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南海形势紧张 中美再度剑拔弩张

1986军司令员 收藏 0 66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香港《南华早报》11月1日文章,原题:美国要继续监视中国沿海 美国海军司令宣称将继续监视南海海域中被中国认定为专属经济区的地区,而北京也已发出新的警告:此类活动将成为改善双方军事关系的主要障碍。


基地设在日本的美国第七舰队战斗部队司令凯文?邓尼根上将说,美国将继续在南海的“国际海域”巡逻,这对于保持贸易通道的自由十分重要。当被问及“无暇”号等监测船的未来部署时,他表示:“我们肯定将继续在国际海域活动。我们将在被允许活动的地区部署行动。”他说:“国际社会和国际法已经为国际海域做出了完善的定义。我们不会侵犯他国领海。”




有美国的议员指出,在涉及千头万绪的领土争端问题时美国应远离亚洲的立场是不对的,韦伯宣称:“我们才是那里唯一能够提供一把可靠保护伞的担保人,这样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才能顺利地发展经济,而不受到恫吓。”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主管东亚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斯科特·马歇尔对中国和越南在南海问题上的紧张局势表示“关切”,并承诺将保护在南海活动的美国石油公司的利益。




在题为《东亚海洋问题和主权争端》的发言中,马歇尔以南海在战略地位上的重要性为开篇,进而阐述美国介入东亚——包括美国军队的存在——对于保持该地区和平和维护各种利益的正确性。“我们的存在和政策旨在支持对国际海商法的尊重,其中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他说,自2007年夏天开始,中国要求多家美国和海外石油及天然气公司停止同越南合作伙伴在南海的开采工作,否则这些公司将在同中国的业务方面面临不确定的后果。“我们反对任何试图威胁美国公司的举动。”




此外,美国智库也鼓噪着奥巴马政府应改变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消极态度”,华盛顿智库史汀生研究中心东南亚项目主任理查德·克隆宁说:“奥巴马政府至少应该对迫于恫吓的东南亚国家给予道义上的支持,面对中国的‘挑衅’,坚决维护美国自由航行的权利。”




美国或将不再遮遮掩掩




美联社第二天题为《中国露扩权野心美官员促反制》的报道,将韦伯的观点与今年3月的“无瑕”号事件结合起来称,“美国海军非武装船‘无瑕’号在南海公海进行海测任务时,遭五艘中国船只尾随并骚扰。因此,美国需要在战略层次做出反应,采取明确的政策。”




针对美国议员的表态,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向本报指出,一个议员的看法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年提出这种观点的背景。“针对南海问题,美中之间先有‘无瑕’号事件,又有5月黄海‘胜利’号事件的摩擦,而最近几个月中国和东南亚国家频繁显现出争端,这意味着南海问题比过去要突出,美国政客借机制造舆论也是事出有因,他们想以此来进一步影响奥巴马政府。”




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教授李金明记得,1995年,中菲在美济礁的争端时,美国议员们曾亲自坐飞机跑到南海抗议中国的举动,并在菲律宾发表演说,但美政府最后并没有介入议员们的行动中。他认为,在目前金融危机形势下,美国应该不可能大张旗鼓地介入南海争端,“但美议员发表这个演说,对美国政府南海政策制定多少会有影响。”




在时殷弘看来,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动作主要有三大考虑,首先针对中国海军力量的增长,美国的核心利益就是收集情报。第二,美国并不承认中国在南海上的经济专属区,“美国认为这是公海,它有可以自由活动的航海权。”第三,美国在南海问题上一直遮遮掩掩,通过声援东南亚国家以牵制中国,或许在美国议员的推动下,美国政府也有可能在未来跳上台面,公开与中国争夺南海。




而随着美国公司在南海海域的油气开发介入越来越深,给南海争端也蒙上了一层国际阴影,李金明指出,“一些东南亚国家也会利用包括美国在内的外国公司来制约中国,而外国政府必然会保护本国的公司,这对中国维护自己的油气开发利益是越来越不利的。”



他不想具体谈论监测船活动,却对中国“空前的”军备建设表示担忧。他说,美国和本地区其他国家更好地了解北京的意图对于地区稳定十分重要。邓尼根希望能够同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更好的合作和交流。他称双方最近沟通的增多是个积极迹象,但仍需努力缩减未来发生误解的风险。邓尼根是在周五率领“乔治?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访问香港时发表上述言论的。就在此前一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排名第二位的高级将领徐才厚刚刚结束对华盛顿为期一周的访问。



在与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的会谈中,徐才厚就加强中美军事关系与美方达成7项共识,但同时也提出了4大障碍,即美台军事关系、美国舰机在中国专属经济区的活动、阻碍两军交流的法制性障碍以及美方对中国军队发展缺乏战略信任问题。



随着中国增加从海南军事基地派出潜艇巡逻的次数,南海紧张局势正在升级。美国海军和越南等地区海域其他相关国家都在密切关注海南军事基地



尽管一直以来未曾卷入南海争端,但华盛顿正密切关注该地区局势发展,并对中国施压美国公司同菲律宾和越南公司开采石油表示担忧。尽管邓尼根等美国官员避免卷入南海争端,只是呼吁通过和平、政治手段解决,但他的话表明了中国和美国存在的分歧。美国认为,一国专属经济区应该对外国商业和军事交通开放,包括常规监测行动。而正如徐将军上周所表述的那样,中国则坚决限制监视行动。



军事分析师和外交官认为,随着中国8艘可携带洲际弹道导弹的潜艇即将下水,局势在未来18个月内可能会继续升级。美国可能会派遣“无暇”号等行动较为缓慢、携带强力水下声呐设备的监测船搜集这些潜艇的信息,以有助于本国潜艇行动。一名亚洲陆军武官说:“海南对于中国派遣潜艇进入太平洋至关重要。美国了解这一点,并希望为每一艘中国潜艇留下‘声呐标签’。因此,竞争就出现了。”




五角大楼一名高级官员最近告诉美国国会:“随着解放军升级海南岛设施,中国在应对美国地面和空中行动时会更加自信。”澳大利亚国防学院地区分析师卡尔?赛亚教授说,没有迹象表明任何一方会在短期内退缩。他说:“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采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然而,中国面对(美国的)异议表现得很聪明,提前通知美国。于是,华盛顿将不得不仔细思考何时、如何实施这些监视行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