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抗战铁血军人传奇 第六篇 武汉会战 第二十四章 1

寒岫冷月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size][/URL]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哦,我想起来了,那天在山上吹笛子的就是你吧?”赵义伟躺在用作病房的帐篷里,问一个护士。这是他被送到卫生队的第三天,他的伤情已经有所好转。他到卫生队后,救治他的徐泽远发现他的背上有1块弹片,左臂上1块,左手大指被削掉了一截,最麻烦的是他的脑袋不知被什么东西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哦,我想起来了,那天在山上吹笛子的就是你吧?”赵义伟躺在用作病房的帐篷里,问一个护士。这是他被送到卫生队的第三天,他的伤情已经有所好转。他到卫生队后,救治他的徐泽远发现他的背上有1块弹片,左臂上1块,左手大指被削掉了一截,最麻烦的是他的脑袋不知被什么东西砸伤,不仅砸出了一个极大的血包,而且神志不清并伴有恶心、呕吐等症状。徐泽远担心他有脑震荡,如果伤得厉害,恢复不好的话会留下后遗症。好在他是练武之人,身健体壮,骨头也硬,第二天神志就完全恢复了正常。现在,他看着这个端着药盘进来的护士,觉得她那张秀气的脸有些面熟,想了一会儿才想起她就是在山崖上吹笛子的谭佩瑶。


她没有开口,只微笑了一下,表示他猜对了。因为背上有伤,他趴在床上,头向一边扭着,这个姿势让他觉得不舒服,他转过身子,翻成侧身躺的姿势。就这么一动,扯着了身上的伤口,痛得他咧了咧嘴。


她发觉了。“你的伤口很痛吗?要不要给你拿点止痛药?”


“要说不痛那是假的,不过我还忍得住,用不着止痛药。”


“随便你,你要是忍不住了,跟我说一声,我给你拿药。”她犹豫了一下,问道:“听说你是为了救师长受的伤?”


“是的。”


“师长他没什么事吧?”


“当然没事,我这伤是白受的吗?”


她望着他,眼神说不出是钦佩还是感激,说道:“你真勇敢。”


赵义伟十八岁当兵,在军营里待了8年,平时没事,不是和人切磋拳脚,就是找人喝酒,很少和女人打交道,也没在女色上动过脑筋,他常说一句话,“咱要求不高,只要有肉吃,有酒喝,这日子就过得舒坦了。”他这是第一次听到女性对他的赞美话,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谭佩瑶见他这么一个魁梧的大汉,竟然露出与他外表不相配的腼腆,忍不住“扑哧”一笑。他不明白她笑什么,看她望着自己笑,也跟着傻呼呼地笑了起来。她看他这个样子,越发笑个不住。


她拿过床头的水瓶,给他倒了一杯水,取出药片,说道:“赵副官,你把头偏过来一点,我好喂你吃药。”


他扭过头,她把药片放到他嘴里,正在喂他喝水,只听得一阵皮靴声由远而近,到门口停住了。随着帐篷的门帘一掀,张一鸣进来了。见是师长,赵义伟挣扎着想起来,张一鸣疾走几步,上前按住了他:“别动,你身上有伤,千万不要动。”


谭佩瑶一颗心激动得“怦怦”直跳,脸也觉得发烫,情不自禁地想道:我的头发乱不乱,溅在脸上的血迹应该擦干净了吧。她伸手想拢一拢头发,又怕太露骨,手刚举起又放下了。她找来一根凳子放在张一鸣身后。“师长,您请坐。”


“谢谢。”可是这一次张一鸣并没有注意到她,他的眼睛一直关切地看着赵义伟。事实上,他已经忘记她了,他每天要碰到那么多人,处理那么多事,又怎么能记得住一个和他偶然邂逅的普通女兵。而谭佩瑶的激动也并没让他觉得有什么,因为女兵们平时见了他都比较紧张。他很自然地问她:“他的伤势怎么样?”


她觉得嗓子有点发干,“还好。徐医生说,他身上的伤都没伤到要害。”话一出口,她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变了。


“那就好。”张一鸣松了口气,坐到凳子上,问赵义伟:“感觉好些了吗?伤口痛得厉不厉害?”


“不厉害,这点伤不算什么。我身体壮,要不了几天就好了。师座,这几天战况怎么样?”


“很好。”张一鸣的声音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106师团已经在万家岭被我军歼灭了,只可惜天黑,我们的人没发现师团长松浦淳六郞,让他给跑掉了,没能全歼。”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