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82.html


杨帆微微一个闪身,躲开秃鹫仍过来的沙发,看着还在负隅顽抗的秃鹫和黛丝娜两个人,鲜血从自己的小腹不断的流出来,整个身体开始变得有些冰冷,杨帆很明白自己已经拖不下去了,但是还是强打精神,冷冷一笑道:“既然你们不想活,我就让你们死的难受一点!”没有人会知道,其实杨帆的内心是那么的渴望鲜血,虽然他很多时候都表现的是那么的和善,那只是因为中国人的道德传统约束着他。秃鹫和黛丝娜并没有过来直接攻击杨帆,而是不停的把身边所有的东西仍向杨帆。杨帆很清楚,他们已经看出来自己不行了,是在消耗时间。

秃鹫家外

离秃鹫家不远的一个小道里,三四个满头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穿着花哨,手里拿着棒子的年轻人无聊的守在这里,不停的驱赶着那些试图靠近的人群。一些被他们堵着不能回家的人,静静地坐在一旁的地上,并不敢反抗,好像畏惧着什么。

这个时候,不远处的街边来了一个酒鬼,满身的酒气和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臭气,凡是他走过的地方,周围的人不约而同的捂住自己的鼻子,可想而知,在贫民区这个人们已经习惯臭气熏天的情况下,还能把周围的人给熏成这样,可见他身上到底有多难闻了。

“滚开!”其中一个小混混看到那个人朝他们走来,忍住恶心上前一步的喊道,并且挥舞着手中的武器示威着。而那个酒鬼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再次欺身而来。浓烈的臭气让那个小混混立刻有些崩溃的感觉,飞快的向后躲了几步,用求助的眼神看看自己身后一直坐着的老大。

后边一直坐着那个老大明显皱了皱眉头,虽然距离这么远那股浓烈的臭味已经让自己受不了,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站起身看看那个还在靠近的酒鬼,怒道:“给我打死他,留着他不知道要熏死多少人!”身边的几个小混混听到这话,相互看了看对方,强忍住自己已经快要翻江倒海的胃,挥舞着铁棍冲了上去。看着那几个小混混冲了上去,周围围观的人不由的露出同情的眼光。

“当!”“当!”“当!”几声声响后,所有人的眼光都有同情变成了惊讶,那个本来已经醉醺醺的酒鬼突然变成了一个搏击高手,只见那个酒鬼扔掉身上的大衣,整个人左提右踹,还不到三分钟地上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那些还在耀武扬威的年轻人呢。王德才微微的一冷笑,扔到自己身上那臭气难闻的床单,深吸了几口气道:“为了让自己酷一点,可算是下本了!与此同时,在另一条街道上,谷伟也在上演着同样的一处场面。

在秃鹫家的外边,几个人影在不停的晃动着,手里拿着微冲警惕的看着四周,刚才他们看杨帆的进去预示着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大半,如果一切能够顺利的话,自己也不用在冲锋陷阵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后边突然响起“HI”的声音,当他们回过头看的时候,却发现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站在他们的后边,一脸嬉笑的看着他们。已经解决了外围人员的谷伟和王德才这个时候笑的如此的灿烂,已经不用担心会有人通风保险。

“找死!”人影中一个看起来略微有些身份的人咬牙切齿的喊道,刚想拿起自己手中的微冲,就感觉自己的手猛然的一疼,急忙低下头,只见一片刀片扎在了自己胳膊上,鲜血瞬间从自己的胳膊里流了出来。不由往后一退,惊恐的看看四周,一个人的笑声很配合的从黑暗中传了出来,只见一个黑影从黑暗的角落中走了出来,整个身体被黑色的披风所遮掩着,脸上还带着一个鬼怪的面具。“又装!”站在一旁的王德才看到谷伟的造型,有些恶心的说道。

“快点解决吧,队长在里边还不知道着了他们什么道呢!”谷伟翻了翻白眼,指指面前的几个人冷冷地说道。王德才点了点头,趁着面前的几个人还在分神的时候,一个箭步冲了进去。那几个人根本连点反应都没有坐出来,就被王德才近了身,自己手中的枪也瞬间成了摆设。而谷伟一边迅速扔出两把飞刀干扰那些站着远人的动作,一边也冲了上去。

秃鹫家

鲜血一点一点的从小腹中流出来,杨帆已经有些站不住了,微微的靠着墙,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嘴唇也变得有些青紫,杨帆心中不由的一苦笑,看来自己这次真要宰在这里了。秃鹫和黛丝娜远远地站在另一侧,气喘吁吁的看着杨帆,手中依然举着东西。现在的整个屋子已经成为了一个垃圾场,满地的玻璃渣和破碎的东西。

靠在墙壁上的杨帆,眼睛开始一点一点的模糊,全身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身体也完全靠在了墙壁上,这是失血过多的原因。而就在杨帆昏倒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秃鹫和黛丝娜一步步靠近的笑脸,更听到了外边破门而入的声音。

巴拿马 巴拿马城酒店

杨帆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就看到王德才和谷伟两个人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自己。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他们给脱去了,伤口也已经包扎好了,躺在穿上的杨帆能够感受到这些。看着两个人略带笑容的脸,不由的老脸一红,有些尴尬的问道:“那两个人呢?我怎么?”

“唉!你是怎么着了别人道的?”王德才并没有回答杨帆的话,而是微笑的看着杨帆。谷伟也凑上来道:“是啊,给我们说说,不会是见了那个金发么女,起色心了吧!”

“你们!咳!咳!咳!”杨帆一紧张,不由的想站起来,触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痛一下涌了上来,不由的喊道。“不要诬陷我好不好!”杨帆有些强词夺理的说道,可是事实证明他确实着了别人的道,所以这话说的十分的勉强,一点力度也没有。

两个人嘿嘿一笑,并没有在追究下去,看着杨帆已经醒过来,两个人也放心了一些,坐在床边道:“人我们没有带回来,至于事情已经问过了,黑星他没有见过他,而那个切沃,那天晚上他在迪厅见了他跟玛利亚(他们并不知道玛利亚的真名叫狄安娜)在一起,脸上的刀疤不见了,所以他并不是确定!至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因为一群日本人在哥伦比亚的图尔沃城袭击了他们的一些东西,所以老板让他们小心点,并报复那些日本人,而他们把我们当成了日本人,所以……”

“你们派人去调查哥伦比亚的图尔沃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去找玛利亚问下情况。还有那两个人呢?”杨帆冷静地分析了一下,能够让他们这样疯狂的报复,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日本人,看来这个小小的巴拿马变得更加好玩了。

“消失了!”谷伟和王德才对视了一眼,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