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就是一场游戏 外传 ◎我有一个梦想

战国游戏马甲 收藏 1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size][/URL] ◎我有一个梦想 吴起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深埋在几代人心中,生根,发芽,终于等来了开花结果的季节。很多年后,吴起回忆起那个时代,都会生出无限的感慨,那个秋天是金灿灿的! 吴起自小立志,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为了实现梦想,他已经做好付出一切的准备。 这一年小伙子年满二十五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


◎我有一个梦想


吴起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深埋在几代人心中,生根,发芽,终于等来了开花结果的季节。很多年后,吴起回忆起那个时代,都会生出无限的感慨,那个秋天是金灿灿的!

吴起自小立志,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为了实现梦想,他已经做好付出一切的准备。

这一年小伙子年满二十五岁,梦想似乎触手可及,但是当他向前伸手的时候,它又在闪躲。家财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半点成功的希望也没看到。吴起的家里本来有一些家底,他似乎也不用太费什么力气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别人这样想,因为他们不了解吴起,就像麻雀不知道大雁。

面对着日益光秃的墙壁和父老乡亲异样的目光,吴起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一个人,如果没有文凭,怎么能在社会上混得开呢?

吴起踏上了外出求学的道路,最好的选择当然是鲁国,孔子离开后,留下了三千零七十二个亲传弟子,现在都成了世界公认的教授级人物,加上弟子再传弟子,跟着谁混还不能弄个儒家的文凭吗?有了这张通行证(这个东西相当于现在所谓的N级证明,其实谁都不信它,但是没有它还真的不行),以后再找工作就容易多了。好的,就这么定了!下定决心的吴起立刻启程出发,他决定不能再等下去了。

吴起向母亲告别的时候,母亲显然也不能理解自己的儿子。常言道:父母在家不远行,可这个儿子总是标新立异,真让人捉摸不透。儿啊,你到底要做什么,难道好好在家过日子不好吗?

吴起轻轻地凑到母亲的耳边,说出了自己的理想。吴起的眼睛看着很远的地方,轻轻地说道:“儿的梦想是出将入相,儿向娘保证,这一辈子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再也没有脸见娘!”

年迈的母亲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逐渐地模糊在视线中。谁知道,这一去就是永别。

吴起独自一人踏上了未知的旅程,去寻找成功的捷径,面前紧闭着一扇门,吴起试图用手去推开它,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吴起创造了历史,门上写着四个大字:布衣将相。

公元前415年,吴起来到了传说中夜里不关门,路上不捡钱的鲁国,并幸运地拜到儒家的大师曾申为师(有一种说法是曾参,不可信,曾参卒于公元前436年,那一年吴起五岁,所以吴起的受业老师应该是曾参之子,曾申)。所谓名师出高徒,吴起感觉到自己出头的日子不远了,然而,打击接踵而至。

公元前414年,接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吴起仰天号啕大哭,没有多久就忍住悲伤,化悲痛为前进的动力,继续认真学习。

曾申很疑惑,“小子,你的母亲去世了啊?”

“是啊,没事的,老师,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学习的,您放心吧!”

“我是说那是你的母亲啊!”

“是啊,老师,请您不要为我难过,也不用安慰我了。”

曾申怒了,吴起这个人不可理喻。这也难怪,儒家讲究忠孝礼义,只要一有亲人去世,儒家的人就要求自己尽量地表现出悲伤,而且要在坟边搭个小棚子,陪去者走过最初三年的阴曹地府路。吴起却不这么想,在他心里理想占了很大的比重,他相信母亲会理解自己。三年,对于吴起来说太漫长了,他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他还有多少个三年经得起折腾。他想把对母亲的哀思表现在心里以及日常生活当中。

从小在杀豚不欺子的典故中熏陶大的曾申不能容忍吴起的这种行为,他渐渐地排斥吴起,疏远他。吴起发现,这样下去跟着老师也学不到什么东西了,于是放弃了在儒家的学习,跨行学了兵法。

吴起的兵法是跟谁学的那就很难说了,战国那个年代,除了孙膑、庞涓有着明确的师承关系之外,剩下的人好像都是自学成才,这也不对,因为在那个混乱的年代,受环境影响,能打仗的人太多了,所有人写出来的兵法也都是一个样,只不过因为文盲太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写得出像《孙子兵法》那么华美的、艺术性与实战性相结合的文字。

我们可以相信,吴起如果不是被曾申排斥出儒家,他也不可能取得日后如此辉煌的成绩,他的理想似乎会更难实现。这说明,有的时候放弃自己不擅长的东西,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那一夜,我梦见雄兵百万!


带来了么?

带来了!

什么?

人头一颗。

谁的?

我老婆的。

好的,咱们一手交货一手交权……

那一刻,鲁穆公震惊了,他实实在在地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一股寒意直钻脊梁骨。一个卫国人,不远万里来到鲁国,连老婆都不要了,把鲁国人民的战争事业当做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重度的精神分裂症。鲁穆公用颤抖的手把将军印交给吴起,却看到了无比坚定的眼神,一生难忘。

军营中,士兵们看到了一个截然相反的吴起。这个将军似乎特别平易近人,行军的时候不坐车,不骑马,自己携带干粮,睡觉的时候不铺席子,与士兵吃一样的食物。甚至、甚至,太不可思议了,将军居然用嘴去吸士兵身上的脓包。这样的领导哪里去找啊?

这种怪异的行为在齐军看来就是胜利的信号。鲁国带队的是谁?好像叫吴起。吴起是谁啊?哪个村的?没听说过。

齐军惊讶地发现,鲁国这支派遣军似乎是来旅游的,他们早早地扎好大营,摆开架势,后来就没动静了,也不说打,也不说不打,搞得齐军主帅一头雾水。兄弟们,你们是来看风景的吧!

齐军主帅不敢大意,还是按照兵法一步步来吧,先派个探子刺探一下军情,看看吴起到底在大营里干什么呢?探子的回报令人捉摸不透,作为将军,吴起竟然与最底层的士兵搞联欢,这太不可思议了。再探,张丑作为使者来到吴起大营,想查探吴起的真实用意。

其实不用问,张丑一进鲁军大营什么都明白了。吴起肯定是不愿意打,看看鲁军招的这些兵,老的、小的、病的、残的,冷不丁还以为进了难民营呢。

吴起的态度更加坚定了张丑的信心,一个将军放下架子,对自己这样一个使者点头哈腰的,又是点烟,又是倒茶,看来鲁国真的是穷途末路了。张丑就这样在鲁军军营小住了三天后回营复命。

张丑疏忽了,他没有发现,他返回时,身后有无数双眼睛目送着他回营,这些眼睛既不老,也不花。张丑回到齐军大营时,这无数双眼睛也来到了齐军大营,当然,也包括这无数双眼睛的主人。

张丑兴致勃勃地向领导汇报工作,门外喧哗声起,鼓声大震,鲁兵突杀而至。

齐军轻敌,来不及准备,所以齐军败得很惨。


吴起成功了,他感觉梦想似乎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今日一战成名,功名利禄什么都会像流水一样地源源不断。事实上并不是那样,记住这句话:上天要捧你,必定先踩你。

吴起太优秀了,优秀到让人痛恨的地步,齐国因为他的存在而惶惶不安,鲁国的君子们因为他的存在而寝食不安。更要命的是他的老板,鲁穆公害怕他,害怕他的眼睛,尽管吴起只不过要求一个相国的职位,他的老板却不这么认为。

这三股势力找到一个恰当的结合点,一起发难。张丑再次来到鲁国,这次他的身份是和平大使,一夜之间,仿佛鲁国成了大国,齐国变成了附庸。为了保持两国长期和平稳定的外交关系,张丑代表齐国赠给吴起美女二人,黄金百镒。吴起当即表示,鲁国绝对不会侵犯齐国。

吴起想的是,鲁国凑出两万人的军队都够戗,何况是去侵略别人。

但其他人不这么想,吴起受贿的事情算是传开了,传得妇孺皆知。鲁穆公很生气,想:“好你个吴起,自己砍了一个齐国美女,紧跟着又收了两个,你倒是不做赔本的买卖啊!”

齐国需要铲除后患(国际关系需要),鲁国大臣需要嫉贤妒能(心理需要),吴起成了众矢之的,鲁穆公也真对得起自己的名字——姬显(嫉贤妒能的意思),一不做二不休,卸了磨就杀驴,吴起在鲁国混不下去了,于是向南来到了魏国。

第三集

两匹狼的崛起

晋国没了,让三家分了,这可乐坏了躲在一边瞧热闹的秦国,乐坏了和晋国分分合合几百年恩怨不断的老秦人。此时,有谁还能记起那个貌似很美丽的成语——秦晋之好。


◎让我欢喜让我忧

秦晋之好,一点都不好,更像是一场政治骗局。

秦晋之间数百年来离离合合打打闹闹恩恩怨怨是是非非不断,在秦人看来,根本原因是自己的大门不够严实,东部失去崤山、函谷关等有利地势,自己无险可守,导致晋国入侵时可以长驱直入。很早之前,秦人已经得出结论:要安稳,就要占领函谷关!

三家分晋,秦人乐了。

老秦人庆祝过后,有了一个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新邻居姓魏了,麻烦的是这个姓魏的邻居也不好惹。从前打不过晋国,如今晋国分裂成了三半,自己连其中三分之一都拿不下,秦人确实比较郁闷。

没办法,该着急还得着急,只要魏国存在,秦人就甭想知道函谷关以外是什么样子的。那好吧,不看了还不行。

答案是:不行。

魏国为了扩充地盘,不断地蚕食四周,时常性地、有组织地有预谋地侵犯秦国本来就不多的领土,大有把老秦人赶出中国版图的企图。在不断地交手过程中,魏人发现,秦人虽穷,战斗力绝对不弱,秦人彪悍的作风给魏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一刻都不敢大意。

公元前410年,在鲁国做了一场将军梦的吴起偷渡到了魏国,魏文侯在是否接纳吴起的问题上产生了犹豫,看来关于吴起的绯闻已经传到了魏国,魏文侯心里很是打鼓。

魏文侯找到李悝,商量这件事。魏文侯说:“吴起这个人怎么样?”李悝分析得很透彻,吴起这个人虽然有着性格上的缺陷,但是能力上无可挑剔,基本上属于司马田穰苴那一类的猛人。

魏文侯一听这个就放心了,琢磨:“你贪财,那我就给你钱;你要好色,我也能满足你。只要你给我好好干活,发挥你的特长,要什么我还不能满足得了你,只要不搞叛乱就行了。”

魏文侯过于紧张了,吴起的要求其实很简单,也很容易满足,出将入相,富贵回乡,在父老乡亲面前显摆一把,长长脸就够了。吴起兴奋地认为这回总算跟对了领导,只要自己好好干活,这么个小小的理想还不容易实现?吴起错了,魏文侯并不能完全理解他,最终也没能满足他的愿望。

吴起来到自己的新单位,没有经过实习直接上岗,魏文侯把他安排到西河地区和老秦人打交道。西河地区是秦国东边的门户,老秦人的眼睛盯着魏国的这块土地不是一天两天了,吴起和他们的对话也基本上都是使用冷兵器完成的。

吴起谁不知道,一战成名,带领着鲁国的两万老弱病残收拾了强齐,秦人哪打得过他啊。好在秦人不主动上门挑战,吴起也不会轻易打出来,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一段时间后,秦人明白了魏国要做什么,吴起也明白自己的岗位职责所在,领导魏文侯要争霸中原,放不开手脚,总是担心有人在背后捅刀子,吴起的任务就是盯住这个有可能出刀子的人。

秦人一看,解放中原是过不去前面这道坎了,还是去西部大开发吧。此后秦国放弃逐鹿中原,而不断向西南方向去兼并一些少数民族。吴起也没闲着,他正在思考着一个重要的问题。


在长期与老秦人的交流学习过程中,吴起渐渐地发现,秦国虽然穷,但战斗力依然强悍,有时候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在跟别人抡刀子。一个压抑很久的想法在吴起的脑海中爆发,找到了,就是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