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九回 矢志东山金鹏出云霓 名登魁首鲤鱼跃龙门 第九回(5)忍痛割爱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九回(5)忍痛割爱 柳云涛、吴忠信在梁金鹏的引领下,围着院子一边走一边聊,不知不觉已是日上中天。梁国军兴匆匆地跑来,催促大家一起到餐厅用餐。四个人便相拥着直接向餐厅方向走去。 “和秦中书联系上了吗?”梁金鹏关切地向梁国军问道。 “联系上了!”梁国军冲劲十足的回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九回(5)忍痛割爱


柳云涛、吴忠信在梁金鹏的引领下,围着院子一边走一边聊,不知不觉已是日上中天。梁国军兴匆匆地跑来,催促大家一起到餐厅用餐。四个人便相拥着直接向餐厅方向走去。

“和秦中书联系上了吗?”梁金鹏关切地向梁国军问道。

“联系上了!”梁国军冲劲十足的回答,“老秦说晚上给我们回电话。我怕他一时找不到头绪,又找了两个老乡去帮忙打听!”

“那就好!”梁金鹏高兴的答应着,领着一行四人迈步进入了餐厅。

席间,由河南过来送麻的商师傅和贾师傅也在场。重新介绍过后,柳云涛和吴忠信才得知哪个大个子叫商广智,中等身材的叫贾桂亭;两个人年龄相仿,都在三十五六之间。

酒菜上齐以后,大家交杯换盏,你敬我让,气氛搞得非常热烈。在坐的都是生意人,自然是三句话离不开老本行。柳云涛乘着酒兴向商、贾二人问道:“你们二位师傅都是麻纺行业的行家,对原麻的市场行情一定很清楚。现在原麻的市价大致在什么样的价位上?”

商广智笑应道:“这个价位可不好说。可以说是一时一个价。因为原麻是一种农副产品,要看当年产量的高低和市场需求的多少来定。丰收年景产麻量大时就相对便宜一点,歉收年景产量低了就相对价格高一点。所以有大小年之说,就是说丰收年景为大年,歉收年景为小年。再就是要看什么时候用。一般是原麻刚刚收下来时价格会便宜一点,再就是春节前夕会便宜一点。原因就是农民在秋收秋种和春节时需要换点活钱急用。

在通常的情况之下,等过了春节之后,原麻价格就会一月高过一月,一直会持续到下季新麻上市之前,价格只会涨不会落。您要说现在的原麻价格嘛?我们今天送来的原麻是两千八百元一吨,还不包括运杂费。这在我们当地来说就属算是优惠价了!”

“那你们的运价是多少钱一吨呢?”柳云涛急于了解当前的市场行情,便进一步刨根问底地问道。商广智应道:“这个价格也不一样,要看运程的远近才好定。贾大哥的运价就和我的运价不一样,我们那里离这儿距离稍近些,每吨的运价是按一百二十元计付,这也是最低价了。因为我们是长期用户,车主才肯帮忙。这个运价贾大哥就做不下来了。”

梁金鹏见柳云涛问得真切,便佛笑着打趣道:“柳总这生意还没和我们做,就在这里替我们计算产品成本了!”

柳云涛呵呵笑道:“那里,那里!遇到行家就想请教请教。在商言商嘛,问问心里也好明白明白。”心里却在暗自忖道:“看来交阳的王总所言非虚,他所说一吨麻三千块钱,价格还挺靠谱的。”

酒足饭饱之后,商广智和贾桂亭说要先行押车回河南,便起身告辞。梁金鹏和柳云涛等人一起动身相送,一直目送两辆大卡车开出工厂大门方才回转。

送走商广智和贾桂亭,梁金鹏又邀柳云涛和吴忠信到楼上喝茶。几个人在总经理室聊了一会儿闲话,相约明天一早在武汉相见,一起到缝纫机市场去看机器。吴忠信说他明天没有时间相陪,要请柳云涛代劳。柳云涛正中下怀,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并对他说道:“你若有事就忙你的好了,这边的事情有什么进展我会及时打电话和你联系的。”

柳云涛看看事情已然了解,便和吴忠信告辞要走。梁金鹏热乎乎地安排梁国军开车相送,一直送到了白虎山长途客运站, 等到二人上了客车才回转。

客车尚未驶近武汉,梁金鹏就给柳云涛的手机上打来了电话,说是已通过武汉的朋友找到了卖地毯绞边机的商店,商店就在乔口长途汽车站附近,要柳云涛明天一早在乔口长途汽车站碰头。还告诉柳云涛说,要他务必带上交阳麻纺厂和他们上次送来的样品,以便好做个参考对照,因为上次所送“防水麻袋”的绞边工艺日本客户已经认可了。

闻听此讯,柳云涛的心里一阵欢腾。


在人生事业成功与失败的道路之上,大概总有一个名叫“运气”的家伙在其中兴妖作怪。对此,柳云涛是深信不疑的。

虽然他上午在蒲城麻纺厂曾言之凿凿地对梁氏父子说,在一个“九省通衢”的大武汉不可能找不到要买的机器,那不过是在鼓着肚子说大话给梁氏父子和自己打打气而已,其实在自己的心中是一点谱也没有的。不久之前,远在青岛的龙永泰在加工交阳发运去的“防水麻袋”时,找遍了全青岛也没有找到这样的机器,最后在无奈之下只能用普通缝纫机跑直线给“防水麻袋”封口,就是个前车之鉴。

他心中明明白白地知道,直到目前为止,他手中仅仅拥有交阳和蒲城两个供应客户。这一次,在交阳供货失败的情况之下,如果蒲城不能满足日本客户的工艺要求,其结果就只能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空欢喜一场了!一得知在武汉已经找到了生产所需要的机器的信息时,柳云涛禁不住心中一阵狂喜。他隐隐觉得幸运之神仿佛正在微笑着向自己招手。


第二天早上,柳云涛按照约定的时间于八点之前赶到了乔口长途汽车站。等了约莫有十多分钟的时间,便在游动的人丛中看到了梁金鹏那张溢满佛笑的胖脸。

这次随同梁金鹏前来武汉的还有三个人。一位是生产科的梁科长,一位是现金会计小梁,还有一位是供销部经理齐东平。

现金会计小梁是个乳臭位干的毛头小伙子,嘴巴上的胡子还没长出来。他长得一付细高挑身材,赤红脸膛,在平地上一站就象秋天庄稼地里长着的一株红高粱。相比之下,梁科长则显得较为瘦弱矮小,其年龄在五十上下,眉宇间透现出一股文静之气。齐东平则是个窦尔墩式的粗壮汉子,三十多岁的年纪,两颗不太显露的虎牙分插上唇两边,一付自来笑的面孔。

梁金鹏分别介绍过后,便命齐东平和小梁到汉正街小商品市场去买白布和尼龙白线,留下了梁科长和柳云涛相伴一起到缝纫机商店去买地毯绞边机。

按着事先打听好的地址,三个人穿过横穿东西的马路走到北面的边道上,然后向右一拐拐到了一条南北大街上。在南北大街的西侧边道上,三个人沿路北行。走了没有多远就看到前面楼上探出一个立式的长方形门店招牌。上书:“宏大缝纫机总厂经销处”。一见这个醒目的门店招牌,梁金鹏便一脸佛笑地回首叫道:“你们看,就是这家!”

柳云涛喜道:“怎么这么好找!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说着,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来。梁金鹏笑侃道:“‘要知山中路,须问打柴人’吗!有‘地下党’给我们提供情报,还怕找不到‘敌人’的踪迹!”

三个人循着招牌走近大门一看,只连商店的营业面积并不大,充其量不过百十平米的样子。商店的门面坐西朝东,面向大街。在营业厅的左右两侧和里面的墙上,三面环绕着立满了货架,。货架之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缝纫机配件。营业厅的地面上挨挨挤挤地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缝纫机。营业厅临街宽大的玻璃门紧闭着,只有南面的一个偏门敞开着,供顾客出入。在临街玻璃大门的后面摆了一张圆桌和几把椅子,供顾客歇息待茶。

三人刚刚走进店门,正在东张西望,一位年轻的女营业员笑容可掬地迎了上来,欢声问道:“各位老板,来看看缝纫机呀?”

“是的,是!”梁金鹏应声答道。说着,便自柳云涛手中接过“防水麻袋”的样品,展开来递到女营业员的面前,正容说道:“我们要买能够绞这种花边的缝纫机!”

“刘经理,刘经理!”女营业员用眼一瞥麻袋上的花边,立刻就明白了。便隔着里间屋半掩着的屋门向里面大声喊着:“有客人要买地毯绞边机!”只见里间屋的屋门应声而开,从里间屋里走出一位花白头发、戴着老花眼镜的老先生,开口便问道:“客人在哪里?”

刘经理出得门来,看到梁金鹏手中托着“防水麻袋”站在柜台前面,情知就是上门来买地毯绞边机的顾客,赶快越过柜台走上前来打招呼:“您好,您好!老板是贵处的?”又赶紧回首叫道:“快,快!小张,快给各位老板上茶!”说着话就把梁金鹏、柳云涛和梁科长三人让到了大门边的圆桌旁。女营业员把茶水给送了上来。

刘经理接过梁金鹏手中托着的“防水麻袋”,略略看了一下,惊异地问道:“这是地毯绞边机缝制的!呀!怎么,你们这麻袋也要用地毯绞边机绞边?”

柳云涛见他感到惊异,便凑上前去解释道:“我们这是出口到日本去的‘防水麻袋’,客户要求我们用这种工艺加工。”

刘经理抬起头来看了看柳云涛,笑笑说道:“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麻袋有用地毯绞边机绞边的,真是希奇!”说着话,把头摇了摇。

几个人围坐在圆桌旁喝着茶聊了一会儿客套话。刘经理高兴地说:“你们要的这种地毯绞边机可不好找,现在织地毯的都黄了,谁还经营这种机器呀!我这里现在也只有一台样机,放了快一年了,也没个人来问。你们到我这里来算是找对了门了!”

随即站起身来用手向里一指,说道:“来,我们到那边去看看。”转身走到靠近西墙下货架的角落里,伸手掀开一块破旧的蓝色塑料布,又道:“就是这台!”说着,便招呼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机器移到了营业厅中央的空地上。

待把机器摆放平稳以后,刘经理随手拉过一个小圆凳,坐到上面开始调试机器。梁金鹏赶忙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块早已准备好的麻布,交到了刘经理的手中。刘经理把麻布折合过来,来里回回扎了两圈。大家仔细看时,只见新绞的花边和“防水麻袋”样品上的花边样式大致相似,只是三角形的内外脚大了些,吃进麻袋边的宽度差了些。梁金鹏拿过“防水麻袋”,用“防水麻袋”上的花边和新扎的花边对照了一下,说道;“这种花边样式像倒是像。只是怎么看也不太一样!”

刘经理见问,笑道;“这个好办,进布的宽度和针脚的大小都是可以调的。只要在它的调试范围内,可以随意调整。”说着,便动手上下调了调,又把麻布折了一折重新扎过一遍。这回拿出来再看,两种花纹就象是用一台绞边机绞出来似的,摸样像极了。柳云涛高兴地回头看了看梁金鹏,俏声道;“就要这台吧!”

看到大功告成,梁金鹏也非常高兴。便对刘经理说道;“刘经理,我们就要这台吧!您给出个价!”说罢,便满脸佛笑地用目光在刘经理的脸上扫视着。

“价格嘛。。。。。。。?”刘经理拉长声调看了看梁金鹏,然后又象是忍疼割爱似地说道:“您老兄就给五千八吧!我这台机器是五千六进的,在这里放了快一年了,连利息再加场地费再加八百也不多,我就多收您二百,算是个成本价吧!”

对这种绞花边的地毯绞边机,梁金鹏、柳云涛和梁科长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对这种机器的市场价格更是心中一点底也没有。听到刘经理把价格报了出来,一时间竟不知道怎样回价才好。三个人站在当场默然相对,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