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贩配耳麦互相"通风" 城管反侦查截获(图)!!

商贩配耳麦互相


被抓获的商贩通知同行:“别说了,我被抓了。”


商贩配耳麦互相


“地瓜哥”警惕地四处张望。


商贩配耳麦互相


不时有女子出现在“地瓜哥”身边。


“陆队正骑车由东向西走,你们赶紧撤。”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附近街边,有卖烤红薯、卖丝袜的游商小贩不时对耳麦低语。原来,为了躲避城管队员,无线电对讲机已成了他们的新型“武器”,城管队员们的行踪在电波中被哨探得清清楚楚。这些游商中有人盯梢儿,有人放信儿,竟与城管队员们玩儿起了“侦查”与“反侦查”。


镜头一


城管调频无线电监听小贩对讲机


昨天,在北京西城城管大队展览路一分队里,城管队员将手里的无线电对讲机调到了某一频率,嘈杂的环境声立刻从对讲机里传出来,紧接着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男声喊道:“喂,你们在哪儿呢?城管还在那儿吗?”城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无线电里说话的人是在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附近进行违法经营的游商小贩。


近日,城管队员在动物园附近执法时,从一个违法经营的小贩身上发现了一部无线电对讲机,正当工作人员询问对讲机的用途时,里面突然传出一句话:“抓住你了吗?”这时,城管队员得知,在他们对动物园这个区域加强管控力度后,为了躲避执法的城管队员,有些无照游商竟配上了无线电对讲机,利用电波互相传递城管队员的行踪。他们有人负责盯梢儿,有人负责传信儿,往往城管队员还没到现场,小商贩们就已提前知晓,迅速“逃之夭夭”,这给城管队员执法带来了很大难度。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并没有发现配备无线电的商贩之间存在利益关系,无论是盯梢儿的还是传信儿的都是以卖货为生的商贩。


“地瓜哥”盯八方四女奔走传信儿


镜头二


在动物园批发市场附近的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人群中夹杂着一些售卖各式杂货的小贩。记者来到众合服装市场北门假装等人,门旁的小巷里有几个卖烤红薯的小推车,路口两三米外有一身着青灰色外套的中年男子,其右耳中塞着一个黑色耳麦,耳麦的线隐藏在外套里。该男子神色警惕地四处观望,时不时有一两名女子出现在他身边,隐约可以听见他们之间“半个小时一圈,现在还没来”的对话。


随后,按照事先计划,城管队员出现在前往此处的路上。这时,这名男子突然紧张起来,对他身旁的四名女子挥了挥手,四名女子立即一边向不同的方向跑去,一边喊着“来了来了,快撤!”瞬间,卖烤红薯的小贩们推着车没了踪影。而此时,附近的城管执法车上,工作人员的对讲机捕捉到了他们的对话:“地瓜哥,城管正往你们那儿走呢。”城管工作人员表示,着青灰色外套的中年男子就是对讲机中的“地瓜哥”,他和家人都是卖烤红薯的小商贩。


记者人群查访小贩称“便衣来了”


镜头三


随后,在离众合约服装市场150多米远的马路边,记者又发现了两名带着黑色耳麦的年轻女子。这两名女子没带任何货物,四处张望。这时不远处一名城管队员走过来,两人立刻躲进附近的栅栏,其中一名女子对另一名高个女子说:“城管过来了,你快通知他们啊。”高个女子回道:“你说吧,我的频率都调乱了,没法说。”矮个女子随即举起耳麦,对着话筒小声说:“城管来了,你们注意。”女子说着将挂在腰间的对讲机放入包中。看到城管队员已走过,高个女子像变戏法一样从旁拖出一只纸箱,并迅速打开,继续兜售连裤袜。“多少钱一条啊?”记者假装挑选连裤袜。“10块钱一条。”“你干吗还带着耳机啊?”“连着手机用的。我们也不容易啊,一天卖不了多少货,还要时刻防着被城管抄。”高个女子一边卖货一边四下张望,随时准备收摊。


随后,记者进入城管执法车中。在对讲机中,小商贩们用售卖的货物作为“别号”称呼彼此,因此不断出现“地瓜哥”、“袜子”等称呼。当执法车到金开利德北侧时,对讲机中赫然有人报出执法车的车牌号,“他们正在金开利德北边,抓了一个卖玉米的,还有十个便衣。”刚刚混在人群中查访而被误认为“便衣”的记者们面面相觑,惊出一身冷汗。


查处


“别说了,我被抓了”


昨天,西城区城管展览路一分队队员和公交总队西直门站派出所的干警们经过部署,在众合服装市场南门,抓获了一名耳听八方的卖烤红薯的中年女子。被抓获后,这名女子随即将对讲机关闭,然后用手机通了个电话,在电话中她告诉对方:“别说了,我被抓了。”


她告诉记者,她来自河南,和儿子都以卖烤红薯为生,每天大概能卖个百十来斤。对于耳麦的用途,她先是说是用来听音乐的,随后又称是对讲机,是她一个月前花100元购买的。该女子表示,别的商贩也有对讲机,她们每天只是用对讲机互相沟通“上的什么货”“你在什么地方”等内容,“我只是听,从来没说过话。”她说。


干警表示,这名商贩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可能会被处以治安拘留。记者从北京市无线电管理局了解到,使用无线电通讯设备必须到无线电管理部门办理申请手续,得到批准后才能合法使用。小商贩使用的无线电对讲机并未到管理局申请,属于违法使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