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八十七章:刘忠单刀闯卧牛

王大三 收藏 0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23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景德城里的守军也不是等着这被动挨打的,既然已经知道了日本人“贺倩之鞋”行动的基本内幕,那么贺中国、许轶初就不会坐在这里专等着挨打了。

三人召集了城中的各界头面人物开了会,认真商讨了应对措施。

城里有老女人幼的能送往乡下就送往乡下,把家里值钱的物品能转移的就趁早转移了。


景德的老百姓非常拥护贺师长誓死保卫景德的决心,大家都响应动员了起来。大约有二百青年报名要求参军,陈占彪团长把他们编成了两个新兵连编制进了守备团,这样景德的防卫力量就有一千三百人了,加上商会民团的一百四十人的民团,整个能拿枪打仗的人有了一千四百多人了。

贺中国在景德设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就是在景德的东门哨卡外的砣子山,在那里他只放了两个连,还在道路及道路的两边埋设了大量的地雷,这个意图很明显,他要在这里阻击消灭一部分日伪军,打一下鬼子进攻的气焰,而把关键放在了哨卡内的两山口地区,他和陈占彪用两个营的重兵在这里设置了埋伏,等待着第一道防线上撤下来的人把鬼子引过来,然后狠狠的打他们的伏击。


两山口原本是一座不高的石头山,为了修通景(德)三(合)公路,用了大量的人工把这座山从中间的山坳处截断了,一座山成了两座,叫南半山和北半山。公路就从两座半山间的山坳处修了出去,直通三合。当地人便把这里叫做两山口。掐守住这里,敌人是很难从其他方位进入景德的。

因此等打完伏击后,部队将坚守这里,不让鬼子“贺倩之鞋”行动的部队进入景德。

当然,是否能一直坚守得住两山口贺中国和陈占彪的心里也不是那么有底,所以,最后一道防线就是许轶初指挥的这个内卫营了,假如第二道防线也被攻破,那么内卫营和撤下来的其他营将一起依仗景德坚固的城墙抵抗住鬼子的冲锋。


三道防线将进行三场你死我活的激烈战斗,贺中国等三人寄希望于在这三道防线的三场战斗中能消灭一半以上的敌人,如果能达到这个目的,剩余的敌人也就很难攻破景德城了。

许轶初觉得贺师长和陈团长的这个防御计划不错,但是自己人这边的战斗力和武器装备都远远不及宫本的进攻部队,很难说能守得住景德的城池。

因此她让贺中国做好两手准备,万一守不住,那队伍就拉出来,退到景德以西的嫩山打游击去,嫩山靠着著名的澜沧江,方圆有数百里连绵起伏的大山森林作为天然屏障,日本人是绝对不敢靠着两个大队就敢进山追击的。

为此,第二天许轶初就亲自带着丽尼亚和横本雄一进了嫩山寻找撤退道路和可供安营扎寨的地点去了。

临走前,她给卧牛山的王金虎发了份急电,告诉他自己这里要有大的战斗了。


王金虎正蓄摸着怎么袭击拉沽庙和如何能把周洁弄到自己手上的事儿那,一见到许轶初的电报头疼了起来。

他一贯以许轶初的师傅自居,总不能看着自己爱徒遇到危险不坐视不管吧。

思来想去,也只有派兵增援才是许轶初最希望看到的事情,但是他知道孙连仲现在是不肯抽调兵力去景德的,他能调动的了的也只有手上的这个加强营,但这个营是用来监视山猪和对付小锅山八路军的,一分了兵又会影响他整个的作战计划的。

但要是不派兵,那别人肯定要嘲笑他这个师傅太虚伪、太不仗义了。


最后,王金虎从孟非的这个特务连里抽调了一个排的兵力,他准备亲自带着前往大锅山的七斗崖,他和常云山交情尚好,知道常云山也是个许轶初的崇拜者,他要说服常云山借出一个连来,和特务排一起去增援景德。

他还没走那,山猪却先来找他了,说是山下来了八路军的代表要见王金虎。

“是刘忠。”

山猪告诉王金虎。


“哦?那就说我不在山上,他一定是为周洁的事来的。”

王金虎不想见了刘忠发生争执吵架。

山猪李宁安道:“开始我的手下是那么说的,但是人家说了知道你在山上,并且说不是来谈释放周洁的事情的。”

“不为周洁他来干吗?莫非是想也投靠了国军,我想不会有这样的好事吧。”

王金虎两手一耸说道。


山猪说:“刘忠对黄参谋长说是来谈联合对付日本人的事的。”

“那也不行,长官部明令禁止和八路军有一切合作,并且宣布了不承认滇西南独立旅是国民政府承认的正规的八路军部队。所以没法和他们谈,你还是把刘忠打发走吧。”

“是我抓的周洁,我怎么敢见刘忠去啊,当年都土匪的时候他还是我们这一带的老大那,我现在抓了他队伍上的政委,那他见了我非和我动了枪不行。再说他既然不是为周洁的事而来的,那就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来的,我想处长大人您还是见见的好,他就带了一个警卫员过来,你还怕他能吃了你啊。”

山猪既不肯放了不容易得手的周洁,也不想把刘忠给彻底得罪了,因此他想让王金虎出面来敷衍,这样将来人家要恨的话,那就恨你王金虎好了。


王金虎想想也有道理,万一刘忠还是提起周洁的事,那他就马上推到山猪的身上去。

恶人就是自己做的恶事都极少有人会承认,何况恶事还不是自己做的吗。

这真是鬼鬼之道,各怀各的胎。


刘忠这次突然造访卧牛山是旅党委经过研究讨论做出的决定。

一是为了侧面警告一下卧牛山的国民党和土匪武装,要是胆敢肆意对八路军挑衅的话,八路军还击绝不手软。二还是希望对方能以民族大义为重,枪口一致对外打击日本侵略者。三是因为王金虎是许轶初的师傅,希望他能援助景德一把,这也是对国民党军自身有利的事。

派刘忠来是因为他的名气能镇住山猪,另外他在归雁行动的时候和王金虎打过交道,比较熟悉。


刘忠拿到任务后,单身匹马仅带了一个警卫员就到了卧牛山,在山下与潜伏在这里执行营救周洁的郑志豪简短的碰面交换了意见后,刘忠就来到了卧牛山山猪的司令部这里。

山猪由于扣押着周洁,那里敢见刘忠啊,是由他的军师、防卫团参谋长黄正清出面接待的。

王金虎匆匆赶到了作为办公和指挥的这个山洞见了刘忠。


刘忠首先直奔今天行程的主要议题。

“我们八路军接到了小道消息,说是贵军最近要想和我们练练手,不知道此事是否属实,要是真的话,那我们也好做点迎接贵军比武的准备,免得届时亏待了贵军于洗不忍啊。”

王金虎吃了一惊,刘忠消息得到了真快,自己还正在准备着那,他都来点破了戏,并且还是用与他的文化素养不大相衬的讽刺语言嘲弄自己。

王金虎说:“谣言,纯属谣言!这不是故意造谣中伤破坏国共合作的局面嘛,刘司令可千万不能轻信啊。”


刘忠呵呵一笑:“要是没有这回事,那就是我们自做多情了。不过能与贵军比比武也不错嘛,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我这人就这点贱毛病不好,一阵不打仗了手就痒痒。

“见笑,见笑。”

王金虎被刘忠嘲弄的有点尴尬,他冲着一边陪同的黄正清说:“黄参谋长,我看是刘司令误会我们了,这一定是小人在拨弄是非。

黄正清点头哈腰的附和着:“对对,绝对是误会。”


“呵呵,是误会就好啊。我觉得两党之间联合抗日才是最重要的,要是自己起了内讧岂不是把笑话让给小日本看了吗。王将军也是抗日名将,我想将军是不会做这种小人之事的,所以特地来贵山澄清澄清。”

刘忠等于巧妙的传递了自己的警告。

接着他说:“其实我们也知道六战区给所属部队下达了拒绝和八路军联合作战的指令,这样也好,不合作我们也不能勉强,但是不要火并。上次景德一别也有半年之久了,但我对王将军的大将风范还是记忆犹新的,马上小鬼子要打景德了,我想景德是贵军的地盘,贵军该把精力放在这个方向才是正确的。”


“哦?贵军也知道‘贺倩之鞋’行动的事儿了?”

王金虎感觉八路军的情报工作做的很好,谭莉被俘后他们依然是消息十分灵通,不得不让他乍舌。看来自己真要和这支部队动手的话,恐怕真占不了便宜。

刘忠就着王金虎的话说:“是啊,我也顺便想问问需要帮忙吗,至少现在我还当贵军是我们的友军看待,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王金虎见刘忠很是真诚,也有点自觉惭愧。

他说:“我正准备组织人手去增援一下景德的守军那,正好你就来了,刘司令也是打仗的行家里手,既然难得来到我卧牛山这不毛之地,那就多请赐教。”

王金虎把自己准备援助景德的方案摆给了刘忠听。


刘忠听完后,沉思着想了一会,建议起了王金虎。他认为日本人的“贺倩之鞋行动”在投入兵力上比国民党军要强的多,如果双方单拼兵力的话,那贺中国的景德一定要吃亏。但是如果能运用好奇兵的话,粉碎鬼子的这次行动还是很有可能的。

“如何用奇兵那,还望刘司令指点。”

此时的王金虎变的有点虔诚了,假如真能顺利的解了景德之困,还大大的杀伤了第六旅团的话,孙连仲一定要大跌眼镜的,并且从此三岛也得重新审视国军的战斗实力了。


刘忠也的确是一片真心,他告诉王金虎,现在这支预备支援景德的奇兵先屯在大锅山常云山那里不动,等半个月后“贺倩之鞋行动”开始,鬼子攻打景德的时候在伺机出击,从鬼子的身后或者侧翼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刘忠说:“即便不能把鬼子全消灭了,打得好也能重创它狗日的一下,一旦鬼子身后乱了套,以许丫头那样的智慧,以贺师长和陈团长那样的勇猛作战精神,他们会马上反击对宫本形成夹击之势,把鬼子从景德打回去的。”


“恩,好主意!真是好主意!你点的太正确,要是现在我们就赶去景德的话,那宫本势必也会请三岛增兵,结果就会形成双方决战式的兵力大比拼,结果还是对我们相当不利。要是我们暂且按兵不动,那宫本一定只注意景德一个方面的动向,而不会想到自己背后会挨刀子。刘司令,高明啊,真是高明。”

王金虎盯着刘忠说,他想这人怎么当年会当土匪的,自己还曾争取过他,并且后来还玩伎俩占了他的大锅山有愧于他。以他的军事才能,他要是早点被国军发现现在至少也该是一个师长了。

王金虎对刘忠道:“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刘司令可否考虑?”

刘忠说:“王将军请说好了。”


王金虎说:“这次组织偷袭部队要一举成功,否则和宫本缠上了势必影响战役的质量,我想请刘司令出面指挥这场战斗,不知刘司令以为如何那?”

“哦?我指挥贵军的队伍和鬼子作战?”

“对!但是刘司令不能带自己的部队加入,否则长官部会指责我抗命私下勾结八路军的。”


“恩,这事我得考虑一下。我也有个不情之请,我想王将军是否能将我方被防卫团扣押的周洁政委请来一起研究一下计划如何?王将军不会感到为难吧?”

王金虎楞了一下。

他说:“实不相瞒,周政委并非在我手中,请刘司令稍坐片刻,我去找李团长商量一下此事哦。”

在大事面前,军人出身的王金虎还是觉得生死大局比占有一个女人的身体更重要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