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之绺子抗日 正文 第八章 收获

绺子 收藏 20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URL] “团长,回来啦!”一干没去劫商的土匪焦急的等在寨子门口,看到胡龙等人归来,而且见众人还拉了一卡车的东西回来,老远就兴奋地喊道。 “马哥,这次弟兄们没伤着吧,有没有和震天虎的人发生争斗。” “没,啥子事都没发生,震天虎的人马根本没有出现,潘家马帮二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团长,回来啦!”一干没去劫商的土匪焦急的等在寨子门口,看到胡龙等人归来,而且见众人还拉了一卡车的东西回来,老远就兴奋地喊道。


“马哥,这次弟兄们没伤着吧,有没有和震天虎的人发生争斗。”


“没,啥子事都没发生,震天虎的人马根本没有出现,潘家马帮二十多口人全让俺们兄弟一枪一个给干了,子弹射出去的味儿,那才叫刺激,嘿嘿,爽死俺了!”这马奎山是个战斗狂,杀人的事,在他眼里,竟是一件有趣的事。


“妈的,都怪俺平时枪法练得不好,要不然,俺也能过过瘾!”说话之人对马奎山羡慕之极,对自己则恼恨之极。


“团长,这次,抢了多少东西!”


“还没清点呢,你看马背上的袋子,想想就知道这次抢了多少!”胡龙哈哈笑着。


众人将马背上的袋子卸下,扛进屋内,而马匹则交给马夫前去喂养。


“打开看看,袋子里装的什么东西!”众人眼睛直愣愣盯着袋子,瞅着袋子被解开。


“妈的,是瓷器!”正解开袋子的人看到袋中所装之物,惊呼道。那人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盘子,却是怕盘子打碎。


只见这只青花盘子通体如玉,清新优雅,胎釉均匀,花纹精美,实属上品瓷器。胡龙拿过一只盘子,碗底写着“景德镇”制造的字样,景德镇乃瓷器之都,生产出来的瓷器具是精美之物,名扬中外。


“将这些瓷器都如实装好了,放到洞里,任何人不许走漏半点风声!”胡龙深知,此事非同小可,潘友根若是得到潘家马帮一个不剩的消息,非大发雷霆,追究此事不可,若是这些瓷器最近在市面上出现,说不得对方会找上门来。


“二牛,再打开那个黄色的布袋瞧瞧,看看是否是潘家的钱财!”二牛应声解开绳子,收势不住,只听“哗啦”一声,满是银白的大洋流落一地,其中还有数沓满洲国的钞票。


众人无不大惊:“潘家真是富得流油了,这些尚属小数目,不知其家产有何其之多!”“弟兄们都瞧见了吧,这么多钱物,可想而知,潘友根他搜刮了俺们平民百姓多少东西,抢他,是替他赎罪!”胡龙也够说的天经地义,好像是老天安排潘家遭劫似的。


“这钱,大牛你清点一下,暂时也别用出去,收好了,我胡龙娶媳妇的钱全在这,各位眼红的话就替我找个媳妇。”胡龙半开玩笑的说道。


“哈哈,团长,要不,俺把俺妹子介绍给你!”一个胡子忍不住当起了媒婆。


“靠,你家那妹妹才牙牙学语,给团长当女儿还差不多!”“有啥关系,男人不可以养小媳妇吗?”那说话的胡子理直气壮。


“郁闷,说句笑话,给扯童养媳上去了!”到了这时,胡龙不得不出来说话,毕竟,他对封建社会的那套婚姻制度很鄙视。


“虽然只是开个玩笑,但我不得不说说,这位兄弟的思想是错误的,童养媳那只在大清国的时候才有,如今是民国了,这种思想要转变过来,不然就还是满清的狗奴才!”胡龙干脆把话说重,以便让大家有种厌恨心理,厌恨曾经的满清国。


这一下,果然起效,众人基本上是从清朝时过来的,对清朝的残暴的统治深痛恶绝,纷纷表示自己决不做满清的狗奴才,那个说给胡龙介绍童养媳的也不再说话,想必已明白,若自己再说,就要被大伙骂狗奴才了。


“等过了这阵风声,我们就用这些钱购些军火,使弟兄们人人手里有枪,不再拿着破烂鸟铳,好打鬼子。”“谢团长!”众人道过一声谢。“走,弟兄们,俺们大伙好好庆祝一下这次劫商成功,大牛等人先委屈一下,把东西整好了,再去喝个痛快!”众人高兴异常,拥着胡龙庆祝喝酒去了。


……………………………………………………………………………………


“不好了,潘老爷,马帮的兄弟都死了,刘管家也死了!”一个猥琐的汉子跌跌撞撞,跑进一座花香满园的院子。


“什么,具体说说!”潘友根听到此话差点晕了过去,但不愧是活了大半辈子的奸商,却也临危不乱。


“二龙山乱石坡林子里,发现了尸体,是马帮的人,货物全都没了。”原来,等胡龙一伙人走后,乱石坡又经过一伙人,而不知是谁没埋好尸体,叫人给发现了,于是,便被潘家人知道了。


“什么,什么!”潘友根只感眼前一阵漆黑,天旋地转。这批货物可是花了大手笔才买回来的,如今突然之间被人给劫了,一口老气顺不过来,晕了过去。“老爷,老爷!”下人连忙去扶。“没事,我没事。”潘友根呷了一口茶,深呼口气,努力使心情平静。


“这是哪帮畜生所为!”


“老爷,既然尸体是在二龙山发现,或许跟那胡龙有道不明的关系,要不派人去问问。”旁边一个戴顶毡帽的白面先生建议。


“哼,胡龙这群胡子,竟敢动我潘家的马帮,非灭他不可!”潘友根一拍桌子,大怒道。


“老爷息怒,目前情况尚不清楚,也难说是别伙人马干的,不可妄下定论!”


“刘先生,那该如何是好。”


“我们可以请潘大爷出兵去他二龙山一趟,问问那群胡子,若是没问出情况,也不可乱动人家。”


“哼,问人家难道能问出底来!”“老爷别急,虽说是问人家,但那群胡子可说不定会抖出事来,而且,胡龙若是抢了马帮,应该会把马匹也抢走,去马厩溜转溜转,看看有没有马帮的马,到时候,再动手也不迟。”“好计,不愧为我的智囊。”


潘友根哈哈大笑,猛拍一下桌子:“来人,去请潘大爷,有要事商量!”自卫队所在军营离潘家大院很近,不多时,潘年庆就赶到了。“小弟,发生什么事了!”潘年庆急着问道。


“大哥!”潘友根挤出几滴眼泪,拉住潘年庆的手:“大哥,你可要为你弟弟做主,将二龙山那伙土匪给清了。”“到底是什么事,莫要着急,坐下说说,大哥能解决的事一定帮你解决。”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