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九回 矢志东山金鹏出云霓 名登魁首鲤鱼跃龙门 第九回(4)颓垣败壁

bjunqing2008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九回(4)颓垣败壁 今天这次参观和上次大不相同。这次参观是在晴天白日之下,心情又好,时间又从容。故而柳云涛和吴忠信看得格外分明。 金鹏麻纺有限公司虽然冠有蒲城市的域名,其实并不在市区之内,而是座落在蒲城市东南二十里处的梁仙镇。 梁仙镇是个人口众多的大镇,常住人口有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九回(4)颓垣败壁


今天这次参观和上次大不相同。这次参观是在晴天白日之下,心情又好,时间又从容。故而柳云涛和吴忠信看得格外分明。

金鹏麻纺有限公司虽然冠有蒲城市的域名,其实并不在市区之内,而是座落在蒲城市东南二十里处的梁仙镇。

梁仙镇是个人口众多的大镇,常住人口有五万多人。街区面积也较一般的乡镇所在地要大些。金鹏麻纺有限公司所在的地理位置居于镇区的中部,在横穿镇区的东西大道的北侧。沿路的围墙自东而西一字排开,足足有一里多地长。其间辟有东、中、西三个朝南的大门。

自厂区的东门进得院去,是个阔大的院落,里面的绿树杂花满目皆是,就像是一个大花园。再向里走,迎面是一栋四层高的大楼。楼房正中是个穿堂过门,大门宽约四米,高约两米,足足可以行得过任何型号的轿车和轻型卡车。

穿过楼房的穿堂大门向里走,是一大片水泥地面的空地,足足有三四千平米之阔。空地的周围绿树环绕,在空地的东西两端各各树有一个铁制的篮球架。篮球架已破败不堪,锈迹斑斑,球架篮板上的油漆早已剥落净尽,裸露出木板灰白的本色。观其情景,已闲置多时了。

在水泥地的北侧横卧着一道两米多高的红色砖墙。越过砖墙向外望去,一个高大的土丘隆起在院墙外面,土丘上面长满了不知名的野花杂草,微风起处,野花杂草俯仰起落,使人顿生一种莫名的苍凉感。

在土丘左首红墙以内,高高耸起一座红砖垒砌的水塔,站在水塔前的空地上,须仰视才可见其顶。水塔下面是一栋两层高的机房。在机房以南,篮球场以西的空地上,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几副石桌、石凳,是过去工厂职工工余休闲的地方。

和这休闲区相邻,西边是个人工修建的大水池,看上去有七八百平米的水面。池中杂草丛生,涟漪微动,不时有鱼儿在水中游动泛起的水花。在水池周围是齐腰高的花墙护栏。在东面的花墙护栏中间辟有一个阔门,可以由此拾级而下直抵水面,是个休闲垂钓的理想所在。只是年久失修,看上去十分破败。

在水池的西面,和水面相接的是一排高大的厂房。这是金鹏麻纺有限公司的主车间,见有两层楼房那样高。十数个阔大的铝合金窗户分成上下两排整齐地镶嵌在青灰色的水泥墙上。厂房南侧是一竖排拾级而上的露天楼梯,可由此登上主车间的房顶。

再向南看,与主车间厂房相连的是一道封锁严密的红砖高墙。在最南面,与高墙衔接的是一排东西走向的起脊砖房。在主车间厂房和与之相连接的砖房之间,,丝毫看不到有什么可以相通的过门。

站在水池边回首东望,空地东面是一栋坐北朝南的高大砖房。梁金鹏指说是过去的职工食堂。又介绍说这栋大楼和这空旷的大院落是麻纺厂过去的生活区,因为企业破产关闭,早已弃之不用了。现在仍然没有得到开发利用。

柳云涛左顾右盼,只见周围都是高墙大房,虽然与生产区只有一墙之隔,却苦无相通之路。正在疑惑之间,梁金鹏在前面紧行了两步,推开了西南角上南面砖房的一道小铁栅栏门走了进去。原来,这道小门就藏在南面的砖房和西面的高墙相连接的夹角处,,从角门走进去,里面是个大餐厅。梁金鹏介绍说这是现在的职工食堂。从餐厅的西门出去再向右拐,过了两个门口,便进入了生产区。


进得生产区后,只见一条宽阔的水泥路沿着主车间厂房的南面一直向西延伸开去。路的右首是主车间厂房,左首自东而西是一排临街的起脊红砖瓦房。梁金鹏指着临街的红砖瓦房介绍说,里面是维修车间、配件仓库和软麻油仓库。

在生产区南北两排厂房的中间是个小型花园。小型花园周边是一圈修剪整齐的绿色灌木丛。花园中间修有一个喷水池,池中有一座一房多高的假山。假山上有拾级而上的微缩山路,山半腰塑有两只悠闲自得的白色仙鹤,一只似在低头觅食,一只似在引颈高歌。

在喷水池的西面耸立着十多棵枝繁叶茂的绿树,树冠都特别大,棵棵长得都有一房多高。其叶面虽不宽大,却长得厚实圆润,就象是北方室内观赏的盆景玉树。柳云涛见了感到十分新奇,向梁金鹏请教,回说是“广玉兰”树。这些枝繁叶茂的广玉兰树与瘦骨嶙峋的假山相衬,其体态显得越发丰满。

过了小型花园,前面是一条纵贯南北的水泥甬路,从南面中间的大门直穿进来,一直延伸到厂区北边的院墙。走上甬路时柳云涛才看清,这就是刚起初进来过的金鹏公司的正门。大门的东侧就是公司的办公楼。

过了甬路,右侧又是一排坐北朝南的大厂房。梁金鹏介绍说是拣麻车间和软麻车间,是上次柳云涛陪同日本客人夜访时看过的。车间前面是一片阔大的空地。空地上象田埂一样修建有一道道三四十公分高的小矮墙。柳云涛和吴忠信两人看着新鲜,猜不透是什么玩艺儿,问过梁金鹏才得知,原来是露天堆存黄麻原料的垛基,垒起这些垛基是为了下雨时排水用的。

垛基西面又是一大片厂房。柳云涛相了相,知道是上次晚上来的时侯看过的大仓库,就对梁金鹏说道:“这个大仓库我们就不用进去看了,还是到仓库那面去看看吧!”梁金鹏见说,便领着柳云涛和吴忠信从仓库南面的活巷绕了过去。

三个人又向前走了约有四五十米的样子,左首又出现了第三个大门。观其建筑格局,柳云涛就知道这大门肯定是专门为装运货物而开的,大门上边没有横梁,是个全开放的出入通道。

从库房西南的墙角再向右转过去,前面又是一大片堆麻的垛基,其面积之大就如一个大操场。垛基后面又是一幢两层高的大厂房。厂房的大门紧锁着。柳云涛和吴忠信好奇地探头看了看,梁金鹏介绍说是个锅炉房,是当初麻纺业刚败落时,转产上食品加工项目时安装的,早就已经废弃不用了。

柳云涛站在破败的门窗前仔细向里一看,果然见里面高高地所耸立着一台庞然大物似的立式锅炉,在锅炉周围破砖断瓦积了一地,各个房间的蜘蛛罗网织成一片。

过了锅炉房再向北走,里面又现出一个偌大的院落。在院落的北端横陈着一排高大的厂房。梁金鹏介绍说,这些大厂房过去是工厂的产品仓库,现在已废弃不用了,只有几个没有房子住的职工暂时借住在这里。

从大院的入口处走到东面的出口约有百十多米的光景,整个院内除了砖头瓦块就是荒草败叶,看上去一片荒凉。出口处有两扇大铁栅栏门关着,门上锈迹斑斑,中间有一道小门敞开着,可以容人出入。出了小门再向前走,便回到了先前越过的纵贯南北的甬路上。三个人一边走着一边聊,像是在公园的林荫道上散步似地走了大半个小时才粗粗地把厂区的概貌看完。

柳云涛在工业部门工作多年,度其规模,至少也够得上个中等企业。于是心有感触地向梁金鹏问道:“你们这个企业的资产可不少啊!”

梁金鹏满脸佛笑地应道:“是啊!光占用的土地就有六十多亩。房屋建筑面积有两万多平米,各种设备有二百六十多台(套),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已超过了三千六百万元。企业前段时间申请破产评估时,我叫会计事务所向下压了又压、价值还有一千多万呢!”

柳云涛不禁叹道;“真是可惜了,一个花园般的企业竟会败落到今天这种境地。”又问:“你们计划什么时候把这个企业给盘下来呀?”

“还没计划好,我们暂时还是在租赁经营。我们一家人都是工薪阶层,底气不足哇。眼下连流动资金都凑不足,哪儿有那么多的钱来收购这个企业呀!”梁金鹏满脸佛笑地回答说。

他可能是怕柳云涛对日后长期合作有什么顾虑,复又笑道:“不过,我们和镇政府签有《托管协议》,已经讲定了,这个企业是不容许外人再来插手掺和了!”然后又用一种斩钉截铁的语气说道:“我们一家人现在是‘王二麻子打仗——盯住了’,这个企业早早晚晚都是要姓‘梁’的!您就放心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