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1

听到南面的枪声,宁振武很快意识到,如此激烈的战斗,自己的部队与鬼子交战的可能性最大。因为,在拉锯区,中央军一般很少涉足,而土匪又常常避免正面与对方打交手仗,再者,他们也没有多大的战斗力。

宁振武将众人叫上马车,催鞭南行。

疤拉眼困惑道:“官长,打得那么热闹,可别再碰上鬼子! ”

“错不了,”宁振武高兴地解释,说:“有鬼子,更可能有我们的部队!你打过仗,听不出那枪炮声是双方对打的吗?”

“像……”疤拉眼听出了名堂。

听说即将与大部队汇合,兰丽激动得心中一阵狂跳,真的吗?要见到接应部队了?

宁振武的马车刚刚驶出闾阳驿,就看到东南方向有几支车灯在闪烁。

不好,鬼子!宁振武清楚,自己的部队没有大队的汽车且不会在炮火连天的激战中打开车灯暴露自己。

“官长,那是摩托队!”疤拉眼已从一个个单灯上判断出来者。

怎么办?只有退回到闾阳驿,等弄清鬼子的动向后再作决定。

宁振武打马拐车,恨恨骂道:这个野岛,真懒皮,甩也甩不掉!早晚我要收拾你……


2

马车在一个乡院里隐藏。

宁振武爬上房顶,观察敌情。

夜色里,鬼子的摩托大开车灯,正一条街一个院地搜索,速度飞快地来回转悠。

宁振武急忙带大家离开乡院,朝一个较大的平顶房摸去。他要占踞制高点,做好反击鬼子的准备。

意外的事情,随时会发生。尽管习以为常,宁振武还是多留了一手。

果然,宁振武刚离乡院,野岛的摩托已驶了进来。

野岛发现马车,打开手电一照:三匹马套着空车,上面没有一人。

他走到车边,照照车上,发现破绽:武工队留下行李!

野岛不由惊喜:终于又追上啦!这处可不比凉州城,有坂田大佐当后盾,看你武工队还往哪里逃!

他掏出手抢,朝天“叭叭……”三声,发出队伍聚拢的信号。

枪声,格外清亮,刺耳。

平顶房上,宁振武已看出了危险:十多辆鬼子摩托,听到野岛的枪声,已调整方向,朝乡院围上来。而自己的位置,恰恰在中心附近。一旦鬼子逐院搜查,必将暴心无遗!

宁振武心生一计,叫过一名战士,吩咐道:“趁鬼子合拢前,你赶快爬到北街的房上去。如果他们过来搜查,你就开枪,吸引开鬼子,掩护大家突围。”

战士迅速朝北跑去。

不久,鬼子已三个一伙,五个一堆,开始逐院搜索。

形势急迫,敌人已渐渐临近。

看到日军的出现,娟代荷萍似乎比武工队的任何人都恐惧。我这是怎么啦?怎么害怕见到野岛?怎么恨起了自己的军队?那本是来营救我的人哪!皇天在上,不要再打下去了!不能再死人了!我的心,已承受不了战火的吞噬了……对,想个办法见见野岛,让他回去吧!或者,停止对抗和平谈判。

野岛胸有成竹,武工队的车,行李都在,证明你们躲藏在附近。只要我把村里翻个底朝天,不信找不到你们!

突然,“叭”地一声,北街的房上响起一枪。

露面了!野岛低声地命令道:“围过去,靠近了再开枪!”

鬼子撒开网,涌向北街。

对射的枪声,很快激烈起来。

宁振武看见鬼子被引开,带领众人撤离平顶房,又拐向乡院。

他要趁黑暗赶马车离开闾阳驿。

武工队的马车刚驶出乡院,对面射来一道手电的亮光——野岛半路折回。

他识破武工队调虎离山之计,料定他们还会乘坐马车逃走,带着几个人埋伏在院外。

一场近战,不可避免。

宁振武慌忙带着众人,边打枪,边退回乡院。

围攻北街的鬼子听到乡院枪战激烈,已纷纷回转身,从后边包围武工队。

形势越来越急迫,宁振武已与大家退守到那座平顶房上。

野岛,不敢贸然造次,生怕这次机会再从手中溜走。拖下去,他知道坂田大佐会发来援军的。

宁振武,不想轻举妄动。冒险突围,成功机会等于零。拖下去,又对自己十分不利。

院外的,上不去。房顶的,下不来。双方冷枪冷弹地对射者,僵持着。

忽然,北街口响起几声爆炸。

宁振武正疑惑地观望,那个引开鬼子的战士已带领七八个人影爬到平顶房。

宁振武大喜过望:这些人,是封凯营二连的战士。

原来,当封凯与三连在山上围击鬼子的汽车时,二连已移至闾阳驿的西边,准备从鬼子的身后兜上去。

看到村内的战斗,二连长翟清很纳闷,战场怎么变成了两个?营长又有新的布置了吗?

他不能贸然出兵,派出侦察班进村打探。

侦察班摸到北街,鬼子正好南移,迎面碰上了那个战士,听明情况,侦察班突破鬼子的包围,来到宁振武身边。

爆炸声曾使野岛一愣,但瞅瞅平顶房仍趴着武工队,他也就没太在意,执意继续拖下去。

突地,野岛发现平顶房上的武工队已撤离,北街口响起空前激烈的枪声,急带部下追过去,

侦察班带来几挺机关枪。宁振武看到战斗力增强,决定打开豁口,突出包围,跟鬼子展开巷战,向二连方向撤退,求得他们的支援。

看到侦察班的增援,兰丽悬着的心放下了许多。这下子好啦!不用再怕鬼子冲击了,大部队很快就会出现,两个多月被敌人追来撵去的日子就快结束了。


3

侦察班一去未回。山岭上火海一片。闾阳驿枪声激烈。二连长翟清面对战势,当机立断:全连进兵闾阳驿,消灭村子里的敌人!

战争的奇迹,往往在一瞬间产生。二连及时投人战斗,将起到扭转战局的作用。

宁振武撕破鬼子的防线,没走多远,对面又冲上来野岛一伙。

密集的子弹堵住武工队。

宁振武只得带大家退到一富家的大院,关上大门,凭险踞守。

野岛指挥鬼子刚刚围困住大院,南,西,北三个方向,几乎同时响起枪声。

这是怎么回事?野岛懵然。他并不清楚,自己已被八路军二连成扇面包围了。

片刻的紧张后,野岛兵分两路:一伙抵挡八路援军,自己带人进攻富宅。

二连虽说包围了鬼子,但也清楚围在正中心的是自己的侦察班。所以,进攻虽猛烈,却不能轻重武器齐发,生怕误伤了自己人。

包围反包围,突围反突围,就在粘连的状态下一尺一寸地推移着,反复着。

没有赢家,没有输家,看不出谁主动,谁被动。

过程并不重要,但有时过程既是结果。

突然,在二连背后,又有鬼子开始了新的包围与攻击。

翟清一时被弄糊涂了:难道,我中了鬼子的埋伏?


4

确切地讲,鬼子的援军,乃封凯手下的败军。

当汽车队被大火围住,鬼子军曹率众撤退向山岭时,又接到坂田大佐的命令:火速进兵闾阳驿,支援野岛。

三五里地,没用多长时间就看清了闾阳驿激战的场面。

当军曹率众冲进村子时,里面已有了双重包围。

他这一凑热闹,就成了三层包围。

似乎上天有意安排今天晚上中日双方在闾阳驿决战。

待封凯再与三连尾追鬼子赶到村边,投入战斗时,小小的战场,布阵奇妙,自己无意间又成了第四重包围者了。

当然,这还不算一直窥视在场外的坂田大佐,他的那几挺机枪,两门山炮。

四层包围,犬牙交错地合拢了。

宁振武占中,野岛仅次,二连随之,军曹居三,封凯在外。

四重奏,就在这边区,在闾阳驿,这方圆不足一里地的弹丸之地,弹响了。

都是乐手,身份相异,乐器不同,无须指挥,曲调和谐:消灭对方。

宁振武当然无暇欣赏这抗战史上的绝妙乐章,他要直奔尾声——与二连汇合。

小小的村落已枪炮连天,杀声四起。

宁振武身陷囹圄,却企望战斗的规模愈大愈好。他已从侦察班处得知一切。既有为当初几乎与营长交臂而过的惋惜,又有行将与主力部队汇合的亢奋。

富宅高墙阔院,易守难攻,宁振武又有侦察班护驾,心里坦然了许多。

偶尔,鬼子在墙头露面,很快被战士开枪击毙。鬼子朝院内扔手榴弹,因院里宽阔,便于躲闪,也构不成威胁。

只要大门不被炸开,富宅万无一失。

与战势同样起伏的,是兰丽的心潮。

那心潮,微波动荡,转而巨澜翻腾。

自打被鬼子围在平顶房上,一种不祥之兆就笼罩在兰丽的心头。今晚,怕是凶多吉少了!鬼子的来势很猛,象要决一死战,队长还能带我们突围吗?能与自己的大部队汇合吗?

当武工队再一次被围困在富宅后,兰丽的思维一直被那个奇怪的念头纠缠。

害怕了?不会。自己毕竟跟队长过关斩将,苦战了两个多月。拖垮了?更不可能。营长他们已离自己很近了,随时都可以把武工队救出去。那么,为什么产生不祥的预感呢?

兰丽不得其解。

预感,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突然,南门北墙几乎同时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野岛已实施炸药爆破方案,南北两个方向夹击进攻。

火光中,鬼子已从豁口中冲进富宅。

宁振武没防备敌人这一手。情急之下,集中兵力,打退北墙边冲人的鬼子,追了出去。

野岛的突击,事出有因。

当他被八路军二连包围后,并无太大的胆怯。有坂田大佐坐阵,胜利的把握很大。但,当他接到坂田大佐派来狙击手传令可以就地打死皇姑并转来泽川信夫将军的那粒子弹后,着实吃惊不小。

野岛惊愕道:“你没听错命令?”

狙击手肯定道:“真真切切!”

“我凭什么相信?”

“这粒子弹!”

“子弹遍地都是。”

“这是泽川将军的子弹!”

“怎么证明?”野岛中佐要抗拒军令。

野岛反复询问狙击手确信指令无误后,不仅仰天长叹:完了!自己从南京保护皇姑的使命即将以负罪国人而结束了。两个多月的出生入死白费力了。八路军,土匪,中央军的梦也该做完了。而我呢?恐怕也只有陪着皇姑当殉葬品而谢罪天下了……

野岛不甘心。我手边又有三五十人,八路已被我包围,坂田大佐已投兵增援,最后的胜利未见端倪,我岂能就此罢手?坂田真是个笨蛋,重兵在手,却出如此下策!泽川也是个懦夫,凭什么先想到死?

皇姑啊!您的命真苦!想我野岛忠心耿耿,却偏偏权力有限。而拥兵十万的将军和大佐,又属无雄才韬略之辈,只会隔岸观火。

成败在此一举!我决定炸开大门和后墙。皇姑,您若命大,侥幸生还吧!

夫人,我先保佑您了……

野岛担心狙击手坏了大事,把那粒子弹留在自己手里。

战争四重奏并不和谐。

忽而变成混乱的交响乐,忽而又变成三重奏,两重奏。甚至在某个乐段,爱出风头的乐手又冒了几声独奏。

街上杀声喧天,弹火纷飞。

火光里,但见街面,墙角,房上,到处有八路军与鬼子激战的身影。

一条大街,变成一片火海。

宁振武冲出富宅,刚临街面,又被野岛一行堵住。

疯狂的子弹压得武工队抬不起头。

我要见见野岛,让他回去。仗,不能再打下去了……娟代荷萍的念头一直没断。

此时,看到武工队重又被堵,进退两难,娟代荷萍突然站立墙边,用日语高喊:“别开枪,我是皇姑娟代……”

这一喊,鬼子果然停止了射击。

兰丽惊喜:我的天!菩萨显灵了?


5

正中下怀!

看到军曹已引八路军扑向闾阳驿,坂田大佐得意地笑了。

局外人。激战双方最高级别的指挥官坂田大佐竟成了局外人,实在令所有参战的人难以置信。

隔岸观火。洞察秋毫。运筹帷幄。

类仑美奂,悦耳动听的战地四重奏,令坂田大佐其乐融融,其醉陶陶。

差不多了。坂田大佐已看到村子里的夜战渐渐集中到那条正街上。火光,爆炸的硝烟,在街中密集。天黑前的战斗,失利的是自己部下。八路军数量不少,拖延下去,胜败难料。

他对两门山炮的射手说道:“瞄准战斗的中心点,一次各发射一弹,免得暴露了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