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1(人在江湖) 正文 黄皮其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89.html


不知各位还记不记得,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全国上下曾经掀起过一股打击车匪路霸的风潮。那个时候各省各地都有这么一批人,专门抢劫长途汽车,神出鬼没,而且手段非常之残忍。强奸、杀人,什么都来,一时之间犯下了无数罄竹难书的重大血案。

九镇当时也有一批这样的人,为首的一个叫做丫头。后来被三哥砍断手的那位叫做符力的九镇大哥,刚出道时就是丫头手下的一位小混混。

当时还只是一个小扒手的黄皮惹上了丫头!

事情是这样的:丫头的爸爸一大早坐车去城里卖菜,晚上回来的路上,因为太累就在车上睡着了,下车之后发现所有卖菜的钱都不见了。后来丫头多方打听,查了出来,掏钱的那个人就是黄皮。

丫头带人直接在车站找到了黄皮,当着很多扒手的面把黄皮暴打了一顿,最后还剁下了黄皮的一个小指头。并且给所有的扒手定下了一个规矩,他们今后扒到的钱必须分丫头一份。

有一些当年跟安优混过的老扒手,商量着反抗,不愿意给。但是被欺负得最惨的黄皮不,他不仅不反抗,甚至还第一个交了钱。虽然后来的一段时间之内,其他的那些扒手在车匪们的武力压迫下都交了钱,但是他们看不起黄皮,看不起这个丢了他大哥安优脸的没有用的小扒手。

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个看似没有用的小扒手,在安优身上学到了偷东西的本事,却没有学到安优的仁义,他有的只是极端的残酷和隐忍。

一九九○年中,严厉打击车匪路霸的行动开始了。全国各地一片风声鹤唳,所有做这行的人都被迫要出去跑路。丫头也不例外,在他手下包括符力在内的几个小弟被抓了之后,他感到了极大的危险,所以他准备到海南去躲躲风头。

就在丫头想要跑路的前夕,黄皮主动找到了他,请他喝了一顿酒,总的意思就是为了感谢他一直以来的大力照顾,答应给他三千元钱做跑路费,要丫头第二天中午过来车站拿。当时的丫头很感动,他没有想到,在这种自己的兄弟都靠不住的时候,眼前这个平时被他欺负,满脸痘痘的小扒手,居然这么有情有义。那一晚,喝多了的丫头义薄云天地答应黄皮,等他回来的那一天,他会把九镇的地盘分给黄皮一半,今后谁也不能欺负他。

他没有想到,他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了,这个晚上的一顿酒就是黄皮给他的送行饭。

第二天一大早,黄皮就用一把磨得极为锋利的水果刀,悄悄换掉了车站外一个相熟的水果摊上的刀。

中午,丫头来找黄皮拿钱。奇怪的是,一向胆小怕事,受尽凌辱也不敢言语一声,被所有人看不起的这个小扒手,在那一天却一反常态,不仅不给钱还敢当着很多人的面大骂丫头欺人太甚,不是东西。

周围的扒手摊贩都认为黄皮被丫头平日欺负得太多了,在这个墙倒众人推的时候,才敢好好爆发一下,所以大家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笑嘻嘻地看着这一切。

横惯了的丫头,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他反应过来之后,狂怒冲晕了他的脑袋,顺手抄起旁边一个摊贩的扁担对着黄皮就打,黄皮没有还手。

当他被丫头打得头破血流,大家都认为再不跑就要被活活打死的时候,黄皮跑了起来,丫头跟着就追。他并没有跑多远,仅仅跑到了车站门外,刚好是那个水果摊子的前面,丫头追上了他,一扁担就把黄皮打倒在摊子上。但是马上黄皮就爬了起来,转过身紧紧地抱住了丫头。

所有人都看见,丫头脸上的表情突然一下就变了,变得非常的惊恐害怕,张得圆圆的大眼睛定定地望着黄皮。然后,丫头就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当丫头倒下去后,旁观的人们看见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插在了丫头的心脏部位,直没刀柄。

一刀毙命!

年轻的黄皮满头是血地呆呆站在那里,望着倒下的丫头,一动不动。半晌之后,他转头对着周围目瞪口呆的众人微微一笑说:“麻烦你们哪位帮个忙,帮我报下警吧,我要自首。”

据说当时他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事后结案,年纪尚小、孤苦伶仃的黄皮在恶名远播的车匪路霸丫头的追杀下,被迫自卫,失手杀了人,有自首情节,过失伤害致死罪行成立,判刑四年零三个月,服刑期间,因表现良好,提前三个月出狱。

出来后,黄皮就接替安优,在空白了好多年的九镇扒手界成为新一代的大哥。


听完这些,我明白了为什么一直都一言九鼎的三哥,在向志伟的这件事上拖了这么长的时间都还没有妥善解决;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三哥一直劝我不要卷进这件事;我更加明白了面前将要来临的风暴是多么的巨大,巨大到可以把我们所有人都卷得粉身碎骨,永不超生。

我和我的兄弟能像以前一样平安地躲过去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