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我是印度第五山地师第四十七旅旅长塔帕利特上校,我的人需要救助;在解放军的俘虏营中塔帕利特上校正在向看守他的解放军士兵申请医疗救助;在撤出德让宗之后他们一路上被解放军空军猛烈的轰炸和扫射,剩下来的人都四散奔逃作鸟兽散了,公路上燃烧的汽车和流淌着鲜血的尸体都大大摧垮了塔帕利特上校的意志,最终在一支从后边追上来的解放军摩托化部队面前他们选择了投降。


两名担架兵抬着不停打摆子的一名印度陆军士兵快速跑进医务所,这名高烧不退的印度士兵的伤口俨然已经化脓了;战俘营中战俘们第一件事情就是脱下自己脏兮兮的军装和靴子进入淋浴间冲洗干净然后换上崭新的“号服”并在救助站领取针线包、洗漱用品、毛巾、水杯以及刮胡刀等日用品。那些脱下来的满是臭味和汗臭味的衣服和鞋子被倒上了汽油统统烧掉。


这名做就是为了要阻断一些传染病和寄生虫的生存空间同时有效控制疾病传染,战俘营条件不是很好,因为是在刚刚占领的敌占区,只是用简易的活动板房搭建的房屋,周围用铁丝网和壕沟阻隔开,在战俘营中解放军抓到了一千多名俘虏统统被关押在这里,虽然住的条件不是很好但至少这些印度兵还是可以吃到解放军雇佣当地人给他们做的热饭菜,每天晚上可以洗一次澡,这比他们在原来的部队中过的可舒坦不少。


在战俘营中暂时塔帕利特上校没有发现第四十五装甲团团长贾姆兰斯准将,这位在德让宗保卫战中身先士卒带头冲锋的将军的下落生死不明。而迈亚兰·森中校则带着部队突围到不丹边境去了。


曹克烈大校再次迁移了指挥部,直升机把她输送到了德让宗,这里距离邦迪拉只有60公里左右,在这里他见到了秦炽、陈永福、刘刚一干特种部队队员;在这里他将为这些身先士卒作战勇猛,在十八天的战斗中立下赫赫战功的特种兵们办法勋章。


秦炽、陈永福、刘刚被授予解放勋章、八一勋章、孟秦永等连一级干部被授予红星勋章、其余队员均被授予解放勋章。军人对荣誉和军功章的渴望是巨大的,而军功章就是自己战功和荣誉的体现,这些特种兵效仿前苏联军队的办法,把勋章放在饭盒里然后倒上一杯缴获的朗姆酒互相碰杯庆祝一饮而尽。


在十八天的战斗中解放军取得了重大战果,东路军由曹克烈大校指挥的突击部队已经推进到了邦迪拉,并且肃清了西卡门县的全部印度军队,迫使其第五山地步兵师的部队向后退却35-60公里,兵员损失近四千人并且丢弃了大量的车辆和军用物资。在这中间特种兵的作用不可磨灭,如果不是一开始的时候就打掉了第五山地师的指挥部,解放军的作战行动也不会这么顺利的完成。


特种兵在敌后不断的袭击印军车队、指挥部、仓库,搞的印军日夜不能安宁,部队不能正常行进,有效的拖延了印度陆军部队进入战场的时间,为解放军集中力量作战起了重要作用。


解放军正在把力量调往邦迪拉,在邦迪拉外解放军停下了攻击的脚步构筑起了防线,同时由工兵向前修建公路和机场,大量的军用物资和装备陆续抵达,十二个炮兵营、六个火箭炮营组成的两个炮群已经整装待发,后勤部门调集的上千辆军车正在日夜不停的向前线运送弹药,保证在邦迪拉战斗打响后部队不会短缺弹药,大炮不会缺乏炮弹,坦克不会因为缺乏油料开不动。


对于印度第四军的不利局面印度国防部制定了新的作战计划,以三十三军为主,从甘托克向中国西藏的亚东进攻,同时以乃堆拉山口、克朗节地区发动有限反击吸引解放军注意力,同时在阿克塞钦地区印度陆军第十五军也将增加一个山地师向巴里加斯增援,印度国防部的企图是以西段和中段的攻势抵消在东段争议地区的失败,同时让解放军抽调东段的兵力驰援西段或中段争议地区,同时仍然以第四军为主力在解放军军力抽调走之后在邦迪拉一线发起反击。


解放军停下攻击脚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149师以及由六个西藏军区边防团组成的西路军和中路军进展实在太慢,第一四九师的部队在十八天的战斗中在邦迪山谷县境内同印度第五山地师的两个团级部队进行了激烈交火,但第一四九师在第五山地师全线收缩之后才勉强完全占据整个邦迪山谷县,但邦迪山谷县内的印度散兵游勇却让第一四九师非常头痛,大量的印度士兵以及当地步枪队组成的游击队不得不让第一四九师停下来投入全部的机动兵力来围剿这些可恶的游击队,同时在占据邦迪山谷县之后第一四九师还跟着成都军区的一个工兵团,工兵团负责开辟道路同时修筑简易飞机场;


而中路军进展最为缓慢,库朗库美县以及上苏班西里县到东路军抵达邦迪拉时仍然没有完全占领,这样战前制定的切割印度陆军第四军第五山地师并在阿鲁纳恰尔邦境内围歼的作战计划泡汤,在东卡门县、下苏班西里县等一些地区由于第五山地步兵师执行的收缩防线的战术导致这些地区的原有驻守的印度陆军全部撤退,这样这些地区的印度警察治安部队只能充当临时的卫戍部队,不过这些警察的战斗力并不可靠同时这些国内应招来的警察都不愿意死心塌地的作战,作为一个家庭唯一或者大部分收入的来源者,这些警察不愿意送死。所以这些警察部队的战斗力还不如土生土长的阿鲁纳恰尔邦平民临时武装起来的市民自卫队来的强。


第127机械化步兵旅以及第321机械化步兵旅的大部分兵力云集邦迪拉外围,第十五空降军的三个伞兵团完成了使命撤出了阵地,把阵地移交给了陆军兄弟部队,他们用鲜血拼搏下来的战果是保证了重装的机械化部队不至于为了争夺公路而损耗过多精力和实力,以至于两个机械化步兵旅几乎都是齐装满员的到达邦迪拉外围接替伞兵的阵地。到目前为止印度第五山地师基本上已经丧失了在阿邦境内的机动作战能力,大部分兵力被困在邦迪拉,一部分兵力退入还在印度军队控制中的阿鲁纳恰尔邦其他县内,十八天的进攻虽然称不上疾风暴雨,不过却也犀利无比;


而曹克烈大校尝试的新战法也在战争中得到了验证,一改往常陆军传统的地面作战方式,以特种兵、伞兵、航空兵、直升机为主的连续不间断跳跃打击在略马东和德让宗都取得了重大胜利,虽然为了胜利伞兵和特种兵用鲜血铸就了一条通向胜利的道路,但曹克烈大校却认为借以此次流血冲突彻底改变中国陆军传统的作战观念的时机已经成熟,所以即便在略马东空降战最困难最艰苦的时候曹克烈大校仍然盯住上上下下的压力继续贯彻新战术新战法最终取得了重大胜利。


对于秦炽的特种侦察营来说,他们没有机会掩埋牺牲战友的尸体,甚至他们之中的许多兄弟的是尸首至今仍然无法找到,而这些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战士甚至连烈士都算不上,在他们的档案上只注释有“下落不明”;秦炽没有机会争辩也没有机会亲手为这些朝夕相处荣辱与共的兄弟上一炷香,秦炽只能默默的擦干眼角的眼泪的同时继续完成他作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家卫国打击侵略者的任务。


在邦迪拉城内第五师师长普拉沙德少将接到了一连串的坏消息,不丹政府虽然接纳了大约三百名印度陆军和伞兵士兵,但不丹政府以战争状态的印度军人不得进入不丹为理由缴了印度兵的枪,虽然这些人暂时被关进了看守所里,但衣食无忧,受伤的士兵还得到了救治。但普拉沙德少将却失去了他手中的王牌印度第一伞兵团,这支精锐轻步兵在略马东和德让宗两地给予解放军重大打击。


迈亚兰·森中校也在不丹被缴械,这个优秀的印度军队指挥官在前线表现出的沉着冷静比同级别的印度军官要好很多,同时麾下的印度伞兵打出了威风和名气,在德让宗和略马东都流下了印度伞兵英勇作战的事迹。这两天陆续有从德让宗讨回来的印度士兵,其中就包括第四十五装甲团团长贾姆兰斯准将,他所指挥的坦克部队一辆坦克也没有从德让宗带出来,大部分被摧毁,剩余的在撤退时都自己炸毁掉了。


第五山地师在邦迪拉集中了七个步兵营、一个装甲营、第二十一炮兵旅的两个炮兵团总计六千多人的部队,同时第四军的第二山地师(驻丁然)、第二十一山地师(驻兰契) 的部队正在源源不断的开进阿鲁纳恰尔邦稳定局势。美国人的间谍卫星对这次冲突看的一清二楚,双方的兵力配置和部队调动几乎都被美国人尽收眼底;但美国人却不动声色的在一旁观望。


连续十八天的作战之后解放军在邦迪拉外围停止了攻势并且开始在外交上作出姿态,表示如若印度方面同意谈判,那么中印双方可以在现有实际控制线附近达成停火协议;西段印度陆军楔入阿克塞钦中国实际控制线12公里,但在解放军第六十一师以及四个边防团的联合阻击下攻击势头已经被遏制,双方在现有控制线附近大挖战壕碉堡形成对峙局面。东段解放军在阿鲁纳恰尔邦取得了重大战果,十八天的战斗过后解放军已经占领了阿鲁纳恰尔邦的达旺县、库朗库美县、上苏班西里县、邦迪山谷县四个县全部和西卡门县、东卡门县两个县大部。迫使印军从原有实际控制线向后撤退60公里;


进入九月以后高原地区开始变得寒冷和阴雨连绵,这个季节对于双方的地面作战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考验,公路在这个阶段将面临塌方、泥石流的危险、空中航线也要冒着对流气流影响,来自印度洋南亚次大陆的暖湿气流在绵延不绝的喜马拉雅山被阻断了去路进而造就了藏南地区多雨、潮湿的环境。


邦迪拉后方十五公里,这里是在普通不过的一个场景了,平坦的平原两边种植着青稞和荞麦,公路虽然不算平坦但用碎石和沙子铺成的公路的可维护性降低了但通过性没有降低,只不过在这条路上现在基本上都是军车,在邦迪拉印度军方已经严令市民以及从北方逃难过来的难民禁止再向印度国内的阿萨姆邦撤退以免加重印度国内的恐慌气氛,现在印度国内已经感受到了战争的气味,在阿萨姆邦生活的印度老百姓已经认真的开始考虑储备粮食和饮用水的问题了,天知道什么时候解放军会开着坦克装甲车冲过来“解放”他们。


上百辆印度军车在公路上缓慢的行驶着,卡车上装载着补给品和弹药还有药品,迎面对头开过来的卡车上土绿色的帆布上印刷着一个大大的红十字标志,卡车中挤着满满登登的一卡车伤员,随后十几辆卡车中仍然如此,下午老天爷难得的露出了久违的笑脸,连续下了五六天瓢泼大雨之后在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下午终于放晴了,这些印度汽车兵都舒展了一下紧张的眉头朝车窗外的太阳望去,仿佛除了太阳就能给予他们久违的信心一样。


两架FBC-1歼击轰炸机结伴而来,低空俯冲所发出的声音让印度汽车兵一阵胆寒;刚才躲避在云层中的两架FBC-1歼击轰炸机携带着凝固汽油弹气势汹汹的俯冲下来,公路上的印度军车立即鸣笛告警,车队中有几辆卡玛斯卡车上安装了ZSU-23-2型23毫米高射炮,这种办法是效仿苏军在阿富汗山区公路保护运输车队的办法。同时卡车都加速驶下公路分散开防止在公路上被炸毁堵塞交通。


两枚凝固汽油弹按着飞机飞行轨迹滑落下来,在距离地面十五米的高度时突然爆炸,接着汽油弹依靠着惯性继续向前滑动,身后则留下一片火海;一段长300米的公路上满是燃烧的汽车和士兵,道路两边的树木、庄稼都有不少跟着燃烧起来,接着两架FBC-1不解气一样的再次投下了两颗凝固汽油弹将一大段公路炸成了火海的同时也摧毁了上百辆军车;丢下一地的尸体和卡车残骸,两架FBC-1示威一般的超低空俯冲下来做了一个摇摆机翼的动作然后拉高飞走留下地面上窝囊透顶的印度车队。


显然印度人正在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空中打击,在不占据空中优势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将会随着邦迪拉会战的开始而每天频繁上演。地面上仅存的车辆在推土机的帮助下将一辆辆燃烧的卡车推下公路,烧成焦炭面目全非的印度士兵都装进了黑色的尸首带中草草扔上卡车向后方运送。远处响起了直升机的轰鸣声,正在工作忙着清理公路打扫尸体的印度兵们都好奇的看向直升机马达传来轰鸣声的方向。


三架直-9G型武装直升机低空掠过,一连串的12.7毫米重机枪吊舱所发射出来的致命子弹打到了路边的几名看热闹的印度兵,接着回过神来的其他印度兵都丢下手中的工具就近寻找掩护,有的爬在草地上,有的爬在车底下,总而言之没被击毁的卡车上的ZSU-23-2型23毫米高射炮是彻底被他们无视掉了,这些惊魂未定的印度兵已经放弃了抵抗的念头,他们可不想像那些被烧成焦炭一样的黑乎乎的同伴们一样。


十七架米-171直升机搭载着四百名空降兵降落在公路周围,空降兵迅速从米-171的后屁股冲出来,直升机在卸载完毕之后立即起飞,第二梯队的十架米-171中型运输直升机中所搭载的是牵引式82毫米“瓦西里克”速射迫击炮的国产版本W99式82毫米速射迫击炮。以及由空降突击车牵引的牵引式式87式双25毫米高射炮。W99式82毫米迫击炮射速比人工装添的迫击炮提高2-3倍,射程也有较大提高达到4270米略比前苏联原装的“瓦西里克”82毫米速射迫击炮的5000米射程小。不过仍不失为一种轻便快捷火力凶猛的步兵中近距离火力支援利器。


87式双管25毫米高射炮就不用多说了,这种拥有凶猛的低空火力的双管高射炮可以压制1200米内的步兵以及轻装甲目标和打击2000米以内的低空直升机的能力;四散奔逃的印度士兵丢弃了汽车和车上的伤员。


一名解放军中校看着满地的尸体和卡车残骸面无表情,当他发现几辆卡车中装满了印度陆军伤员时表情木然看不出一丝的怜悯,营长怎么办?


都抬走,现在他们是我们的俘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