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特遣队 正文 第四章 意外发现

独1狼 收藏 9 1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31.html[/size][/URL] 第四章 意外发现 军刀和火枪冲出酒吧,回到旅馆。 此时,在另一边的丛林中,独狼正在跟踪一辆悍马越野车。 悍马车上,一行四人,装备都很精良,能看得出应该是军队中的人。车子停在小镇上的一家粮食批发部,独狼绕过前门,偷偷探头向内看时,才发现原来所谓的粮食批发部,其实就是秘密的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31.html


第四章 意外发现

军刀和火枪冲出酒吧,回到旅馆。

此时,在另一边的丛林中,独狼正在跟踪一辆悍马越野车。

悍马车上,一行四人,装备都很精良,能看得出应该是军队中的人。车子停在小镇上的一家粮食批发部,独狼绕过前门,偷偷探头向内看时,才发现原来所谓的粮食批发部,其实就是秘密的军火交易地点。

“这都是什么人?还有悍马车,还有军火交易?”独狼不禁纳闷起来。

独狼有些悻悻之时,四个人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而就在那一瞬间,一个士兵怀揣的一把枪露出了一个枪把,那是一个布满黑色小点的枪把,如此设计是为了使用者在持枪时增大摩擦力,也可以减少手枪后座力对射击本身的影响。独狼非常肯定,这支枪只有F国的特种部队才会配备。这样的身份就更让人怀疑了。

独狼从兜中掏出一块口香糖一样的东西,碾成团之后,将它扔到悍马车上,刚刚好贴到车的备用轮胎上。这块“口香糖”其实是一个跟踪器,独狼打开手表的后盖,液晶显示器下,一个红点点嘟嘟的发出声音。

独狼顺着信号跟了过去。

26个小时后,悍马车停在距离小镇两公里处的一个仓库门口,独狼也来到了仓库的对面。因为对方有可能是特种兵,必须对此慎之又慎,有可能一朝被发现就命丧黄泉。为了安全起见,独狼将身子埋在草丛里,在掩体下无声的关注着对面的动静。

这时候,出来一个士兵上了悍马车,但车子没有开动,他只是从车上拿了什么东西,又回到了仓库。紧接着,又有一辆悍马车开了过来。这次却有不同,为首的人大腹便便,一头白发说明年事已高,但身体健壮一定是当兵出身。头领下车正了正衣领,大步走向仓库。几分钟之后,砰地一声枪响。

头领从仓库走了出来,又一次登上悍马车,一溜烟的功夫就消失在丛林之中。

此时,仓库内变得异常安静,独狼意识到不对:“要不要进去探查个究竟呢?”

深夜时分,独狼趁着夜幕的掩护偷偷溜到仓库后窗,他看看四周无人,就把眼睛凑到窗棂跟前,自信的注视着屋子里的一切。

屋子里的情况十分古怪,没有任何的物资,收拾得反而是一种教堂的样子。里面一个苍老的神父带着几个嬷嬷正在做弥撒,口中还念念有词。

“怎么没看见白天那几个人?他们究竟去了哪里?”独狼觉得有些奇怪.

他心里这样想着,当眼神再次回到屋子时,就特别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一群人站在一个精致的十字架下正对着一个大大的棺木,身边有一排烛光。考究的地板上铺着鲜红的地毯,地毯的尽头就是仓库的正门,两侧各有一尊雕像。独狼看不清那雕像是什么,但隐约觉得有些古怪。除了神父和嬷嬷们,独狼再没有看到其他人。不过他始终对这里有很大的疑惑,所以准备进入一探究竟。

仓库是很老旧的建筑,裸露的砖头早被风化得严重。独狼摸着外墙,发现砖缝很深,于是扒住墙缝,脚一蹬,蹭蹭的钻上房顶。独狼找到了通风用的风口,双脚劈开,撑着两侧,等待人们离去。

神父的弥撒结束后,人们陆陆续续走了出去,仓库里变得鸦雀无声,独狼丢了一块石子出去,没有任何动静,就悄悄的落到地上。教堂和外面的大小成比例,可以排除有隔层的可能,但左右前后都没有找到进出的门,刚才的神父和嬷嬷们呢?还有白天那几个大兵,都去了哪里?独狼觉得诡异得很,他轻轻的挪着步子,尽量不发出声音。

屋子一面墙上黏贴的玻璃五彩斑斓,组成一幅画像,是圣母玛丽亚。只是有一点,她怀里抱着孩子的那一块被打破了,露出一个黑黑的洞。独狼盯着那个洞,认真的看了过去,突然觉得不妙,慌忙躲闪到长凳子后面。只听哐的一声,身旁的长凳被打得稀烂。独狼心里猛然一惊:“遇到狙击手了,难道这是一个设好的圈套?”

独狼趁着狙击手第二发子弹还没有发出的间隙,一个纵身跳到烛台旁边。就在他的手摁到烛台下一块地板的时候,突然一声轰响,教堂正中的棺木打开,竟然是一条密道!

窗外的人大叫着,“FUCK!”

但等狙击手开枪射击时,独狼已经钻了进去。

就在独狼走向深处的时候,石棺再一次关闭,里面顿时漆黑一片。他拿出手电筒照着前方的路,低着头一步步慢慢的走着。

独狼以为身后的人会追来,但却没了动静。他站在石棺大约十米的地方静静的观察,确认没有人再来时,继续往前走。

“叮!”独狼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

他赶紧用手电筒照过去,发现一个黑色的小点上沾了许多泥巴的碎片。独狼剥开上面的泥巴仔细观察,这竟是他看到的那个士兵所用的枪托碎片!

“难道这人已经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这帮人想干啥?”

独狼脑海里一连串的问号。

密道深不可测,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感觉,他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不知过了多久,独狼走得有些累了,因为密道很矮,他要低头前行,时间长了,脖子酸的受不了。当他抬起手腕看时间的时候,雷达有了反应。独狼打开手表后盖,发现自己在悍马车上留下的跟踪器就在前方不远!他不由得兴奋起来,不顾脖子的难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他看着雷达上的小红点,一闪一闪,信号越来越强…

“没路了?”独狼走到了密道的尽头,竟然是死胡同!可小红点依然急切的跳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独狼打开手电筒,四处查看地形,周围除了一面厚实的土层,再没有其他的东西。就在这时,他发现密道的墙壁上有一处不被察觉的凹坑,伸手摸了摸,除了土什么都没有。

十几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独狼摸着那堵墙,狠狠地砸了三下。可这一砸,倒是给了他主意。这墙听起来好像是空的,独狼靠到墙与密道之间的缝隙去看时,发现接触并不是那么坚固。他从胸前掏出一只钢笔,从外表看它只是一只钢笔,而实际上它的用途却比写字多得多。

他小心地打开钢笔后盖,贴到墙壁上一点点的听着声音。咯噔一声,钢笔有了反应,独狼记好位置,凑过去慢慢的剥开那片墙皮,一个红色摁钮露了出来。

他笑了。

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墙壁徐徐打开,眼前的一幕顿时让独狼惊呆不已。

满眼的尸体,满屋的恶臭气味……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些?”独狼的疑惑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那辆被自己做了记号的悍马车死一般的卧在正中央。

他捂着鼻子走到车子旁边,看到车里两个士兵的死尸上放着一张用英文写的字条:“跟皋本将军作对的下场!”

这瞬间的经历让独狼有些不知所措,但他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突然,耳边一阵凉风吹过,独狼警觉的向后摆出一掌,啪地一声打掉那人手中的枪。

“好身手,阁下是做什么的?”对方用流利的英语问道。

独狼放下防守架势,一脸警觉的打量着对方,“尊下的装备不是自己的吧?”

对方看看自己,然后很随便的说道:“挺合身的,何以见得?”

“海豹部队有类似的服装,尊下的服装上虽然有些像,不过枪袋的位置应该是在大腿外侧,而不是膝盖上方。”独狼解释道。

“眼力不错,是内行。我是F国秃鹰战队队长博罗诺夫上校。”对方伸出手示意与独狼握手。

独狼还是没有放松戒备,并没有对对方的示好作出反应。

“如果我们是敌人,我不会让一个中国士兵靠近我身边三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皋本处死叛徒的地方,当然还有反对者。皋本此人生性多疑,坚信宁可错杀千人,不可放过一个。杀了的人,都会作为他的骄傲,定期点数。皋本是天主教信徒,所以每次杀的人都会送到这里,再胁迫神父和嬷嬷们为他们做超度。”

“对了,你是什么部队的?”

“我?”独狼说着,也开始考虑,因为他无法相信一个陌生人,“我也是在执行任务,无意中闯入这里的。”

“是吗?那也算我们有缘,我带你出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向外走去。

一路上,博罗诺夫大谈皋本的话题。皋本信奉天主教,虽然丧心病狂但却常常来这里做弥撒,这也是教堂一直存在的理由。皋本对所有人都不相信,最近他得到了CRII的遥控装置,就每天抱在怀里,连睡觉都会手里抓着不放。

这些资料独狼闻所未闻,更是任务需要的东西,所有都一一记在心里。

到出口的时候,博罗诺夫没有停下,独狼一把拉住了他,“等等!有问题!”

博罗诺夫不为所动,“这不可能,前面是一片空旷的草地,如果有问题,早该看出来的。”

独狼目光坚定的看着远方:“退后!”

看到独狼奇特的眼神,博罗诺夫也只好慢慢朝死尸停放地退去。

几分钟过后,一切都静得出奇,博罗诺夫有些等不及了:“如果有问题,早就开枪了,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动静呢?”

“嘘!是狙击手。我刚进来之前,碰到过。”独狼低声地说:“蹲下。”

他摘下手表,朝洞口伸去。

“这是什么?”博罗诺夫惊奇的问道。

“红外热量探测仪,专门用来对付狙击手的。”独狼小声地说:“前方一点钟方向。”

两分钟后,两人慢慢的向洞口靠近。博罗诺夫按照独狼的指示,靠在洞口出处,仔细向草丛看去,却看不清晰。博罗诺夫回头与独狼点了点头,突然向洞口左侧跳去,枪声在博罗诺夫出现的下一刻立即响起。

枪口的火焰还没散去,对方的位置就完全暴露在独狼眼前。独狼操起身上的微冲,准确的瞄在他眉间,砰地一声,草丛中一阵晃动。

独狼迅速从洞内出来,去寻找博罗诺夫,他死死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独狼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我判断失误?”

这样冒险的行动,虽然事出无奈,但如果真让一个异国军人为此牺牲,独狼心底还是会非常愧疚。

独狼伸手去拉博罗诺夫,想确认对方是不是还有生息,博罗诺夫却突然站了起来:“good gay!你太棒了!”

他想要握独狼的手,但被躲开了。

“狡猾的家伙,你还是不信任我!”

“你也没有信任过我!”独狼突然冷冷地盯着对方的手,一把闪亮的军刀已经做好攻击的准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