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南少林 正文 16.东南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3.html





自从三江口智退“海蛟”连海平之后,林亚鸿“天豹”的名号已传遍闽地水陆两道。曹彪愈加觉得这个爱徒智慧超群,日后发展必不可限量,于是更是悉心调教,将平生所学五祖拳、五祖棍的精髓一一传与亚鸿。

五祖拳属典型的外家功力型拳术,威猛激烈,以柔济刚,包涵内家拳的很多技击法和内功修炼法。亚鸿只用了七日便将掌法的诸般变化熟记于胸,但内功修炼,却是急不得,要靠日积月累。

五祖棍法变化远为简洁,脉络清晰,曹彪特地传授他阴阳虚实劲力变幻的法门。其实这内中的道理不难懂得,那日曹彪与连海平拚斗一场,亚鸿便窥到了些许秘奥,难的是如何的运用,使阴阳变幻不着于形迹。

曹彪同时将暗器与轻功,这两项镖师不可或缺的技艺的法门倾囊以授,至于内力变换拿捏的尺度,他在行镖的过程一一也指教这个爱徒。

近一年来,亚鸿除去跟随师父行镖,便是练武,经师父倾心指点,武艺突飞猛进,仅管才十六岁,但武功实在几位师兄之上。

这期间亚鸿最为快乐的,便是陆续收到二哥亚尖的来信。当然,都是二哥请人代笔的。

第一封信,二哥告诉他,他们一行十多人在黄先生的率领下,登上“格兰诺”号航船,来到新加坡,曹先生担任《星报》主笔,二哥就在他手下帮忙。

第二封信,二哥告诉他,黄先生念念不忘为家乡父老开辟新天地,他多次随黄先生到马来亚、苏门答腊、荷属东印度群岛等地勘察移民点。信中语言,对黄先生充满着仰慕。

第三封信是在今年五月,二哥兴奋地说,马来西亚的砂拉越一带地广人稀,荒地众多,因此当地施政者很希望华人来垦荒。上个月,他跟随黄先生前往砂拉越的拉让江流域考察,一位在当地富有影响的闽南籍华人将黄先生引荐给砂拉越酋长,有望订约开辟恳区。

……

转眼到了九月,闽南的气候还是夏天,天气依然炎热。半月来镖局未有业务,这一日亚鸿在大厅之侧的练武场将五祖拳、五祖棍施展一遍,只觉这拳棍路数变化已无凝滞,只是这阴阳劲力变换仍未能得力应手,不禁喟然一叹,真不知哪一日才能刚柔相济水乳交融。

却听身后有一声音大声赞道:“好身手。一年时光,小兄弟的武功又有新境界。”

亚鸿转身看去,这一看眼睛都直了。一个清瘦的年过半百的绅士仿如神人天降----这不正是二哥在信中一再提及的黄乃裳先生吗?!

亚鸿又惊又喜:“黄先生,您……您不是下南洋了吗?”

黄乃裳道:“是啊,我特地回来,告诉这里度不下去的乡亲们,随我一起南洋新垦区去奋斗新生活。”

“黄先生,您真了不起!”亚鸿急忙又问,“我二哥呢?他和你一起回家吗?”

黄乃裳道:“此行我与两个帮办回来,亚尖没有随同,他正在为他的大船操心呢。”见亚鸿怅然若失,又说:“他托我一封信,你看后即明白。”

亚鸿接过信,正要拆开。只见师父曹彪从大厅朝这边走来,看见黄乃裳,一样是又惊又喜,两步作一步上前作揖,“哎哟哟黄先生,您不正在南洋,什么风把您给吹到这里!”

黄乃裳哈哈大笑:“我从南洋来,自然是东南风啦。”

曹彪道:“小徒不懂事,让您老站在外面,快快有请大厅奉茶。”

“曹总客气啦。”

两人拉着手,一起步入大厅,分主宾坐下。曹彪亲自泡上一壶红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