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为逢迎中国到底出卖了什么?

安徽军区司令员 收藏 0 1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政治工艺师阿卜杜勒哈基姆"苏尔蒂戈夫在他的博客上发表的一篇《普京为逢迎北京当局出卖了什么?》的文章。在这篇根据他本人宣称的,因受到当局的打压而无法在平面媒体发表的文章中,苏尔蒂戈夫指责克里姆林宫的短视政策将在未来对俄罗斯自身安全构成威胁。这包括听任中国非法获得俄罗斯的尖端技术,向中国出售先进军用航空发动机、无视中国非法移民对远东的渗透和坐视中国在中亚开拓势力范围。这里他着重提到了中国将在明年向土库曼斯坦提供大约300万美元的贷款用于军队建设,苏尔蒂戈夫认为中国正通过合理的借贷政策扩大自己在整个中亚地区的影响力并将俄罗斯排挤出这一地区。



此外,苏尔蒂戈夫以审判长的口吻给"列舍京公司案"下了结论,甚至称国营企业"中央机械制造研究所"为"间谍窝"。他引述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长期工作于俄罗斯宇航局的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的"神州"飞船不仅在外观上,而且内部的生命维持系统等重要技术也是仿照俄罗斯的"联盟TMA"飞船制造的。中国航天员穿的宇航服也是彻头彻尾的俄罗斯宇航服的复制品。中国方面利用苏联解体时的混乱局面,如同白拿一样从俄罗斯带走了所有能带走的技术和工艺,以仅仅1.2 亿美元的代价获得了上百亿美元的东西。



俄国发动机在中国



但这并没有阻止苏尔蒂戈夫继续"揭示"黑幕的决心,他利用设在奠斯科的英国文化活动中心发市消息说,普京批准圣彼得堡克里莫夫工厂向中国出售RD-93军用发动机更清楚证实总统对北京当局卑躬屈膝的讨好态度已经发展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惯于虚张声势的政治工艺师认为,新德里对于莫斯科批准向中国出口RD- 93感到愤怒,因此将有可能拒绝俄罗断国防产品出口公司参加印度空军一笔价值90亿美元的大型军机招标活动。他夸张地表示,普京为了照顾自己在圣彼得堡的政治盟友而做出的决定,将严重损害俄罗斯在印度这样一个传统军事技术装备市场的利益。



此外.他还指责普京最近整署的,批准中国将俄制发动机RD一93随Fc一1歼击机一起出口到另外5个国家的命令是极端不负责任的。因为这一决定将会使俄罗斯在一些传统的军备市场发生退却,一直由俄国飞机占据的天空将被装置着俄制发动机的中国歼击机所取代。这里他着重提到了阿尔及利亚.因为在2006年的3 月这个国家刚刚向俄罗斯采购了大约80亿美元的军事技术装备.其中包括28架米格-29sMT歼击机和6架米格-29uB歼击教练机。


......



很显然,某些人希望将普京总统的任何一项决定与总统的个人利益或至少是个人喜好联系到一起。在俄罗斯,这种对政治人物进行抹黑的"肮脏技巧"始于圣彼得堡市.尤其在1996年的市长选举中得到强化之后随即在全俄盛行。在这方面,我国的政客们从西方学习的先进经验比任何其它的治国方略都要快而全面。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对于俄罗斯的政治理念来说是一种进步。至少没有政治家或选民会担心坦克和装甲车开上街头对着最高苏维埃开炮轰击了。然而通过媒体和宣传相互问攻击抹黑所造成的杀伤力.其惨烈程度点也不比坦克射出的穿甲弹所造成的破坏要低多少。自索市恰克邀请普京进入市苏维埃主持工作以来,来自方方面面的诋毁和诽谤就一直未曾停止过。这一次,只不过是一连串的反普京浪潮中的一朵小小的浪花而已。


那些对于普京总统签发对华输出发动机出口许可证提出批评的人如果不是选择性记忆丧失的话那么在他们如此热衷于寻找总统办公厅在治理国家的决策过程中出现的种种过失的同时。首先应该搞清楚的是.早在1996年俄联邦政府就批准了向中国出售这一型号发动机,在这一点上无论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还是总理维克多切尔诺梅尔金,包括当时的总统办公厅主任阿纳托利丘拜斯都没有提出过反对意见。引用前空军总司令彼德德伊涅金上将的话讲:这是上帝的安排!只有浅薄无知的人才会责怪上帝。


具雨兼程



1995年11月下旬的某一天,俄联邦首任外交部长,前总理盖达尔"男孩帮"中滞留在叶利钦政权内的最后一位激进民主派精英分子的安德烈科济列夫,在接受《国际文传电讯社》的采访时出了状况。这个出生于外交世家,被称之为"铁石心肠的毛烘烘小熊"职业外交官,抛弃了以往的矜持和风度,对着不知所措的记者像个深宫怨妇般嚎啕大哭起来。在接下来的采访中,科济列夫对叶利钦最近公开与西方叫板的举动持坚决反对态度,他本人作为众所周知的西方派在某些强大政治势力的压迫之下显得有心无力。科济列夫孩子气地抱怨说,今天的俄国总统已经不是"民主革命"时的鲍里斯叶利钦了,他被扭曲的虚假情报包围着,克里姆林宫的某些人想让年迈的总统相信这个国家被敌人从四而八方包围着,西方正进行着某种反俄罗斯的阴谋。某些人为了自己的仕图而将反西方、反美国的文件从各个方面一件接一件地送到总统办公厅,期望借此作为自己加官进爵的捷径。当反对北约东扩的斗争开始的时候,正有大把的人为此而兴高采烈。而俄罗斯和他的子民却不得不站在与西方对峙的前沿,这正是他多年来所一直极力避免的。很显然,《国际文传电讯社》的记者为采访到这样条精彩的消息感到兴奋。叶利铁往日最亲密的伙伴中最听话之一的科济列夫公开指摘自己的老东家,这肯定会引起轰动效应。不过当时记者并不知道的是,外交部长在讲话的时候兜甲已经装着一份国家杜马员的委任状。



但是,记者出于职业的本能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安德烈弗拉基米罗维奇,难道您不认为北约扩大是威胁吗'还是因为您亲西方?"


这个时候科济列夫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一丝不苟和外交官职业式的礼仪.他回答说:"我们的军人错过了与西方进行坦诚交流和建立信任的机会,似乎我们强硬起来北约就不会扩大.这完全是个慨念性的错误。。。与被人民推翻的政府建立的华约不同,北大西洋同盟是民主政府建立的。。。共产主义威胁冉也没有了。但他们手中仍然留下了军事台作的常规机制。西方用不着放弃这一有用的工具。世界充满危险,顺便说一句,我们的危险根本不是来自西方。。。为什么我们在没有危险的地方,完全是文明国家的地方看到了危险呢?我深信,只能与那些已经得到民主,自由和财富的同家结成联盟,我们才能摆脱自己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也正是我们想得到的。" 在外交部长像个大姑娘般哭哭啼啼地接受记者采访后不到两个星期,在莫斯科国防部大厅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招待来访的中国军事代表团。引人注目的是,代表团为首的是曾在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留学的刘华清上将(译音)。作为前任中国海军总司令,刘是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中国武装力量现代化的主要决策者,也是俄(苏)中军事技术合作的积极倡导和推动者。这一次是刘华/清上将自苏联解体后第二次访问俄罗斯,随行陪同人员包括: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曹刚川将军(译音)、国防科工委副主任怀国模将军(译音)、总参装备部部长贺平将军(译音)、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郭树言(译音)、航空工业部部长朱育理(译音)等中国高级官员。此次访问的最主要成果,是双方签署了《俄中两国政府关于苏-27飞机项目合作及其结算办法的协定》等一批涉及双边合作的协议。


宴会上,中国的将军和俄国的将军们愉快地交谈着。中式和俄式的美酒佳肴,再加上中方赠送给诸位中央机关领导的精美礼品使气氛显得格外热烈和亲切。人们发现已经上了岁数,但依然头脑清晰思维敏捷的刘华/清上将难以掩饰的喜悦之情。包括国防部长帕维尔格拉乔夫大将在内几位俄国将军和第一副部长安德烈科科申博士众星捧月般围着刘上将,一边开着玩笑一边不断殷勤地向他敬酒。以至于刘的秘书甚至有些担心,首长的身体是否能经得住俄国熊式的豪饮。



这个时候一位俄国空军上校忍不住"往蜂蜜罐里滴了一滴焦油",他对两名中国空军同行说:"为了两国天长地久的友谊,希望日后你们的苏霍伊飞机起飞之后不要飞错了方向......"


一位靠告密升职挣外快的军官疾步向宴会"主席团"走去,大约过了5分钟,已经喝得有些眼睛发红的国际军事合作总局长德米特里哈尔琴科上将走到离他们不到十几米的距离狂怒地冲着空军上校喊道:"快过来,你这个冒失鬼,到我这儿来!!"



因为违反命令,上校看来要受到处分。好在中国客人是善解人意的,听说此事的刘华/清上将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他对国防部长格拉乔夫大将说:"军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首先想到保卫自己的祖国,这是军人的天职,更是军人的本分。" 原著:贝德勒.普耶洛夫斯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