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就是一场游戏 外传 ◎这个杀手不太冷

战国游戏马甲 收藏 1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size][/URL] ◎这个杀手不太冷 镜头转移,对准三家分晋分裂出来的韩国。 韩国濮阳人严遂为寻一人,不远万里奔赴齐国。他要找的这个人很特殊,需要有一项特殊的技能——杀人。 我们一般把这种擅长杀人的人称做杀手,但是两千年前不这么称呼,这种人有一种更华丽的名字——刺客。 齐国的农贸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


◎这个杀手不太冷


镜头转移,对准三家分晋分裂出来的韩国。

韩国濮阳人严遂为寻一人,不远万里奔赴齐国。他要找的这个人很特殊,需要有一项特殊的技能——杀人。

我们一般把这种擅长杀人的人称做杀手,但是两千年前不这么称呼,这种人有一种更华丽的名字——刺客。


齐国的农贸市场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屠夫正在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杀狗。一个贵族模样的人在一旁静静地看了好久,屠夫感到很奇怪,杀狗有什么好看的,至于一看就是这么长时间吗?这些贵族真奇怪,真是太血腥太暴力了!

那个站在一边看着屠夫杀狗的人在《东周列国志》中叫严遂,在《史记》中叫严仲子,我感觉这个“严仲子”应该是严老二的意思,严老二在这儿站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倒不是因为他喜欢看别人虐杀小动物,他在静静地观察着这个操刀的屠夫。身高八尺,膀大腰圆,眼睛瞪起来像铃铛,业务操作熟练,职业技术过硬,片刻间手起刀落,血雾弥漫,只留下一地的死狗。

严老二不禁感叹,这种体格不去做刺客简直是资源浪费!

这种膀大腰圆的汉子在齐国到处都是,这也是严仲子这次到齐国来的目的,他准备高薪雇佣一名刺客去杀掉自己的仇人。观察良久,严仲子发现这个屠夫说话的口音似乎不是山东腔,细打听才知道,原来是遇到老乡了。

这个屠夫名叫聂政,大家都知道了吧,他的知名度极高,和专诸、要离、荆轲组成战国时代的F4(four in death)——四大刺客。

严老二和聂政俩人一絮叨,严老二说:“听口音你不是齐国人啊?”

聂政回答:“我是魏国人。”

严老二惊讶道:“原来是老乡啊。改天咱们一起聚聚,世界这么大,能见面就是个缘分。”

乍见老乡,聂政也感到很高兴。聂政自我介绍说道:“我家是魏国轵县深井村的,你呢?”

严老二回答:“我是韩国濮阳人。”

聂政疑惑道:“韩国人怎么能和我是老乡呢,你们韩国人是不是都有见便宜就上的毛病?”

严老二解释道:“兄弟误会了,我们可都是河南老乡啊。”

经过严仲子同志的不懈努力,这层老乡关系就算是定下来了。于是乎,严仲子开始了自己计划的第二步,三天两头地往聂政家跑,大包小包地往聂政家拎,搞得聂政都不好意思了。有一天严仲子突然拿出黄金一百镒要为聂政的母亲祝寿。聂政吓坏了,想:“自己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的钱,你为什么给我这么多钱,这钱哪能要呢?”

聂政被搞得晕头转向,严仲子看来也不像是精神上有什么问题的人啊,为什么无缘无故地对他这么好,觉得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聂政推辞道:“我家虽然穷,但是我也完全有能力供养老母,让她衣食无忧,你给我这么多钱,我实在不敢要。”

严仲子终于忍不住,找个没人的地方向这半个老乡倾诉自己的一肚子苦水。由于这一段话是在没有他人的地方说的,在场的只有两个人,我们无法知道其中的内容,所以留下了一个谜团,严老二为什么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去干掉侠累,原因是什么?

当时严仲子说起侠累的时候一定是咬牙切齿,说得侠累猪狗不如,比如欺男霸女了、不够义气了、虐待小动物了,反正是什么难听说什么,说到关键时刻还时不时地用几滴眼泪陪衬一下。

聂政听过故事之后的反应让严老二很是失望,无论严老二说得怎样咬牙切齿,聂政总是无动于衷。他的原因很简单,“我不能帮你干掉他,因为我家老母在堂,我不属于任何人。”


严仲子为什么一定要花大价钱做掉侠累,我们做一个推测。

我一直把《东周列国志》的作者冯梦龙先生作为自己的偶像,历史上的空白处,他总能发挥自己的联想去填补,先秦的历史像个破靴子,到处是洞,冯先生却是一个出色的鞋匠,总能把每一个缺口修补得很漂亮。

冯梦龙先生自己杜撰了一段严老二与侠累之间的恩怨情仇录,把侠累这个人物写得令人深恶痛绝,致使严仲子恨不得生吃了他。

《东周列国志》这样写道:侠累是穷小子加破落户,和富家子弟严老二是八拜之交,侠累在严老二的赞助下终于在韩国显达了,官拜相国。严老二一看,老朋友发达了,也想沾沾侠累的光,当个小官。

但是相国侠累翻脸了,闭门不见严仲子。严仲子没办法,只好贿赂别的大臣,见了韩国国君一面。正在国君准备重用严老二时,侠累这个不够意思的人又出来破坏好事,在国君面前诽谤严遂,致使国君放弃了严遂。

看完这个故事,只能仰望冯老先生,太精彩了,就凭这水平,我辈难望其项背。但是这个故事存在明显的漏洞,十分不合逻辑。

首先,侠累是相国,相国这个官衔每个国家只设一个,是国君之下最有实权的位置,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侠累得到这个位置应该与严老二没什么关系,因为侠累是国君的叔叔。

其次,侠累和严仲子的交情不见得是八拜之交,从严的出手来看,应该是商人,《史记》上说严遂是濮阳人,这个地方在当时还叫阳翟,这个地方净出巨富,当时商人的地位很低,侠累也许会结交一些商人,但不会自降身份去和商人做八拜之交,更谈不上受人资助了。

所以,我大胆地猜测,是不是侠累受当时改革风潮的影响,提出一个什么改革意见,从而触动了商人严老二的利益,严因而记仇,不计报酬地要干掉侠累,侠累一死,改革就会随之流产。这就很容易解释了,利益损失的人是疯狂的,比如楚国贵族等不到国君葬礼结束就干掉吴起。

不管怎么说吧,反正严老二决心要做掉侠累。严老二财大气粗,一出手就是黄金白银,做起事情来也容易很多,这是亘古不变的一个道理:有钱好办事。

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严老二绝对不会这么认为,他不是君子,只是个商人,唯利是图的商人。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会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世界上正是有了这些人的存在而变得多姿多彩。比如豫让,他喊着复仇的口号,却看重报仇的目的和途径,没有合理地估量自己的能力,导致了一个失败的结局。

聂政就不同了,严仲子的那一百镒黄金并不是他报仇的理由,和豫让一样,他要报答的是严仲子的知遇之恩,聂政一个在逃人员,隐居在菜市场,被严先生慧眼识中,并且合理地估计了他的价值。其实,那一百镒黄金即使给他也花不了,但那代表了他的身价。因此,他要用实际行动去证明,聂政对得起这个身价。

母亲去世了,姐姐出嫁了,聂政从亲情中解脱出来,这世界还有什么值得他牵挂的呢?

为了报答严仲子的知遇之恩,聂政孤身一人来到濮阳面见严仲子,告诉母亲去世的消息,问严仲子有何吩咐。

严仲子说道:“韩国相国侠累是国君的叔叔,我曾经多次派人行刺他都不能成功,所以请兄弟你来帮忙。”

聂政大笑着就出门了,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实力在那儿摆着呢。所以,聂政有足够的信心完成这项任务。

聂政携带着利刃来到韩国相国侠累的家门口。相国家的建筑很奇特,从大门口往里面看,能一直看到大堂上,侠累正坐在大堂正中央办公呢。

这样看来侠累这个相国还挺敬业啊,可是为什么有人一定要干掉他呢,两旁众多手持兵器全身披挂的卫士说明了一切,相国侠累也许在做一件风险性极大的事情——改革。后来商鞅干点什么事情也是到处被一群卫士跟着,随时保证大良造不会意外死亡。

聂政毕竟是个猛人,不像豫让那样光做嘴上的工夫,这些卫士在聂政看来可以忽略不计,他就这么直直地冲了进去,像一条黄鼠狼钻进了鸡窝,有一种炸开锅式的轰动效应,卫士们纷纷上前设法阻拦聂政。聂政随手挥刀,一直冲到侠累面前,双方也没有做更多的交流,聂政手起刀落,侠累终于不累了。

左右大乱,向聂政靠拢,聂政杀了几个近身的卫士,后退几步,做出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震惊的举动——他自杀了。在自杀之前,聂政用刀在自己的下巴下面划了一下,然后生生地撕下了自己的面皮,挖出了自己的双眼,从容自杀。

韩烈侯随即得到消息,震惊了。这个人是谁?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做得这么彻底的。他说得对,聂政毁掉自己的容貌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事情办完了,小命结束了,我也不图那个虚名,爱谁谁吧。

聂政的尸体被曝于市,韩烈侯悬赏征求:谁能认得此人是谁,给千金。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许多天过去了,仍然没有人来。那个严老二也仿佛早已消失在了历史的尘埃中。


很多天以后,一个女人出现在韩国的街市上,抱着那具无名的尸体痛哭,这个女人对所有来往的人大声地说道:“这是我的弟弟聂政!这是我的弟弟聂政!”

好些路过的人对她说:“难道夫人不知道国君正在悬赏追查此人的姓名吗,夫人怎么还敢来认尸?”

聂姐姐回答道:“我当然知道,但是我不能让我弟弟的姓名埋没掉。当初聂政之所以栖身于市井,是因为我母亲在堂,我还没有出嫁。如今母亲去世了,我也嫁人了,我的弟弟要报答严先生的知遇之恩,有什么办法呢?我弟弟之所以自毁面目,是因为我还活着的原因,他怕连累我啊,我怎么能因为怕死而泯灭了自己的良心呢?”

众人大惊,只见她大呼三声,然后气绝身亡,倒在了聂政的身边。

这件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晋、齐、楚、卫,想必这个时候聂政的身价绝对不止一百镒黄金了吧,这也是中国历来的传统,活着的时候不能引起太多的关注,一旦去世,身价飞涨。

故事发生在公元前397年,在二十三年之后,韩烈侯儿子的儿子即位仅仅六年,韩国又冒出来个严遂,以同样的手段干掉了当时在任的相国韩廆,这次做得比较彻底,顺手连在任的国君韩哀侯一起干掉了。不知道这个严遂是不是曾经的严老二,如果是的话,看来几十年过去了,脾气一点都没变。



◎音乐无极限,动感无极限


镜头接着转移,一起看看从晋国分裂出来的赵国。

是谁说的“饱暖思淫欲”,说得太好了,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一个人只有满足了物质消费,才会要求精神消费。可是在那个时代,人们的物质生活太匮乏了,更别说精神上了。所以,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排遣方式。

比如齐桓公曾经对公子重耳说过:“寡人一天没有女人都不能入睡,这属于最简单的精神消费。比如孙子执行军令,要砍吴王两个小老婆的脑袋,吴王喊道:不能啊,寡人没有她们连饭都吃不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业余爱好,但是国君要有一个自己的兴趣爱好,那就太难了!

我们的目光回到赵国,当时在位的是赵烈侯,真正的诸侯,虽然级别低点(侯爵),也是名正言顺,有大周朝天子颁发的证书。赵氏几代人的奋斗不止,让赵烈侯捡了个现成的果实。

赵无恤娶妻空同氏(今地不详,盖戎狄族),生有五子。赵无恤去世前,为了报答兄长伯鲁的让位之恩,没有传位给自己的儿子们,而是传给了伯鲁的后人,当时伯鲁早已去世,伯鲁的儿子代成君也已经去世,赵无恤依然把王位传给了伯鲁的孙子赵浣,也就是后来的赵献侯。

这中间还有一小段插曲——赵无恤去世之后,按照遗嘱应该由赵浣继位,但是他的弟弟凭借自家的势力赶走了赵浣,自立于代,这就是赵桓子。桓子在位仅仅一年就去世了,国人认为桓子自立不是出于赵无恤的本意,就杀了桓子的儿子,复立赵浣(赵献子),赵献子把都城迁到了中牟,在位十五年去世,其子赵籍即位,即赵烈侯。

赵烈侯得到诸侯的称号后,追认自己的父亲献子为献侯。

之所以说这么多,我只是想说明两点问题,对后面的内容是有用的,知道这两点,以上内容可以不看。

第一,赵国的贵族势力是很牛×的,如果联合起来是很麻烦的。

第二,好多书中写到乐羊灭中山和西门豹治理邺城是因为要南北夹击邯郸,这种说法是不负责的。赵国这个时候还没有迁都到邯郸呢,邺城的重要性在于其位于韩赵之间,是连接魏国的独木桥,仅此而已。


赵烈侯即位的第四年,齐国发生内乱,齐公孙会以廪丘(今山东鄄城东北)反叛齐国,投入赵国。

齐国出兵攻打廪丘,赵烈侯联合韩、魏二国出兵援救叛军。

三晋联军在龙泽与齐军展开大战,齐将战死,三晋联军大败齐国军队,“得车二千,得尸三万”(《吕氏春秋·不广》)。

第二年,联军受周天子之命,继续伐齐,侵入齐国长城之内(《水经注·汶水注》引《竹书纪年》)。

既然是受天子之命了,三家要求周老大给个名分,正所谓明不正则言不顺嘛。

公元前403年,周威烈王宣布韩、赵、魏三家为诸侯。

好几代人的梦想,终于在赵烈侯身上实现了,这是真的吗?赵籍有点不敢相信,这就成诸侯了。赵籍沉浸在这种前所未有的喜悦中,渐渐地沉醉了。赵烈侯沉醉的时候,魏国那边正在搞大动作——变法。魏国越变越强了,赵老大不急,下臣们受不了了。想当年韩、赵、魏三家灭掉智氏、瓜分晋国的最初,三家势力伯仲之间啊,这才多长时间就风云突变了。

“别以为人才都集中到魏国了,告诉你吧我们赵国也不是没有人了,几百年来我们的人才就没有出现过断层。”——公仲连如是说。

在相国公仲连急得不行的时候,国君赵烈侯正在搞他的业余爱好呢——“如果不做国君,我一定是音乐家。”

公仲连见到赵烈侯,准备交代一下国事,没想到赵烈侯一开口就是谈论一些关于音乐的问题,更不能接受的是,赵烈侯竟然有这样一个要求,他要求公仲连划出两万亩土地,以便送给他的两位音乐老师。

公仲连愤怒了,这个要求太过分,这样下去全国都知道学习音乐就能升官发财,那么谁还干别的呀!因此不能答应。公仲连含糊地应了一声,然后离开。后来赵烈侯连番催促相国。问“土地到底准备好了没有?”公仲连干脆连朝都不上了,称病在家。

不要以为公仲连称病在家天天睡懒觉生闷气,他一点没闲着。等到赵烈侯下一次见到公仲连的时候,同时看到了公仲连带来的三个人,公仲连也要变法了。

这三个人分别是牛畜、苟欣、徐越。

牛畜,“侍烈侯以仁义,约以王道”,使得烈侯“迪然”(油然有所感悟)。

苟欣建议烈侯“以选练举贤,任官使能”。

徐越教烈侯“以节财俭用,察度功德”,三人均得到烈侯的赏识。

烈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再赐田给歌者,而宣布起用牛畜为师,苟欣为中尉,徐越为内史。

从这几起任命来看,应该说牛畜等人的建议都得到了很好的执行。

尤其“选练举贤,任官使能”,“节财俭用,察度功德”等项,可以说与李悝变法中“食有劳而禄有功”,“夺淫民之禄以来四方之士”的精神是一脉相通的。

赵烈侯沉迷于音乐是有一定的原因的,当时没有更多的精神消费品,音乐和打猎成了有钱人吃饱饭之后最热衷的娱乐活动,再加上赵都中牟的位置。中牟的位置有很多说法,有说是在山西的,有说是在河北邢台的,我更愿意相信是在今天河南的鹤壁。原因很简单,当时这里郑卫交界,赵烈侯又那么热爱音乐,可能是受到当地传统习惯的影响,大家一致认为郑卫之音是靡靡之音,容易使人腐败堕落。

魏文侯也是个音乐的发烧友。有一天他问子夏:“我穿着黑色的祭衣戴着黑色的礼帽,听古代的音乐,我就昏昏欲睡;听郑国和卫国的音乐,我就不知道疲倦,这是为什么呢?”

子夏说,古代音乐要表达的内容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郑国的音乐好听但糜烂,放纵奸声糜烂人的心志;宋国的音乐使你欢悦,但柔细娇弱使人意志消沉;卫国的音乐急促多变,使人心志烦躁;齐国的音乐骄傲孤僻,使人心志骄逸。这四国的音乐都被色情淫乱了,同时伤害了德行。

魏文侯不仅是个骨灰级的音乐发烧友,而且还很专业。有一次魏文侯听音乐,乐师演奏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错误,魏文侯这个专业人士马上指出来,得意扬扬地看着旁边的田子方,满以为田子方会上来夸两句,却没注意到田子方憋红的脸,田子方向魏文侯吼道:“国君只要管理好演奏音乐的乐师就好了,音乐的事情不用你管!”魏文侯遂马上道歉认错。

呵呵,这就是那个时代的事情,还有一个兄弟在后台等不及了,强烈要求马上登场亮相,他说他也是音乐发烧友,既然讨论音乐的问题就不能不请示他这个音乐届权威人士的意见。

不敢,不敢,请您马上上场,马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