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我识别系统——真的有那么神吗?

梵人 收藏 2 156
导读:今年1月6日,在加沙“铸铅行动”中,以色列国防军坦克部队误击了己方一个旅级前敌指挥所,造成包括旅长在内的25名官兵受伤、3名士兵死亡。这是一件在战场上概率极小却又非常致命的误伤,好比本队球员把球踢进自家大门,直接关乎战局的胜负。   乍一想,这样的事情好像不应该发生在以军身上,他们可是当今世界上信息化程度极高的军队——空地一体联合作战已经打了几十年,每辆坦克上都装有战场态势显示屏,坦克射手们能够在数字化地图上,根据目标引导实施精确打击……也恰恰是这种信息化程度极高的精确作战,一炮才差点将自家“斩首”。

今年1月6日,在加沙“铸铅行动”中,以色列国防军坦克部队误击了己方一个旅级前敌指挥所,造成包括旅长在内的25名官兵受伤、3名士兵死亡。这是一件在战场上概率极小却又非常致命的误伤,好比本队球员把球踢进自家大门,直接关乎战局的胜负。


乍一想,这样的事情好像不应该发生在以军身上,他们可是当今世界上信息化程度极高的军队——空地一体联合作战已经打了几十年,每辆坦克上都装有战场态势显示屏,坦克射手们能够在数字化地图上,根据目标引导实施精确打击……也恰恰是这种信息化程度极高的精确作战,一炮才差点将自家“斩首”。不难看出,造成这种尴尬局面的症结在于敌我识别。


对于现代作战而言,敌我识别是一个非常重要而又是难以解决的环节。一方面给每辆坦克、每架直升机都配备敌我识别系统需求量太大,成本过高;另一方面在双方胶着的地面作战中,敌我识别系统又很容易落入敌人手中,直接造成天上、地下、海上整个敌我识别系统土崩瓦解。所以,即使是信息化程度极高的美军、以军,在联合作战中大多还是沿用传统的方法,强调炮手们凭借经验和目测情况在战场上识别敌我。


然而,随着信息化作战的速度明显加快,战场情况瞬息万变,敌我目标犬牙交错,依靠目测和经验来识别敌我,越来越困难。伊拉克战争中,一架英军“旋风”战斗机在返回途中,被误判为来袭敌机而遭到“爱国者”导弹的拦截,造成机毁人亡;接着,美军一架F-16战斗机在执行任务时又误炸了自己的“爱国者”导弹阵地……美军在战争中死亡总数138人,其中有49人死于误伤,占35%。难怪乎第1陆战远征部队司令官詹姆斯·科威中将有如此感叹:“在这场战争中,误伤火力可能是我们最为失望的一个问题。”


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关键在于提高战场态势感知能力,而态势感知技术的核心就是敌我识别。只有有效地分辨敌我,才能正确判断战场态势。伊拉克战争后,美军非常关注敌我识别问题,在2006年版《联合作战纲要》中,提出从技术手段与交战规则两个方面解决敌我识别问题。其他西方军队也开始大量斥资致力于新一代敌我识别系统的研发,把“通用性、标准化、抗干扰”作为未来发展的基本趋势,并将技术发展路线确定为:一是不断改进密码技术,使敌我识别系统能够迅速更换密码组合,以确保系统的安全性。二是开发数据融合技术,融合敌我识别系统与战场探测系统,确保多种传感器获得的信息,能够在敌我识别系统上做出相关的判决处理,进一步增强敌我属性的识别力。三是采取扩频与时间同步技术,使敌方不易接收和干扰。随着战争形态的更迭,可以预见,敌我识别将成为未来战争舞台上的“另类角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