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不饮盗泉之水原来有这么会事啊

和大家一起欣赏下无边刹境的一篇文章:



孔子与柳下季是好朋友,而柳下季的弟弟名叫盗跖。

盗跖率领着九千徒卒,横行天下,侵暴诸侯。他们攻破大户人家的府库,抢走财物, 赶走牛马,带走奴婢。盗跖一味地抢夺钱财,一点也不顾及父母兄弟,甚至不祭祖先, 将仁义礼智丢在脑后。一听说盗跖的队伍过来,大国赶紧关上城门,派兵把守,小国告 急于邻邦,请求保护,人们都很害怕他。

于是,孔子对柳下季说:"为人父者,必能教育其子,为人兄者,必能教育其弟, 养不教,父兄之过啊!如果父兄无法教育子弟,还谈什么父子兄弟之义呢?柳下季先生, 你是当今天下有名望的仁义之士,而你的弟弟却当了强盗,成为天下的公害。你无法教 育自己的弟弟,我真替你羞耻。看在朋友的份上,我替你跑一趟,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 舌,管保他回心转意。"

柳下季说:"你虽然说为父兄者必能教育其子弟,但是如果子弟硬是不听父兄的教 育,又有什么办法呢?先生虽然辩才无碍,恐怕也无可奈何。况且跖这样的人,他的心 态就象涌泉之必出,飘风之必动,难以压制。他身强力壮,善于打仗,口若悬河,善于 辩论。顺其心则喜,逆其心则怒。他不高兴就会出言伤人,你还是别去了吧!"

孔子不听柳下季的劝告,让长于德性的弟子颜回驾车,让长于言辩的弟子子贡陪同, 去游说盗跖。

孔子来到太山之北的盗跖的军营,看见盗跖的徒卒们正在用人肝当中午饭吃。孔子 下车对负责传达的士兵说:"我是鲁国的孔丘,久闻跖将军有很高的品德,特来拜见。"

传达兵将原话告诉了盗跖,盗跖听了大怒,双目圆睁,犹如明星,毛发竖立,顶起头冠,说:"这不就是那巧言令色,欺世盗名的鲁国人孔丘吗?告诉他:你作言造语, 虚构出周文王周武王这样所谓的贤君来欺骗世人。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 生是非,多辞谬说,周游列国,迷惑天下的读书人。谎称孝悌,假言仁义,而徼幸能封 为王侯,捞取富贵。象你这样罪大恶极的人,早就应该处以极刑!赶快离开这儿,不然 的话,我将把你的肝脏摆在我的饭桌上!"

传达兵出来将盗跖的话告诉孔子。孔子又说:"我与柳下季是好朋友,希望叩见将 军尊容。"传达兵又进去了,一会儿出来说:"进来吧。"

孔子急忙进到盗跖的住所,小心翼翼地叩头拜见。拜毕,孔子始起头,看见盗跖愤 怒地坐在地上,两腿伸前,按剑瞋目,声如乳虎,说:"孔丘!过来!你所说的顺吾意 则生,逆吾意则死!"

孔子说:"我听说,凡天下之人有三德。身材高大,相貌美好,少长贵贱,见而悦 之,为上德;知通天地,辩雕万物,为中德;勇悍果敢,聚众率兵,为下德。人若具备 三德之一,就可以南面称王。现在将军兼此三德,尤其是将军身长八尺二寸,面目有光, 唇如激丹,齿如齐贝,而名为盗跖,我为将军感到羞耻。将军如果能够听我的话,去掉 盗之名,实行仁义,我情愿南使吴越,北使齐鲁,东使宋卫,西使晋楚,让各国给您修 建方圆数百里的大城,分给您数十万户之邑,尊将军为诸侯。然后各诸侯国罢兵休卒, 供祭祖先。这样,将军就可以成为圣人。"

盗跖一听,大怒道:"孔丘,你过来,那些可以用利禄来规劝,可以用言辩来谏说 的人,都是愚陋之徒,我柳下跖可不是那样的人。我身材高大,相貌美好,人见而悦, 是父母所生,即使你孔丘不说,我自己也明白。而且我听说过:喜欢当面奉承人的人, 也喜欢在背后诋毁人。今天你用大城众民来规劝我,不是将我做为愚陋之徒吗?大城众 民难道能长久保持吗?城之大者,莫过于天下。尧舜都曾经富有天下,而他们的子孙却 无置锥之地。商汤周武立为天子而后代绝灭。这难道不是因为他们所占有的权势与利禄 太大,而招来了别人的争夺吗? 我听说过:远古的时候,禽兽多而人类少,于是人在树上做巢居住以避猛兽的袭击。 他们昼食橡栗,暮牺木上。那时候人们不知道穿衣服以遮蔽身体,不分男女,裸体行走, 冬天冷了,就用夏天积累的薪取暖。他们夜晚睡觉则无恶梦干扰,白天行动则恬然安详。 那时候,男女之间没有固定的配偶,人们只知道自己的母亲,而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人 们耕田而食,织布而衣,没有互相陷害之心。这就是至德之世。 但是,到黄帝的时代,这种高尚的道德就失掉了。黄帝是一个贪婪而好战的人,与 蚩尤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人民死伤无数。到了尧舜的时候,就安排了许多官僚来 欺侮百姓。商汤将自己的君主流放,武王将商纣灭亡。从此之后,以强凌弱,以众暴寡 就成为天下的道德。商汤周武以后的君主,都是扰乱百姓的东西。 而你孔丘却将商汤周武说成是圣人贤君,让诸侯模仿,而且用你的口才替他们辩护, 矫言伪行以迷惑天下之主,你不是为了以此来谋求富贵是为了什么呢?你本来是最大的 盗贼,而天下人却反而说我是盗跖,我看倒是应该将你称为盗丘! 你孔丘今天来教训我,倒先看看你教育的弟子吧!你用甜言蜜语哄骗子路跟随你, 让子路放下他的长剑,摘下他的高冠,装扮成一个儒生模样。人们都说,孔丘能止暴禁 非,但是,最后,你的高足子路还是图谋造反,欲杀己君,因事不成被剁成肉酱。难道 你的仁义道德还是好东西吗? 况且世人所敬仰的,莫若黄帝。黄帝好战,血流成河。其它你们编造出来的圣人哪 有一个好人呢?尧为不慈之父,舜为不孝之子,禹为了保住帝位而操劳成疾,汤将君主 流放,文王因谋反而被囚禁在羑里,武王杀死商纣。这六个人,是你所谓的圣人,实际 上都是见利忘义,强反情性的恶棍,哪儿讲什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道德呢? 再看看你所说的那些贤士。伯夷叔齐兄弟,互相辞让君位,而辞别孤竹国王,来到 首阳山下,活活饿死,不得埋葬;鲍焦假装高洁,攻击世俗,抱木而死;申徒狄因进谏 不被重用,就负石自投于河,葬身鱼腹;介子推是一个愚忠的人,自己割下大腿上的肉 让文公吃,而后来文公背叛了他,介子推愤怒地离去,抱木而烧死;尾生与一个女人约 会于桥下,女人一直没有来,后来大水冲来,尾生为了守信还不离开桥下,抱住桥柱继 续等待,被活活淹死。这六个人的愚蠢,无异于猪狗,他们的可怜,无异于乞儿。为了 图个忠孝节义的名声,就将自己宝贵的生命轻轻地扔掉,可悲!可悲! 还有那些所谓的忠臣。什么王子比干,什么伍子胥。王子比干因忠而被剖心,伍子 胥因忠而被沉于江水,自古忠臣不得好死!所谓的忠臣,实际上是天下人的笑料。 孔丘,你还用什么来劝说我呢?你若说那虚无飘渺的鬼神之事,则我不会相信,你 若说这可见可闻的人事,则我比你清楚得多,你骗不了我。 现在,我来告诉你人之常情。人生来就有各种各样的自然的欲望:目欲视色,耳欲 听声,口欲察味,意志欲得到实现。而人生在世,上寿不过百岁,中寿不过八十,下寿 只有六十。当今天下,昏乱不堪,人生失意多于得意。一月之中除掉病、瘦、死、丧、 忧患之外,能够无忧无虑,开怀大笑的只有四五天而已。天地是无穷的,而人生是有限 的。将有限的人生寄托在无穷的天地间,就象骏马在破墙的缺口之间奔驰而过,忽然而 已。在短暂的生命之中,不能顺着自己的心意行动,不能保养自己的寿命者,都是愚蠢 之人。而你孔丘所说的这些就是愚蠢之行,是我所不取的。赶快滚开,不要再说了。你 所说的那一套都是虚伪巧诈之事,并不能全生保真,有什么值得称道的!"



难怪孔大圣人渴死都不喝盗泉的水了,要没这事,以孔夫子的胸怀怎么能对一汪泉水生气呢,泉水只是水而已,何来罪责啊!



本文内容于 11/3/2009 7:16:42 PM 被拍案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