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游击战 第四十六章 智取鸡宁(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洪彪也看了一眼那列装甲车,他对李斌说:“大哥,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歼灭掉帮助围山的那些伪军,把我们的辎重队放出来,用炮来干麻山镇和麻山车站!只要我们的炮运过来,鸟毛的装甲车还不是小菜一碟!”

日本制造的八八式高射炮,就算是二战后期的苏联T-34坦克和美军的M-4坦克都能够轻松击穿,更不用说日本的铁皮乌龟壳,估计命中一炮,就能把汽油发动机的铁皮乌龟壳变成燃烧的铁棺材。

“不行!那样就打草惊蛇了!一旦我们的辎重队出山,再用炮一轰,那日本人还能不知道的?只要日本人把齐齐哈尔和哈尔滨的敌人调过来对我们进行合围,那个时候我们不要说打鸡宁,自己能不能跑掉都是个问题!”李斌说道。

“没有炮兵,我们怎么打下麻山镇呢?难道我们放弃麻山镇不打,直接打煤矿?”洪彪不解的问道。

“我的意思是想要直接袭击车站!只要我们占领了车站,夺取了装甲车,那么一切都好办!”李斌解释说。

“夺取装甲车?”洪彪不解的问了句。

“是的!夺取装甲车,这种车的速度可达每小时七十公里,我们还是用特种兵袭击的方式去攻占车站!”李斌说道,“一旦夺取车站,夺得这列装甲车之,我们的工兵马上乘坐这列装甲车,开往南面的牡丹江城外,炸毁铁路桥!那样能够迟滞鬼子从齐齐哈尔和哈尔滨过来!在夺取车站之后的同时,我们的战士化装成鬼子,乘坐截获的鬼子运煤火车,跟着我进入麻山煤矿,就能趁机占领煤矿。这个也是一石二鸟之计。”

“这样,我们的行动不是变成公开行动了?”洪彪问道。

“攻打麻山镇,看样子只能是公开行动!我们用偷袭车站来夺取装甲车之后,首先去炸毁铁路线,装甲车开回来,利用装甲车去攻击麻山镇!”李斌说道。

“那样鸡宁的敌人不就会被打草惊蛇了吗?”洪彪问道。

李斌笑了笑说:“我们就是要敲山震虎,把敌人引蛇出洞!我想,我们大张旗鼓进攻麻山镇的时候,鬼子肯定会打电话求援,那样,鸡宁之敌和林口就会出城前来救援,我们让军队在半路设伏,把敌人一网打尽!”

洪彪听得目瞪口呆,过了一会,他才喃喃的说:“大哥,难道敌人会那么听话,乖乖的听从我们的调遣吗?”

李斌说道:“那是肯定的!麻山一打,无异于切断了鸡宁的咽喉,我们不急,小鬼子都会急了!我们在趁着鸡宁和林口之敌都出城前来攻击的时候,我们的骑兵连趁势出山,奔袭各个小煤矿。那个时候,我们的主力还要分兵两路,一路阻击林口之敌,一路设伏歼灭鸡宁之敌。等到歼灭鸡宁之敌之后,再回头歼灭林口之敌!”

“高!大哥的计谋实在是高!真不愧为诸葛再世啊!”洪彪连连赞叹道。

既然要袭击车站,那就应该首先对车站进行最为仔细的侦察。

经过对车站的仔细观察,李斌发现这里有一个连的伪满正规军和一个小队的鬼子把守,一共有日伪军两百人左右。

至于那些被充当“临时搬运工”的杂牌伪军,是从城内调出来的伪军,并非驻扎车站内的,站内只有正规军把守。

此外,车站内还有正副站长,调度员,扳道工,信号员,维修工等铁路工作人员。那些人员中,正副站长和调度员这些高级管理人员看样子像是日本人,不过距离远,看不出来到底是不是。

随后,李斌就回到已经落进他们手中的梨树镇内,为了保证袭击的可靠性,李斌下午还特意去车站进行详细侦察。

李斌给自己贴上仁丹胡,化装成一名日本商人,带着化装成保镖的方俊天和李峰,带上已经投降的伪镇长林长明,乘坐他的轿车前往麻山车站。

到了麻山车站之后,李斌一口流利的日语根本就没有引起日本人怀疑,他找到日本人站长假装洽谈货运协议,从中旁敲侧击了解车站的部署情况。

而方俊天和李峰,则从车站的中国工人那边,了解到路过和停靠这个火车站的详细车次,以确保行动的成功性。

通过了解到的情报,在明天晚上将会有一列鬼子的军列通过麻山镇,因此李斌决定在明日夜晚动手,袭击车站的同时,也夺取那列军列。

回到梨树镇之后,他就开始准备着手安排袭击车站的行动。

袭击车站,自然是要夜袭,由方俊天的特种兵来执行这个袭击任务。攻下梨树镇之后,缴获的一批鬼子衣服此时刚好发挥了作用。

经过那么长时间的相处,李斌也教会那些特种兵每人几个简单的日语,包括“再见”“你好”“吃了没”“借个火”“请抽烟”“你哪里人”“我是某某”等等一些最基本的日语单词和一些常用短句。

但是,李斌对于袭击行动还是深感不放心,因此,他决定是亲自带队,执行对车站的袭击行动。

入夜之后,从牡丹江前往鸡宁的铁路线上,出现一队“皇军”。

一列货车喘着粗气隆隆驶来,在到达麻山车站之前,突然火车司机看到路边亮起红灯,他连忙拉动刹车手柄。

“嘎”车轮和铁轨发出剧烈的摩擦声,火车急速减速。强大的惯性,把驾驶室内的那名日本监工都给摔倒在地上。

日本监工站起来,狠狠扇了司机几个耳光:“八嘎!你怎么开车的!”

“长官,前头有红灯,我不得不停车啊。”被打肿脸的司机低声下气的说。

就在这个时候,路边一道手电筒的亮光照到火车头上,只听到有人用日语大喊说:“停车检查!”

日本监工连忙把脑袋探出车头驾驶室,只见路边出现一队“皇军”,为首的一名中尉模样的“皇军军官”用手电筒照了照火车头:“八嘎,全部下车检查!”

日本监工和火车司机,司炉全部从车头上下来。

当时的货车,在最后面还挂着一节“管车”,运行车长就是坐在那节车厢里面的。此时,管车内除了运行车长,还有两名日本兵充当的“监工”。他们听到声音,也纷纷从车厢内出来。

化装成“皇军”的特种兵战士分别从车头和车尾围上去,包围住那些司机,司炉,运行车长和日本监工。

日本监工看到比自己职务高的中尉,连忙点头哈腰:“哈伊!哈伊!”

可是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觉得自己的嘴巴被人从背后捂住,紧接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入他的心脏,这个鬼子挣扎几下就无力的瘫痪在地上。

紧接着,在车尾的两名战士也轻松解决了车尾的两名日本兵。

司机,司炉和运行车长目瞪口呆地看着“皇军”杀“皇军”,他们半天都没有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此时,司机他们的嘴巴被堵住,只听到耳边传来一阵低沉而威严的声音:“你们是中国人,我不杀你们!记住一定要听我的安排!”

司机点了点头,那人放开捂住他嘴巴的手,低声对他说:“我们是抗日义勇军的,需要搭乘你的火车进入麻山车站!”

司机大惊失色,他连忙跪在地上求饶说:“长官,我家在哈尔滨,我父母,妻儿都在日本人的手中啊,如果出了事情,日本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长官,您饶了我一家大小吧!”

方俊天把一把匕首搁在司机脖子上说道:“你若是不干,我马上杀了你!我们自己开车进入麻山车站!那时候日本人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那个司机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了方俊天他们。

这样做,似乎十分残忍,可是也没有办法,打仗就必须有人要死的,尤其是面对那些凶残的日本人,必须牺牲一部分无辜的人。

李斌和方俊天,李峰三人上了火车头,另外十名战士上了车尾的管车上。其余的战士则爬上货车车厢内,随后,司机拉动一下手柄,蒸汽机车喘着粗气,隆隆启动,缓缓向麻山车站的方向驶去。

火车进入麻山车站之后慢慢停靠在站台上,拿着信号灯的信号员走过来,他只见几个“皇军”从车头下来,连忙迎上前去递上烟:“太君辛苦了。”

李斌接过香烟,拍了拍那个信号员的肩膀说:“你滴,良民大大滴!”

两名伪军士兵也走出来,他们点头哈腰对李斌他们说:“太君,晚上外面冷,快进入屋内去烤烤火吧。”

虽然白天李斌来过这里,可是天色黑暗,而且此时他又换了一套衣服,那些伪军又哪里能够认得出来。

李斌带着方俊天和李峰,走进站房内。后面管车上的十多名特种兵战士也相继从车厢内走出,走进站房内。

而中间那些车厢中埋伏的战士没有下车,他们在车上等待时机。

在站房值班室内,李斌,李峰和方俊天坐在火盆前烤火,两名伪军士兵站在一边,又是递烟又是端水的,显得十分殷勤。

突然,李斌向方俊天和李峰递了一个眼色,两个人突然从背后站起来,一人捂住一名伪军士兵的嘴巴,手上一用力,“咔嚓”一声就扭断那两名伪军士兵的脖子。

随后,李斌带着两人走进调度室内。那个日本调度员正准备把红灯切换成绿灯,他看到走进来的李斌他们,连忙站起来说道:“这里是调度室重地,你们不得擅自进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