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七章 祸起萧墙生内乱 同室操戈相煎急 第十七章(7)刀枪相见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邢玉林一见这阵势,毫不畏惧,一闪身迎了上来,厉声喝道:“孔队长,你这是要干什么?”还没有等到他分说,就听孔冠奎大喝一声:“都给我绑了!”其他的随从一涌而上,把邢玉林给按在了地上,五花大绑地给捆了起来。

邢玉林一看势头不对,扬起头来又要大声喝喊,只见孔冠奎用大张着机头的驳壳枪枪口指着他,冷冷地说道:“邢老弟,不要瞎咋呼了,没用的,你还是放老实点好,我认得你,我手里的枪可不认得你,免得弟兄伤了和气!”

到了这个时候,邢玉林心下一阵豁然,暗道:“是了,看来今晚他们是有备而来,不是专为了来抢人的,闹不好还会有更大的阴谋?”

念及此处,便冷静地应道:“你不用吓唬我,我今天抓人也没有错,就是闹到你们邹司令、吕司令哪里我也有理说!谁怕谁呀!”

孔冠奎见他不服气,把手中的双枪一摆,又冷冷地说道:“兄弟,你也不用怕我,你等着,我会给你说理的机会的!现在我可没有工夫听你罗嗦,你先老老实实给我呆着,等许县长回来,咱们再掰扯也不晚!”

又对从人吩咐道:“把邢老弟给我照顾好了,别让他委屈了!”说着一溜风似地窜出了屋去。

邢玉林这时虽然气愤难平,却也无计可施,只好听天由命地静观事态的发展了。


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军事行动。就在孔冠奎冲击县政府执法队的同时,庄青山、易树林、汤敬渊等人也在邹同义和吕景文的指挥下把县大队的军营驻地团团地给包围了起来。

因为都是自家人,站岗的哨兵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轻而易举地就让黑龙港的绿林武装都给缴了械。不过,庄青山等人也没有为难他们,只是让他们呆在原地不动听侯发落,就再也不搭理他们了。

其时,金沙镇近无战事,又临近中秋节,县大队的战士们也在忙活着准备过节,趁着天色不晚,有互送月饼的,有互送瓜果的,也有在一起喝酒取乐的,还有聚在一起打扑克玩耍的,军营驻地里一片祥和的气氛。

庄青山、易树林、汤敬渊等人率领着手下的大队人马包围县大队军营驻地的时候,孙兴国、高歧山等几个部队领导干部正在和战士们聊天。

一听到门岗上有人闹闹哄哄的,孙兴国觉得情况有异,便第一个迎了出来。一眼看到庄青山等人正端着枪往院子里冲,就喝喊道:“喂,老庄,你们这是来干什么呀?”

庄青山虽然是奉命行事,见是孙兴国,也不好过分用强,便应声回道:“没有什么大事,执法队抓了我们不少的人来,到现在还没有回去,说是失踪了,我们是来找人的。老兄给行个方便吧!”

孙兴国一听还是这事,不明就里,就走上前来开玩笑道:“你们都找昏了头了,找人你们去执法大队的值班室呀,我们这里哪儿有你们找的人啊?”

又笑呵呵地揶揄道:“我说老庄,怎么样,你们的弟兄又去赌博逛窑子去了?现在你们都已经接受改编皈依佛门了,也该收敛点了!”

这时,高歧山听到外面喧嚷成一片,也从屋里走了出来,庄青山见到两个主要人物都已经现身,知道机不可失,大喊一声:“弟兄们,保护好孙连长和高连长,咱们去抓奸细呀!”又对孙兴国耳语道:“我们在执行任务,你老兄配合一下!”

孙兴国一开始听他说要来找人,现在又听他说要抓奸细,一下子给他搞糊涂了,刚要开口相问,就被周围的人强拉硬拽地给挤到旮旯去了,还没有等他醒过味来,连同还被蒙在鼓里的高歧山就都给人控制住了。

这时,又听庄青山大声喊道:“县大队的弟兄们,你们听清了,我们是来找人的,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大家都不要误会,等找到人我再和你们解释!”说着,就领着易树林、汤敬渊等一大群人逐个房间逐个房间地翻腾了起来。

县大队的战士们毫无思想准备,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一下子都给搞晕了,又加上大队长韩德平不在,孙兴国和高歧山两个连长又被控制了起来,特务排排长曹金海又不知去向,一时间群龙无首,不知所以,乱糟糟地炸了营,不大一会儿就都被缴了械,做了手无寸铁的人质。


等到闹闹嚷嚷的局面一稳定下来时,孙兴国感到大事不妙,便怒声向庄青山喝问道:“姓庄的,你这是搞得什么名堂呀?大家都是一个锅里拨拉马勺的弟兄,你让人缴我们的枪干什么呀?这不成了反叛了吗!”

高歧山这个时候也已经回过了味来,也跟着追问道:“我说老庄,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来跟我们弟兄做的什么对呀?究竟是怎么档子事,你给我们说说清楚!”

这个时候,收缴的枪支都已经堆放在墙根儿,县大队的战士们也被驱赶着站到了操场上,再也没有了需要清查的任务。

庄青山笑呵呵地答应道:“你们哥俩来问我,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档子事儿,我只是奉命执行任务而已。你们若是想知道究竟的话,就等吕司令他们来给解释好了!”

他怕大家一时激愤引起骚动,又安抚道:“大家都不要怕,也不要慌,孙连长刚才已经说过了,咱们大家都是一个锅里扒拉马勺的弟兄,我们是不会为难大家的。等一会儿吕司令他们过来给大家训完了话,大家就可以各行其便去自由活动的了!稍按勿躁,稍安勿躁!”


曹金海还是个孩子心性,这两天因为要过中秋节,禁不住口腹的贪欲,瓜果梨枣的吃得多了些,肚子不太给做主,一直在拉稀。就在庄青山、易树林、汤敬渊等率领着人马闯进营房驻地的时候,他还在西北角的茅厕里蹲坑。外面闹闹嚷嚷地他也顾不及。

待等到他把肚子给伺候好,提着裤子从茅厕里出来的时候,刚好听到孙兴国和高歧山正与庄青山等人乱呛呛。他听来听去还是让黑龙港的一伙人给端了老营,禁不住大吃一惊。心道:“我的小乖乖,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他思前想后,要是贸然露面的话,非得让庄青山一伙人也给抓了不可,便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趁着没有人注意到他,悄悄地溜到后院的墙根底下,一翻身纵上高墙,又悄没声息地溜了下来,从憧憧的人影之中混迹而出,撒开丫子就向韩德平家跑去。

这时,韩德平正在家里和邻居的乡亲说着闲话,不成想曹金海慌里慌张地闯了进来,大有惊恐焦灼之状。他知道一定是事出有因,便把他迎了出来,拉到了外间屋说话。

当听到说军营驻地已经能够被黑龙港的人马给抄了时,不禁勃然大怒。赶紧向曹金海吩咐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赶快去到盐山找许县长报个信儿,我这就去到军营会会他们,有什么事情等许县长回来再做了断吧!”

曹金海急得踱着脚地转圈,慌忙道:“这大老远的,要是全靠我这两条腿去送信儿,还不得跑到大天亮呀!你得给我找个脚力才好去呀!”

韩德平醒道:“那好,那好!你看我也急糊涂了,快,咱家牲口棚里就有匹老叫驴,虽然没有鞍鞯,总比没有的好,你就骑着他去赶路吧!”说着就到西偏房把叫驴给拉了出来。

曹金海这时已经是心急如焚,也顾不得告辞打招呼,拉着叫驴跑出院外,然后翻身上驴,一溜烟儿地奔向了南门。好在黑龙港绿林武装并没有控制各寨门的守卫,就给他顺顺利利地闯了出来。一路打驴向南飞奔而去。


韩德平匆匆忙忙赶到了军营,更换的哨兵并没有拦他,顺顺当当地就把他放了进去。当他走近操场的时候,就见在操场上黑压压地站满了人。

又听得吕景文扯着嗓子叫喊道:“弟兄们,让你们受惊了。今天的事情我来给你们解释:

我今天只所以要这么干,实际上也是处于无奈,大家知道,我手下的弟兄都有点个人嗜好,这也是给环境给逼出来的,逛逛窑子,耍点小钱,不就是太郁闷了出来散散心吗?

可是,有的人对这个事情也太叫真了,动不动来抓我的弟兄,今天抓了明天抓,刚刚又把我司令部的邹排长给抓了起来。这样长此下去,让我没办法跟手下的弟兄交代呀!”

他干咳了连声,继续说道:“你们大家给评评理,自古以来,这算什么狗屁事啊,犯得哪家的王法呀?要知道,弟兄们打鬼子杀汉奸,干得是刀头上舔血的勾当,今天的脑袋还在脖腔子子上栽着,明天就不知道到哪里找大哥去了,有点这样的小嗜好还算分外呀?所以我要还弟兄们一个公道!”

他絮絮叨叨地讲了半天,又继续说道:“今天的事情,我就做到这儿,不为难弟兄们。顺便告诉弟兄们一个好消息,我们的队伍就要接受南京国民政府的改编了,今后就是正规的国军了。有愿意升官发财的,愿意跟着我吕某人干的,我举双手欢迎,不愿意留下的,只要把枪留下,任凭弟兄们自便。”

他讲了一大通,最后又道:“好了,今天我就讲这么多,大家都回屋去休息休息,好好地想一想,给自己拿个主意,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韩德平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不用再究根问底,他已经明白了吕景文的狼子野心,心头的一把怒火腾腾地燃烧了起来,大叫一声:“且慢!”


他这突然间炸雷似地一声喝喊,引得操场上发生了一阵不小的骚乱。



——兄弟相煎太凄惨,怒恼英雄心火燃!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