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帆船打军舰――解放海南岛纪实

陈爱清 收藏 1 429
导读: 1950年的这个春天,琼州海峡显得分外热闹。解放军40军和43军的战士们在这里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海上大练兵。在海面上,龙腾鱼跃,人头浮动,战士们三五成群地抱着竹筒子做的三角架、四方架在风浪中漂流,熟悉水性,练习游泳,随着海浪的推涌一次次向岸上冲击。在岸上,成排成连的指战员在走浪桥,打秋千,只练得头晕眼花,天旋地转,以逐步克服晕船的困难。 为了增加实战经验,一些部队还有意冲到海峡深处,以寻机作战。2月20日。43军128师的1个排长鲁湘云带领8名战士,架着一条小帆船,在海上随风飘荡,飘着飘着就飘进了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50年的这个春天,琼州海峡显得分外热闹。解放军40军和43军的战士们在这里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海上大练兵。在海面上,龙腾鱼跃,人头浮动,战士们三五成群地抱着竹筒子做的三角架、四方架在风浪中漂流,熟悉水性,练习游泳,随着海浪的推涌一次次向岸上冲击。在岸上,成排成连的指战员在走浪桥,打秋千,只练得头晕眼花,天旋地转,以逐步克服晕船的困难。

为了增加实战经验,一些部队还有意冲到海峡深处,以寻机作战。2月20日。43军128师的1个排长鲁湘云带领8名战士,架着一条小帆船,在海上随风飘荡,飘着飘着就飘进了敌占区。一艘国民党军舰发现他们,立即开了过来。鲁湘云命令大家作好准备,等待军舰靠近了再开火。敌舰倚仗自己实力强大在距小木帆船400米处开炮了,一发炮弹落在船帮附近,另一发炮弹则把船上的篷绳和锚车打断了。鲁湘云要大家沉住气,等待战机。敌舰见小木帆船没有还击,以为他们已失去战斗力,便停止了炮击,高喊着“缴枪投降”向小木帆船靠过来,企图把小木帆船拖回海口去报功请赏。谁料当敌舰与小木帆船相距只有50米远的时候,鲁湘云一声令下,各种武器突然开火,打得敌舰措手不及,当时就有几个人被击中坠入大海。敌舰赶紧摆脱小船,然后开足马力冲了过来。鲁湘云抓住战机,要大家把手榴弹盖拧下,把炸药包抱上,在敌舰冲过来,与小船擦身而过的瞬间,手榴弹和炸药包一齐向敌舰投去,敌舰甲板上顿时浓烟滚滚,一溜烟逃跑了。

不久,40军在攻占涠洲岛时也进行了一次以木帆船渡海作战的尝试。3月5日,40军的一个团在师参谋长夏克等人的带领下,趁着天黑乘小木船登上涠洲岛,经过海上和登陆作战,全歼守敌,并俘获436名国民党军人员,抢回了400多只木帆船。

经过这两次海战,15兵团的战士对小木船的作战能力彻底相信了。在此前提下,偷渡海峡的计划正式开始实施了。

1950年3月4日,毛泽东访问苏联后乘坐专列回到北京,临近拂晓,他拨通了林彪的长途电话,询问渡海作战准备情况。

林彪胸有成竹地答道:“24小时后,我们的第一支偷渡部队将登船出发!”

1950年3月5日,第一批偷渡部队开始行动。这天下午19时30分,40军118师的299名指战员分别登上21只战船,解锚启航,驶向海南岛西侧白马井一带。

谁料到半夜24时,海上突然停风,木帆船走不动了。这时船队已到海峡的主流,水深莫测,离登陆点还有50多公里,战士们动用所有可以划动的物品,如竹竿、木板。甚至枪托都用上了,终于在次日中午时分抵达预定地点,在琼崖纵队的配合下,他们消灭了滩头的敌人,顺利进入解放区,第一批偷渡部队成功了。

3月10日下午13时,海空阴云密布,细雨飘洒,东北风增强到七级,正是渡海的好时候。43军128师的1000人乘坐21只木船,于次日在海南岛文昌县的赤水港至铜鼓岭一带登陆。他们与前来接应的琼崖纵队一起打退了敌人两个团的进攻,也顺利地进入了琼山解放区。

首批两个先锋营的偷渡成功,不仅加强了海南岛上解放军的力量,进一步查清了敌人防务的虚实,同时也将薛岳吹嘘的立体“伯陵防线”从东西两处撕开了突破口。

为继续加强岛上我军实力,配合琼纵歼敌,兵团决心继续组织第二批偷渡。

3月26日19时,第40军第118师一个加强团,乘大小船81只,自雷州半岛灯楼角起渡,因途中停风,后又突起大雾和潮水东流,船队无法保持航行队形,只好由各船自行按预定方向行驶,于27日晨,陆续在临高角东北20公里地段上分散登陆。登陆后部队逐步集中,在人民群众的支援下,先后击溃敌10多个营的层层阻击。除两条船被敌击沉,少数失去联络,大部与琼纵会合。

3月31日22时30分,第43军第127师一个加强团乘大小船88只,在雷州半岛博赊港起渡。4月1日4时,主力在港口以东之铺前港登陆,与接应部队胜利会合,歼敌教导师一部、暂编第13师一个团,进入琼东根据地。

至此,我军进入岛上的兵力已近一个师,大大加强了岛上接应力量。我战役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

4月10日,兵团发出起渡预备命令:以第40军6个团、第43军两个团为渡海第一梯队,于4月13日前集结完毕,待风向、潮水有利我航渡时,即时起渡。两军起渡分界为徐闻西南的鲤鱼港,登陆分界为海南岛临高角的马袅港,以西属40军,以东属43军。各部队突击上陆后,应迅速占领并巩固滩头阵地,歼灭反扑和来援之敌,保障后续部队顺利登陆。以第43军主力为渡海第二梯队,在第一梯队突破上陆后,应迅速起渡,登陆兵协同第一梯队聚歼守岛之敌。以琼纵第1总队、第40军的前两批偷渡部队,接应配合西路军登陆;琼纵第3总队、第43军的前两批偷渡部队,接应配合东路军登陆;琼纵第五总队主力向海口地区活动,担任阻敌北援或防敌向榆林方向逃窜之任务。兵团建议上级增调友邻一两个师为总预备队。(海南岛上有琼崖纵队的3个总队另一个独立团,加上其它武装,共约2万人)。

守备海南岛的是琼崖保安司令兼防卫总司令薛岳指挥的国民党军第62军、第63军、第64军、第32军、第4军等5个军19个师,另有海军第3舰队(船舰50艘)、空军一个大队(飞机20架),包括地方武装,总兵力约10万人。在琼北、琼西北沿海400公里的海防线上,国民党军处处设防,分兵把守,全岛海陆空三军全面进入高度战备状态。

1950年4月16日下午,第四野战军第15兵团司令员邓华见风向终于再一次由南风转为东北风,于19时30分下达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道命令:登船起航,跨海南征!

解放军大部队开始了强攻海南岛的战斗。40军的渡海部队18700多名健儿,在12兵团副司令员兼40军军长韩先楚、军政治部主任李伯秋、118师师长邓岳、119师师长徐国夫等率领下,登上300多只战船,从灯楼角一线海岸起航,乘风破浪,直奔海南岛临高角附近的美夏、昌拱一带海岸线而去。与此同时,43军的69678名健儿,在副军长龙书金、128师师长黄荣海的率领下,也登上了81只战船,从三塘、海珠港一带起航,直奔海南岛澄迈县玉包港一带海岸。

渡海部队在大海中奋勇前进。国民党海军军舰见解放军来势凶猛,纷纷出海拦截,一场大规模的木船与兵舰的海战在琼州海峡上展开了。40军的船队,左右两侧各有20艘帆船改装的“土炮艇”护航。夜里22时左右,船队行至海峡中流,左前方发现国民党的军舰向船队开炮,企图阻止船队前进。韩先楚即令40军炮兵主任黄宇率“土炮艇队”还击,一时间夜空里炮声隆隆,火网交织,海面上水柱冲天,国民党一军舰被击中起火,赶紧躲到了一边。40军主力船队乘机加快了速度,冲了过去。在乱军混战中,国民党第二舰队的旗舰“太平”号遭到重创,坐在舰中的舰队司令王恩华身负重伤,回到海口不久就毙命了。

此时,走在另一路的43军船队也遭到了3艘国民党军舰的拦击。几经激战,也顺利冲过了敌舰的封锁。

4月17日清晨,40军和43军的8个团在海口以西至临高角一线突破了薛岳的防御阵地,强行登陆。在琼崖纵队及先期渡海部队的配合下,很快就攻占了滩头制高点,控制了自澄迈至临高东西长达200公里的防线,薛岳的“伯陵防线”被解放军撕开了一个占全线三分之二的缺口。

20日清晨,第43军第128师到达美亭地区,与敌增援澄迈的第252师一个多团遭遇,当即将敌包围;我第127师也进至美仁地区及茅草山、风门岭一带阻敌增援。这时,敌人集中第62军主力、第32军一部、教导师二个团,在航空兵支援下,从东西两面向解放军发起猛烈反击。企图对解放军第43军部队实行反包围。根据以上情况,澄迈已经无敌,敌人主力集中于美亭地区,兵团决心乘敌向我反突击之机,展开一个大规模的围歼战,消灭敌人主力,以便迅速夺取海口。考虑到此战带有决战性质,对整个战役将起着决定性作用,兵团遂令第43军克服一切困难,坚守阵地,拖住敌人;同时令向澄迈前进的第40军,战胜疲劳,连续作战,沿澄琼公路向美亭急进增援,两军协同聚歼敌人。解放军第43军在两面作战的不利情况下,进行了英勇顽强的阻击,激战至21日10时,计歼敌1个团部和5个连,顶住了敌人的疯狂进攻。第127师一部于风门岭一带打垮敌人2个团13次冲锋,守住了阵地。解放军第40军主力于21日17时,进至美亭东西两侧,与第43军形成对敌合围态势。敌人见处境不妙,开始动摇。

22日,解放军两军协同,在白莲地区击破敌第62军和第32军第252师、教导师的抵抗,歼其一部。同时全歼美亭突围之敌。此时,该地带之敌全部向海口溃退。23日拂晓,解放军占领琼山,当日8时进入海口市。

薛岳见大势已去,惧怕全军覆灭,于22日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并要求蒋介石从台湾派军舰于26日赶至榆林接运逃敌。随后与陈济堂等人仓皇登上飞机,逃离海南岛。

24日1时到4时,解放军后续登陆部队第43军指挥所率5个团顺利登陆,进一步增强了进攻力量。兵团前指根据敌我双方的情况,于24日下午4时向2个军发出乘胜追击的命令,分东、西、中三路猛烈追歼逃敌。4月30日,解放榆林、三亚。5月1日,海南岛全部解放,红旗插到了天涯海角。

渡海作战在琼崖纵队的密切配合下,从4月17日主力登陆至5月1日战斗结束,仅用了14天时间。整个战役计歼敌5个师、9个团,共33000余人,击毁敌机2架,击伤敌舰5艘、击沉1艘。残敌大部逃往台湾,一部溃散。

这次战役,开创了解放军海上作战胜利的先例,创造了木船战胜兵舰的奇迹。在政治和军事上彻底摧毁了蒋介石据岛顽抗的企图,拔除了国民党在中国大陆南端的战略支撑点。




(据中央编译出版社《四大野战军征战纪事》、军事科学出版社《四野征战纪实》)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