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匪红玉传 正文 第四章 走崇庆 人称侠匪(2)

赵家明 收藏 28 1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size][/URL] 第四章 走崇庆 人称侠匪(2) 红玉猛地把剑插入棺材接口处一撬,顺势掀起棺盖,推在一边,惊得凑热闹的看客个个目瞪口呆,原来棺材里竟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中毒死者! 凑热闹的人不少,有人看出了端倪,大声高喊:“骗子!”他这一喊,众看客仿佛一下都从周公家里出来,惊醒了一帘幽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


第第四章 走崇庆 人称侠匪(2)

声到剑到,红玉猛地把剑插入棺材接口处一撬,顺势掀起棺盖,推在一边,惊得凑热闹的看客个个目瞪口呆,原来棺材里竟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中毒死者!

凑热闹的人不少,有人看出了端倪,一伙骗吃诈钱之徒而已,于是大声高喊:“骗子!”他这一喊,众看客仿佛一下都从周公家里出来,惊醒了一帘幽梦,明白过来,跟着起哄:“骗子!骗子!”

食客们见事情败露,却也镇定自若,黑衣食客道:“死者在家里灵堂,怎能抬到这里!”

红玉就说:“那也不难,我们有马匹,立时就可以去看个来回!”

那哭泣的妇女见状却稳不起,停住了哀号,不知所措,显得慌里慌张。

红玉看得真切,走上前进去,两眼直视:“你男人死还是没死?”死者妻子战战兢兢,不知所云。

一个骗子抢过话来骂道:“哪里来的女妖精坏我好事,找死!”话刚说完,“啪”的一巴掌早已落在了他脸上,还没等他明白过来, “啪”又是一个巴掌辟面而下,一个大汉怒目圆睁:“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还敢骂人!”原来是正是李振业。

另一骗子“唰”的一下扬起器械,举起向红玉冲来,可是晚了一步,红玉的宝剑寒光闪闪,早已抵在了他的喉咙:“你活得不耐烦了!”

李振业是喜欢亮枪的,他拔出手枪指着骗子:“不要命的只管动手!”

穿山甲、金丝猴只装着看客,在旁边扎扎场子就行。

刚才还咄咄逼人的骗子,立刻就如霜打过的狗尾巴草——焉了,只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慌忙夺路而逃,饭馆里的壮丁又哪能让你走,早已手持棍棒刀械拦住了去路,很多看客也是饭馆附近的人,也算是乔老板邻居,不由分说,一拥而上,和壮丁一起把骗子按倒在地,拿来绳索捆个结结实实,骗子被手痒者打得嗷嗷直叫,趁乱还是跑了几个骗子。

“女侠火眼金睛,多谢!多谢!”乔老板一边向红玉道谢,一边吩咐手下人,“把这些骗子送往警察局!”

红玉说:“乔老板,黑狗(指警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送了去还不是被痛打一顿,罚点款榨点油水了事!”

乔老板:“依你之言,如何是好?”

红玉:“还不如放他们一马,重新做人!”

乔老板:“这些骗子肯定都是惯犯,岂能饶了他们,狗改不了吃屎!”

红玉:“这些人衣衫陈旧,也是贫穷之人,可能穷得发慌才干出这般勾当,今天给他们个教训,如果这些人骗子能知错就改,就既往不咎算了!”

李振业揣度红玉心思,这些骗子虽说可恨,但本性也非凶恶之人,也不是什么恶匪之类,十多个人连枪支都无一条,只是一帮江湖骗子,既然乔老板没有损失,也就罢了,兴许这些骗子还能弃恶从善,于是就对骗子们说:“你们从实招来,姓甚名谁,是哪里人氏?如保证不再重犯,就放你等一条生路!” 李振业虽外号“黑旋风李逵”,洪老板在世时常赞他是棒槌里的针——粗中有细,心却细得很:骗子是我家小姐识破的,你乔老板免祸又免蚀财,只有感谢才是,怎样处置骗子就由我们作主,人在江湖,多个朋友多条道,好人还是我们来当啦。

乔老板也不好说什么,就对众骗子说:“乔某行走江湖多年,却差点就在自家沟里翻船,被你们害了。看在两位大侠面上,姑且就不见官,不过你等须找来熟人担保,不得又祸害他人,方可离去。”

骗子们也无计可施,不招脱不了身,就规规矩矩坦白了自己是何方人氏,并准备找城里的一个熟人来担保。

乔老板也知道,这样实际也没有多大意义,熟人担保,签字画押,这是一纸空文而已,只是自欺欺人,不过是别人救了自己,就得由别人作主,送到警察局自己也得不到任何好处,自己做个顺水人情,也不丢人。乔老板正要命人给骗子们松绑,谁知早有良民报了警,警察局离这儿也不算太远,三个警察已来押解人犯。

乔老板对警察说:“三位,这帮子人已知错认错,我也没啥损失,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我看就不用再到警局,放了他们吧!”

领头的警察说:“人情可谅,国法难容,骗子犯法,就得治罪,岂能儿戏?带走!”警察哪会空跑一趟,逮得一个机会,不弄到局子里榨点油水哪肯放过。

犯了法理应治罪,合情合理,警察在此,红玉等人哪好吱声。

“和尚的脑壳,我就没法帮你们,只得让你们再修炼修炼吃点苦头了!” 乔老板对骗子说罢,又转身对红玉说,“非常感谢女侠!不好意思,乔某还没有请教女侠尊姓大名?”

警察已押着众骗子大摇大摆而去。

红玉头也不回:“区区小事一桩,免了!”说罢就要离去。

“慢着!慢着!”乔老板连忙说道,“女侠解了我乔某大难,乔某感谢不尽,现已要晌午,理当设宴款待致谢,吃了午饭再走不迟,乔某还要讨教讨教,女侠是如何识破骗子伎俩的!”

“救人危难,人之常情,不必挂齿!小事一桩,讨教个啥?乔老板,后会有期!”红玉把手一挥,“走!”李振业等人跟着就要离去。

乔老板赶紧拦住众人说:“诸位救了我,未得致谢,实感愧疚,这二千两大洋银票无论如何也要收下!”还未等红玉开口,穿山甲、金丝猴二人已抢过了大洋银票,揣进怀里:“推之不恭,乔老板,谢了!”红玉也不答话,众人策马虎而去。

警察没有开车前来,小县城里,一两里路程如不是火急事情,也是不会开车的,何况警察局置离这儿最多就一里地,有人说警察局就一辆破车哪舍得用。警察押着一帮骗子慢腾腾刚刚拐过一个弯,不料,半路里杀出几个程咬金,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他们:“不准动!谁动就去见阎王!”

领头的警察走在前面有一段距离,听到后面有喊声,回过头来一看大势不好,正欲掏枪,被李振业抢先一枪击倒在地,后面的这两个警察一愣,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缴械,长枪已到红玉和穿山甲手上,

红玉说:“剥了他俩的衣服!”穿山甲、金丝猴走上前去,一人用枪指着一个:“快脱!”两个警察只得乖乖脱了黑皮,红玉又说:“还有帽子、裤子、鞋子!”可怜两个警察只剩下一条裢衩,立刻就不情愿地表演起了人体艺术,在寒风中抖抖扭扭。

一个警察战战兢兢地说:“敢问女侠是何方圣神?”

红玉打马一挥:“姑奶奶坐不改姓,行不改名,就是你们的冤家对头——红玉是也!”

一骗子连连惊呼:“啊,是美女英雄!美女女侠!”他们突然一下子明白过来:现在不跑,还等何时?还好,女骗子没被绑住,其他骗子得以脱身,于是一哄而散赶紧逃跑。

红玉也不追,迅速策马离去。

次日,店二上得山来,已是下午时分,手里拿着一张报纸,嘴里笑嘻嘻的。

穿山甲说:“老鼠子,又有何事?”

店二说:“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穿山甲一惊,说:“莫非黑狗来了?”

“哪里哪里!”店二一边走一边看着报纸说,“大小姐真是不得了,实在是女中英豪!你们看蜀报头条新闻:《美女侠匪红玉昨现崇庆》!”

穿山甲说:“惊风活扯(本地方言,意为“大惊小怪”),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店二说:“当然是大事了,大小姐美女侠匪之名响彻蜀州了!”

店二说得不错,红玉美女侠匪的名号从此闻名远近州县。

夜猫子、狗熊迫不及待地说:“快念来听听!”

店二说:“大小姐教你们识字你们没兴趣,这下知道有用了!”店二边说边就开始读了起来。

“大小姐早就扬名蜀州了,还用你说!” 李振业听得可不耐烦了,就说道,“读什么读,还是我来给你们讲!”说罢,就自顾讲了起来,李振业读书不多,可做惯了生意,能说会道,也喜欢讲玄龙门阵,加之又是亲身所历,添油加醋讲得也是绘声绘色,众人听得更是津津有味。

李振业讲完,洋洋得意:“红玉不愧是英雄侠客,兄弟们推举大小姐,真是高明!”众人拍手称快又称是。

金丝猴清清喉咙:“大小姐确是女中侠客,我辈大男人也是跋子赶马,咋也赶不上!在下有一事不知,不知能不能问?”

红玉说:“但说无妨。”

金丝猴说:“在下愚笨,虽也在场,却不知大小姐是如何识破骗子伎俩的?”

红玉究竟是如何识破,待续。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