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就是一场游戏 外传 ◎给我一个动刀的理由

战国游戏马甲 收藏 0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


◎给我一个动刀的理由


战争是残酷的,只有真正经历过战争的人才会懂得。什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都只存在于假想之中。战争最直观的表述是这样的,战士们利用自己手中的冷兵器,去面对面地破坏对方的身体结构,以消除对方肉体存在的形式取得战争的胜利。当然了,敌人不是大树,不会站着不动地让你去砍他,他会闪转腾挪,如果运气不好遇上一个练过武术的敌人,那么这一辈子就搁在这儿了。

不要再惦记家里的老婆孩子了,壮士尸骨未寒之际,新一轮的征兵又开始了,你的儿子会踏着你洒过鲜血的那片土地继续地做着同样的事情。如果打仗也算做一种体力劳动的话,那么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由谁来保护?打胜了捡条命回家接着种地去,落个二级伤残国家也没什么福利政策,即使死在工作岗位上也没人给追认个烈士称号。所有人都在思考,这是为了什么?在没有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之前,战士们是不会玩了命给你干活的。

吴起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拿刀砍人毕竟是个体力活,并带有一定的职业风险,怎么样才能让手下人努力地去杀人呢?总得给大家一个动刀的理由吧。

打仗不是拔河,砍人不是砍树,兵在精而不在多,在工作岗位上往往长得高,身体壮,力气大,跑得快的士兵更容易完成这个操作程序简单的工作。吴起把这种士兵集合在一起,免除其全家的徭赋和田宅租税,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充分调动士兵的积极性,这种职业兵就是传说中的武卒了。

魏武卒属于常备军,平时不种地,只管训练和打仗,待遇优厚,门槛也高。想成为其中的一员不是容易的事情,你得通过吴老师的考试,全副甲胄,拿着拉力有七百二十斤的弩(并不是这种弩有七百二十斤重,这种弩的拉力有七百二十斤,弩的重量可想而知),背着五十支箭,带着戈,挂着剑,再带上三天的口粮,在半日内跑完一百里的人,就可以通过武卒的入门考试了。也许你会惊讶,这不是特种兵吗?没错,吴起就是这个意思,吴起就是要训练出一支特种部队来。事实证明,吴起做到了,至少在吴起时代,七万魏武卒天下无敌。魏武卒的数量到魏惠王时期发展到二十万,结果被庞涓这个败家子在两次战役中丧失殆尽。

这么多的职业兵吃喝拉撒的都要钱,并且其全家免税,这些钱谁来出?吴起管不了这么多,他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李悝。有时候,我觉得李悝的变法是被吴起逼出来的。


魏武卒有多强的战斗力,可以从史料中去寻找答案,这一时期吴起“曾与诸侯大战七十六,全胜六十四”,“辟土四面,拓地千里”。特别是周安王十三年(公元前389年)的阴晋之战,吴起以五万魏军,击败了五十万的秦军,成为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也使魏国成为战国初期最强大的诸侯国之一。

练完了兵,吴起在闲暇时间还搞点文学创作,《左传》就是他在西河的这一时期编纂的。《吴子兵法》也是这一时期写出来的,《汉书·艺文志》记载《吴子兵法》一共四十八篇,可惜已经失传了,到今天只剩下六篇。别以为吴起这么闲,没事遛遛鸟,写写书,时不时地再欺负一下老秦人,其实吴起是在等——那个藏在心里,永远不会褪色的理想。

吴起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实现理想而作的铺垫,能达到目的,付出再多又有何妨?

但在那个魏国人才多多的时代,论资历、论年龄,吴起都没有做相国的资格。反之,年轻就是优势,所以吴起在等,等这帮老头子们都寿终正寝了,相国就是轮流做,也该轮到他了。吴起一直在努力,努力地为国家奉献着自己的一切,努力地等着——希望,就在前方。

公元前397年,轻轻地魏文侯走了,正如他轻轻地来。

公元前395年,一个牵动吴起心弦的人也去世了,这就是李悝。吴起更在意的是李悝离开后留下的那个位置——相国。出乎意料的是,田文同志堂而皇之地坐在了李悝留下的那把椅子上,没有感觉出一点的不适应。吴起怒了,二十年来第一次愤怒——“田文你凭什么呀,老子等了这么多年,竟然让你小子捡便宜,你算老几呀?”

吴起说对了,田文就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如果魏文侯还在,这个相国非吴起莫属,只可惜这一年是新君即位的第二年,吴起手中的七万魏武卒可以让任何人睡不安稳,再得到相国之位,可就是军政大权集于一身了,任谁也压制不住。在这种情况下,新君才选择了田文。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谁让你那么优秀的。这一年,吴起已经四十六岁了,他还能再等下去吗?答案是肯定的,吴起还在等。

工夫不负有心人,吴起终于等到田文撒手人寰了。“哈哈,哥们儿慢走!现在的相国舍我其谁呢?”吴起想,可魏武侯又一次伤了吴起的心,他抛弃了老爹留下的“任人唯贤”的办事原则,提拔了近亲公叔痤这个后生小子。

公叔痤一没资历二没能力,而且人品极其恶劣,这样一个年轻人成为了大魏国的相国,吴起心中作何感想——无奈,还是悲哀?

吴起还能等吗?

没有人能够给出问题的答案,公叔痤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身后有个吴起,公叔痤感到如芒刺在背,吴起觊觎这个位置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更重要的是吴起手中有兵,在那个有兵就能拥有一切的年代。公叔痤不得不为自己的前途好好考虑一下。

于是,一个念头在他心里扎下了根:干掉吴起,或者让他乖乖滚蛋。

相位只有一个,山头只有一座,所以只有一个人才配留下来。

挺立在公叔痤面前的那个人似乎完美无瑕,这是个不容易对付的人。不贪财,不好色,不抽烟,不赌博,也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这与在鲁国家喻户晓的那个吴起有着天壤之别。

公叔痤静静地拿出那把闪着锋芒的利刃,只等一个出手的理由,谁能给我一个动刀的理由?



◎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


随着年龄的增长,吴起的斗志逐渐被消磨,那一半不能实现的理想,吴起把它深埋于心底,变成一道无法抹去的伤痕,时时作痛。一个吴起安慰自己:“算了吧,能做到今天的成就你应该知足了!”另一个吴起把他打倒,“男子汉大丈夫,说过的话要留给别人做笑柄吗?生而不能为卿相,还有脸面回家乡面对父老乡亲吗?”两种想法不断地在吴起的脑海里纠缠,不满的情绪日积月累,迟早会像火山一样爆发。

公元前390年,魏武侯视察西河防务,这是吴起经营了二十年的防区,是一个军事天才用心血浇筑而成的,自然固若金汤。魏武侯非常满意,和吴起乘船沿河而下,船到中游,魏武侯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感慨道:“有如此坚固河山,真是魏国的宝贝啊!”

魏武侯说这句话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么多,却无意间触动了吴起脆弱的神经。吴起的不满情绪在这一刻全面爆发,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当着很多人的面去训斥魏武侯,就像老子训斥儿子一样。

这里我们分析一下魏武侯的性格特点,这不是一个气量很大的人,至少从前不是。魏武侯名叫魏击,就是当年的那个太子击。

在乐羊和吴起灭掉中山国之后,魏文侯把这块地封给了自己的儿子——太子击,也就是后来的国君魏武侯。

这件事情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首先站出来的是任座。一次宴会上,魏文侯突发奇想,问了一个很幼稚的问题,他问:“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君呢?”看这个问题问的,你一个老板问员工,我是什么样的老板?员工能说什么,不说点好听的谁发工资?

意外的是任座的发言雷倒了在场众人,让大家着实地替他捏了一把冷汗,任座说:“我看你是个昏君!魏国得到中山,你不封给弟弟,而封给自己的儿子,你算个什么仁君啊!”任座说的话是有道理的,魏文侯的弟弟是魏成,让李悝和翟璜都自愧不如的相国,而当时的太子击也就是个毛孩子,没有尺寸之功,所以引起了大臣的不满。

魏文侯怒了,再不怒就不是男人了,更何况是一国之君,魏文侯当即决定把任座驱逐出宴会。

这时候翟璜站了出来,体现了他无与伦比的智慧,说:“我觉得任座说得不对,您是一个贤明的君主。”

魏文侯被这一冷一热搞得莫名其妙,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翟璜说:“君明则臣直,只有君主贤明,做臣下的才敢像任座那样说话。”

魏文侯何尝不知道这些,不过觉得面子上抹不开,要不怎么会只把他撵出去。现在他觉得自己的面子找回来一些了,接着就坡下驴吧,亲自出门把任座请了回来。

读到这儿,我只有由衷地感慨,多么宽广的胸襟才造就了魏国的霸业!

臣下反对归反对,魏文侯的既定方针不能变,太子击还得去中山就职,出去磨炼,为培养接班人早做打算。太子击就这样上任去了,途中在朝歌(今河南淇县)遇到了田子方。

太子击一看是自己老爹的老师,自己老爹平常都对这些书生恭恭敬敬的,自己也不敢大意,下车恭恭敬敬地行礼。要说田子方已经赚足了面子,堂堂太子都在你面前降低身份了。但是田子方表现得却出人意料,他似乎对太子的行为视而不见,在礼仪之邦教化下的太子显然不能容忍这样被人欺负,大怒,于是有了一段非常著名的争论——在这个世界,到底谁更牛×一些?

太子问田子方:“你说到底是富贵的人牛×呢,还是贫贱的人牛×呢?”

田子方回答:“当然是贫贱的人牛×了,国君牛×则国家不保,大夫牛×则其家不保。而我们这些穷光蛋就无所谓了,一言不合大不了拍屁股走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没有比这更坏的情况了。”

太子击乃谢之。

儒家大师傅田子方好好地给初出茅庐的太子击上了一课。虽然太子向大师表示道歉了,但是太子击真的有他老爹那样的胸襟吗?未必,他那个时候还不是国君,做什么事情都要收敛一些。但今时不同往日了,太子变成了国君,大权在握,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能管他?


吴起气糊涂了,当众就开始教训起魏击,吴起说:“国家最宝贵的是君主的德行,而不在于地形的险要。从前三苗氏左边有洞庭湖(今湖南洞庭湖),右边有彭蠡湖(今江西鄱阳湖),但不讲求德义,大禹把它消灭了。夏桀所处的地方,左边有黄河和济水,右边有泰华山,伊阙(又名龙门山,在今河南洛阳南)在南,羊肠(在今山西晋阳西北)在北,施政不讲仁爱,商汤将他流放了。殷纣王的国家东面有孟门(古隘道名,在今河南辉县西),西面有太行山,常山(即恒山)在北面,黄河在南面流过,地势也无比险要,但施政不讲道德,周武王把他杀了。由此看来,治理国家在于君主的德行,而不在于地形的险要。如果君主不讲德行,就是一条船中的人也都会成为敌国的人。”

吴起把憋了一肚子的怨气全发泄给魏武侯,也不管人家能否接受得了。这一段言语无懈可击,从中提取一些要点就不难发现魏武侯愤怒不是没有理由的。

要点一:三苗氏。蚩尤的后代,本来活动在山东境内,被流放到了湘西,在那个时候这个地方基本上属于原始森林,没有人居住,他们只能和小动物打交道,但是大禹还不放心他们,又把他们赶去了云南,成为了苗族的祖先。

要点二:夏桀、商纣。这两位兄弟已经家喻户晓,就不用多解释了。

这个时候秦二世、隋炀帝还没有出来,否则吴起也得罗列出来。问题就出来了,试问天下哪一个国君接受得了和这几个哥们儿做一下比较。按照太子击的习惯,魏武侯很虚心地接受了吴起提出的意见,表示对吴起的感谢。事实上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吴起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别说当相国,就是能不能在魏武侯的地盘上自然死亡都是个未知数。

所以,公叔痤没有出刀之前,魏武侯已经向吴起宣战了。下面,魏武侯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一个合适的理由,仅此而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