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快疯了:传巨浪-2洲际导弹改装后可打同步卫星

安徽军区司令员 收藏 3 150
导读:2009年10月28日出版的最新一期的《简氏防务周刊》刊发丹肯·雷诺克斯(Duncan Lennox)撰写的题为“保护卫星太空新竞赛”的文章,文章称一些国家正在寻求和发展反卫星武器和系统,以保护空基资产。文章说,中美俄美都拥有多种具体的反卫星方式,中国的新型DF-25和DF-31经过改造可以担负反卫星角色,一旦需要,其射程可以覆盖在静止轨道运行的卫星,文章还引用消息说,新型JL-2潜射弹道导弹正被考虑作为一种可能的反卫星系统。 《环球时报》报道,文章首先说,自从1959年美国进行了首次反卫星(ASAT)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9年10月28日出版的最新一期的《简氏防务周刊》刊发丹肯·雷诺克斯(Duncan Lennox)撰写的题为“保护卫星太空新竞赛”的文章,文章称一些国家正在寻求和发展反卫星武器和系统,以保护空基资产。文章说,中美俄美都拥有多种具体的反卫星方式,中国的新型DF-25和DF-31经过改造可以担负反卫星角色,一旦需要,其射程可以覆盖在静止轨道运行的卫星,文章还引用消息说,新型JL-2潜射弹道导弹正被考虑作为一种可能的反卫星系统。

《环球时报》报道,文章首先说,自从1959年美国进行了首次反卫星(ASAT)武器系统的实验以来,这项工作发展延续下来,引发一些人对“太空武器化”可能性的担忧。




早期的实验中使用了各种各样的发射载具担当反卫星的角色,其中包括改动了的空空导弹(、地空导弹、中程弹道导弹(IRBM)和洲际弹道导弹(ICBM)、反弹道导弹(ABM)以及卫星运载火箭(SLV)。这就表明,反卫星武器可以通过改进现有的发射系统从而在短期内获得发展,这也是任何太空条约起草和落实难以进行下去的一个关键因素。


简氏文章说,从1985年开始,有关反卫星的实验中止了一段时间。中国在2007年1月份进行了一次反卫星拦截试验,据分析确信,中国采用了改进过的DF-21(或DF-25)中程弹道导弹或者改进过的KT-1火箭进行了这次测试,但实际采用的具体运载器型号还有待最终确定。中国反卫星测试的活动很快得到美国的跟进,2008年2月份,美国使用了改进过的标准-3(SM-3)型反弹道导弹拦截了一枚失控的美国卫星。




文章说,看起来,中国、俄罗斯和美国都拥有多种选择,可以改变现存的反卫星方式并发展新的反卫星系统项目。中国的反卫星计划被认为已经成为“863计划”(Project 863)的一部分,这种说法在2003年由美国首次报道,报道称,在2007年那次成功拦截卫星行动之前,还进行了三次测试。至于这三次较早的测试是计划中的飞越测试还是并不成功的反卫星举措,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据信,中国的新型DF-25中程弹道导弹和DF-31洲际弹道导弹可以经过改造担负反卫星角色,一旦需要,这些导弹的射程可以覆盖静止轨道(GEO)运行的卫星。还有一则没有核实确认的报道说,新型JL-2潜射弹道导弹(SLBM)正被考虑作为一种可能的反卫星系统。中国还正在发展KT-2和KT-2A卫星运载火箭,一旦需要,它们也可以转化为反卫星系统。


简氏文章接着说,有报道说,中国HQ-9和HQ-15型导弹项目(类似于俄罗斯的S-300,即SA-10和SA-20地空导弹系统)也可以进行改造并担负反卫星任务,目标是低轨道(LEO)运行的卫星。然而,有人认为HQ-19地空导弹(类似于俄罗斯的S-400即SA-21地空导弹系统)项目很可能能够当做一款反卫星系统使用。还有几则美国的报道提到,中国正在测试一款地基激光器(GBL)用于对付自身的卫星和美国的卫星,它可以暂时致盲卫星或者事实上摧毁卫星上的光学部件,此外,地基激光器还可以用来让一颗卫星精确显形,以帮助确定这颗卫星的潜在用途,或者在对卫星发起攻击之前,测量出卫星运行的精确轨道参数。有报道称,中国的这种地基激光器被置于西北的天山山脉某处。


简氏提到苏联的反卫星测试时说,苏联在1968年到1982年期间进行了大约20次反卫星测试,使用的是改进过的洲际弹道导弹和运载火箭。没有得到证实的消息说,截止到1998年,俄罗斯联邦还发展了可在空中发射的反卫星系统,使用的载体是改造过的R-33(AA-9)或R-37(AA-13)空空导弹,它们从升级型米格-31“猎狐犬”战机上发射。


文章接着说,有报道说,截止到1999年,俄罗斯发展了“纤夫”(Burlak)运载火箭作为反卫星系统,还发展有能够从改进型图-160“海盗旗”战略轰炸机上发射的反卫星系统。而“纤夫”火箭的设计中,第一级采用了冲压式发动机,第二级则使用了液体燃料推进的火箭发动机。俄罗斯肯定具备将洲际导弹的、潜射弹道导弹和运载火箭改造为反卫星系统的能力,只要它这么做,就能做到。


简氏文章提到,在1985年到2008年期间,美国“抑制”了太空反卫星的测试工作,有证据表明,只要政治上的限制解除,美国有多个项目正在有助于提升这种能力。2008年美国使用改型SM-3反弹道导弹进行反卫星一事表明,美国具备在短期内将反弹道导弹改造为反卫星载具的能力,而据报道,这项工作在45天之内就能完成。美国还在发展卫星修复和为卫星重新加注燃料的能力,为此进行了一系列飞行测试,其中包括XS-10、XS-11、自动会合技术验证(DART)飞船、“轨道快车”(Orbital Expres,一种维修卫星的太空机器人)和“微卫星技术试验”(MiTEx)项目。2008年12月份,美国向静止轨道发射了两颗“微卫星技术试验”卫星,以检查和通报失灵的DSP-23弹道导弹早期预警卫星,此举表明美国可能具备了在静止轨道上检查其他卫星或者对卫星发起攻击的能力。此外,美国还有多种可以用于发展反卫星载具的选择,比如地基拦截弹(GBI)、未经使用的此前的洲际弹道导弹的弹体、运载火箭、“飞马座”空中发射运载火箭,或许还有战区高空区域防御(THAAD)系统采用的反弹道导弹。


简氏文章分析说,在轨道运行的卫星有时确实会失灵或者失控,但有时要查清导致失灵的具体原因非常困难。导致失灵的因素可能有某个瑕疵的零部件、空间天气异常、残片的撞击或者敌方的攻击。


很多国家的防务系统正在计划保护太空中的“关键财产”。此举要求快速反应和全球覆盖的太空态势感知,还要有卫星自我防卫系统作为后盾。这或许包括识别出何时遭受威胁的能力以及机动动力、运用诱饵的能力,还要为大型卫星提供防卫装备(例如枪炮、火箭或者榴弹等),或者在一个卫星群中配备武装防护卫星。卫星或以类似残片的外形误导敌方,或者同一颗卫星能够执行两到三种其他任务,或者在一个卫星群中被配有备份卫星。一国还要具备快速反应卫星发射能力,以便替换在紧急情况下受损的卫星,还有人讨论使用无人机(UAV)的选择。一国还或许对敌方的卫星发射场地、联合传感器和通讯系统发起攻击。


简氏的文章最后说,前方的路还远非明晰可见。因其双重用途的争论说辞,看来,没有办法限制反卫星能力的发展,但却可以达成协议防止在太空中进行事实上的卫星拦截实验,防止太空垃圾进一步增多。其他国家或将向美国展现(反卫星能力),表明美国不能在太空搞独霸。国际社会真正努力,达成相互谅解,能够也应当这样利用太空——为所有人谋利益。这样的时代正在走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