织到底什么样?最近,美国《拉斯韦加斯评论杂志》专访到了在当地成立不久的一个此类组织,对其进行了一番近距离观察。


这个名为“誓言守护者”的极右兵民组织成立于今年3月,总部在赌城拉斯韦加斯,创始人是当地退伍军人斯图尔特·罗德。目前成员已发展到数千人,且并非乌合之众。据罗德描述,该组织是由“誓言守护美国宪法的现任或退休执法、军事人员组成的无党派组织”。


罗德本人当过伞兵和枪械教官,还有耶鲁大学法学文凭。“誓言守护者”的另一领导人是拉斯韦加斯前警长戴夫·弗里曼。弗里曼的侄女、一名前警察局长成为“誓言守护者”马萨诸塞州分部负责人。该组织的一名活跃成员理查德·麦克曾在亚利桑那州当过警长。在该组织董事会成员中,有7人是现任的执法和军事人员。


罗德说,他每天都会收到数百封来自各地的电子邮件,表达对该组织的兴趣。连拉斯韦加斯的一些警察也参加了这个组织。


“誓言守护者”宣称,其成员有权违抗他们认为违反宪法的政府命令,包括“解除美国人民武装和封锁美国城市的指令”。该组织希望避免使美国城市成为“巨型集中营”,它宣称,如果没有这些极右民兵组织的阻止,美国在未来几年就会被政府变成一个巨大的集中营。


罗德并不讳言他的组织如有必要将采取武力手段。“我将重点团结有枪的志同道合者,因为没有他们办不成事。如果美国人民决定需要再来一次革命,我们将一起战斗。”


除了暴力倾向外,“誓言守护者”的另一个特点是反政府,尤其是坚决反对奥巴马。在该组织的网站上,这位美国历史上首位非洲裔总统不仅被比作希特勒,而且被比作美国独立战争时的敌人英国国王乔治三世。该组织一名成员在华盛顿的一次讲话中公然把奥巴马称作“宪法的敌人”。“誓言守护者”宣称,他们对联邦政府发出的信息是:我们在盯着你!


拉斯韦加斯警方发言人凯文·麦克马希尔说,目前执法部门并不十分担心“誓言守护者”。“我不认为这个组织不具有任何威胁,但也没有认定它已经成为一种威胁。但是,其中总会有个别人员可能超越组织范围,做出一些错事。”


对美国宪法的误读


既然美国极右民兵组织声称捍卫宪法,为何又处处摆出对抗政府的姿态?其实,这个问题的根子可能是出于对美国有关法律的误读。


1791年美国通过的宪法第二修正案(即著名的《权利法案》)第二条规定:“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因此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专家认为,这句话并非如极右民兵组织所宣称的宪法规定民众具有“组织民兵武装反抗政府的权利。”“管理良好”这个字眼说明,民兵组织不能无法无天。


实际上,美国独立战争时期人口稀少,为对抗强大的英军,只得实行近乎全民皆兵的政策。美国1792年通过的《民兵法》规定,每个年龄在18岁到45岁的自由、健康的白种男性公民,必须在其所在的州参加民兵组织,自备滑膛枪或来复枪以及刺刀、火药等武器装备,参加训练和作战。


几百年过去了,美国社会形态已发生巨变,全民皆兵早成历史遗迹,原来的民兵也早已改编为国民警卫队。但是由于法律解释的不同,极右民兵组织经常拿宪法说事,以此宣扬其暴力活动的正当性。


尽管美国极右民兵组织死灰复燃,蠢蠢欲动,但放之整个美国社会,毕竟仍是一种边缘化的现象。但一些媒体和政客出于政治动机为其推波助澜,却释放了出一种更为危险的信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