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中国产生359条新词语 山寨居首雷囧等入选

“有人说山寨是对正统的恶意剽窃和克隆,有人说山寨是对正统的大胆挑战与叫板。山寨文化深深打上了草根创新、群众智慧的烙印。”一位网友曾经这样解读“ 山寨”一词。2008年,山寨版、山寨帮、山寨湖、山寨车、山寨药、山寨春晚、山寨精神、山寨明星、山寨现象等等词语迅速蹿红网络并流行。10月29日,国家语言工作委员会对外发布2008年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并由商务印书馆推出《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08》一书。在2008年度产生的359条新词语中,“山寨”位列新词语使用频次之首,“三聚氰胺”、“堰塞湖”分别位列二三名。而“山寨”、“雷”、“囧”、“酱油”四个词语由网络媒体迅速辐射到其他媒体,成为2008年的流行语词,并产生了词族化的特点。


年度新词语记录了2008年中国人走过的脚印,社会思想文化的变迁,也展现了这一年的生活画卷。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李宇明认为,从社会语言学角度看,2008年的新词语呈现出明显特点:重大社会事件催生新词语“群”、网络助推了新词语的产生和发展。


其中,5·12汶川大地震催生的新词有17条,敬礼娃娃、特殊党费、堰塞湖以及猪坚强、范跑跑等串起了一个个记忆深刻的瞬间。与奥运有关的词有25条,水立方、鸟巢、奥运头、奥钞、奥衫、奥运吧、奥运签注等词语,无一不倾注了中国人民对奥运的热爱和支持。在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的背景下,抄底团、乘电梯、迷你熊市显示出金融危机给股市带来的变化,金融救市、去杠杆化体现了人们试图摆脱金融危机的某些思考和总结。而“三鹿事件”牵出来的则是三聚氰胺、结石宝宝等新词。


此次公布的新词语,来自网络的词语数量有56条之多,而且产生和存在的方式较以前有很大不同。以前很多网络用语,如斑竹、楼主、菜鸟、灌水、拍砖、顶都与网络工具有程度不同的关系,而此次收录的56条来自网络的用语中,只有QQ隐身族、MSN隐身族、论坛潜水族、百谷虎、人肉、刷博与网络工具有关,其余主要反映了社会生活,比如艳照门、范跑跑、雷人、猪坚强、叉腰肌、打酱油、追客、郭跳跳、裸官、食草男、泡良族、班奴等。这些词语首先由某些网民在网络论坛或博客上使用,而后一下子在网络上蹿红,又从网络新闻渗透到其他媒体上,显示了网络语言的强大渗透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庆生分析指出,网络词语的出现,既是社会发展的明证,也是社会心理的映射。从内容上看,这些来自网络的词语在构词上十分生动活泼,反映了底层百姓丰富的语言创造力,如双关造词的“八宝饭”、“什锦饭”、“八宝什锦饭”,是青年一代以一种特有的方式表达他们对国家领导人的爱戴,或许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我国民主化进程正在加快;而“叉腰肌”、“打酱油”、“俯卧撑”、“国家罗汉”等词语,在造词上或比喻、或飞白、或借代,都有典故,都与特定事件相关。而秋雨含泪、兆山羡鬼、欧阳挖坑这些四字格的“准成语”则显出网民的才华和智慧。


尽管网络语言非常丰富,但是调查显示,网络语言并未对有声媒体、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的新闻领域构成冲击和威胁,而且日常词语依然在网络世界里占主流。对此,李宇明认为,语言文字是约定俗成的,不能因为网络语言丰富就强迫人使用,形成新的交际困难。至于对那些使用网络语言的群体也不必限制、歧视,这些在小范围内使用的网络语言能否成为全民交际工具,要看其发展的力量了。


此外,在《2008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中,还收录了“火星文”使用情况调查。所谓“火星文”,通常指的是在网上聊天、论坛、贴吧、个人空间等语境中小范围存在的,由繁体字、别字、偏旁、字母、数字、外文、图符及部分简化字组成的一种特殊表意形式,它借助特有的“火星文”翻译软件、“火星文”输出软件完成输入、输出、阅读理解。热衷于使用它的“90后”认为,这是圈中暗语,有效地保护了他们的隐私,同时这也显得自己时髦有个性。


社会活动家、学者司马平邦对于火星文收录官方报告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互联网解放了汉字蕴含的更大的能量,以前谁敢造字?网民可以使用的字越来越多,包括英语、日语、韩语等各种字符,有的就是标点符号,汉字偏旁等,汉语汉字被改造,网民使用起来有快感,这种快感是使用英语的人所不懂的。”网络编辑胡永明认为:“火星文在网络上的流行,想抵制也抵制不住,只能顺应社会语言新现象的变化和发展。比如按照火星文,北京一词就有六种写法,这种现象值得汉语权威机构继续关注和研究。”


除了各种新词语、网络语言和火星文借助网络频出,民间造字风潮兴起,并受到了语言文字界的广泛关注。“外语是拼音文字,外国人创造一个拼音很容易,我们的祖先已经造了好多字,似乎不好造新字了,其实,网民可以造一些新字对应西方新的词语以及目前语言生活的需要。”


学者钱宏认为:“目前,互联网上的流行的造字,比如把一个汉字随意地放下放上进行组合,正是民间无意识地利用了汉字本来的功能。”钱宏称,从1996年至今他已自造了8个新字。像针对生活中缺少诚信,他自造了一个字,上面是“语”字,下面是“金”字,念作yù(音同玉),他把字拆解为三部分后解释为“我的话是金子”。该字曾在一些主流媒体上引起热议。最近,他还新造了一个字,左边是“身”,右边是“思”,意思是“人的身体和心灵应该统一在一起”。


钱宏的新创造也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凤凰网“名博”宋忠平认为,造新字新词已不限于像“礮”这样古为今用的字词,有更新更前卫的字词正在大量出现,“之所以出来这股热浪,与网民希望展示独特的自我,希望挖掘更多的语言元素有关”。


李宇明则认为,目前民间造字造词兴盛,表达了种种新的思想和观念,但是能否成为全民使用,被整个社会使用,还需要时间的检验,这是个很漫长的过程。据了解,造新字新词更多依赖于新的技术,如计算机、互联网、手机等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力。(记者 桂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