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无价的古董 无价的古董6

酒盏花枝 收藏 4 6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唐功一边往口里塞狗肉,一边说着:“老爷你倒舒服,安安心心地去,我在家可是跟你提心吊胆的。如果不是这些狗肉,我非跟你没完。”说完又灌了一口酒,“丝”的一声,“好酒!”

邓卓笑着说道:“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忘了,我可是能单挑一个营的。”

“对了,老爷,你说,那个什么前田真的会来主动请您吗?”唐功鼓着腮帮子问。

“会的,一定会。”邓卓笑着冲门外看了看。

与此同时,鸿运酒楼的雅间内。

前田少佐正坐在桌前悠闲地品着茶,郑翻译和赵开紧张地站着,半小时了,谁的脚板都没有挪动一下,小腿以下都站得毫无感觉了。前田少佐似乎忘记了他们的存在,只是细细地品着茶,摇头晃脑地轻轻吹着水面的茶叶,然后轻轻地啜一小口,那青花瓷的茶杯只有不到拇指那么高,但整整半小时,前田少佐手中的那杯茶似乎一点也没喝到嘴里,依旧是满满的一杯。

门被轻轻地敲了几下,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大哥,人带到了。”

“还不带进来。”郑翻译凶巴巴地吼道。郑翻译本来准备去开门,却感觉自己的脚在地上就像生了根似的,拔都拔不动。

门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被推了进来,一看见前田少佐,立刻不自觉地哆嗦一下跪在地上:“太君饶命!太君饶命!我可是大大的良民!”

钱三和孙骑也进了门,顺手就把门关上。

前田少佐鄙夷地看了年青人一眼,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转过身子盯着眼前这个浑身哆嗦得像筛筛子一样的年青人,说道:“起来说话。”

“我,我不敢。”年青人连头都不敢抬。

“叫你起来你就起来!”郑翻译冲上去就要揪年青人的衣服,但郑翻译忘记了自己双脚早已麻木,脚一迈,感觉膝盖一软,立刻向前仆倒。

钱三和孙骑眼急手快,急忙抢上前扶,却终究慢了一拍,郑翻译的额头“咚”地一声撞在桌子上,桌上的茶立刻就溢了出来。

前田少佐眉头一皱。

郑翻译被钱三和孙骑刚扶稳,立刻就左手扶着钱三,斜着身子用右手袖子去擦桌上的水渍,郑翻译知道,这日本人喝茶挺讲究的。

“算了。”前田少佐面无表情地对郑翻译说道。

“是,是,多谢少佐。”郑翻译这才扶着钱三后退一步站好。

“抬起头来。”前田少佐对年青人降低了要求。

年青人依旧哆嗦着不敢抬头。

“叫你抬头就抬头。”孙骑一脚踹在年青人的背上。

郑翻译瞪了孙骑一眼,这小子,居然敢抢自己的马屁,这一脚轮得上你吗?

年青人终究哆嗦着直起身子。

“你是秦铁匠?”前田少佐不相信如此年轻的人竟能造出能蒙住自己的赝品。

“不,我不是,我是秦师父的大徒弟。师父半个月前就外出办事去了。铁匠铺的生意,这几年来,基本都是我在打理。太君,小人一直都是奉公守法的良民啊!”年青人结结巴巴地回答。

“那个青铜方鼎你认识吗?”前田少佐看一眼自己的“五根金条”。

年青人顺着前田少佐的眼光看过去:“好像见过,眼熟。”

郑翻译听得心中冰凉冰凉的。

“站起来,走过去看。”前田少佐命令。

此时,郑翻译的腿脚已经有知觉了,立刻上前抓着年青人的衣服一提,将年青人拉得站起来:“过去仔细看看,是不是你们上周卖的。”说完就用力一推年青人。

年青人扑上去只看了一眼,就说道:“这绝对不是我们上周卖的。”

郑翻译听得眼前一片光亮。不是上周卖的?那胡先生不就说错了?那……

“这是我师父上个月做的,卖给了一个河南人。”年青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郑翻译立刻眼前一片漆黑,幸亏钱三和孙骑扶住。

“你确定是上个月做的?”郑翻译还心存侥幸。

“错不了,像这种高档货色,整个芜江镇只有我们师父能做出来,而且师父每年只做四个。买这个鼎的是个河南人,我把价开高了,说两千块,他价都没还,特爽快,所以我特有印象。”

当然爽快,拿两千块换老子的五根金条!郑翻译心想。

“那河南人长什么样子?”郑翻译急切地问。

年青人用手比划着说:“嗯,比我高半头,很瘦,下巴很尖,带一副墨镜,声音有点哑,说话喜欢咳嗽……”

“耳朵前面是不是有一颗大痣?”郑翻译几乎咆哮着吼道。

“哟,您认识?货一出手,概不退换。”年青人似乎认为郑翻译是河南人的朋友,知道买贵了,想退货。

“我他妈当然……”粗话一出口,郑翻译立刻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有文化的人,不能这么粗野,只在心中默默问候着那河南人祖上十八代所有的女性。

“你可以走了。”前田少佐冷冰冰地对年青人说道。

“是,多谢太君。”年青人一边说一边逃出这是非之地。

就在关门的一瞬,年青人脸上闪过一丝得意地笑容。

“啪”,前田正夫抄起桌上的茶壶砸向青铜方鼎,茶水和茶叶洒了一地。

八嘎!狡猾的中国人,居然骗到我的头上来了。不过,前田正夫心中又升起一丝欣慰,青铜方鼎一到自己的手中,自己就感觉它太完美了,完美得令人难以置信,事实证明,方鼎果然是假的,看来,自己的中国文物鉴赏水平还是有一定高度的。

郑翻译等四人一阵心惊肉跳。

“少佐阁下,请您放心,五根金条,我一定尽快还给您。”郑翻译以为前田正夫是在为金条的事发怒。

前田正夫脸上堆着笑,说道:“此事不怪你们,造假者水平太高了,五根金条,就当我买一个教训吧!”

“多谢少佐!”郑翻译感动得几乎要哭了,自己亲爹娘对自己也没这么好啊!

“我让你查胡右礼的情况,你查得怎么样?”前田正夫正襟危坐地问。

“报告少佐,属下已经从周围邻居的口中证实,胡佑礼的确是一个北平逃难来的读书人,在这里住了两年多,没有职业,很少与外人来往,近期借了青帮的高利贷,青帮已经到胡右礼家追了好几次债。”郑翻译有条不紊地汇报着,心中暗暗庆幸自己事先的调查工作做得全面。

“周围邻居?有几家?”前田正夫面无表情地问。

“报告少佐,属下为少佐办事,绝对不敢有半丝懈怠。为查明此人身份,周围二十家之内的人我都明查暗访,最终确定此人身份,而且并无可疑之处。”

“北平查了吗?”

郑翻译心中一凉,虽然自己早料到前田少佐会问这一句,心中依旧不由得紧张,说道:“北京方面,这个,我也打电话托人问过,故宫从民国三年(1914年)对外开放收门票后,宫里的的确确有一些文物研究员,做的都是文物的保护工作,由民国政府发工资。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皇军解放北平后,宫里的研究员就都跑得没影了,文物也丢了不少,说不定就是宫里的人偷走了。至于胡右礼这个人,我在北平的人回话说,无法确定有没有此人。少佐阁下,属下已经尽全力了。”

前田正夫微闭着双眼,一句话也不说。

郑翻译几人紧张得背后阴风阵阵。

终于,前田正夫脸上显出笑意:“郑熊君,辛苦你了。”

“君”字在日本可是对人的一种尊称啊!前田正夫对永井少佐也不过称“永井君”啊!!只是前田正夫的中国话相当不标准,赵开等人都听得像“真熊君”。

郑翻译差点感动得要落泪了,立即立正说道:“属下尽职尽责,理所当然之事。少佐阁下对我有知遇之恩,属下必当肝脑涂地相报。”

“郑熊君不必如此,我在中国能得到郑熊君相助,就好像身上又长了一只手一样。”

钱三和孙骑心中同时想到,这小日本人不成了“三只手”,不过,也的确是这样,前田少佐不知道从中国偷了多少好宝贝。

身处万分感激之中的“郑熊君”却没能听出歧义,只是立正说着:“属下誓死效忠少佐阁下!誓死效忠大日本帝国。”

前田正夫抬手打断了郑翻译的效忠誓言,自己也听得恶心:“胡右礼的身份基本可以确定,此人比你聪明,对古董的了解也在我之上,试想一下,在如今中国,比我日本国留学生还聪明,而且对古董研究能超过我这个中国通世家的,整个中国能有几人?”

孙骑马上奉承说道:“就是就是,前田少佐看古董那眼光,那就跟老猫看耗子一样,一看一个准。”

郑翻译也抢着说道:“中国是个蛮夷之国,识字的都没几个,能研究文化的,全中国用一只手扳着手指数都有多的,我看,这胡右礼一定是真的故宫研究员。”

前田正夫点头说道:“此人如能为我所用,必将成为我身上的又一只手。”

郑翻译心中暗暗得意自己的远见,幸亏自己刚才没有得罪胡研究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