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九回 矢志东山金鹏出云霓 名登魁首鲤鱼跃龙门 第九回(6)转危为安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九回(6)转危为安 刘经理见三个人都闷着头不讲话,不知这闷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又沉吟了一会儿,好象是下了狠心似地断然说道:“咱们都是生意人,我这里也是小本生意,你们也不能让我赔着卖,我也不能让你们多花钱,这样吧!咱们就按五千六的进价成交,我一分钱也不加。反正这种机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九回(6)转危为安


刘经理见三个人都闷着头不讲话,不知这闷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又沉吟了一会儿,好象是下了狠心似地断然说道:“咱们都是生意人,我这里也是小本生意,你们也不能让我赔着卖,我也不能让你们多花钱,这样吧!咱们就按五千六的进价成交,我一分钱也不加。反正这种机器现在也不好卖,你们拉走了也去了我的一块心病。

另外,你们各位若是对使用这种机器没有经验,我再免费给你们派个师傅去帮助安装调试,包你们满意。怎么样?”

梁金鹏见刘经理话说得这么恳切,觉得这个价格再侃下去也没多大意思,况且自己只买一台,价格上也不会有太大的 出入,便笑道:“既然刘经理这么给面子,咱就五千六成交。不过,您给我们派去的师傅必须得跟我们同去,我们还等着用这台机器做样品呢!”

刘经理见梁金鹏已经答应成交,便爽爽地应道:“那好,我马上打电话把调试机器的师傅给请过来,让师傅和你们一块走。”

梁金鹏用现金把货款付清之后,刘经理就开始安排打包装箱。梁金鹏道:“刘经理,您帮忙把随机的零部件打好包就可以了,机器就不用拆了,回去再装挺麻烦的,好不好!”

刘经理不解的问道:“机器不打包,省事是省事,可你们怎么运呢?”

梁金鹏笑道:“运输我们自有办法,您派人把我们送到汽车站就可以了。”刘经理见说,把随机的零配件打好装后,便招呼两个店员把机器架着向店外走去。梁科长提起装好箱的零部件也跟了出去。

因为要等调试机器的师傅,梁金鹏和柳云涛留了下来。等了没有多大一会儿,调试机器的洪师傅就推门走了进来。他一走进门就大声问道:“刘经理,买机器的客人走了没有?”

梁金鹏和柳云涛闻声抬头一看,见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知道是刘经理介绍来的洪师傅,正欲答话,刘经理起身迎了上去:“哎呀,洪师傅,您来的正好!梁老板正在这里等着您呢!”又介绍道:“诺,这位就是梁老板!”

梁金鹏一见洪师傅到来,便拉住刘经理的手道:“刘经理,谢谢,谢谢!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扰了,这就告辞!”拉着洪师傅就出了店门。刘经理热情地送了出来,又对洪师傅叮嘱道:“梁老板等着用机器,去了要抓紧时间调试,再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过来,一定要尽快把机器调试好!”

洪师傅口中答应着,紧跟着梁金鹏和柳云涛出了商店快步向车站方向走去。


从缝纫机商店到长途客运站的路并不远,可两个店员架着缝纫机走就显得有点远了。还没等到梁科长和两位店员走到客运站,梁金鹏、柳云涛、洪师傅三人就从后面追了上来。看着两位店员和梁科长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三个人赶忙走上前去帮忙,一路倒换着把缝纫机架到了客运站的路边。

梁金鹏向送缝纫机的两位店员道过谢后,便吩咐梁科长打电话和齐东平联系。齐东平回电话说白布白线都已经买好了,他和小梁会计正乘公交车向回赶呢!

等了约有半个小时的光景,齐东平和小梁会计各扛了一个白布卷风风火火地从马路对面跑了过来。齐东平高兴地对梁金鹏说道:“今天的白布买的不贵,我们怕剪裁是不够用,卖布的老板也不愿剪剩下布头,就多买了些!”看看午时已近,两件要办的事情都已顺利办妥,梁金鹏吩咐道:“梁科长,你先想办法去找辆车,我们到对面餐馆点着菜等着你,吃过饭我们就向回返!”

待到梁科长找好了车回到餐馆时,饭菜刚好点齐,大家利利索索吃过了午饭,便一起聚到餐馆门前去等车。柳云涛心想:“这一回也不知道找了个什么车来?如果车的座位不够,还得有人坐在外面的车厢里,那就不太安全了。”

因为在他看来,运货总得找个搭栽的货车,车楼子里坐的人是有限的。正在疑虑间,忽见一辆大巴“嘎”的一声停在了路边。这时,一种愕然不解的神情浮上了柳云涛的脸颊。梁金鹏好象是看透了他的心思,笑着解释道:“我们不同于大国营企业,什么事都要图方便,雇一辆车要二百多块呢。”

客车停稳之后,司机和乘务员飞快地从车上跳了下来,用一种急速的语气大声嚷嚷着:“快点上车,快点上车!让警察逮着得罚款的!”

大家闻言,七手八脚地先把缝纫机架上了车,又把打包的零配件箱子和两卷白布白线扔进了车里。然后就象逃难似地急急忙忙地都钻到了车里。还没等大家找好座位,大巴就开动了。

柳云涛坐在前排,看着前面的缝纫机就放在汽车发动机的盖子上,高处都快要碰到车顶了,周围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得让人插脚不下。心道:“这可真是挣钱不要命了!”

大巴驶出武汉后行了两个多小时来到了白虎车站。在路边稍停了一会儿,等到该下车的乘客走净,向左一拐就开向了金鹏麻纺有限公司的方向。乘客们见大巴驶离了规定的路线,顿时乱糟糟地吵成了一片:“喂,喂!师傅,这车是向哪儿开呀?”

梁金鹏大声喊道:“各位不要着急,我们就到前面不远。卸下货就回来!”听他这么一喊,车厢内顿时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又吵成了一片。开车的司机一声不吭,闷着头直向前开。他知道解释也是白搭,反正方向盘在他的手中,别人是夺不去的。

正在乘客们乱哄哄地吵闹间,大巴已经开到了金鹏麻纺有限公司的大门口。开车的司机这才笑嘻嘻地回过头来大声说道:“大家快别闹了,卸下货我们就走!”

梁金鹏、柳云涛、梁科长、齐东平、小梁会计、洪师傅等人陆续跳下车来,又七手八脚地把缝纫机、零配件包装箱、两个白布卷和装白线的编织袋卸了下来。大巴司机这才慢慢地把车倒了回去,一打方向盘沿着原路开走了。


俗话说:“欲要善其工,必先利其器。”果不其然。当天晚上,随车跟来的洪师傅把机器调试好后,梁金鹏安排工人连夜加班,到第二天中午,二百条“防水麻袋”样品就消消停停地做好了,还赶了个俏班。

为了保证“防水麻袋”的质量不出纰漏,这次制作“防水麻袋”样品,柳云涛亲自监工制作,加了十二分的小心。为了防止装进去的树脂粉渗漏,加工工艺做了很大改进,不是象原来的样品那样,把白布衬里平齐地压在麻布里面一起封口合缝;而是让白布衬里比外面的麻布长出半寸,沿着麻布边翻到麻布外面,将其压在麻布边上一起封口合缝。

这样一改进工艺,不仅将麻袋的边缝封的严严实实,而且使花线底下的白布边显得格外醒目,就象是加上了一种非常漂亮的装饰品一样,非常好看。为了保证不再出现上次发运样品时的纰漏,柳云涛翻了又翻,看了又看,直到觉得万无一失之后才给龙永泰把报喜的电话打了过去。并再三强调说这次做的样品是他亲自监制的,保证件件优秀。

听到样品已经做好的消息,龙永泰欣喜异常。他在电话上说,日本这两天一直在催问样品的制作情况,要柳云涛立即想办法动身,尽快把样品送到青岛去。说青岛去日本的航班多,在那里办空邮方便些。

为了抢时间,柳云涛没有回武汉,他托梁老先生就近买了仙女市到青岛的火车票,当天下午就登上了由仙女市发往青岛的火车。上得火车之后,立即打电话向龙永泰报告了自己的行程。

火车在路上风驰电掣地跑了二十多个小时,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半便赶到了青岛。这时,龙永泰驾着自己的专车已在车站等候多时了。两个人见了面之后,龙永泰二话没说,拉着柳云涛 就赶向机场。在赶往机场的路上,龙永泰开玩笑说;“柳哥,您早到晚到无所谓,只要样品赶到就行了。要是到今天样品再送不过来,您弟妹又要说我是白薯了!”

柳云涛听他说的可怜,便笑道;“从接到你的电话,到昨天把样品作完,前后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我这里可没给你掉链子,你怎么这么重财轻友呢!”

两个人匆匆忙忙赶到机场后,龙永泰这才打开麻包翻看里面的样品。他一边翻看着样品,一边啧啧地称赞道;“姜还是老的辣,上次发货若有大哥在,我就不会那样狼狈了。”

柳云涛笑道;“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世上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认真去做,还有做不好的!”

待把样品检查完毕,龙永泰连连大叫OK。然后用力把手一挥,对柳云涛说道;“机场的空运手续我早已找朋友联系好了。您在这儿等着,我这就去办手续。”说着,拎起两大包防水麻袋样品风也似地闯进了空港海关。

由于柳云涛这次制作“防水麻袋”样品的事情干的漂亮,送来的又及时。龙永泰高兴极了。晚上,他在柳云涛下榻的裕隆大酒店排下盛宴为其接风。为了庆祝这次来之不易的大转折,龙永泰请来了海星集团的游总和广厦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米总前来相陪。同时,还带来了一位花容月貌的年轻小姐来助兴。他神神秘秘地向柳云涛介绍说:“这是您三弟妹!”

柳云涛闻听此言,心中一愕,随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席间交流才得知,这位花容月貌的年轻小姐名叫梁玉红,是当地一家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按当下时尚的话说,她是龙永泰在青岛的女友,如果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没过明路的小老婆。柳云涛从事外经外贸工作多年,对这样的事已是见怪不怪了。于是半开完笑地向龙永泰调侃道;“兄弟真是好眼力,艳福不浅哪!”龙永泰脸上微微一红,连声道;“那里,那里,交个朋友罢了。”他自己心里非常明白,这种事情是上不得大雅之堂的,若是在老家,他是不会有这个贼胆的。

柳云涛和游总、米总、梁玉红等人都是初次相会,免不了寒暄一场。在生意场上,朋友的朋友还是朋友、聊起来非常投机。又由于有梁玉红跟着凑趣,大家在一起闹闹哄哄地喝的非常尽兴,一直闹到夜阑更深才各自散去。

这次柳云涛来青岛是平生第一次,又是生意转危为安的大功臣,龙永泰执意要留他在青岛多盘桓几天。柳云涛因武汉公司有事,放不下心来,也不愿无所事事地留在青岛瞎转悠,休息了一天之后就乘上火车返回武汉去了。

柳云涛回到武汉没过一个星期,龙永泰兴冲冲地打来了电话,说是送日本的“防水麻袋”样品吉田已经收到,对这次送去的样品质量极为满意;又说这次在日本的国际麻纺制品展销会上,把同行的产品都给比下去了,与会客商都竖起大母指直夸OK!还说这次发去的“防水麻袋”样品在日本国际麻纺制品展销会上荣获了优等奖!

龙永泰在电话里高声大叫;“柳哥,这回我们算是OK了!今后,我们想不发财都难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