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天战机准备试飞

1986军司令员 收藏 2 2008

中国权威航天专家、中科院院士庄逢甘透露,中国一直在进行空天飞行器(又即航空航天飞行器,能自由往返于深空与大气层之间并重复使用的飞行器)的研发,但目前并未明确出台时间表。另有消息称,隶属于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的西安阎良强度试验基地,预计将在“十一五”期间承担空天飞行器的试验任务。这意味着2012年以前,中国或将进行空天飞行器的试验。

中国航天界“泰斗”级专家庄逢甘是国内首次公开提出要发展空天飞行器的专家。庄逢甘认为,要发展可自太空至大气层和自大气层至太空飞行的空天飞行器,是最重要的空天武器平台。

美国目前已试飞了空天飞机,内地《环球时报》称其为“来势凶猛,2小时内轰炸全球任何目标”。印度方面亦宣布,该国研发的超音速空天飞机将于2009年底进行首次飞行测试。

庄逢甘院士今日强调,空天飞行器虽可作为武器平台,但中国和平利用外空资源的方针绝不会改变。日前举行的研讨会中,庄逢甘曾指出,空天飞行器的发展涉及中国空天安全,其特点是高速度、高机动、高隐身和长航程。

至于中国研发的空天飞行器外形,庄逢甘并未透露。此外,庄逢甘还表示,与当前的飞行器相比,空天飞行器无论在外形还是功能上都会是首屈一指的。

中国空天战机准备试飞

中国空天飞行器的基础论证自21世纪初开始,庄逢甘表示,中国近年来在研究空天飞行器方面花了不少财力、人力。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消息称,目前已对《空间飞行器的若干重大基础问题》资助了5,300万元的课题经费。庄逢甘今日并未透露该飞行器面世的时间表。

另据官方报道称,中航一集团在“十一五”期间,将承担大量重大飞行器的研制与攻关,其下设的阎良强度试验基地也将担负空天飞行器等重大工程试验任务。在中科院方面,国际合作夥伴计划项目“空天飞行器高温气体流动研究团队”已于11月底启动。

据法新社报道,美国军方通过一项秘密调查发现,中国空天战机计划已经进入实质阶段,在航空武器计划中一个J-20KT的实验项目一直处于高度机密之中.与其它在研的战机计划截然不同.因此引起美国战略情报机构的高度重视。


随着世界航空武器装备的飞速发展,空中力量已经成为战争的主要突击力量,对战争进程和结局正在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在这种背景下,获取、处理和利用信息的能力已经成为空中作战成败的关键,夺取制信息权已经成为夺取制空权的前提条件。同时非传统作战手段的使用,使空中作战模式更加多样和复杂,全球、全天时、全天候作战已经成为空中作战新的时空观;全纵深、非接触、空天一体、信息火力一体作战已经成为空中作战新的交战方式。通过分析可以看出,空中作战内涵和模式的变革正在对航空武器装备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更为重要的是,航空航天的军事竞争不断加剧。今后,不可能在同温层以上、大气层上下边缘留出“一片净土”,于是导致要发展既不像美国航天飞机那种只能执行纯航天任务,又不像F—22只能执行传统空中作战任务的新型航空器。因此,空天飞机将破壳而出。如果作为反战略导弹的一环,空天飞机的长处是既可像其他太空拦截武器一样,在外层太空待命,又具有部署和攻击的更大自主性和灵活性;如果是作为卫星空中发射平台,可以放弃制造和使用原有的发射系统,提高发射地点的灵活性和时间选择的时效性。由于运载火箭发射往往需要提前很长时间进行计划,准备周期较长,而进行小型卫星的快速发射,并组建必要的轨道集群,可以快速获得信息优势。


如果能作为对空、对地作战平台,空天飞机的作用则更不可小视。用空天飞机仰射或平射击毁其他航天器,优势显然比从地面或同温层以下空中发射导弹要明显,也比从固定在轨平台发射动能或定向能武器更具技术简便性。用空天飞机潜入大气层攻击地面目标,显然也要比普通飞机突然和隐蔽。空天飞机在轨飞行时是不需要消耗燃料的,做变轨飞行和姿态调整时也只需消耗很少的燃料,在用副油箱性质的助推火箭发射升空后,如果生命维持系统跟得上,它可以用做较长时间的空中战斗值班,这也是普通飞机达不到的。


当然,在国际军力对比极不平衡的情况下,无论是从效用性、时效性和应用范围来看,还是从制造和使用的成本角度来说,纯粹空天飞机的未来角色,主要还在于战略威慑和执行特殊任务,不可能像普通军用飞机一样批量生产和成建制列装。而具备空天飞机特征的第六代战斗机,则更具有实际意义。


航天飞机返回再入大气层的空气动力学问题,曾经耗费了科学家们多年的心血,作了约10万小时的风洞试验。雨辰3空天战机的空气动力学问题比航天飞机复杂得多。因为飞机速度变化大,马赫数从0变化到25;飞行高度变化大,从地面到几百公里高的外层空间;返回再入大气层时下行时间长,航天飞机只有十几分钟,雨辰3空天战机则为l~2小时


为了实现大马赫数飞行,必须为高超声速飞机选择一种飞行阻力低、强度较高、抗高温特性好的气动布局。轴对称的弹头体的激波阻力相当小,导弹、炮弹、炸弹大都采用这种理想的外形。但用在高超声速飞机上则出现问题,因为飞机以一定迎角飞行时升力太小,低速特性太差,无法满足起飞着陆的要求。对于雨辰3空天战机之类的高超声速飞行器来说,无论飞得多高、多快、多远,总要从地面起飞或返回地面,如果起飞着陆时的升力不足,其起飞滑跑的距离很长,大迎角的机动性也很差,飞机难以控制。因此,研制高超声速飞行器时,不能只考虑高速,还应兼顾低速性能。


经过大量实验研究,目前,多数高超声速飞行器大都采用机翼为小展弦比、大后掠角的三角翼、双三角翼或边条机翼的无尾气动布局。


三角翼和边条翼布局能更好地满足飞机起降和机动飞行的要求,但它们的机翼较薄,在高超声速和1000多摄氏度的环境条件下,要承受很大的动压和极高的温度,其结构强度问题、散热降温问题不好解决。升力体的形状粗短,气动外形介于弹头体和带翼飞行器之间,从结构的角度讲,它对付高温、高压、高过载比较容易。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